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爱神婆 > 58第 57 章

58第 57 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张明赫抬脚要走的时候,慕晓雅却突然开口:“张前辈,这次C城的术法大赛,不知道付家有没有派人来参加?”

    胡小滨神经一紧。小雅她为什么要问起付家?

    张明赫开口回答慕晓雅:“有的。总共来了三个,都是付家年轻一辈里的高手,领头的是付家的付怀云。”

    慕晓雅一听,脸上微微露出些喜悦的神色:“付怀云来了……我听说他很厉害的,在付家都是拔尖的……”

    胡小滨看到慕晓雅脸露喜色,顿时大受打击,踉跄着后退一步。

    为什么小雅听到付怀云的名字会这么高兴……还夸这个付怀云厉害……难道……难道小雅她……她对这个付怀云很有好感……

    就在胡小滨内心翻腾的时候,慕晓雅又向着张明赫柔声问道:“张前辈,付怀云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C城了?”眼神中还颇有期待之意。

    胡小滨很受刺激。

    小雅问这个干什么?还这么一脸期待的样子,难道……难道小雅很想跟这个付怀云见面……

    张明赫点点头:“付家的人几天前就已经到了。”

    慕晓雅听了,脸上露出了喜悦的微笑。

    胡小滨顿时有了心口中箭的感觉,忍不住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慕晓雅继续问:“那张前辈你知不知道付家的人现在住在哪里?”

    张明赫立刻报上C市著名的五星级大酒店的名字。

    “多谢了。”慕晓雅微笑着向张明赫表示感谢。

    胡小滨被彻底的打击到了。

    看来小雅还真是打算要去见这个付怀云……

    慕晓雅微笑着目送张明赫离开,微笑着把歪倒在沙发上的玩具熊扶正。

    真是太好了,付家现在居然有人在C城。而且那个据说很有天赋很厉害很本事的付怀云也在。

    慕晓雅喜不自胜。

    这下子凝魂符就不是问题了。

    自己先试着画一下凝魂符,如果不出意外又没奇迹发生,果然是画不出来的话,自己就去拜访一下付家人,跟他们套套交情,找个手受伤了画不了符这样的借口跟他们要一张来好了。付家的人虽然一向傲慢,但是慕家的面子却一向都是给的。

    而且有那个据说很厉害的付怀云在,就算是他们手里没有现成的凝魂符,现画一张出来估计也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凝魂符,自己就不会辜负鬼大叔的期待和信任了,就能帮他实现他对女儿许下的诺言了。

    慕晓雅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扫而空,浑身轻松,满心愉悦。

    她对着玩具熊灿烂的一笑,一脸轻松的哼着欢快的小调,脚步轻盈的跑上楼去了。

    不明真相的胡小滨看着慕晓雅一脸笑容,高高兴兴的跑上楼,顿时误会了,哀怨了。

    他立刻给胡小坛打了一个电话。

    胡小坛一接起电话,就兴高采烈的开口了:“小滨,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给你接了个活,给一家生产运动服的厂家拍广告牌,报酬很不错的……”

    “小坛……”胡小滨有气无力的打断胡小坛的话,“刚才张明赫来过了。”

    “张明赫……”胡小坛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那个穿着牧师服上门骗钱,被识破之后又指点我们去找慕家人的那个神棍来过了?”

    “就是他。”

    胡小坛顿时紧张起来:“难道他在小雅面前揭穿你了?”

    “这倒没有……”

    “没有就好。”胡小坛松一口气。

    胡小滨无精打采的把刚才张明赫觉得付怀云跟慕晓雅比较般配的事跟胡小坛说了。

    “我说怎么你的声音听起来无精打采的呢……小滨,这只不过是张明赫个人的错误想法,你完全用不着放在心上吧。”胡小坛在电话那头摇头感叹,“啧啧,小滨,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没自信呢……”

    胡小滨立刻反唇相讥:“小坛,不知道当初那个只要范飘多看别的男人一眼,就要挠墙一小时泄愤的人是谁……”

    “哈哈……”胡小坛干笑两声,向胡小滨贡献自己的心得体会,“小滨,要不你也去挠墙试试……你就当那墙是那个什么付怀云就行了,挠起来会有一种很痛快很爽快的感觉……”

