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更客 > 第六五章

第六五章

作者:冬瓜茶仙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彪看了一眼后视镜,车后一老一少睡得挺香,窗外满天星斗。

    他稳稳地把着方向盘,轻巧地把车拐进了蓝海公园后门。

    公园后门连着一座小山,平时就萧条得没人会经过,更不提现在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

    何飚熄了火,慢慢从座位下摸出一把刀来。

    这老头虽然一副乡巴佬的样子,但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何飚就已经注意到了,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小鬼头,身上穿的都是名牌——他妈的,那个牌子的鞋快一千块钱一双,他自己想买都牙疼,这小子从帽子到鞋都穿了一身。

    还有那小胳膊上的,电子表,一看就值钱。

    个有钱的老王八蛋。

    何飚悄无声息地越过车座,一把扯住了老头的衣领。

    “唔?”老头迷糊地睁开眼睛:“师傅,爱国宾馆到了?”

    “少废话,把钱都掏出来!”何飚粗声说。

    何飚长得五大三粗,两条胳膊都纹了青龙,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他本来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X市跑火车站这条线的人都知道,何飚的黑车上不得,不过何飚是个狠人,哪个外地人倒霉上了他的车,知情的人也都不敢吱声。

    谁敢惹他呢,据说何飚和X市地头蛇拜过靶子,早年好像还杀过人。

    老头好像还没睡醒,领子还被拽着呢,居然朝窗外看:“师傅,你开错地方了吧。”

    “这里……可不好啊……”老头嘟囔了一句。

    何飚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但这种不在状况的‘人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把雪亮反光的刀尖又往前递了递,抵住老头脖子:“把钱都交出来!”

    老头咳了一声:“师傅,外面有人看着呢。”

    何飚一愣。

    这老头胡说八道什么?蓝海公园他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除了他何飚会光顾,平时连条野狗都不会出现。

    就连四年前,他在这里……的时候,整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也屁事没有,这么多年了,谁也没发现。

    “老皮撬,你给我老实点……”何飚拉下脸,正要给这老头一条红的尝尝厉害,车外却突然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咔咔。

    咔咔咔咔。

    何彪动作一僵。

    依偎在老头身边的小男孩动了动,把脑袋埋进老头怀里,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梦话。

    “真是造孽……”老头摇摇头,轻轻点了点何彪肩膀:“年纪轻轻的,怕冷呢。见了光当然要过来。你把车停在这里,再过一会就开不走啦。”

    何彪脸上的横肉抽了抽,本来想一拳把这老皮撬揍老实的,可不知怎么的,他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

    “老王老王!”一个矮胖子看到了出租车里的老头,从宾馆大厅里迎出来:“真是的,火车怎么晚点这么久?我还担心你找不到地方……”

    老头开了车门,回身抱起小孙子,正要拉出行李,司机位上的人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老大人……不,老神仙……”何彪声音抖得像中风。

    “咦?”矮胖子朝车前一瞧,正好和趴在车前盖上的年轻人看了个对眼。

    年轻人扭了扭鲜血淋漓的脖子,龇牙朝矮胖子一笑。

    矮胖子吸了口烟,伸手掸了掸烟灰,烟灰一落到年轻人的身上,年轻人就立刻不动了。

    老头反手拍拍何彪:“直开,派出所正气足,他跟不进去。把事情好好交待一下就没事了。”

    小男孩动了动,老头连忙抽手托住。

    “那……”何彪还想说话,老头严肃地摇了摇头:“只有派出所。你不去,这辈子就只能别下车了。不然一开车门就完了。”

    何彪抖索着唇回头看,只能看到那年轻人的后脑勺隔在前玻璃上。

    而他身下的驾驶座已经湿了大半。

    矮胖子替老头提着行李,看着慢慢开走的出租车摇摇头。

    “老王,一来就被盯上了?”他打趣道。

    王大壮无奈:“孩子娇气得很,我说出门戴个手表太打眼,嗷嗷哭了一路非得戴胳膊上,说跟帽子配套。”

    “又是小宝来了?”矮胖子笑呵呵地摁了电梯:“还是不肯带小明来?你也真是,这么多年了我们愣是没见过老大长什么样。”

    “还能什么样?和弟弟一个样呗。”王大壮说:“大宝像我,小宝像他爹。”

    电梯在16层停了,门一开,就蹬蹬蹿进一个七八岁的小子,跑得脸都红了,猛地看到电梯里有人,又立刻站住了。

    “叶子,跑什么?你大伯呢?”矮胖子迈出电梯。

    叶寻眨巴眼睛:“我下楼去看。钟易说楼下有个死鬼趴在车上。”

    矮胖子说:“啊?你们爬阳台上了?十六楼你你们这群猴!你大伯没揍你们?”

