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54 强迫,屈辱的占有!

154 强迫,屈辱的占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鲜血在地板上留下一串鲜血,看起来怵目惊心。

    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只是皮肉伤。

    秦陆伸手按了一个按扭,命令医生过来。

    他走到起居室里,让医生给他上药,一方面也测试一下医生是否会认出他。

    当然,他没有忘记戴上那个银制的面具。

    医生小心地为他处理了伤口,尔后皱着眉头说:“一个星期之内不能剧烈运动,不然会撕裂伤口。”

    这个运动是什么样的运动,秦陆自然是知道的。

    他冷着声音说:“你先下去吧!”

    医生本来是要走的,到了门口又折了回来,小心地看着那冰冷的面具。

    他知道少主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伤一定是女人不从才会留下的!

    于是带着一丝讨好说,“少主,我这有药,任何的女人吃了,都会乖乖地听话的。”

    秦陆睨了他一眼,声音带着一抹嘲弄,“怀孕的人也能吃?”

    医生其实是想说——少主,只要你爽了,管他怀孕不怀孕呢!

    但是看着秦陆那双冰冷的眼,他的话又咽了下去,而改成温和的语气,“这药,是植物提炼的,对胎儿没有伤害!而且,会让人出现一种幻觉,是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做那事儿。”

    他笑得有些暖昧,“少主给她用了,一定会很爽的,想想女人主动缠到你身上的那感觉…”

    笑着就有些淫荡的味儿了,秦陆心头一荡,事实上是被戳中了心思。

    眼横了他一下,尔后勾了勾唇,“东西在哪?”

    医生出去了一会儿,这才拿了一个小瓶了过来,轻轻地嘱咐着,“只要在她的鼻子那儿闻一下,就会出现幻觉,不过少主,这个星期你怕是不能…”

    “知道了!”秦陆看了他一眼,目光扫了扫门口,医生立刻就识趣地退了下去。

    秦陆走回房间里,看着睡着的小东西。

    竟然还是这么胆小,拿刀刺他的时候不是胆挺大的吗?

    他带着一抹轻柔的笑意看着她昏睡的小脸,心头有些难过,不告诉她们他还活着,小洁,妈,还有司令他们都会伤心。

    但他,宁可他们伤心也不要他们有危险。

    只有他消失了,他们才会相对安全一些,马元才不会利用他们来威胁他。

    他的面容上有些压抑,许久之后才抚着她的小脸,不舍地抚了一次又一次。

    和她平躺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眼热热的——

    不能用真实的身份和她相见,只能顶着另一张男人的脸来触怒她,接近她…

    是如此的无奈,是如此的痛并快乐着!

    到了夜里的时候,她醒了,在他的怀里微动了下,尔后就是咬牙切齿的声音:“放开我!”

    秦陆的大手紧紧地握着她的小腰,低沉的声音响起:“别乱动,否则我不敢保证是不是会直接要了你!”

    她怒目而视,一双水眸在黑暗中亮晶晶的,十分耀眼!

    “睡觉!”他忽然伸出一手,按住她的眼。

    那洁别开头,曲起一脚用力地蹬向他的罪恶之源,秦陆闷哼一声,用力地捉住她白嫩的小脚丫子,他瞪着她,“要是你再不老实,我就将睡觉从名词变成动词。”

    她望着他的腰身,不愿意相信。

    秦陆抿着唇冷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那洁老实了,她不想真的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占有,闭上眼,忍耐着他的手放在腰上的动作,她想尖叫,想挣脱,但是却又觉得他的手掌好温暖。

    恰在这时,孩子在肚子里动了一下,秦陆自然感觉到了,他的眼神不禁变得温柔,修长的大掌移向她的小腹,轻轻地抚着,“她在动。”

    那洁的唇动了动,眼里带着一抹泪意,以前,秦陆也是这么摸着孩子的。

    他的手法像极了秦陆,如果不看脸,不听声音,光是从气息,她会以为是秦陆回来了。

    但,他不是秦陆,他是杀死秦陆的凶手。

    眼泪直直地流下来,她狠狠地别开脸,冰冷着声音:“将你的手拿开!”