    胡小滨立刻断然拒绝:“我才没你那么无聊。”

    “小滨,你要放开胸怀……”胡小坛继续开解他,“你不能因为人家的几句话就闷闷不乐……”

    胡小滨打断他:“小滨,后来张明赫走的时候,小雅特地叫住了他,问他付家有没有派人来参加这次的术法大赛。听说来的人里有付怀云之后,小雅就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她还夸奖付怀云,说他很厉害,好像对他很有好感的样子……”

    “还有……”胡小滨的声音闷闷的,“小雅她还跟张明赫打听付怀云的住处,好像是有跟付怀云见面的打算。”

    胡小坛顿了一下,沉痛的开口:“小滨,我感觉你好像是有情敌了。”

    深有同感的胡小滨深深的吸一口气:“小坛,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很难办啊……”胡小坛忧心忡忡,“小滨,你的这个情敌貌似很强大啊。那个张明赫说得还真没错,付怀云是跟慕家一样厉害的付家的人,估计能力也和小雅不相上下。这么一来,他和小雅就会很有共同语言,并且可以互帮互助……人家可以一起降妖除魔,你却只有被厉鬼纠缠等人救命的份……”

    胡小坛长叹一声:“小滨,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付怀云很有优势啊……”

    胡小滨也叹气:“小坛,我是叫你帮我想办法,不是叫你来打击我。”

    “小滨,你先别丧气。虽然你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但是还是有自己的优点的。你长相帅,身材棒……”

    胡小滨更加闷闷不乐了:“难道我就只有这么点儿浮浅的优点?”

    “当然不止了……你除了长相帅,身材棒之外,还温柔体贴,忠贞不二,诚实可靠有担当,外加做得一手好菜,绝对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绝世好男人的代表……小滨,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小雅跟你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肯定能体会到你的这些优点的……”

    “可是你的这些优点都是需要慢慢体会的……夜长梦多啊……小滨,我强烈建议你先下手为强,你要快快下手,尽快把生米煮成熟饭。色.诱这件事你还是要抓紧一点,最好能在小雅跟付怀云见面之前成功得手……”

    胡小坛顿了顿,声音变得贼溜溜的:“小滨,你等下要不要试试把小雅灌醉了……”

    “……”胡小滨以手覆额,“小坛,我后悔打电话给你了……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靠谱的建议吗?”

    胡小坛立刻表示不满:“小滨,我这个建议很靠谱的好不好。想当年我就是……”

    胡小滨突然听到胡小坛一声惨叫,跟着就是范飘的声音:“胡小坛你个王八蛋,你给小滨出的什么烂主意,你当小滨跟你一样无耻下流不要脸没下限吗?灌醉……你去死吧……”

    然后就是霹雳啪啦的一阵杂志拍脑门的声音,外加胡小坛的求饶声:“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胡小滨拿着电话,默默的为惨遭殴打的胡小坛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范飘狠狠的把胡小坛收拾了一顿之后,从胡小坛手里抢过电话:“小滨,刚才我在旁边都听见了。我觉得你没什么好担心的,在我见过的男人里面,你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好丈夫人选……”

    胡小坛扑过来:“老婆,我才是数一的那个,小滨最多只能排第二……”

    “你少给我来捣乱……”范飘一巴掌拍在胡小坛的额头上,把他拍翻在沙发上,“小滨,你绝对不能听信胡小坛的鬼话。只要你真心体贴的对人家,好好表现,她一定能体会到你的好。我就不信她能对小滨你这样的好男人不动心,总之,我是很看好你的……”

    在范飘的一番鼓励之下,胡小滨总算是拾回了一点信心。

    范飘鼓励完胡小滨之后,干咳一声,又加了一句:“小滨啊,先下手为强这句话小坛倒是真没说错。正好这几天天好像有点变热了,你在家里就不要穿太多了。对了,小滨你身体这么好,应该就更加不怕冷了,其实你不穿上衣也是可以的吧。要是实在觉得冷你就把空调温度打高点好了,或者加个紧身小背心也是可以的……要是慕晓雅她想摸你推倒你,你就顺从一点……来来来,你现在就把外衣衬衫什么的都脱了吧……”

    “……”胡小滨只能默默的看着天花板。大嫂,你跟小坛果然是夫妻啊!