    “我没爬,钟易做了个望远镜。”叶寻看到王大壮,也不急着下楼了,瞅着王大壮怀里的孩子:“这是王小明吗?”

    王大壮乐了:“小叶子,你认识王小明啊?”

    “我认识,王小明是你孙子。”叶寻说:“我爸说你老不带他出门,他肯定很怕生。”

    王大壮笑眯眯:“这个也是我孙子,不过不叫王小明,他叫——”

    “叶寻!”一个脆亮的声音在走廊响起,叶寻一看,就立刻捂住口袋。

    “我的望远镜呢?”钟易拽巴巴地走过来质问他。

    “我下去看看再给你。”叶寻退了一步,转身跑了。

    钟易板着脸正要追,这才看到矮胖子和王大壮,顿了一下,喊了声伍伯王爷爷权当打招呼,然后又追着叶寻跑了,矮胖子和王大壮连插话的时间都没有。

    “今年怎么都带了孩子?”王大壮接过矮胖子递来的房间钥匙。

    叶寻他见过一次,钟易却是第一次见——往年除了他,也没人带孩子来开会。

    “年年神仙研讨会都开在八月,今年不是改五一吗,学校都放假,李会长和几个副会长开会讨论决定顺便多包一辆小巴上山,开完会顺便搞个烧烤活动,有孩子热闹。”矮胖子笑眯眯地说:“小明呢?”

    “去他弟弟的画画班了。”王大壮拍拍手里的孩子:“走的时候还在闹呢,老师告状,大宝把石膏都涂成花花绿绿的,他爹要去赔钱。”

    “小宝画画也是很好的。”矮胖子看了看王大壮怀里的孩子,虽然不明显,但语气里还是有一丝掩不住的可惜。

    王大壮是个很牛的天师,天赋之高和经验之广在这一辈术士里也难找出几个能和他比肩的,他的大孙子完全继承了他的天赋,可惜小孙子却没接着。

    孩子当然很聪明,听说画画拉琴比赛年年得奖,不过在他们这些和鬼怪妖神打交道的人来说,连阴阳眼都没有,实在可惜了的。

    王大壮却不这么想。

    一路火车,他怀里的孩子早就睡得沉了,连刚才被打劫了都没醒,刚被爷爷放到床上却醒了。

    “……哥哥呢?”小男孩半睁着眼睛伸手找哥哥。

    “哥哥在家里呢。”王大壮摸摸他:“今晚小宝和爷爷睡。明天早上带你去爬山。”

    大概是一路睡过来,早就睡饱了的缘故,小宝第二天早早就醒了,王大壮起不来,叫他自己下饭店三楼吃早餐。

    小宝站在电梯前刚要摁,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喂,王小明!”

    小宝转头,叶寻和钟易朝他走来。

    两个孩子都比他大,小宝有点警惕。

    “我不是王小明。”小宝说。

    “那你是谁?”钟易仰着下巴说:“不是说王大壮的孙子是王小明么?”

    “小明是哥哥。”小宝盯着钟易的裤子看——上面都是大口袋,鼓鼓囊囊。

    叶寻笑了笑:“原来是个小的。你哥哥呢?”

    “在家里。”小宝有点不高兴了,他不喜欢这两个大孩子咄咄逼人的口吻。

    “叫你哥哥来啊。”钟易蛮横地赌在小宝和电梯之间:“打电话叫他来。”

    叶寻也说:“你哥哥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不来?”

