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68 今晚别走了,嗯?(超暖味)

168 今晚别走了,嗯?(超暖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陆和马思隐大打出手后,最先找到那洁的是马思隐。

    因为他知道那洁住在哪里,在外头哀求了半天,张妈才勉强给他开了门。

    “小洁在吗?”他急急地问着。

    张妈自然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这马家父子,闹得秦家天翻地覆,虽然少爷还活着,但是变成那样。

    虽然少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她张妈知道,少奶奶经常偷偷地哭。

    唉,也是,明明自己爱着的人就在眼前,但是却不能说。

    这是不是别人说的最远的距离?

    她不知道,只知道少奶奶很苦,比不知情的少爷更苦。

    少奶奶跟她说,少爷活下来,受了很多的苦。

    这话,她张妈相信!所以对马公子更没有好脸色了,要不是看在当初他帮了少奶奶挡了一颗子弹的份上,她才懒得理他。

    稍让了位置,马思隐就看到那洁坐在那里,他急急地走过去。

    那洁正在逗小小陆,小小陆已经能撑着她的腿站了,一蹬一蹬的高兴极了,笑得也高兴。

    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还有那隐隐的两颗小牙齿,马思隐不禁也跟着笑起来。

    只是这笑维持不了多久,那洁瞪了他一眼,将小小陆放到张妈怀里,示意她抱着进房间。

    看了看马思隐,她的表情还算是平静,倒是马思隐有些急切,“小洁,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

    那洁静静地看着他,在她的目光下,他的心尖颤了一下。

    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她一个人能对他产生这样的反应,过去这么久,甚至在她为人母后,面对她,他仍是忍不住地心动莫名。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她无法谅解。

    马思隐的唇动了动,但是许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那洁盯着他的眼,“不想说的话,我不勉强,以后别来见我了!”

    “我说。”他回答得很快,望着她的脸蛋心跳得狂快,而后就低低地说:“不想让你知道,是因为不想让你和他再见面,小洁…”

    他抬起头,“我以为,我还是有机会的。”

    对不起,我说谎了!

    小洁,这世上有千万个女人,但是只有一个你。

    而我宁愿伤害那千万个,也不愿意伤害一个你!

    他说不出口,无论如何也不敢看着她绝望——

    那就,让她试一试吧!

    至少,到了最后,她还有一个他!

    这么想着,他的面容变得平静多了,微微一笑,也不等她说话,就径自站了起来。

    他来错了,他不应该来的。

    就算有千万条路给他走,他还是会走这一条——守护她!

    悄然地离开,在手抓上门把的时候,那洁轻轻地说:“永远不会有。”

    马思隐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尔后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那洁看着轻轻带上的门,将自己的身子蜷了起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寒。

    这辈子,她都欠马思隐的了。

    那次婚礼,她以为秦陆死了,她是真心想将自己赔给他的,他不要,那么她不会再给了。

    人绝望只有一次,以后再不会有那种心境了。

    就算是她欠他吧!

    正想着,一旁的电话响了,她按了一下,就听见那边是他粗声粗气的声音:“你在哪?”

    那洁抿了下唇,不意外他怎么会知道她家的电话的。

    现在可能连她住在哪里都知道了吧!

    “在家。”她实话实说,心里挺乱的,昨晚他们共度了一个很‘火热’的夜晚,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真的也差不多了。

    而她,并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是打算和她只有一段短暂的床伴关系呢,还是真的对她心动。

    她苦涩地笑了——

    心动,对于现在的秦陆来说,是多么陌生的词。

    她敢保证,他从来没有用永远这个词来想象他们的未来。

    深吸了口气,那么就是床伴了。

    心里难受得慌,那边他的声音继续传过来,“你下来一下!”

    那洁抿着唇,好半天没有说话,那边传来他的低骂声,十分的不温柔:“那洁,你给老子下来,你信不信,三分钟不下来,老子上去当着你儿子的面上你!”

    她的脸像是火烧一样,不是害羞,而是恼怒。

    他凭什么这么说,他以为自己是她的主宰吗?

    他凭什么?要不是她记得他们的过去,他秦陆什么也不是!

    他仗着的,不过是她爱着他罢了。

    心里万分委屈,但却是不敢不下去的。

    一到楼下,就看到楼下停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款式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黑得发亮,黑得闪闪的。

    她记得上次他坐的是一辆奥迪,这么快又换了一辆,看来帝都的大官都滋润!

