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70 吃醋,狂暴的吻!

170 吃醋,狂暴的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陆今天本来是有个会的,但是临时要接一个重要的人,所以放下会议直接来了机场,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她这算是红杏出墙还是三心二意?

    那个男人看起来相当不错,不但不错,还好得过份了点!

    他咬紧牙,极力地想将那一幕抛到脑后,但是它总是冒在眼前,他想走,但是步子总是不移开。

    他的身体,其实比他的意识还要诚实。

    该死的,他想问个明白,即使他自己那边也是不清不楚的。

    谁叫她主动来招惹他的,谁叫她的身子那么诱人,那么在他面前晃着喂奶。

    他闪到一边,没有让他们发现他的存在。

    一会儿,大概是谈到了什么,齐天阳将那洁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无声地拍了拍,她侧着身子,秦陆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眼角带着一丝泪花。

    他的身子震了震,表情说不出的难看。

    心里,更是涌出一抹难以理解的疼痛。

    他捏紧了手,无声无息地消失!

    她喜欢的话,就随她去吧!

    就当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个女人,就当他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动过。

    面色冷酷地离开,走到外面的车上,过了大概十分钟,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了车外,后面跟着两个黑衣男子。

    他们神色恭敬地将女子送上秦陆的车后座,然后自己坐上后面一辆车子。

    秦陆开着车,神色已经不见方才的阴沉,但是却恢复了以往的冷酷——面无表情。

    后面的女孩子大概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衣着得体,完全是一副大家风范,长得也十分不错,高雅大方的路线。

    她看着后视镜里男人面无表情的俊脸,有些无奈地说:“好久不见了,秦陆,你都不准备和我说句话吗?”

    秦陆抿着唇,一会儿才淡淡地开口:“好久不见!林宛仪!”

    她柔柔地开口:“是一年一个月零三天,秦陆,我们真的很久没有见了呢!”

    他没有说话,她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以后叫我宛仪吧!”

    对此,秦陆更是沉默倒底,面上的神变都没有变就直接将车子开到了林家大宅。

    他没有开进去,而是停在了门口。

    林宛仪没有直接下车,而是柔软地望着他,表情仍是十分温和,“不一起进去吗?”

    “不了!我还有会议要开。”他说话的时间,目光望着前方。

    她看到他的全部表情,也没有注意他眼里的波澜起伏。

    顿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当然,并不是她自己下的车,而是两个随从帮她打开车门,娇弱的林家嫡女下了车子,大宅那边自然站了一排仆妇迎接。

    秦陆没有兴趣看下去,直接开着车离开。

    他得去开会,他对自己这么说着,可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说——骗谁啊,你只是想避开林宛仪罢了,你真正想去的是那儿吧!

    想起昨夜,他的心里有些堵得慌。

    如若他不离开,那今天她还会来这里接她的丈夫吗?

    他们为什么不住在一起,而以后,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心里想得十分恼火,然后就伸手用力一捶,正好打在嗽叭上,嗒嗒几声,声音刺耳极了。

    这时,旁边正好斜插过来一辆车子,秦陆因为失神,竟然笔直地朝着安全岛撞去,彭地一声,车头撞扁,他自己被鼓起的气襄包着…

    当交警小心地将尊贵无比的秦上将从车里解救出来的时候,秦上将的脸色自然十分不好!

    救护车也在同一时间赶到,将大将先生用最快的速度送到医院。

    医生在救护车上给他做了简单的检查,确认他的内脏等器官没有很大的损伤。

    秦陆黑着脸看着那个中年女人对着他的胸还有小腹那儿摸来摸去,特别是在确定他没有大事的时候,更是摸得那叫一个爽!

    就差检查那器官了!

    “舒服吗?”他脸黑透了?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一脸痴迷的老女人。

    女医生的脸蛋微红,有些羞涩地表示:“我是医生,不是按摩的。”

    他妈的,她以为是什么!

    脸黑得无法形容的秦陆干脆别过脸,声音冷冷地命令着:“离我远一点!”

    女医生吓了一跳,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心灵还真是挺脆弱的,一双算是又圆又大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大有一种言情女主角的味道——

    可是大妈,麻烦你回去将你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改一改好吗?