    小宝有点茫然。

    大宝很厉害?可是大宝比他大两岁还尿床呢……

    “是不敢来吧。”钟易说:“吹牛大王做贼心虚。”

    叶寻说:“你说成语他听不懂的。”

    “谁吹牛?”这个小宝是能听明白的。

    钟易哼了一声。

    “王小明说他天生就能看到死气和丧气,不用捏符也能摸到鬼,不是吹牛是什么?”

    叶寻说:“不是王小明说的,是你爷爷说的,他说王小明不用学,化符也比我们强,要我们……”

    “少啰嗦!”钟易恼羞成怒:“既然他是你哥哥,那你肯定也会吧?”

    会什么?小宝又茫然了。

    “拿出来。”钟易对叶寻说。

    叶寻说:“啊?被发现了要挨揍的。”

    “拿出来!”钟易不耐烦。

    叶寻翻了个白眼:“被大人发现了都是你干的,不关我的事。”

    说是这么说,叶寻还是兴匆匆地跑到楼道翻了两个鞋盒出来——好一阵拨拉,看来藏了挺久。

    “送你礼物。”叶寻换了副嘴脸,笑眯眯地对小宝说:“这是我们的宝贝呀,给你一个,你自己选。”

    小宝瞅叶寻。

    和穿得跟装修工人似的钟易不同,叶寻穿了一身很少见的小唐装,还是缎面的,扎了个小马尾,看起来体面得很。

    小宝喜欢漂亮体面的东西。

    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颜色比较鲜艳的鞋盒。

    叶寻和钟易互看一眼,把鞋盒塞给他:“不能反悔啦。”

    钟易说:“果然是吹牛。”

    鞋盒还挺沉,小宝吃力地腾出一只手掀开盒盖——正对上一双僵硬圆睁的眼睛!

    ——————————————————————————————————————————

    钟铁牛尴尬地摁着钟易的脑袋给王大壮道歉。

    王大壮抱着小孙子不住安慰,小宝几乎快哭抽过去了。

    钟易被摁着脑袋抬不起头,还振振有辞:“如果他能看见死气,就知道哪个盒子里有死猫了!”

    钟铁牛气得不打一处来:“老鼠哪来的?!你们敢杀生?!”

    “看到的时候就死了!我说死了叶寻说没死!说捡回来喂药还能活!”钟易说。

    那老鼠被捡到的时候都硬了,当然没活过来,反而被他们又贴符又灌药的弄得尸体看起来更惨不忍睹了,小宝这样的孩子一看就吓得快晕了,后来哭叫得整栋楼都抖了三抖。

    叶寻早就被摁着道歉后提回房间教训了——叶家很注重素质,从不在公共场合打孩子。

    “那你们去吓唬小花做什么?!”钟铁牛胡子一翘一翘。

    “小花?”钟易惊悚了:“他是个女的?”

    小宝哭得更大声了。

    “小花是弟弟。”王大壮说:“好了好了,小孩子么……”

    “你说他能看到死气,那东西根本不存在,我做了照妖镜也看不见!”钟易和钟铁牛顶嘴。

    “能看到的是小明!”钟铁牛说:“我告诉你小明天赋异禀,是激励你,让你以大欺小了吗?告诉你!要是让王小明知道你欺负他弟弟,他不用符纸也能揍你!”

    钟易问王大壮:“真的?”

    王大壮:“……”

    钟铁牛:“废话!人家比你强多了!”

    钟易又问王大壮:“你们住在哪里?”

    王大壮颠了颠王小花:“你想跟我回家找小明玩吗?你爷爷同意就跟我走呗。”

    钟易说:“他是不是真的那么牛?”

    王大壮:“……”

    “你想干什么?!”钟铁牛问他。

    钟易抬头:“昨天那个搬山术今天再给我讲一遍。”

    钟铁牛瞪他。

    钟易朝还在抽泣的王小花龇牙一笑:“回去告诉你哥哥,等我更牛了,就去揍他。”

    作者有话要说:小花在三更客里没有戏份,我又觉得有点寂寞,所以写了这个。

    钟易不是天生冷酷炫的,在活泼而鸡摸的童年,他也曾经勉为其难和叶寻相爱相杀过。

    至于后来为了法器、车票(?)和白大人……等等反目成仇,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三更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冬瓜茶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瓜茶仙人并收藏三更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