    她才走过去,后座的门就被打开了,一只大手伸出来,用力将她扯进了车里。

    一阵头晕目眩的,她趴在了他结实的大腿上,而柔软的胸口就挤压着他的腿。

    她的头朝下,屁股翘得很高,这种姿势真是羞人极了。

    秦陆抿着唇瓣,表情不太好。

    任何一个伤了手的男人再和别人干了一架,伤上加伤都不会心情好的。

    尤其这个当事人一点内疚也没有,像个没事人一样,还得他亲自去找。

    他的大手落在她的小屁股上,声音是紧绷而危险的,“要是我不找你,是不是你就不会找我了。”

    那洁有些莫名其妙,本来今天她的火气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马思隐。

    但是他后来的表情也很让她不满就是了,简直就是——妒夫!

    此时,妒夫的火气简直比她还要大,手危险地在她的小屁股上微微地动着。

    “他究竟是谁?”他的语气里带着他自己不知道的浓浓醋意。

    那洁不吭声,只是微微挣扎着:“让我起来!”

    他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是将她的身子更往下压,一阵狂蹭,那柔软无骨的身子挂在他身上,让他骚骚欲动。

    但他忍着,没有立刻动她。

    声音是克制的,只是太过于暗哑,“说!”

    那洁有些羞愤,这人现在总是这么霸道,和强抢良家妇女有什么区别。

    今天是她,要是明天是别人呢!

    她并不知道,在她之前,这个‘秦陆’连女人的正眼也没有看过一眼,也从来不知道女人可以这么小,这么美妙,这么软的。

    几乎一摸上去就舍不得放手了,总是想将她用力地揉进自己的怀里,甚至吃到肚子里。

    不过,现在他更喜欢的是让她‘吃他’!

    上面下面都行!

    他的心里因为想着不健康的东西而兴起了,这么大刺刺地抵着她的的柔软…十分地暖昧,但又带着一种粗暴的意味。

    因为他太阳刚,而她太软太柔弱!

    那洁嘴很硬,比某人某处还要硬,十分不快地吐出几个字:“是谁和你有关系吗?”

    秦陆一怔,被她问住了。

    是啊!他为什么会问?

    只有她的男朋友或者是她的老公才有资格这么问她的,她的私生活怎么样是她的自由,他确实是…没有资格问!

    因为这种发现而心里恼火着,所以手就压着更紧了,几乎挤疼了她。

    “我想知道!”他沉着声音说,有些霸道,有些无赖。

    是的,因为他想知道,她就得说。

    那洁大叫着,“你任什么问我!我就是不想说。”

    秦陆而好的耐心也用光了,不顾前面的司机,换了一只受伤的手压着她,尔后用那只完好的手探到她衣领下,直接重重一握:“因为我们,是这种关系!”

    他的手灵巧地穿过那薄薄的面料,捏得她快要痛得流眼泪了。

    相对以前,他粗鲁了很多,看起来没有什么技巧,但是在那痛楚中又带了隐秘而极乐的意味。

    他的面容紧绷,一再地逼问着她,“说不说!”

    她趴着,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动了动,像是将她往他那里捞了捞,尔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腰侧抵着一个不寻常的东西。

    他的意思很明显,不说的话就上她!

    她要是怕,就不会来了。

    用力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秦陆冷冷一笑,“这是你自找的。”

    他的手更是过份地撩着她的身子,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几乎无一遗漏。

    动作下流而无耻,不过,他的手都是被挡着的,前面的司机根本看不到他是如何如何邪恶地撩动着的。

    那洁吸了口气,因为他竟然…

    “说不说。”他的声音也染上了浓浓的*,带着不能忽视的暗哑。

    那洁咬着牙,“不说。”

    他冷笑一声,真是够倔的,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于是大手微微勾起,过度的敇激让她吸气,贝齿用力地咬着他的大腿才不致于尖叫出声。

    秦陆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侧看着他。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面孔上,不由得一怔,即使在这么炽热的时候,他的表情仍是冷冷的,不带一丝情绪。

    他的眼,那么冰,那么冷,像是在盛着千年寒冰一样。

    她的身子瑟缩了一下,让他轻轻地笑了起来,但是那笑意并未达到眸底!

