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更客 > 第四六章

第四六章

作者:冬瓜茶仙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要过去啊。”陆小鲁莫名其妙。

    “那边有神经病!”几个小孩推推搡搡:“不能过去了!神经病打人!”

    “前面有人住?”钟易蹲下\身问。

    “神经病住那里。”鼻涕娃点头:“大人不给去的。”

    三人对视了一下。

    “可是我们要走那条路呀。”王小明笑眯眯:“你们不跟我们一起?”

    “你们要去,我们就不去了。”鼻涕娃说:“别说我没有警告你们!后会有期!”

    三人都笑了起来,朝那群往回跑的小孩拱了拱手。

    “他们说的神经病,是指我们找对地方了吧?”陆小鲁说:“多半是行为异常才会这么被村人排挤吧。”

    “这倒不一定。”王小明说:“粗通阴阳的人有些行为在世人眼里确实有些不好解释,有时候身边环境也会形成两个极端。”

    “一般在乡下,要是会做人的,靠走阴问卜,积累些声望,也有能混到类似大仙的地位的。那样的人,平时照常下田干活,要是有了什么事,连袍子都不用穿,光着泥腿就能去用土办法给村人消灾,地位倒高些。再来就是些孤僻的,走歪门邪道的,村里人不懂规矩,但好恶都能看出来,要是行为乖张,被疏远当怪人也正常。”

    “那些孩子说神经病,也有可能是大人的修饰。”钟易说:“这是让自己孩子不靠近他的借口。虽然看起来受人排挤,但真有什么事,村人还是会带上鸡鸭酒肉,去找那个疯子的。”

    “我奶奶也说过那样的事。”陆小鲁想了想:“刚上大学那会儿我堂姐结婚,回老家喝喜酒,席上有个——唔,智力不高的孩子,十二三岁,比我还高壮,一身脏地趴在桌上用手捏黄豆吃。”

    “他奶奶跟在边上,瘦瘦小小,看见了就骂他。但一错眼他又趴上去了。”陆小鲁说:“后来我问那是那家亲戚的孩子,我奶奶一说到就叹气,要掉眼泪。”

    “她说那是同村一个舅公的孙子,当年儿子媳妇出去打工,生了个大胖小子送回来给老人带。说那孩子小时候聪明,谁见了都喜欢,结果后来变成那个样子。”

    “原来不是天生的?”王小明问。

    “不是。说起来,好像还是他亲爷爷弄的。”陆小鲁说:“那时候我奶奶也不许我接近那个舅公来着。吃席也没请他。村里的人都说他会做些鬼怪,放些不好的东西出来。一开始放到邻居的鸡鸭上,鸡鸭要么病要么死。后来邻居急了,那个时候全村都不跟他说话了,他没办法,就放到自家的畜生身上。我奶奶说得很含糊,说不清那是什么,但听起来像是排毒,要是他不放,自己就倒霉什么的——后来自己的畜生也被祸害了,他就放到了自己的亲孙子身上,就成那样了。”

    “那时候我觉得玄,一点都没信。”陆小鲁回忆道:“现在想起来,我那个舅公在村子里八成也是人人避讳的,提都不愿意提。”

    “这就是了。”王小明说:“不过到底要放什么东西?养小鬼也不是这样的,不是喂食,而是祸害别人求生?”

    “我听说有些养蛊就是这样。”钟易说:“那要看你舅公到底在屋里做了什么。要是养了什么邪门的东西,要用精气血气纂养,被人疏远也是正常。他的孙子倒不一定是被爷爷咒了,一村子的人,没理由只挑自己孙子下手。那孩子多半是撞到了什么,被吓走了一魂,那人又不懂,时间久了自然就收不回来了。”

    说话间,三人看到一片竹林,透过稀疏的竹子,能看到一个二层棚子搭在林里,后面就是个水塘。

    棚子虽然不大,但却密不透风,看起来也不像是流浪汉或者神经病蜗居的地方。

    “倒会挑地方。”钟易看了看竹林走势:“没有摆阵。”