    虽然韩国很贵,但是好歹也飞一趟吧!

    秦陆闭着眼不看她,女医生双手合十——

    太伟大了,坚贞不移的男主就是他了!

    女医生叫吴良子,和某个眼镜品牌无良材惊人的类似,所以,悼鸮就叫吴良材,特别要说明的就是——她未婚!

    所以人家是有绝对的权利追求英俊不凡的上将先生的!

    秦陆压根没有想到,自此会被这么个极品给缠上,但是也想不到,这个女人以后会那么彻底地改变他的一生。

    自然,并不是说他从了…只能说,吴良子医生的人品是不错的。

    小宇宙偶尔也会爆发一下!这个是后话!

    救护车嘀嘀地响着,一路绿灯地开往市第一医院——秦上将指定医院。

    那个上级领导‘视察’,院领导自然是十分重视啊。

    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齐齐汇聚一堂,刷刷地向正在做各种检查的秦上将汇报工作。

    秦上将身上被脱得只有一条平底裤——这当然是吴良子医生的杰作。

    看那养眼的肤色,那结实的肌肉,哇,如果能脱下手套去摸一下多好!

    再看,就连上面细碎的疤痕也是那么有个性,充满了阳刚味儿,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就算现在秦陆放个屁,她大概也觉得是香的,是法国某牌子的香水味!

    中毒,说的就是吴良子女医生这种状态!

    可惜,她就只能带到这边了,因为上将先生指定了一个医生来接手她的工作。

    那个女医生她知道,叫那洁,新来的,很漂亮!

    掩不住的情伤,吴医生黯然退下。

    再见了小陆陆,我一定还会再来的,虽然你不言不语,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情意。

    你只是不好意思表达罢了!

    恋恋不舍地离开,门口,那洁有些勿勿地来了,她只是接到医院一把手的电话,命令她立刻来,所以并不知道是秦陆受伤。

    一进CT室,就看到那边躺着一个男人,她小心地走过去。

    院长大人语重心长地说:“小那啊,要照顾好我们的秦上将,你的绩效考核成绩不错,这次表现好的话,升个正主任也是不成问题的。”

    那洁鄂然,一个小医生升上正主任那是得熬很多年的,在这帝都,有多少人穷其一生连个副的都熬不上,何况她这种才进医院的,更别说,她来医院后,大事小事事例不断,说白了,她就是追男人来的。

    院长大人当然有不同的想法,这小那同志,人长得漂亮,气质也不错,又是秦上将钦点的,看来*是有那意思。

    成全了上将先生的那点子男人好色之心,也就是成全他自己,送个小主任的位置出去又算得了什么!

    心里十分满足,还拍了拍那洁的肩:“好好干!”

    等那洁回神,再看到检查床上坐起的人后,就知道院长要她‘干什么’了!

    她在心里暗暗地骂着——干你妈!

    走过去,表情淡淡地秦陆:“怎么回事儿!”

    一旁还有护士,哪敢让金贵的秦上将开口啊,于是很快地说:“是车子撞到了!”

    那洁凝起眉头,“怎么撞上的?”

    小护士说得起劲,“撞安全岛上了!”

    …

    那洁没有说话,而秦陆脸更黑得可以!

    小护士不说话了,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姑娘啊,你是多活泼的存在啊!

    这时,片子出来了,医生交给那洁。

    那洁仔细地看了看,脸上的表情也缓缓放松了下来,“没有什么大事儿,但是毕竟有过撞击,住院观察两天吧!”

    小护士连忙去扶秦陆起来,准备去办住院。

    但是秦陆挥开了她的手,小护士的手僵在半空中,然后就看着上将先生将半个身子压在了那医生的肩上。

    那洁吓了一跳,回头就是他放大的俊脸,她不觉得心跳加速,脸也烫得厉害。

    “你可以自己走吗?”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一句话来。

    他抿紧唇瓣,“我是病人!”

    她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他送到头等病房里,完了就要离开。

    “那医生,有急事吗?”他的声音很冷淡,像是对待自己的医生一般无二,像是没有发生过那些火热的吻,那些炙热的抚触,像是他从来没有短暂地进入过她的身体!