    忍不住了是不是?

    他变得更恶劣了,但是目光直直地盯着她,不放过她一丝表情。

    那样子,可恶至极。

    那洁也火了,他喜欢当众表演是不是?

    那她就让他好好地表演一下…

    可怜的司机啊,听着后面微微的暖昧声就已经冷汗直冒了,这会儿偷偷从后视镜里一看,那小姐竟然坐到了上将先生的大腿上,跨坐着,双手揽着他的颈子。

    姿势火热…他不敢看,只能继续地开着车子。

    车子漫无目地地开着,因为首长没有说去哪儿,他就只能晃着。

    后面,那洁坐到他身上,还将自己的身子往前凑,一下一下地蹭着他的身体,小手在他的颈后交握着,尔后唇微微向前,像是要吻上他的薄唇,他也在等着…

    但她没有,和他的唇保有一丁点的距离,那点距离让他可以感觉到她唇的美妙滋味。

    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唇上,像是让她颤抖了起来,他沉沉地笑了,大手滑到她的小腰上,语气带着一抹恶劣,“想撩我?嗯?”

    那洁的眼里带着一抹水气,如梦如幻地瞧着他。

    目光那么柔,那么软,像是跨越千年寻找到她失去的恋人一样,那么柔情,但又那么沉重!

    秦陆忽然觉得自已受不这种眼神,他头一低,狠狠地吻上她的唇瓣,那洁没有抗拒,反而将自己的小舌主动地伸进他的嘴里,勾着他的火舌一阵纠缠,舌尖触着舌尖,他们的脸庞随着唇的不断深入而不停地换着角度,让自己进入到对方的嘴里更深更深…

    在他欲罢不能的时候,她忽然用力地挣开他的唇,头往后仰了仰,微喘着气注视着他的俊脸。

    “过来。”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但是依然冷酷地命令着她。

    那洁微微变起唇瓣,被爱过的唇像是果冻一样的美丽晶莹,他几乎是要上前咬住了,咬住这个小妖精。

    但她却是更快一步,头低下去吻住他的喉结,他的身子震动了一下,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她的发心。

    小脑袋埋着,他看不见她,只知道一个小小的东西在他的喉结处缓缓地滑动着,热热的湿湿的,但又像是带了些小刺,让他又酥又麻!

    他不禁倒后背后的椅座,一只大手揽着她的小腰,另一手扶住一边。

    忽然,他倒抽了口气,因为她咬住了,先是咬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吸,吸完了后又舔…天,她怎么会这么多的花样的。

    不得不承认,是男人都会喜欢这样。

    无论是以前的秦陆还是现在的他,都喜欢得要命。

    他感觉坐在自己怀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火,几乎要将他给烧烬了。

    那火在他控制不住的情况下,又往下而去,他知道自己的衬衫被她解开了,如果他理智的话,就应该让她停止,但是该死的,他舍不得,就这么让她继续下去。

    他的手,抓着座椅,明明有伤,但他不管不顾,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很舒服,但又不满足…

    她的小嘴的滋味美得要命,将他的身子吻得几乎要飞到天上去了。

    秦陆飘飘欲仙,最后,她解开了他的皮带,他猛地清醒,大手按着她的纤手,痛苦地吐出三个字:“不可以!”

    她抬起头,唇移到他的唇上,轻轻地吮着他的唇瓣,声音又娇又媚,“为什么不可以!”

    他说不出来,事实上,他很想很想,但是前面有人,他没有人前表演的习惯!

    “我只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要不然,停车将我放下。”她像个妖精一样地吐气如兰。

    秦陆猛地将她按下去…也顺手将中间的黑色玻璃升起!

    当她的小嘴对他那儿,也像是吻着喉结一样来了一遍后,他低吼着,不可控制地颤抖着…

    就在他失控的时候,她却娇笑着移到他的唇上,用力地吻上他的唇瓣,秦陆难受着,喘着气,“快点。”

    就要按着她的头,那洁本来就是故意的,哪肯!

    于是秦上将发火了,这小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将他撩到那样子,抿着小嘴走人。

    不肯是吗?

    他捉起她的手,几乎是疯狂地往下按去…他低吼出来的时候,她的手心都要磨破了。

    事后,他满足地抽出几张纸将自己给处理干净了,并不要脸地来了一句:“要是你用嘴,就不会这么疼了!”