    但凡走正道的世外高人,都不会在屋子外面藏暗器,而是依靠自然山石地势,在房子外面摆阵隔绝访客,或作警戒。而阴险狡诈的人,则多数会在房子里做手脚。

    这个地方已经没有淤泥了,地上厚厚的落叶堆积,踩一脚沙沙响。

    白大人跳到地上,身子一扭就轻快上前。

    王小明和陆小鲁看见,也急忙想跟上,钟易哼了一声。

    王小明说它:“做什么又阴阳怪气的……”

    话还没说完,陆小鲁就“喝”了一声。

    之间悠闲钻进树林的白大人猛地一蹦,再落到地上的时候,爪子下就牢牢摁住了一个东西。

    “猫还会抓蛇?”陆小鲁惊奇地说。

    一条手指粗细的小绿蛇被白大人拿住了,尾巴还在轻轻转动。

    还不等他们上前细看,白大人就喵了一声,抬爪就狠狠一拍。

    小绿蛇似乎相当脆弱,被白大人一拍,就立刻不动弹了。

    钟易这才上前,抽出一张黄纸从白大人爪下拉出那条小蛇。

    王小明咦了一声,

    白大人把小蛇的脑袋都拍歪了,可是这条翠绿的小蛇肚子却已经开始发烂了。

    “是死的。”钟易拿出小刀一划,一滴血都没有淌出来。

    “刚才明明还在动。”陆小鲁说。

    钟易扔了小蛇,白大人依旧率先朝那棚子走去,尾巴翘得很高,活像一根威风凛凛的旗帜。

    三人跟着左摇右摆的旗帜来到棚子前,还没敲门,门就开了。

    一阵酸臭的气息直冲出来,陆小鲁很没礼貌地打了个喷嚏。

    一个老头拿着个水瓢出门,看见他们就愣住了。

    “%$?”老头说了句话。

    王小明= =

    陆小鲁= =

    钟易看了看表。

    老头警惕地看着他们。

    “找错地方了。”钟易突然说着,把王小明和陆小鲁往后一拉:“打扰了。”

    老头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走下楼梯,也转身退回棚子里。

    钟易仿佛背后生了眼睛,老头刚一转身,他就飞快地转了回去,探手就朝那老头抓去。

    一声嘶哑的尖叫声响起,一个毛乎乎的东西从门里闯出,直扑钟易喉咙而去!

    几乎是同时,那老头扬手一泼,水瓢里的东西就要兜头朝钟易扑去。

    白大人反应奇快,老头刚一抬手,它就只跳过去,把老头的手撞歪了一边。

    钟易后退半步,左腿半弓,双手一拉,那十根尖尖的指甲堪堪被卡在了他双手之间的墨线上,离他的脸不到一个拳头远。

    陆小鲁和王小明也反应过来,立刻两步跳上台阶。

    那老头看起来个子不大,力气却不小,陆小鲁伸手一抓竟没抓住。

    王小明早就抽出折棍,劈头就朝那毛乎乎的老妪打去。

    那老头眼见难以强取三个大小伙子,立刻转身就要退回棚子里,却被陆小鲁一脚踹开门,竹片搭成的棚子顿时震了几震。

    老头似乎被房子的晃荡震了一下,眼看陆小鲁来势汹汹,竟然头一低就朝陆小鲁撞去。

    本来陆小鲁以为这个老头和黑山老妖一样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没想到对方一没念咒二没变身,

    正面看向那老头老态龙钟的脸,陆小鲁不由得下意识顿了顿。

    只迟疑了那么一下,陆小鲁就被撞歪了开来。

    就这么一撞一退,就被那老头跑了进去。

    钟易双手上下翻飞,那根墨线仿佛有了生命似的缠绕起来,一眨眼就把那双枯爪缠到了一起。

    那老妪脸上还有烧灼的痕迹,眼见自己双手被缚,竟歪头张嘴就要朝一边的王小明的脖子咬去,动作已经粗野得没了人样。

    白大人扑上去,爪子勾着那神婆蓬乱的发丝一拉,神婆的脑袋被拽得往后一仰,钟易立刻抬脚一踢,正中她肚子,把她踢进了棚子里,带着门框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声。