    她站在门口闭了闭眼,此时,她的心很乱。

    昨晚,那么美好的昨晚,他不告而别。

    现在,他还问她这个做什么呢!

    当然,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但是她需要好好想一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她也会累,也会被刺伤,被刺伤了就得疗伤,短时间内,她不打算轻易地原谅他的行为。

    过去是一回事,现在又是一回事。

    即然下定决心不冒险为他找回他们的过去,那么就要把握好现在,她不能爱得卑微,她得确定他有同等的爱给她,否则,她不会交出自己,交出小小陆!

    于是轻点了下头,“是的,秦上将,你需要休息!”

    想了一下又说:“有事的话,打我电话!”

    秦陆的眼眯着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她走得很急,是去见那个男人吗?

    狠狠地捶了一下病床,他低咒出声。

    门口,忽然露出一张调色盘一样的脸蛋,接着是一声娇唤:“秦上将,我可以进来吗?”

    要不是听到这种让人鸡皮掉了一地的声音,秦陆也认不出眼前的女人就是救护车上的极品女医生,这会子看到她,心里一阵恶寒,本来想扔个东西过去让她滚蛋的,但是转念一想,又忍住了,甚至有些和颜悦色地说:“你有事吗?”

    “我来,是想看你!”吴良子医生大有一种一刻不见,如隔八秋的感觉。

    微胖的身材蹦进来,配上那精彩的脸蛋,还有卷得像是卷毛狗的头发,真的是非常的可爱!

    这大概是他所有的追求者里,长得最惨不忍赌的一个了吧!

    秦陆心头一震,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冒起这种想法来。

    难道是过去,他有过这种经历吗?

    正想着,头就蓦地疼了起来,痛得欲裂。

    他抱住头,脸上满是痛苦。

    心上人这般,吴良子医生自然心更痛,连忙上前去抱住秦陆的身体,急得大叫:“你怎么样了!”

    秦陆虽然很疼,但是他还是用力地挣开了她,吴良子肥胖的身体撞在了一边,好在肉多,没有伤着。

    她也是个热心的,立刻爬起来就又碰了碰秦陆,这次没有敢再抱,而是轻轻地摸了他的头一下,声音很轻地问:“很疼是不是?”

    秦陆的额头全是冷汗,他凝着眉头,死死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还不走。

    他并不喜欢自己这般脆弱狼狈的样子被别人看见,于是抿紧唇瓣,“出去!”

    声音像是冰块一样,又带着一抹颤抖,足见他有多痛苦。

    吴良子小姐快要哭出来了,她看着秦陆痛苦的脸,不由得出声:“那医生去哪儿了?”

    她只是一个急救医生,她也知道自己的份量,如果秦陆出了事情,她是负责不起的。

    脑子一清醒,便说:“我让那医生回来!”

    她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但是一只大手牢牢地捉住她的手,她吓了一跳,抬眼一看就是他近乎骇然的面孔。

    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不许打!”

    啊,都这样了不许打?

    她的脸上有着惊异,但是这个责任她真的扛不起,于是强自地拖着要打电话。

    一个拉一个拽的,意外发生了,秦陆被身强力壮的吴良子小姐拖到了床下,扑通一声,摔了个嘴啃泥!

    场面凝固了,吴良子尖叫一声,妈呀,她不是故意的。

    七手八脚地伸手扶起他的身子,可怜的秦陆,也不知道摔了哪跟筋了,腿竟然扭了无法动,一动就疼。

    经过这一摔,头是不太疼了,但是脚疼了,还有——蛋疼了!

    他气急败坏地上了床,就见着吴良子打了急救电话!

    这个笨蛋没有救了,人在医院里,她竟然打急救电话,想让别人将救护车开到病房里吗?

    当然,这个电话的威力是很大了,再次用神的速度召唤了医院的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还有才到家和兄嫂一起用餐的那洁。

    屁股还没有坐热,电话就来了。

    看着妹妹的脸色不太好,齐天阳关心地问:“是秦陆?”

    那洁点头,已经在玄关拿起自己的车钥匙和外套,一边随口说着:“不是大事,我去一下就回来!”