    那洁那个各种抓狂啊!

    侧过身子就坐在一边,离他远远的不和他说话,脸朝着窗外,假装看风景。

    他缓了一阵后,大手又朝着她抓了过来,她被迫又坐上他的身子,急急地扭着:“你干什么!”

    他对着她的耳边吹着气:“帮你!”

    说完后,很身体力行地帮了她,最后,她软着身子倒在他的怀里,看着他将自己的手给擦干净,那动作,和擦某处的动作是一模一样的。

    她的脸靠在他的肩上不敢再看,脸也红透了,想起那微微粗糙的手指…她甚至不敢再想下去!

    秦陆沉声一笑,将她抱到一边,吩咐司机,“回西园!

    那洁拍着前面的玻璃,可是此时秦陆已经升起了那片玻璃,等她发现的时候,尖叫一声,连忙躲到他怀里,因为她前面的扣子被他解开了两颗。

    他难得大笑着搂着她的身子,将她搂到自己的怀里,笑着对前面的司机说;”开到西园。“

    那洁有些发火,”我不去!“

    他将自己的手伸到她眼前,声音带着一抹无奈,”我的手需要包扎!“

    她的脸红透了,她比谁都清楚他的手为什么会伤得这么惨!

    不再说什么,由着车子开到了西园,他拉她上楼,还没有等她拿医药箱,他就将她紧紧地抵在门板上,一只大手几乎是急切地撕着她的衣服,扣子掉了几颗,她胸前露了一大片。

    大概是因为之前在车上挤压得太厉害,这时,被扯去衣服的她竟然猛地冒出了小小陆的口粮,那纯白的汁水看起来很美味,他想也不想地低下头去抢夺…

    她不让,扭着身子躲着无耻的他。

    秦陆低笑着,用一只大腿压着她纤细的身子,吃完一边还要吃另一边,直到抢光为止。

    他的可耻行径让那洁很恼火,提起脚用力地在他的脚背上踩了一脚,他痛得直叫,迅速地松开她的身子,瞪着她——这个疯女人。

    可是不看还好,一看,就呆住了。

    她的头发散开,胸前春光大敞着,一双腿儿缠着他的大腿,那小模样说不出的勾人。

    她的唇轻颤着,脸上是动人的红晕,秦陆就这么生生地看呆了去。

    心里想起一个词来——尤物!

    尤物也不过如此吧!他的心激荡着,就要低头再吻她,那样子凶猛得几乎要将她给整个地吃下去。

    那洁用力地推开他,再这么纵着他,很快她就得被他攻下了。

    她不是不想,更怕的是和他做过了,他厌了,不想要她了。

    那她怎么办?小小陆怎么办?

    她在心里答应过,过年的时候,要将爸爸带给小小陆的。

    但是她不能确定的就是,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主动地爬上他的床…只怪他的体温太热,她也需要他来温暖那颗死去多时的心,证明她还活着,和他一样活生生地活着。

    ”先帮你包扎伤口吧!“她喘着气,小脸上的绯红未褪。

    虽然万分不想放开她,但他还是往里走去,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双腿大开着,一副大老爷等着人服侍的样子。

    这样的秦陆和以前那个时时抱着她,时时唤她宝宝的男人一点也不一样了。

    他很自我,完全是以自己的角度来想事情的,想要的时候就想要,压根不管她是不是还有一个可能的‘马思隐’,也不管她还有一个孩子。

    或许,是他…没有想过负责任吧!

    她的心乱如麻,拿着医药箱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他倒是十分配合地转过了身子,伸出手让她包扎。

    她的动作自然是十分熟练的,只是看着他的伤有些惨,她的手还是有些颤。

    一定很疼吧!

    偷偷地看了他的面孔一眼——

    很无动于衷的样子,于是她放了心,心里又有些不平衡,她为他担心至此,他自己一点也不爱惜,还和人打架。

    她不是傻瓜,他的嘴角有着淡淡的青,一定是和马思隐动手了。

    不过她更担心的是马思隐,毕竟腿伤了,绝对讨不到便宜的。

    默默地叹了口气,尖美的下巴就被他给握住了,目光冰冷,语气冰冷:”说,是不是在心疼那个小白脸了?“

    她吸了口气,他都会读心术的吗?