    秦陆顿了一下,还是默默地拿开了。

    两人沉默着闭起眼,靠得极近,但是在这深夜里,又是那么疏离。

    在她的心里,秦陆是一个死了的人,只能在梦里相见。

    而在他的眼里,她活生生地就在面前,但是却无法告诉她,他就在她面前…

    矛盾的情感,撕裂着他的心,比他身上的伤口还要疼痛不堪!

    两人静静地,都放轻了呼吸,但是每一下都显得那么小心,那么绵长,那么急促…

    天亮的时候,秦陆起身,感觉后腰不算太严重,他仔细地看着她的小脸,不舍地摸了又摸,尔后才找了一件男用衬衫包住她的身子,再在外面套上一件风衣。

    他为她穿衣服的时候,她醒了,目光空洞地看着他。

    一会儿,她伸出手,抚在他的脸孔上,声音轻得像是从遥远的外太空传过来一样:“是你吗?秦陆,是你吗?”

    他僵了一下,立即就意识到自己为她穿衣服的样子让她起了疑心,于是动作有些粗鲁了起来,将她的扣子一路扣到底。

    尔后冷笑着,“我不喜欢当别人的替代品。”

    他的手指抚着她的小脸:“最好记得这一点,如果下次再叫错人的话,我不介意…”

    他还没有说完,她就捂上了耳朵,不耐烦地说:“是要送我回去了吗?”

    秦陆的唇抿着,不悦地说:“女人太聪明不会是好事。”

    那洁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说:“不要以为我会感激你,陆川,这辈子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心头一跳,尔后声音平淡:“我等着。”

    他拉着她的手往外走,顾不上早餐了,他一定要送她离开这里。

    这座宅第大得吓人,好在秦陆将电脑上的地图记得清清楚楚,这才没有迷路。

    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他看到彼得走过来,面具下的脸微微地凝住了。

    “什么事?”

    彼得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还有后面的那洁,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神色:“主子来了,请少主过去。”

    秦陆的微微愣住,主子?

    这是陆川唯一没有透露给他的信息,这个主子是谁他没有交待!

    他走过去的步子有些迟顿,但手紧紧地拉着那洁的手,很紧地拉着。

    那洁来的时候可以说是横着来的,那时她昏睡着,这时看到三步一岗的阵仗心里有些发毛,这就是传说中的黑色基地么?

    秦陆的声音轻轻地传到后面,“想活着,就得听我的。”

    “凭什么?”她低低地吼着。

    秦陆回过头来,覆着面具的脸上,只有一双眼幽深地瞧着她,“因为只有我才能带你出去。”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想想你的孩子。”

    她的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秦陆拉着她跟着彼得走进一间超级豪华的餐室里,长长的餐桌上摆放着银制的餐具,上面上一盏超级华贵的水晶灯。

    一个同样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那里优雅地用着餐,看到秦陆进来,一双眼淡漠地看过来,秦陆的心跳得有些厉害。

    那个男人轻轻地挥了下手,周围的那些人都迅速地退开了。

    男人轻轻地开口:“陆川,怎么带女人回来了。”

    秦陆拉着那洁到自己身前,一个紧握将她压到自己胸口,她被迫压在他的怀里,仰头就看见他眼里的幽深,唇张了张,还没有说话就被他用力地吻住。

    眼瞪大,看见他有些警告的眼神,她和他互瞪着,最后,她不甘心地闭着眼,任由他吻着自己的唇。

    她不是笨蛋,这是什么地方她虽然不知道,但也清楚一不小心连命都没有了。

    秦陆开始的时候只是吻她的唇,哪知道越吻越深,最后竟然撬开了她的牙关,热烫的舌头一下子窜进她的小嘴里,在里面重重地扫荡着…

    那洁呜呜地挣扎着,他的声音就贴在她的唇上,送到她的小嘴里——想要活命,闭上眼享受!

    享受个屁!她不要和杀害秦陆的凶手亲吻,被他抱着她都觉得是一种侮辱!