    “大嫂,我会在小雅面前好好表现的……”胡小滨有了决定,“但是色.诱什么的我想还是算了……我已经欺骗她在先了,我不想再耍手段了。”

    范飘顿一顿:“那万一,我只是说万一啊……万一慕晓雅真的喜欢上那个付什么什么了怎么办?”

    胡小滨沉默了一下:“如果小雅真喜欢上那个付怀云,觉得跟他在一起会比较开心的话……我……”

    胡小滨按着胸口,无比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我就退出……”

    范飘在电话那头微笑起来:“小滨,那你就好好的表现,我看好你。我就不信你会输给那个付怀云。”我就不信有哪个姑娘会傻到放开一个对她这么情深的好男人。

    胡小滨放下电话,只觉得自己心口上好像闷了一口气,压得他心口发疼,心烦气燥。

    胡小滨走进厨房,把冰箱里的水果拿出来放在台子上,从刀架上抽出一把磨得雪亮的刀。

    手起刀落。红艳艳的苹果一分两半。

    再一扬手,又一分四瓣。

    胡小滨拿着刀砍砍砍,苹果变成了苹果丁。

    再换上小西瓜一个,砍砍砍……

    砍完西瓜换芒果,砍完芒果换蜜瓜,砍完蜜瓜换草莓……

    苹果是付怀云,西瓜是付怀云,芒果是付怀云,统统都是付怀云……

    统统都砍完之后,胡小滨呼出一口气,点点头。

    嗯,确实感觉心情愉快了点。

    胡小滨把砍成丁的水果全放进大玻璃碗里,加上酸奶拌匀。

    连饭后甜点都有了,一举两得,多实在啊。

    挠墙干什么,小坛真是太幼稚了!

    胡小滨再一次打开冰箱,取出材料准备晚饭。

    慕晓雅可不知道胡小滨千回百折的心路历程,她舒舒服服的洗了澡,换好衣服,拿毛巾擦着头发,慢慢从楼上走下来。

    胡小滨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慕晓雅的脚步声,把头探出厨房:“小雅,你先看会儿电视,晚饭马上就好了。”

    慕晓雅应了一声,人却往厨房走过去产。站在厨房门口,一边擦头发,一边看胡小滨在厨房里做饭。

    胡小滨一刀把一个菠萝切成两半,取出菠萝肉,把菠萝壳放到一边备用。

    慕晓雅星星眼。好帅!拿刀的样子好帅!

    胡小滨唰唰几刀把胡萝卜、火腿、洋葱、青椒切成小丁。

    慕晓雅在心里尖叫。啊!切菜的样子也好帅!

    胡小滨打开煤气,锅里放一点油,先放洋葱。炒出香味之后,把切好的蔬菜丁都放下去翻炒。

    慕晓雅咬住了毛巾角。啊!拿锅铲的样子也好帅好帅!

    胡小滨把和鸡蛋液搅拌均匀的米饭放进锅里,用锅铲打散翻炒。出锅前,再把菠萝丁放进去翻炒几下,然后调味。只几分钟功夫,香喷喷的菠萝炒饭就大功告成。

    胡小滨神情专注的在那里炒饭,慕晓雅大发花痴的站在那里偷看。

    认真做饭的男人最帅了,帅到掉渣,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慕晓雅盯着胡小滨,色.迷迷的笑起来。

    嘿嘿嘿,好想扑倒,好想扑倒啊……

    啊……他回头了……

    慕晓雅立刻把脸上色.迷迷的笑容一收,换上温柔淑雅的浅笑。

    胡小滨把炒好的菠萝炒饭装进菠萝壳里,放在盘子上,再配上玉米浓汤一起端出来。

    慕晓雅吃一口饭。好吃!

    慕晓雅看一眼胡小滨。好看!

    “小滨,你做的饭真好吃……”人也好看。

    慕晓雅咬着勺子叹息:“要是天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胡小滨一听,立刻精神一振:“只要你喜欢,我就天天做饭给你吃。”会降妖除魔有啥了不起的!付怀云他会做饭吗?小雅会天天都想吃他做的饭吗?