    “要不,我们一起去吧!”陈心怡小心地望着丈夫,轻轻地问着。

    齐天阳沉吟了一下,“还是不要了!秦陆不记得我们,这样冒然去,不太适合!”

    陈心怡自然是听他的,坐下来谁都没有味口。

    一会儿,齐天阳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地说:“你吃点吧!一早上没有吃东西了!”

    陈心怡冲他一笑,勉强吃了一点,也替他挟了菜。

    张妈看着人家夫妻恩爱的样子,心里酸楚,以前她的少爷和少奶奶比任何人都要恩爱,少爷整天地抱着少奶奶,都舍不得她走一步路,饭也几乎是喂的。

    那时候,少爷和少奶奶多开心啊!

    她的脸黯淡了一下,轻叹了口气。

    齐天阳自然感觉到了,伸手拍了拍张妈的手,劝着,“他们是注定在一起的,相信我妹妹,会将秦陆找回来的!”

    张妈这才有些笑脸,是啊,要相信少奶奶,也要相信少爷。

    少爷那么爱少奶奶,不会一辈子不记得的。

    那洁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的时候,秦陆已经去拍了片子,正在等结果。

    她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站了一下。

    心里极为不好受,他出事了,但是她两次都不在他身边。

    这是一种十分无力地感觉,她想靠近他,却又怕他的喜欢不够深。

    她不是自私,不是害怕,而是她必定要得到他…

    事实上,这么做,她才是那个倍受煎熬的人,明明心里那么渴望!

    不知道站了多久,里面走出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脸是花的,是乱了的调色盘。

    那洁一看,是医院有名的吴良子医生,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她三十岁了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好像是自小迷恋言情中的男主,所以一定要找个那个的男人才肯谈恋爱。

    但是不得不说,现实是残酷的!

    那洁勿勿地看了她一眼,尔后就走进去。

    摄片的医生看见她过来,声音很轻地说:“院长震怒!”

    震怒!那是多大的火儿啊!

    她身子一颤,默默地看了下片子,嗯,只是筋错了位置,只要休息个把星期就行了,但是这个把星期,他是不能走路的。

    当她这么说着的时候,秦陆用一种骇然至极的目光瞧着她,冰冷地吐出一句话来:“你让我躺一个星期!”

    “有时能坐坐的。”她连忙说着。

    秦陆死盯着她的眼,几乎要磨碎了她,“这有区别吗?”

    “有!”她想也不想地说着。

    秦陆眯着眼,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想看看她有什么新鲜有趣的答案。

    “就是一个躺一个坐,一个全身着力,一个屁股着力!”她小心地解释完,秦上将的脸如预期中的黑了!

    头扭到一边,不想听她再说了。

    那洁连忙推他进病房,才回去,小护士就小心地低语,“那医生,院长让你过去一趟。要小心台风扫境啊!”

    那洁一呆,这和她有关系吗?

    但是院长的召见,她也不敢不去。

    于是十分钟的时间里,院长换了好几个角色的扮演,先是恐龙,怒喝了她一顿,什么玩忽职守,得罪了高层领导云云。

    后来,话锋一转,脸色也变得如沐春风起来,甚至还拍了拍她肩膀,“小那同志,秦上将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照样可以去将活干好!”

    最好两个字还是说得稳秘至极的,那洁心里揣着明白也装糊涂。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竟然让她去勾引秦陆!虽然这是她的本意,但这和医院的利益无关吧!

    况且这种事情,好像一年多前,她也干过。

    不,是秦陆威胁她干过!

    做一次就有经费什么的,结果呢?

    一做再做,昏天暗地,那男人压着她在床上根本不想放开她了。

    她因为回忆脸色微微地红了,院长大人以为她是首肯了,精神一振,“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他的脸上有着一抹异色,“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都会满足那医生的要求。”

    拉皮条拉成这样,让那洁叹为观止了,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含糊地点了一下头——反正她从来没有说过同意的话。

    院长高兴地拍了拍她,“等你的好消息!”