    但她真的不敢动,因为她想活。

    她想将她和秦陆的孩子生下来!

    她的手深深地陷在他的臂肌里,唇舌相接,他们的脸靠得极近,但是却同时感觉到对方的冰冷。

    没有任何的快感,只有一种恐惧,一种接近死亡的害怕。

    她任他吻着,舌尖相缠一次又一次,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体上游移着,甚至于握着她的绵软之处…

    他吻着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低低地吐出一个字:“叫!”

    她羞愤欲死,想用力地甩他一个耳光,但她不能。

    她只能试着发出一点声音,沙哑的声音发出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声音——

    性感沙哑,纯天然的陷入**的声线,足以让任何人相信,此时她与他一触即燃…

    秦陆拥紧了她,在她的颈子处留下一道湿热的吻痕在,而且这个吻继续往下,直到那白嫩处,他才抬起动情的俊脸,望着颤抖着的她。

    她的几乎站不住,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分不清是因为害怕还是他的吻。

    秦陆是在拖时间,他不知道如何和眼前的这位‘主子’打交道,他只能拖,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套出他们间的关系。

    果然,主子开口了,声音是不悦的:“陆川,收敛些!她毕竟是秦陆的妻子,你再怎么喜欢,也不许给我娶回去。”

    简直是胡闹,竟然带到这种地方来。

    秦陆的心头狂跳了一下,这声音,这话语已经足以说明这人是谁了。

    他做了个此生最大的赌注,和那洁一起坐到餐桌前,勾起唇笑着,银色的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那一双眸子既冰冷又邪气。

    “爸,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他勾起那洁的唇,轻笑着说:“而且秦陆已经不在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到她的手揪紧了他的手掌心,他一阵刺痛,但是面上还是笑着,笑意染上了眼底,带着一抹陆川式的嘲弄。

    是的,他赌对了,主子就是陆川的父亲,陆逊。

    整个基地也只有父子俩知道各自的身份,别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娱乐圈的大享会是这么一个地下人物。

    陆逊擦拭了下唇,尔后兴味地瞧着这里,声音是有些冷酷的,“现在她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陆川,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置她!”

    秦陆当然知道,死亡是唯一的选择。

    他心跳加快,手已经摸向了腰际,如果有必要,他宁可玉石俱焚,也绝不会任她独死。

    下一秒,事情有了奇迹般的转机,陆逊的眼淡淡地落在那洁的小腹上,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那洁和秦陆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如果能证明她是你的女人,那么,可以留下她的命。”陆逊的眼神幽深,相当地高深莫测。

    秦陆抿紧唇瓣,他低头看着她泛白的小脸,手不禁握紧了她的腰身。

    声音略有些紧绷,他傲然地站着,“我说过,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陆逊的手里摇晃着一杯醇酒,声音听起来邪恶得像是遥远的国度传过来一样:“证明。”

    他的声音很简短,但是却让秦陆和那洁同时一震。

    如果是平时,秦陆自然是没有问题,大不了当众表演一次,但是现在——

    他的手颤抖了起来,现在他的宝宝将他当成仇人痛恨着,他如果强行要了她,而且是在这么屈辱的情况下,她一定会恨死他的。

    秦陆抿紧唇瓣,忽然幽黑的眸子闪过刹那间的光芒。

    凑到她面前,以一种只有她的音量低低地说:“想活着,就忍着!”

    她的神情一震,莫名地颤着望着他。

    明亮的餐室中,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继续用餐,而这边,秦陆已经迅速地带着那洁坐到了沙发上…

    她被迫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结实的大腿磨蹭着她细嫩的肉,引来一阵的颤抖。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那种异样的感觉!