    慕晓雅幸福的咬着勺子。如果真能这样,人生就真是太美好了!

    吃完饭,慕晓雅向胡小滨宣布:“我现在要去画符了。小滨,为了防止我在画符的时候睡着了,你要在旁边监督我。”

    胡小滨点头。

    慕晓雅和胡小滨捧着两杯浓茶上楼。

    慕晓雅去漱口洗手。

    胡小滨拿着雪白的抹布把书房的桌子椅子书架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还找了根檀香点起来。

    慕晓雅看胡小滨搞得这么郑重其事,赶紧又去换上一身白色长袍来配合一下气氛。

    一身白袍的慕晓雅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前,配上书房里飘荡着的隐隐的檀香气味和一屋子的古董家俱,很有些庄严肃穆的味道。

    慕晓雅左手按着一张空白的符纸,右手拿着蘸着朱砂的毛笔,很庆幸自己把这些练习画符的东西带在身边了。

    慕晓雅深吸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鼓劲。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慕晓雅了,我现在是能见鬼的慕晓雅了,我已经进步了……对了,我还是胎记会泛金光的慕晓雅,所以我能把凝魂符画出来的。

    慕晓雅再吸一口气,挥笔,没几分钟,一张凝魂符就画好了。

    慕晓雅呼一口气,把笔放下。

    胡小滨凑过来看:“小雅,你这么快就画好了!”语气中满是赞叹之意。

    慕晓雅默默的捧起茶杯。怎么说我也是从学会拿笔就开始学画符的,只是画个形当然是不难的了。但是……这符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胡小滨把慕晓雅画好的符拿过来左看右看:“小雅,这张符就能用了是不是?”

    慕晓雅顶着天花板看:“我……我不知道……”正常情况下,这张符应该是没用的。

    “不知道啊……”胡小滨看看手里的符,向慕晓雅提议,“不如你再多画几张,到时候一张一张烧给鬼大叔,总会有能用的……”

    慕晓雅默默低头。我只怕到时候烧啊烧,全烧完了也没一张能用的。

    慕晓雅轻咳一声:“那个……小滨,我其实不太有把握……我想吧,我还是明天去拜访一下付家的人,跟付怀云要一张凝魂符来好了。”

    胡小滨一听到付怀云三个字,立刻表示反对:“小雅,你别这么快就放弃了,我相信你一定能画出能用的凝魂符的。不如你再多画几张,也许你画着画着就有感觉了,就知道画出来的符能用不能用了。要是实在不行,你再去跟付家人见面也来得及。”小雅,你一定能行的,就不用跟付怀云见面了。

    慕晓雅点头。反正也已经很久没练习画符了,借这个机会好好练一下也好。也许真的会发生奇迹也不一定。

    于是慕晓雅一口气灌下一杯浓茶,埋头开画。

    慕晓雅越画越精神,胡小滨却开始犯困。

    胡小滨拿出准备好的牙签,在手臂上用力戳戳戳。

    过一会儿,眼皮又开始打架,再拿牙签戳戳戳。

    慕晓雅放下笔:“小滨,我今天都不困,不用你监督了,你快去睡吧。”

    胡小滨很坚决的摇头:“我陪你……”

    “可我还要画很久……”慕晓雅看看书桌上整整齐齐放着的一叠空白符纸,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还需要一两个小时才行。”

    胡小滨跟着看向那叠符纸,粗粗估计一下,大概有一百多张的样子。

    “小雅,你要把这些全画完?”

    慕晓雅点头:“要是都画完了还不行,就只能去跟付家的人要一张凝魂符了。”

    “这也太多了。”胡小滨从那一叠符纸里分出三分之一,“就画这些吧,这些画完了还不行,就去跟付家人要符算了。”虽然我很不希望你去跟付怀云见面,但是我更不想见你这么辛苦。