    这时先跑进棚子里的老头又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只死公鸡。

    “陆小鲁回来!”钟易立刻厉声喝道,同时拉开王小明。

    那只死公鸡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像是断气了很久,但只见那老头双手在公鸡身上一阵拍动,嘴里咕咕呜呜了几声,那公鸡的脑袋竟直立了起来,抽动了两下,就要张嘴,一条青翠的绿色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公鸡嘴里疾射而出。

    白大人首当其冲跳上前去,在半空中轻盈一扭,又把一条绿色小蛇拍到爪下。

    那老头见不奏效,伸手解了腰间布巾一抖,墨蓝色的长条粗布宛如灵蛇般直扑钟易,顷刻间竟把钟易给紧紧包卷了起来,活像个不透气的木乃伊。

    老头见奏效了,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脚边的公鸡突然扑了两下翅膀,嘴里又噗噗地吐出几条小绿蛇。

    蓝腰带里还能看到钟易的动作在挣扎,但越挣越紧。

    离得进了,王小明和陆小鲁都看到那条腰带上用青色的颜料画着鳞片,远看看不出,近看就有幽幽反光,乍一看仿佛一条长满蓝色巨麟的大蟒死死缠住了陆小鲁。

    那神婆看见钟易被反制,挣扎着爬了起来,朝他们龇牙一笑,笑得阴气森森。

    “卧槽!”陆小鲁和那老头对峙:“怎么办!”

    王小明:“钟易!”

    “那玩意会自己动!”陆小鲁崩溃地叫起来:“那条布是活的?”

    “别胡说八道!”王小明语无伦次:“要坚持马克思……不是,子不语怪力乱神……”

    两人说话间,那老头怪叫一声,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了个什么,捏着就朝陆小鲁撞了过去。

    “呃——”王小明手忙脚乱地格挡开神婆的抓挠,一边胡乱回忆钟易到底逼他背下了什么。

    左手掐决。

    王小明手一空,神婆立刻抽空一抓,脖子见了血。

    右手执尺。

    白大人狠厉一抓,神婆转身就去掐。

    王小明把舌尖放在齿间,默念钟易让他翻来覆去背了近十遍的上清天篷伏魔咒。

    各方神君各司其职……

    各司其职各司其职……

    王小明慌得来不及细想,反手执尺:“呃——神光赫奕,震动天地——呃——”

    陆小鲁只顾专心和老头对峙,并没发现王小明的动作,但他眼前的老头显然是发觉了,厉叫一声朝王小明那里洒出一把陈米。

    王小明大喝一声:“天猷灭类,急急如律令!”

    那把陈米还未洒到王小明身上,就纷纷落了下来,被笼罩在一片突如其来的红光中。

    陆小鲁看不见身穿红甲的武将附在王小明身后,只见王小明突然原地顿了一下,然后突然感觉不一样了。

    虽然王小明看起来还是王小明,但却和他认识了几年的王小明不一样,眉目凛然,从脚跟到脊背都异常挺拔,仿佛一根紧绷的弦。

    他甚至没怎么看清王小明是如何一跃而起的,就发现那个老妪已经被王小明紧紧钳住了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酒席那个孩子是真事。当时他奶奶和我一桌……

    虽然才十来岁,但已经挺高大胖了,什么都不明白,脸和手都很脏。

    我是因为他比较奇异的举止才注意到他的,有长辈说因为这个孩子,孩子爸妈和爷爷翻脸了,好几年都没回去,孩子也不要了,一直留在老家,不知道那对夫妻是不是在外地又生了孩子。

    当年他奶奶已经年纪挺大了,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样。

    附:天猷灭类大将,姓永名远。能收虚空飞走百禽鸟兽之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三更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冬瓜茶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瓜茶仙人并收藏三更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