    她惊呼一声,而他,迅速地吻住她的唇瓣,及时地吻住她要说出口的话。

    那洁瞧着近在眼前的黑眸,他的眼也望着她,里面有着强烈的**,还有一抹痛楚…

    她没有时间去探索他眸子里的深意,因为他的舌尖飞快地拖出她的小舌头,用力地吮着,他吻得极为疯狂,将她的小嘴弄出羞人的声音…

    方式极狂野,也熟悉得让她心碎…

    她仰着头,被迫和他的唇舌相缠着,他的手扣着她的腰身,没入她的风衣中,缓缓而下…

    她发出一声低吟,让继续早餐的中年男子只是轻轻地一抬眼,只是瞧了一眼就继续低头喝着餐前酒。

    秦陆三根手指握着她精巧的小下巴,银制的面具下,冰冷的眸子染上了浓浓的情意,他多想多想多想现在就埋在她的身体里,一边爱着她一边告诉她,他就是她思念的那个人…

    但是他不能,为了活着,他只能继续折磨她!

    湿热的吻从她的颈子一路往下,那洁的眼角滑下一串一串的泪珠,从她的小脸上一直滑落到她的颈子里,下往下,是秦陆的唇边。

    他顿了一下,尔后仰起头,看着她流着泪的眼,苍白的的小脸以及她紧紧抓着沙发边缘的手,因为太过于用力而几乎泛白了。

    他缓缓地舔掉不断落下的咸咸液体,最后他的唇又覆在她的唇上,一边说着对不起,一只手用力地撑开了她…

    她的衣服还是好好的,别人什么看不到,但是他的手,在撩拨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对不起!小洁。”他喃喃地说着,吻住她的唇瓣!

    她一边流着泪摇着头晃着,一边发出破碎的呻吟声…。

    这是秦陆的专有,他不能!

    可是她却是不能抵抗,她不能死,她不可以死!

    屈辱地眼不曾流下,而他也越发过份地享受着她的身体,虽然不曾真正地占有,但是暖昧的声音不时地传出,让陆逊很是下饭!

    他勾了勾唇瓣,及时地举起了手,“够了!”

    秦陆的身子一松,几乎是立刻就离开了她的身子,仔细地检查着她是否完好。

    她一点也不好,鼻子因为哭泣而红透了,小脸上也透着惨白,大概是恨极了也无奈极了。

    秦陆怜惜地将她的衣服给拉好,尔后眸子定定地看着她。

    而她的眼里,满是恨意!

    秦陆抿紧唇瓣,抱起她,面对着陆逊的面孔时带着一抹浅笑,“爸现在相信了吗?”

    陆逊看着他的面孔时,阴冷一笑,“用餐吧!既然来了,就让她多住几天再送回去。”

    秦陆拉着双腿发颤的那洁坐过去,那洁压根不敢看陆逊那双阴冷的眼,更别说吃东西了。

    陆逊看着她的小腹,侧头望着秦陆,声音很轻地问:“知道我为什么留下她吗?”

    秦陆看着他那双眼,心里立刻就明白了,是为了秦家的产业。

    所以,他才会让他将那洁再送回去!

    为此,秦陆松了口气,至少,小洁不会有危险!

    陆逊看着那洁,眼里甚至出现了一抹笑意,他轻轻地站起身,轻描淡写地说:“我过两天就走,你处理好了。”

    秦陆不动声色地回着:“是的,爸!”

    据他所知,陆川的父亲是常年不在国内的,那么他以陆川的身份出现在H市,只要小心,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逊又深深地瞧了他一眼,尔后起身离开。

    他一走,秦陆就递了一杯牛奶给那洁,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喝一点吧!

    那洁皱着眉头,她猛然拿起那个杯子,朝着秦陆的脸,应该是面具泼了过去。

    他没有躲,只是静静地瞧着她,那双眼慢慢地变得极冷…

    那洁生生地打了个寒颤,他缓缓地开口,”是不是我比较好说话,所以你不怕我?“

    她就瞪着他,小脸上满是倔强。

    秦陆缓缓地摘下面具,露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孔,邪气的眸子扫了她的周身一眼,尔后勾着唇瓣,”还是,你没有过瘾?“