    慕晓雅点点头。反正画多画少估计都一样没戏。

    慕晓雅继续埋头画符,胡小滨继续拿牙签戳戳戳来对抗睡意。

    又画了五张凝魂符之后,慕晓雅觉得有些无聊了,决定画一些简单的符来调剂一下。

    先在符纸的正中写个‘慕’字,再在‘慕’字边上画上一个小小的心形,最后再在符纸上勾画各种线条图形。

    一分钟之后,一张慕家人专门用来作标记留信息的记号符就画好了。

    慕晓雅把画好的记号符拿起来欣赏。这个慕字写得多好啊,小心画得多漂亮啊,这可是自己精心设计的字体和图案啊。只不过……画出来的符从来都不能用就对了……

    慕晓雅看着手里的符,忧郁的叹气。

    正在拿牙签戳手指头的胡小滨却突然瞪大了眼。

    慕晓雅手里的这张符,居然隐隐的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小雅……”胡小滨指着慕晓雅手里的符,“这张符上有光,跟你额头胎记上一样的金光。”

    “什么!”慕晓雅瞪大眼盯着手里的符。

    金光什么的她还是看不到,但是慕晓雅却突然生起了一个念头。

    莫非……难道……

    慕晓雅颤抖着手,抓过桌角的打火机,点燃了手里的符纸。

    符纸很快就变成了灰烬,一个泛着金光的‘慕’字出现在了半空中。‘慕’字的右下角,还有一个小小的心形。

    慕晓雅几乎喜极而泣。这这这……我我我……我慕晓雅终于成功的画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张符!

    慕晓雅紧紧的抓住胡小滨的胳膊,激动的摇晃:“小滨,我好想哭啊!你快看,我画成了!我终于画成一张符了!!这可是我画成的第一张符啊!!!很有纪念意义的……”

    胡小滨有些迷惑:“第一张符?”

    “呃……”慕晓雅捂住嘴。惨了,激动之下吐真言了。

    说出口的话是收不回来了,而且总不能一直骗他吧,总是要跟他坦诚相对吧……

    慕晓雅略微挣扎一下,就决定索性向胡小滨坦白算了。骗人什么的,也是很累的啊!

    “小滨……”慕晓雅郑重的看向胡小滨,“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你能答应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胡小滨看慕晓雅一脸郑重的样子,也跟着郑重起来,很严肃的点头:“能!”好激动啊……能跟小雅分享秘密……这……这是不是代表小雅已经不把我当外人了。

    “那我就说了……”慕晓雅看看胡小滨,“你觉得我们慕家很厉害是不是?”

    胡小滨点头。

    “其实吧,我们慕家是挺厉害的……不过……”慕晓雅低头对手指:“我们慕家人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厉害……”

    胡小滨迷茫地看着慕晓雅,表示出他的不理解。难道说每天只有几点到几点是厉害的,剩下的时间都不厉害?

    慕晓雅看胡小滨一副迷茫的样子,想了想,仔细的向胡小滨解释:“小滨,就拿付家来举例好了。他们家的孩子,一出生就拥有灵力。之后努力苦修,随着年纪变大,灵力就会一点一点变强。他们年纪小,灵力弱的时候,能画出简单的符,处理小鬼小怪。年纪大一点,灵力变强之后,就能画出更高级的符,战胜更强的鬼怪……可是我们慕家,跟他们就有一点不一样……”

    胡小滨更加不解了:“怎么会不一样呢?”年纪大一点,力量就强一点,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慕晓雅干笑一声:“其实吧……我们跟付家还真是很不一样……我们慕家的人小时候就只是个普通的小孩,看不见什么异象,也没什么特殊能力。然后我们努力的苦修,修啊修的,就能修出那么一点点的灵力拿来用一用。”

    慕晓雅用大拇指甲掐着食指尖,表示那一点点还真就只是一点点。

    胡小滨一时间接受不能,神情呆滞地看着慕晓雅。

    这慕家人不是很厉害很厉害的吗,怎么会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呢?这么一点点能够用吗??

    “小雅,难道你也只有这么一点点吗?”