    他自己要评职称,可要让秦上将龙心大悦,那这事还不是小事一桩。

    他可是听说了,秦上将可是这京城中的新贵,以前不是有那马总参谋吗?

    不是权倾一世吗?

    败了!现在是秦上将的时代,虽然说帝都的大官很多,但是谁背景牛才是真牛逼,听闻秦上将背后有很庞大的人脉关系!

    所以,送个女人算什么,就算他自己本来也真的挺‘欣赏’!

    这般瞧了那洁几眼就将她给打发了,那洁回秦陆的病房,老远就看到吴良子小姐站在外面,隔着一扇窗户望穿秋水!

    她走过去,随口说着:“吴医生,怎么不进去?”

    吴良子医生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喜,“真的可以!”

    那洁淡笑了笑:“得看里面的人愿意不愿意!”

    她就事论是,语气平淡,那样子就像是她对秦陆的美色十分免疫一般。

    可是天知道,最肖想那具身子的是她那洁,每个夜晚都想,想得心都痛了。

    但她对吴良子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地觉得这姑娘并不适合在浪费时间,也许让她接触了秦陆的坏脾气后,她就会收起这份念想了。

    吴良子欢天喜地地跟着那洁进去,护士正在帮秦陆敷药,那药是用火给化开,然后用力地贴在脚上的——号称东方活血膏!

    秦陆皱着眉头看着那洁走进来,头扭着,声音冷冷地:“我不敷这种药!”

    这哪里是上药,简直瞧起来就是上刑!

    那洁走过去,从小护士的手里接过去,声音平淡地说:“这是最适合这种扭伤的,好得快!”

    “快我也不要!”他硬着声音说着。

    那洁抿紧了唇,睨着他,她的眼里有种奇异的光芒,一会儿才慢慢地问:“你是不是怕疼?”

    见鬼的!他低咒一声,接着再次申明:“我绝对不用那种狗皮药膏!”

    那洁瞧着他紧绷的脸,忍着笑:“是东方活血膏!”

    狗屎!

    他心里咒骂着,尔后那洁忽然抬眼望向窗外。

    秦陆虽然心里和她不爽,但也跟着望过去——

    就在这时,那洁将手里用火化开的药膏一下子贴到他的伤处,只听得嘶地一声,空气中好像有一种皮肉烧糊的味道,接着就是秦陆的惊叫声——

    这个该死的女人!该死地狡猾!

    他疼得眉头皱在一起,大手用力一拖,将她拖到了病床上横趴在他的身子上。

    最为壮观的是,她的小脸不幸正好埋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她挣扎着要起来,秦陆不让,大手压着她的头一阵乱揉,那场面…不堪入目!

    秦陆的心里其实也有气来着,当吴良子进来的时候,他就气上她了。

    当他是什么,午夜牛郎吗?

    买一送一吗?

    她这么在乎别人的感受,为什么不多加一个他?

    还是,她现在有了旧爱,就要将他这个新欢推到别的女人怀里?

    那洁,就是推,你也有品位一点好不好?

    秦陆并不是嫌弃吴良子长得不好,他只是不太喜欢主动的女人!

    包括高贵的林宛仪和林雪姐妹,即使她们对他小心翼翼,但他…真的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的!

    现在又加了个吴良子,本来他是不讨厌的,但是被那洁这么一闹,他就讨厌上了。

    于是手上更是没轻没重的,她的脸几乎被压得变形,可想而知,他那儿又是怎么不堪的境地…

    而他,竟然发出一声畅快的叹息声,声音又哑又低沉,简直就是极品中的的极品。

    看过那么多的言情剧,吴良子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性感的男主。

    他们表演的一磊好激情哦,衣服没有脱也能叫成这样?

    而且叫的人还是男主?

    唯一的观众吴良子的小心肝都碎了一地,痴迷了一地,分不清自己是狂喜还是伤感!