    她这一吸气,秦陆就肯定了,有些气愤恼怒,但是他的身份又让他不想再问出口了——她明显地不想说!

    伸出一只脚,不快地说:”这里也伤了。“

    那洁知道他的阴暗心思,还不是她踩了他一脚吗?

    就记恨上了?

    她也知道,他更气愤的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回答他的话,但看样子,他是不会再问的了,心里有些想笑,又不敢。

    只得脱了他的皮鞋,看了看上面的一个极浅的红印子。

    她当然知道,她踩得并不重,并不想说破,而是走到浴室里用一个盆给他倒了热水。

    看见她出来的时候端着的水,他愣了一下,尔后声音很轻地问:”你干什么?“

    她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水放到地上。

    ”不要弄湿我的地毯。“他昂起下巴,不可一世的样子,其实是掩饰自己微颤的声音。

    这个小女人,不会是真的要给他洗脚吧!

    那洁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他竟然脸红了。

    那洁挽起他的裤管,将他的那只脚放进温热的水里,他顿时觉得全身的毛细孔都舒展开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溢满了四脚百骇。

    她的小手温柔地泼着水在他的脚上,并轻轻地擦拭着…

    他呼出一口气,放松了身体,靠向了沙发背上。

    感觉到脚上被温柔地抚触着,他轻轻地闭上了眼,尔后竟然就睡着了。

    这是头一次,他在有光线的地方睡着了。

    睁开眼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夜色微微,他看了一下,自己还是睡在沙发上,只是身上披了一条毛毯。

    而他想要找的人正趴在露台上,那里点着一盏灯,她就着灯光在看书。

    瞧着她趴着的姿势,双脚还翘在天上,他不由得低低地笑了…真像个孩子!

    他忽然皱了下眉头,因为就在刚才,他的头剧烈地疼痛了一下。

    他静静地吸了口气,待那股疼痛缓解了去。

    虽然不那么疼痛了,但是还是很不舒服,像是压着什么一样。

    摇了摇头,极力地挥去那种感觉,头一抬和那洁的目光对上。

    她放下脚丫子,起身走过来,声音和夜色一样温柔,”怎么了?“

    小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一脸的担心。

    秦陆瞬间觉得舒服了很多,好像不那么难受了。

    他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脚下是一双室内拖鞋,他的心顿时柔软了一下,心涌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像是…有家!

    站起身,看了看她,”你还没有吃饭吧!“

    那洁点头,她一直看着他,下面的人让她先吃,她还是想等他醒来。

    这种守着他的感觉是她没有过的,以前,一直是他守护着她的,现在换她来守护他吧。

    他不懂爱,没有关系,她慢慢地教他,总有一天,他会学会的。

    她微笑着和他并肩走到楼下去,两人坐下后,饭菜就陆续地上来了,都是热腾腾的。

    两人默默地吃着,倒是没有说话。

    那洁也发现他的口味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喜欢一些清淡爽口的东西。

    微微一笑,感觉心里甜甜的。

    秦陆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一脸甜笑,一脸的思春。

    他心里一动,不由自玉地挟了一筷子菜给她。

    那洁怔怔地看着自己碗里的那块菜,愣了半天也没有动。

    ”怎么,嫌我脏!“他粗声粗气地问着。

    那洁摇了摇头,尔后就不可控制地落下泪来,一颗一颗地掉到了碗里。

    秦陆瞪着她,不明白她的情绪转折怎么会这么快。

    女人,还是难懂的生物。

    ”干嘛哭!“他的大手不太温柔地揉着她的小脸,几乎弄花了她的脸,因为她的眼泪越来越多。

    那洁垂着脸,不说话,默默地流着泪。

    她怎么能和他说,这让她想到了过去,想到了他们最美的那段时光。

    她还是自私的,还是希望他能想起她来的。

    她,很坏,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伟大。

    和他的坚强比起来,她脆弱得不堪一击!

    伸手抹了下脸,却是和他的手碰到了一起,她的手一颤,下意识地就想躲,但他的动作很快,大手立刻就抓住了她的纤手,用力地握住,沉着声音说:”为什么要哭!“

    他执意要问出来,比马思隐那事儿还要来得坚定。

    那洁不说话,只是摇着头。

    秦陆急了,但他还是忍住了,又挟了几筷菜在她的碗里,恶声恶气地说:”快吃!“

    那洁抿着唇,抬眼望了他一眼,那一眼,几乎让他心魂俱丧——

    和上次一样,柔情中带着沉重!