    慕晓雅惭愧的摇摇头:“其实吧,我以前连这么一点点都没有……”

    “我是慕家最弱的一个……”慕晓雅索性就把自己的底翻给胡小滨:“就在几天前,我还是看不到鬼,画不出符的废材一根。当然了,这几天我明显是有进步了。能看见鬼了,符也终于画出来一张了。”

    胡小滨吃惊的都结巴了:“可……可是……你……你们……慕……慕家明……明明就被……被传说是很厉害的啊……”

    “我们慕家是很厉害啊……虽然我们能拿出来用的灵力只有这么一点点,可实际上我们拥有的灵力远远不止这么一点点……我们慕家人的身上有个禁锢,在有人开窍冲破禁锢之前,我们慕家人身上真正的灵力是无法释放,无法使用的。”

    慕晓雅举个自己觉得最恰当的例子:“我们慕家人就好像关在鸡蛋壳里的小鸡,不能积蓄到足够强的力量来破壳而出的话,就只能当个蛋……但是一旦破壳的话,就是质变……”

    胡小滨努力的消化一下慕晓雅的话,终于抓住重点,赶紧问:“那你们慕家现在有人开窍了吗?”

    慕晓雅干笑两声:“暂时还没有……”

    胡小滨怔怔的看着慕晓雅:“那小雅你现在……难道……其实……”

    慕晓雅羞愧地低头:“我现在其实没什么能力,还是半根废材……”

    胡小滨呆坐了一会儿,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

    原来慕晓雅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厉害,那万一那个厉鬼出现,慕晓雅就可能不是对手,就有可能受伤,甚至发生比受伤更严重更可怕的事。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小雅,快,你快收拾行李,我马上送你回家……”对对对,先把小雅送回家去,保证她的安全。捉鬼的事再另想办法好了。

    胡小滨的反应让慕晓雅大受打击。

    怎……怎么这样……居然要赶我走人……太不给面子,太伤人自尊了。呜呜呜,我要找个地方去哭一哭。

    胡小滨看慕晓雅一脸受伤的样子,赶紧向她解释:“小雅啊……那个……我……啊不……是倪绍……倪绍不是想让你帮她捉鬼吗……那多危险呀,万一你受伤了怎么办?我先送你回家去,等把倪绍的事解决了,我再去把你接回来……”

    慕晓雅的心情立刻阴雨转晴:“这个不怕的,我虽然是废材,但是我有曾祖父留给我的符护身。再厉害的厉鬼我也能搞定……”

    慕晓雅拿出她走到哪里都要随身携带的小绸布袋,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一张符纸。

    “这是曾祖父用他自己的血画的。只要有这个在,再厉害的厉鬼也不用怕……”

    胡小滨看向这张符,怔了怔。

    这张符,正在散发着夺目耀眼的金光。

    胡小滨忍不住发出感叹:“好闪啊!”

    “好闪?”慕晓雅眨眨眼,不解的看向胡小滨。

    胡小滨指着符:“这张符在发金光,很亮很闪很耀眼的那种金光。”

    慕晓雅一听,眼睛一亮。

    曾祖父的这张符金光耀眼,自己刚才画成的那张记号符有浅浅的金光……小滨好像能看出一张符画得是不是成功。要是没猜错的话,越是厉害高级的符,符上显现的光芒就会越强。

    慕晓雅立刻把自己之前画的一堆凝魂符都拿给胡小滨看:“小滨,你看看,这些符里有没有泛光的?”

    胡小滨一张一张看过去,摇头:“没有。”

    慕晓雅立刻又画了一张记号符:“小滨,这张呢?”

    胡小滨很肯定的点点头:“有。”

    “那就是能用的了……”慕晓雅小心的把自己成功画出的第二张符收好,端坐桌前,又挥笔画就一张凝魂符。

    慕晓雅兴奋把画好的凝魂符拿给胡小滨看:“小滨,这张呢?”

    胡小滨摇头。

    “还是不行啊……”慕晓雅皱紧了眉头,“看来我现在还只能画画最简单最初级的符而已。唉……我好希望能亲手帮鬼大叔画一张凝魂符呢。唉……现在看来还是只能去跟付家人要一张了……”

    胡小滨一听,立刻开口鼓励慕晓雅:“小雅,你先别灰心啊,再画几张试试。你自己不也说你最近进步很大吗,你们慕家拿来做标记的符你不是也画出来了吗……可能再试一试你就能把凝魂符画出来了。”

    慕晓雅点点头:“那就再画十张……不……二十张……嗯……还是五十张好了……”