    最后,她说明自己,剧情完美落幕了,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她这个配角也应该退场了…

    小心地拈起自己特意换上的白色裙子,她心碎离场。]

    而她心目中的王子在她关上门的时候,又发出一声幽长的叹息,大手也更为过份地伸进身上女人的领口里,另一手则是放在她的小屁股上,一下一下地撩着她。

    她全身几乎都被他占着,脸更是被压着…四肢拼命地划着,但他力气太大,也有心在教训她一下,所以,再怎么挣也挣不开。

    十分钟后,他差点在这种狂乱的厮磨中到达极致的时候,她的身子一软,就这么直接地软倒下来…脸还是靠着他大腿处,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不同了。

    心里乱着,抬起她的小脸,拍打着:“那洁…”

    她的眼还是紧紧地闭着,脸色很差,是那种暗红色。

    她不会是窒息了吧!

    秦陆一边按下了床头的按铃,一边将她整个人翻过来,小心地口对口地人工呼吸。

    一次两次三次…她还是没有醒!

    就在秦陆要发火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团的医生冲了进来。

    一进来,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这是神马情况。

    上将先生不是不适吗?为什么抱在那医生在亲亲?

    秦陆抬头,眼底有着红丝:“她晕过去了!”

    啊,是亲晕过去的?

    也对,被上将先生这么亲,是个女人都会高兴地晕过去的。

    秦陆见着一时间竟然无人动,怒极,“她要是有什么,你们也别想再当医生了。”

    这话极重,于是所有的人又忙了起来,乱成一团。

    秦陆闭了闭眼,“让开!我自己抱她去!”

    他挣扎着下床,吓倒了一片——

    这怎么行,上将的脚刚伤了,怎么能走路,于是一群人要来抱那洁。

    秦陆不肯松手,冷冷地喝退他们,自己艰难地抱着去了急救室。

    当然,他的脚伤上加伤,大概得十来天不能走动了。

    急救室的门被无情地关上了,他站在门外忧虑不已,目光灼灼地瞧着那扇门。

    而里面,那洁一进去,就睁开了眼坐了起来。

    吓得检查的医生差点尖叫,那洁连忙捂着她的嘴说:“看你胆子小的!”

    医生和她很熟,拿下她的手没有好气儿地说:“你在玩什么?知不知道外面的是谁啊?要是知道,十个你也不够院长杀的。”

    那洁苦涩一笑,“我要不装,现在就在病房里逼着口活了!”

    “这么严重?”女医生都是八卦的,一下子就凑了过来。

    那洁声音压低,“院长叫我拿下他,好给他添业绩,你说,我能怎么办?”

    这很快就上手肯定不行啊!女医生如是地想着,尔后看向那洁的目光变得有些服气了,“你就不怕他发现你是装的!”

    那洁下来,“你就说我是激动,才晕了过去,一会儿就醒了!”

    她自己爬到推来的移动病床上,躺好闭上眼睛,“推我出去吧!”

    瞧着她笔直地躺在那儿,女医生低低地笑着:“你就不怕他奸…尸哦!”

    那洁骂了她几句,眼也没有睁,任着她推出去。

    秦陆一直没有走,早就有人拿了柔软的沙发椅给上将先生坐好。

    这会子看到那洁出来,他连忙问:“怎么样?”

    女医生一本正经地说:“大概是太激动了!上将先生,是不是吻得时间太长了些?”

    根本就没有什么吻,完全是被他压在那儿无法呼吸的。

    秦陆的俊脸微红,但是立即地又板起脸,“她还有多久才会醒!”

    女医生数着自己手指,“大概…不知道!”

    她调皮地说:“也许王子的吻能唤醒沉睡中的睡美人吧!”

    秦陆皱了下眉头,然后就在对方的目光里明白了一切。

    可怜的那洁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早就被猪一般的队友给出卖了,还可怜巴巴地躺在那里装死中!

    秦陆这次没有亲自动手,指挥着小护士将人送到他的病房里,他的病床上…和他合躺一处。

    这过程中,那洁完全是个昏迷的病人,动也没有主动地动一下!

    秦陆侧着身子,瞧着面前的‘睡美人’,目光中闪过一抹不怀好意。

    竟然和他装?

    他的手上拿着一支笔,是方才签字的时候顺手放在手里的,这会子,他用手上的笔沿着她的颈子慢慢地滑下,滑过她动人的曲线…一点一点地移着。

    手法暖昧,动作下流,过程不堪入目!