    他的大手猛地覆上她的眼,声音微微不稳,”快吃饭!“

    她的声音可怜巴巴地传了过来,”你捂着我的眼睛,想让我用鼻孔吃饭啊!“

    秦陆手烫着一样,迅速地松开她的小手,”吃饭!别废话!“

    他的声音带着一抹不自在和别扭,让那洁偷偷地笑了很久,但是笑得又是那么地辛酸!

    这时,勤务人员将她的手机给拿过来给她。

    那洁看了看秦陆,他淡淡地说:”我让人去帮你拿来的,你明天不是不上班吗?“

    她有些诧异他会知道这个,但是随之就松了口气。

    情况比她想的好多了,于是甜甜一笑,”嗯!“

    他一手支着头,侧着脸看她,”那明天有空吗?“

    那洁淡淡一笑:”约会?“

    他的脸色冷酷,但是脸上却是带着一抹暗红:”就算是吧!“

    那洁轻轻地笑了起来,”我和别人有约了!“

    他的脸迅速地从红变成黑,然后就是红与黑!

    ”和谁?“声音危险极了,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猛虎一样要扑过来一般。

    那洁还没有说话,放在手边的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秦陆一眼,尔后伸手接起:”喂,张妈!“

    那边张妈有些担心地问:”少奶奶,您今晚回来吗?“

    那洁下意识地瞧了秦陆一眼,然后轻轻地说:”回来的,宝宝怎么样了?“

    说完她迅速地垂下脸,因为秦陆的眼眯了起来。

    张妈自然说好,还说少奶奶不用回来了。

    自从知道少爷还活着,她作梦都希望少奶奶早日用魅力将少爷迷得神魂颠倒,马上带回来更好!

    她哪懂男男女女那一套,只知道睡过了就准没有错!

    那洁的脸红透了,张妈真是赤果果啊!

    赶紧着说自己一会儿就回来,然后就立刻挂断电话,不让秦陆听到更多。

    张妈的声音很大,秦陆全听到了。

    他蓦地走过来,拿过她的手机,像是随意地翻看一样,一边很正经地说:”你说,我们算是睡过了吗?“

    那洁抢过他手里的手机,低下头吃饭,装死。

    秦陆两手撑在她两旁的桌缘上,身体微微弯着,将她整个人都困在自己的怀里。

    ”不说,就是默认了啊!“他忽然啼着她粉色的耳垂,笑得恣意极了:”那,今晚要不要再睡一次,让她老人家放心!“

    那洁有些忍无可忍,侧过头叫着:”秦陆,你够了没有?“

    她忘了,他的唇就在她的耳侧,这一擦,正好将自己的唇送到他的嘴边,等她发现时已经晚了——

    无耻的上将先生迅速地含着她的唇瓣,并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脸往自己这边扳了扳,”乖,舌头伸出来!“

    她脸红心跳,自然不肯,他就拖出她的小舌头细细地吮,开始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后来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狂性,用力很猛,直吮得她直吸气…

    许久,他才满足地松开她的小嘴,并难得很愉快地说:”今晚的料理做得不错!“

    她细细地品味出他的意思,脸更红了。

    秦陆没有再吃,一直看着她吃了个底朝天,对她的饭量表示很惊讶,因为她好纤细,一点也不像个生孩子的女人。

    不过那饱满不在其中,想想丰美多汗,他就觉得她应该多吃些。

    想想那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完全可以断奶了。

    但她不能断,由他接着吃。

    如果那洁知道秦陆这时的邪恶想法,估计得用盘子扣在他的脑袋上。

    她吃完后,低低地说:”让人送我回去好不好!“

    他站起来,吩咐让司机备车。

    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他又舍不得了,今晚多适合吃个小绵羊啊。

    于是伸手将她勾进自己怀里,从背后抱着她的身子,唇上呼出的气息滚烫地喷在她的耳侧,声音低沉带着几分男性的引诱:”今晚不回去了,嗯?“

    她的身体僵着,好半天没有说话。

    他继续舔吻着她的耳垂,赞美着她如何的美丽非凡。

    虽然说得有些单调,但对于他来说,绝逼地是绝无仅有的了。

    ”想好了没有?“他抱着她,又回到了餐桌前,一边从后面抱着她一边哄着她留下,说实话,那洁真有些心动了。

    他身上的男子气息浓厚,强烈地吸引着她。

    身子不住地抖着,秦陆扳着她的小脸吻着她,一边用自己的身子蹭着她的,那灼热的感觉让她几乎忍不住低吟出声。

    ”你也想要的是不是?“他的声音很邪恶,又透着一抹引诱,像个坏男人,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