    她气得用力给他一个巴掌,如果不是要他送她回去,她会毫不犹豫地用桌上的水果刀结果了他。

    秦陆冷笑一声,在她以为他要对她报复的时候,他却出乎意料地将另一杯牛奶放到她面前,并狠狠地说:”如果不喝掉的话,那么我就立刻在这里上了你!“

    ”混蛋!“她屈辱不已,扬起手就向他甩去,但是他的手快如闪电,一下子抓着她的小手。

    她又羞又气,又挥出第二只手,秦陆的嘴角噙着一抹残酷的笑意,将她的双手举高,单手扣着压向餐桌…

    这样的姿势变成,她的身子半仰在餐桌上,挺高着胸口,她的小脸泛着粉白,像是一块美味的蛋糕一样正送到他面前…

    这样的姿势无疑是十分屈辱的,她瞪着他,咒骂着他,用天下最难听的字眼来骂他。

    而他只是扣着她的小手,眼神幽幽地瞧着她的小脸,再往上落到挺高的部位…

    她的脸,缓缓地转为绯红,他低头,轻轻地贴着她的唇瓣,声音是特有的邪魅,”喝不喝?“

    她狠狠地别过头,可是她的唇却不经意地刷过他的脸颊,让秦陆的心里一紧。

    一只手缓缓地攀上她的身子,在她快要尖叫的时候,轻笑一声:”你还有一次的选择机会。“

    她又恨恨地骂了他一句,秦陆抿着唇瓣,尔后端起那杯牛奶,在她的惊恐中,身子牢牢地压着她的身子,一手扣着她精巧的下巴,用力地吻住她的唇瓣。

    飞快地撬开她的唇瓣,火热的舌尖刺到她的小嘴里,唇里的牛奶一小口一小口地哺到她的嘴里,在她的挣扎下,悉数地涌到她的喉咙…

    喂完,他又强势地吻了一会儿,拖着她软软的小舌头轻轻地吮着,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那洁拼命地摇着头,都被他的手指扣住。

    一吻过后,他抬起头,看着她怒极的眸子,声音带着一抹嘲弄:”是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她瞪着他,良久不说话,他松开她的身子,轻哼一声:”看来,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那洁瞪着他,良久才轻轻地起身,可能被他压得太久,这一下子起来,轻吟了一声——

    秦陆有些紧张,生怕她怎么了,于是上去扶了她一把,但是手被她给拍开。

    他苦笑一声,只能任着她自己挣扎着起来坐好。

    她拿起被他喝过的牛奶,只喝一口就捂住嘴,然后拼命地向外面跑去,秦陆就追在后面,那洁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废纸娄,她趴在那儿,拼命地吐着…

    一声比一声惨烈,差点连胆汗也吐完了。

    秦陆就在她身后轻柔地拍着,一边不安地问着:”好点儿没有?“

    一干手下目不斜视,但是看到的都惊呆了,少主什么时候这么低三下四过?

    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也就算了,明显的这位大美女的孩子还不是少主的?

    少主真是伟大,真是博爱!

    好感动!

    秦陆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眼神,他现在满心都是他的小女人可怜的样子。

    那洁扶着墙壁,慢慢地撑起身子,秦陆就在后面扶着。

    可是一会儿,她又忍不住了,又趴了下来…

    简直要秦陆的命啊!

    心里算算不对,她这早就过了孕吐的时候了啊。

    想着也就问出来了,那洁的眼定定地瞧了他半天,才冰冷地吐出几个安来,”你让我恶心!“

    他顿住,而她已经缓缓地朝着餐厅走去。

    秦陆继续在风光凌乱,好在这张面皮是陆川的。

    走回餐桌,他发现她在啃一个小圆面包,眉头轻皱着,十分努力地在啃着,看得秦陆的心里发酸。

    他的宝宝,其实是吃不下的,但是为了孩子,她在努力地活下去。

    不敢于继续刺激她,他坐在一旁,平靜地看着她。

    她继续啃着,可是啃着啃着,她就泪流满面了。

    虽然流泪,但是她没有停止,一边流着流一边继续啃着手里的面包。

    秦陆真的是有些慌神了,他近乎无措地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不知道是应该去安慰她还是去威胁她!