    最后,那笔落进她的衣襟里,他低低地趴在她的耳边:“怎么办?看不到了!”

    他的气息滚烫,几乎烧着了她的脸蛋。

    此时,她应该醒了,再不醒,自己怎么被人吃了都不知道呢!

    但,他的气息太灼热,她竟然不敢。

    不敢看他此时的眼神,不敢看他眼底的*,因为那会让她想屈从,想这么和他在一起就算了。

    他们之间,从来就不是那种算了的关系,他们要好好的,一辈子在一起!

    她仍是闭着眼,但是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秦陆自然是看在眼里。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无声息地瞧着这张活色生香的小脸蛋——看她能忍到几时。

    大手猛然从她的衣襟里探去,去找那支不知去向的笔,最后是在她内衣里找到的…

    手指一翻过份的撩拨,她几乎是挺直了身子,唇也微微咬住。

    还不醒吗?

    他的心里像是释放了一个小恶魔,从来没有想过捉弄谁的人,今天似乎就是和她过不去。

    早上的气恼,现在好像都忘了,只是一心一意地要捉弄她,看着她为他脸红。

    明明是个可恶的女人,可是为什么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自动地将那个男人给忘了。

    他告诉自己,就一会儿,然后就叫她滚蛋!

    或者,干脆地得到她的身体,再叫她滚蛋!

    这两种想法让他天人交战,身子也更热了。

    几乎是立刻地,他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尔后迅速地将她压在身下,抚着她的脸蛋,低低地说:“再不醒,我就吻你了!”

    像是要印证那个童话是不是真的,他轻轻地触着她的唇。

    公主没有醒!

    于是邪恶的王子探出手去,开始剥她的衣扣,一颗两颗,直到第三颗的时候,她才‘醒’。

    像是很慌地捂着自己的衣服,她瞪着他。

    秦陆的唇角噙着一朵冷笑,“童话中好像没有这一幕吧!”

    什么和什么啊!那洁不解,一会儿,她想起了之前那个医生对秦陆说的话,心里又羞又气,混蛋,她被他耍了。

    他早就知道了!

    她想挣开,但是此时被他压在身上,美目瞪着他:“放开我!”

    “是你自己爬上来的!”他无赖地推到她身上:“你装昏过去,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做梦!”她想也不想地说着,她是不想伺候他‘那啥’好不好!

    她的小手也狠狠地捶了他的肩一下。

    秦陆却是一下子阴了脸!

    她说他做梦?

    那么那个男人呢!

    是不是那个男人就是真实的?

    所以,她今天才不愿意和他结吻了?

    气愤让他口不择言:“你们院长不是让你爬上我的床吗?怎么现在还装清高?”

    那洁呆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秦陆会用这种语言来形容她!

    过去,就算是他再不喜欢的女性,他也不曾这么恶毒地攻击过。

    她呆住了,眼里有着一抹水气。

    他却笑得更冰冷了些:“还是,你为谁守身,后悔了!”

    那洁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温度,她看着面前的这具皮相,深深地觉得这个灵魂真的不是她的秦陆了。

    她苍凉一笑,头低了下来,声音很低地说:“是啊!是在守身!”

    为着过去的秦陆!

    但是秦陆却以为是今天早上看到的男人,心里狂怒,这女人当他是什么了?

    免费的床伴吗?还是偷腥的对像?

    他用力地压住她,大手扣着她尖美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就算你后悔了,我也不允许你逃开!”

    他的大手用力一撕,她的衣服整个化为碎片,被扔到床下。

    他炽红着眼趴了下来,紧紧地覆在她的身子上,用力地压着她,几乎将她辗成碎末。

    他是狂怒的,带着怒气吻住她的唇舌,用力地吮。

    她的舌根很疼,几乎痛晕过去,她提醒着自己,这是今天的秦陆。

    是秦陆你就得接受,哪怕他变得不认识,他也曾经是你的秦陆。

    但是他好粗暴好粗暴,她几乎没有感觉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的牙根用力一咬,竟然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舌头……

    ------题外话------

    话说,这个东方活血啥的,是希希用过的,真的用火烤化了再贴上去…。那个疼啊!哈哈,不过,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