    那洁有些迷惑,像是回到过去,他骗着她时的情景。

    其实秦陆的骨子里还是没有变,在*上的习惯是一样的。

    她情不自禁地揽着他的颈子,这个姿势有些困难,她想转过身子,但他却不让,扣着她的纤腰不让她转过来,另一手探向一边拿了她的手机塞到她的手里:”打电话回去,就说…“

    他的声音越发地低沉了起来:”说你不回去了!嗯?“

    他一手帮她拨了号码,那洁头晕晕的,被他撩得失去了理智,一开口,声音沙哑而又媚人,她自己听了都脸红。

    张妈接了电话后,那洁才打了个招呼,那边就传来小小陆的哭声。

    那洁的身子迅速冷下去,她清了清声音说:”我马上回去!“

    张妈连声说好,就去哄孩子去了。

    这时候,她哪顾得上自家少爷的性福啊,小少爷在她心里更金贵着呢!

    那洁放下手机仰头看着秦陆,他的脸已经僵了。

    这个小屁孩,坏他好事的小屁孩!

    他决定去打他的小屁股,但是面上极有风度地说:”我送你回去吧!“

    那洁想也不想地说:”你休息吧,让司机送我!“

    ”我坚持!“他说得有些咬牙切齿,那洁拿他没有办法,心里又记挂着孩子便勿勿地和他一起走向外头的车。

    和来的时候火热相比,这个时候,显得很平静,但又有些比之前更为暖昧的气息在车子里。

    司机还是那个司机,颇为不自在,一直偷偷地向后瞧,可惜什么动静也没有。

    一男一女地昏暗的车箱里不约而同地想着——

    要不是小小陆的哭声,他们现在已经在床上翻云覆雨了吧!

    想到她的小嘴,还有性感的小模样儿,他的身子就紧绷了起来。

    但他克制住了,这个时候要是去吻她,大概会换来一巴掌吧!

    车子平稳地开着,外面的路灯在他们的脸上一闪而过,热闹过后是清冷。

    那场景,不就是七年前那个醉酒的夜晚,他与她那么狂热地在车子里拥吻,在拉斯维加斯的街头,在车上尽情地享受国。

    那时的他们那么年轻,没有背负这么沉重的东西,心态更没有现在这般的沧桑!

    物竟人非过后,她只知道自己更爱这个男人,比小小陆更爱。

    这个男人为了她几乎一无所有了,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只有空虚的名利。

    他不知道自己谁,甚至不知道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曾是他热烈爱过的女人,他想要她,却不知道他们早已经缠绵过千百回!

    夜风,轻轻拂面,将过去一幕幕吹走,剩下的只有今日,今日的他们,今日的残酷!

    今日的他们不得不面对!

    默默地下了车,她对车里的男人说:”早点回去休息吧!“

    她的拒绝让他有些不悦,像是不懂她的意思一样,他有些霸道地跟着下来,拉起她的手往电梯那儿走去,”我送你上去!“

    一送就送了进去,他没有打量房子的格局,直接跟着她进了一个小小的房间。

    是个可爱的婴儿房呢!

    明明是个男孩子,可是这个婴儿房却是布置成女婴的款式,满满的粉色,还有可爱的装饰,可以想见装修的人是用了极浓的感情的。

    但,为什么他会觉得很熟悉呢!

    小小陆还在闹着,即使手里捧着奶瓶,他也不配合地扔掉,这让张妈很无措,这小少爷是头一次这样啊!

    回头看着那洁进来,她松口气,然后眼睛放大,拍着胸口结结巴巴地说:”少…少爷…“

    秦陆皱着眉头看着张妈,那洁吓了一跳。

    张妈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连声说:”我是说小少爷他要找少奶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