    良久,他发出连自己也听不出的轻叹,”过两天,我就送你回去。“

    至少,要等陆逊走了他才能送她走。

    她不说话,仍是继续流着泪。

    好不容易吃了些食物,她又开始吐了…

    秦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她吐完后抱着她回到陆川的房间,将她安置在床上,尔后替她倒了一杯水,她开始是拒绝的,后来,他又用孩子来说,她才终于起身,默默地喝下了水。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让人将午餐送到房间来的,她睡着。

    秦陆坐在床沿,看着她略有些憔悴的小脸,心整个地疼了。

    忍着心痛,他抱起她到房间附带的起居室里,那里有一个小餐桌,将她楼在自己怀里,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那洁没有醒,一张小脸洁白透着晶莹,尤其是小颈子那儿,粉嫩嬾的迷人,秦陆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并喃着她的小名:”宝宝…“

    她迷迷糊糊地没有醒,轻轻地嗯了一声,尔后那软软的小舌头竟然探到他的嘴里,一阵生涩的搅动…

    那瞬间,秦陆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复活了,热血激荡着,不停地鼓动着——

    她胡乱地吻了一气儿,然后又抱着他的颈子,小脸乖顺地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叫着秦陆的名字。

    他震动着,此时,她的梦里有他。

    和她缠绵的是秦陆,而不是陆川。

    他大胆地将她的小舌头拖出,缠着,灵活的舌尖在她的小舌头上一点点的滑过…

    她立刻像是有意识会吮住他,将他留在自己的小嘴里,她的回应让他的身子着了火,一下子拥紧她…

    ”秦陆…秦陆…“她呢喃着,小嘴吻着他的唇,而后又叹息一声,轻轻地吮住他的喉结,在上面轻轻地啃咬着,这对于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他受不了地将她换了个姿势,让她跨坐在他身上,他的手抚着她的背,直接穿透进她的衣服里,轻轻地握着她的柔软…

    她不但没有躲,反而将自己往他的手里送了送,秦陆再也忍不住,也顾不得别的了,直接解了她身上的衣服…

    正是一切就位的时候,她却是醒了,带着水气的眸子眼开,里面是化不开的情,但就在看见那张俊美得面孔时,她的眸子放大,尔后立刻推开他,动作大得几乎掉到地上。

    秦陆立刻扶着她的身子,她气极,又低头看着某人已经放出的野兽…忍无可忍地用力甩了他一个巴掌。

    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结结实实地抬了这一巴掌!

    那洁的唇抖动着,”卑鄙!“

    他抚着自己的脸忽然轻笑了起来,一手扣着她的小脸无情地望着她,”卑鄙?你刚才没有享受到了吗?是谁抱着我说快点,我要的?“

    她的脸色更红,一直一直地瞪着他。

    秦陆的唇微微上扬,手指微微用力,几乎捏疼了她,”不想要的话,就不要随便撩拨我?“

    宝宝,那么小那么软,他受不了!

    只有让她厌恶,让她离得远远的,他才能克制着自己不去侵占她的身子,即使他渴望得发疯。

    手无意识地落到了口袋里的那一瓶药水上,但是他不会轻易地去给那洁用,他得…

    唇抿着,下巴朝着餐桌上的食物示意了下:”要么吃这个,要么给我吃,你自己选一个。“

    那洁什么也没有说,低头吃东西。

    秦陆的唇轻轻地弯起,心里却是有着温暖。

    他的宝宝,是感觉到他的气息了啊!

    但他不能让她知道他是谁,她能感觉到,别人就会发现。

    再不想伤害他,他也得对她冷酷。

    那洁这次没有再吐,但是晚餐的时候又吐了,秦陆很无奈,甚至让那个不是妇科的医生过来瞧过了,证明她很好,这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秦陆想起那洁说的话,说他让她恶心!

    不禁低咒出声,立时地踢倒好几张华贵的椅子。

    医生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这才是少主嘛,听那些人说,少主温柔得像是个深情男人的时候,他压根不信,少主是多么阴冷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

    温柔和多情压根就沾不上边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