    慕晓雅拿过笔,全神贯注的开始画符。

    鬼大叔还等着凝魂符去跟女儿见面呢。他要把玩具熊交给骆婷婷,要带骆婷婷去游乐园玩,要实现他对骆婷婷的承诺。让他可以不带任何遗憾的离开。

    还有骆婷婷。不能让她以为她的爸爸不爱她了,甚至连她的生日都抛到脑后。要让她知道她的爸爸很爱她,永远爱她。让她在去美国前过一个快乐的生日,快快乐乐的踏上飞机。

    慕晓雅认真的一笔一笔画着自己早已经熟识的线条和图形,虔诚的希望自己能帮助这对父女相见。在这世上最后一次的相见。

    画完了这一张,慕晓雅把符纸放到一边,正要伸手去拿下一张空白的符纸继续画下去,却被胡小滨阻止了。

    “小雅,等等……”胡小滨手里拿着慕晓雅刚刚画好的那一张凝魂符,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你刚刚画的这一张在泛光,但是光很暗很暗,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怎么会这样……”慕晓雅迷惑地看着那张她刚刚画好的符,“这张符肯定比记号符要高级多了,这光应该比记号符要亮才对啊,怎么会这么暗呢?我这到底是画成了还没画成呢?”

    慕晓雅拿起笔,用最快的速度画完一张凝魂符。

    “小滨,你看这张……”

    胡小滨摇头:“这张一点光也没有。”

    慕晓雅拿着两张符比较来比较去:“这两张明明没什么区别啊……”

    慕晓雅把两张符叠在一起,拿起来对着灯光看。两张符上的图形几乎是完美的重叠在一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慕晓雅再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出点眉目来了。

    画前一张的时候,自己诚心诚意。画后一张的时候,就和自己画之前那些一样,只是求准求快而已。

    慕晓雅想来想去,觉得确实是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于是慕晓雅宁神静气,认认真真,诚心诚意的又画了一张凝魂符。

    这张符画完之后,胡小滨只看到符纸面上有暗暗的金光一闪而逝,跟着,符纸就毫无动静了。

    胡小滨向着慕晓雅摇摇头:“只有很暗的金光闪了一下,现在就一点光也没有了。”

    慕晓雅失望的把笔放下,突然有种疲累的感觉涌上来。

    慕晓雅靠到椅背上,愁眉苦脸的看着胡小滨:“小滨,怎么会这样的呢?这张符我也是很用心很用心很有诚意的去画的……”

    胡小滨拿起那张泛着暗暗光芒的符纸,和慕晓雅最新画的那一张比来比去。

    比了半天,胡小滨也没看出什么差别来。

    胡小滨想了想,犹豫着开口:“小雅,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的灵力太弱了,只能支撑着你画出一张不太成功的凝魂符,再想画第二张就不行了……”

    慕晓雅点头:“小滨,你说的很有道理。”悲伤的看着胡小滨手里的那张符,“能画出一张不太成功的凝魂符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我还是知足吧。明天早上我就去见付家人去。”

    胡小滨安慰的摸摸慕晓雅的头:“小雅,你画了很久了,一定累了,我去给你倒杯水,喝了就睡吧……”

    胡小滨拿着杯子下楼去给慕晓雅倒水。

    慕晓雅靠在椅背上,看着自己装着符的那个小绸袋,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慕晓雅把那张不太成功的凝魂符放到面前,拿起书桌上的裁纸刀,狠狠心,在左手的食指尖上用力划了一刀。

    鲜红的血珠立刻渗了出来。

    慕晓雅拿笔沾了手指尖上流出的血,把面前的符又仔仔细细的描画了一遍。

    胡小滨拿着杯子上来的时候,慕晓雅正好画完了最后一笔。

    胡小滨只看到慕晓雅面前的符猛的闪过一道金光,跟着,整张符就发出了柔和温暖的金色光芒。光是看着,就让人心里禁不住有了一种温柔的暖意。

    胡小滨忍不住欢喜的高喊:“小雅,你画成了!”

    慕晓雅转头向着胡小滨笑了笑,就一头扑倒在了桌子上。

    作者有话要说:前几天没来得及更新,今天这一更字数多一点。

    么么大家 ,祝大家看文愉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爱神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凌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凌君并收藏我爱神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