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爱神婆 > 第77章

第7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付怀云眼前的,是一张他的四叔付天晓和一个女人的合影。

    照片里的付天晓用双手把一个长发披肩的年青女人紧紧揽在身前,两个人脸贴着脸,面上都带着甜蜜又满足的笑容。

    两个人亲密的姿势和神态,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情侣。

    而让付怀云猛然吃了一惊的,是照片里这个女人明显高高隆起的肚子。

    这个和他四叔亲密相拥的女人是一个孕妇!

    付怀云迅速的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电脑,推门而出。

    付天凛正坐在套房会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却冷不防被付怀云突然把手里的报纸抽走扔到了一边。

    付天凛惊愕地看向付怀云:“怀云,怎么了?”

    “大伯……”付怀云把手里的电脑转向付天凛,指着屏幕上亲密相拥的两个人,“四叔身边这个女人是谁?”

    付天凛怔怔看着屏幕上的照片,一声叹息:“怀云,这是你四婶。”

    这个答案早在付怀云的预料之内,他皱着眉,指指照片里那个女人鼓起的肚子:“大伯,不是说四叔没有留下子嗣就走了吗。可是四婶明明就怀孕了!四婶肚子里那个孩子呢?难道这个孩子没有虚无的能力吗?”

    付天凛叹一口气,拍拍沙发:“怀云,这话说来就长了……你坐下,我慢慢说给你听……”

    付怀云在沙发上坐下,付天凛却没有立刻开口。

    他拿过茶几上的茶杯,慢慢的喝了几大口,闭了闭眼,这才叹息着开口:“怀云,这件事,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只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从来不跟你们这些后辈提起这件事。但是你是我们付家未来的当家人,这件事,迟早总是要让你知道的。”

    付天凛停下来,看了看付怀云,又是一声叹息:“唉,怀云啊,你听好了,你四叔他是被我们付家人活生生害死的。你四婶也死了,就比你四叔晚走了半天,是难产死的,一尸两命啊……”

    付怀云猛地站起来,一脸震惊地看向付天凛:“大伯,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四叔不是得急病死的吗……怎么……怎么会是被……被亲人害死的?”

    付天凛闭一闭眼,又叹一口气:“怀云,你先坐下,听我从头跟你说吧。”

    付怀云慢慢的坐下,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他一把抓住付天凛:“大伯,四叔不是得急病死的,那六叔呢?你们一直都说四叔和六叔都是得急病死的,可现在你却突然告诉我四叔是被我们付家自己人给害死的……那六叔他是不是也……”

    付天凛摇摇头,打断付怀云的话:“怀云,你六叔他确实也不是病死的,但是却不是被别人害的,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你四叔会死,根源也是因为他。”

    付怀云看着付天凛,等着他继续说下云。

    付天凛再叹气:“怀云,我们这一辈里的,现在最强的是你三叔。可其实当初我们六兄弟中天赋最强的是你六叔,他的天赋远比你三叔要高,就是比起你来,都还要强上几分。”

    “天赋高,再加上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难免就在家特别受宠。你爷爷特别疼爱他,我们兄弟五个也是处处让着他。其他那些长辈,堂兄弟表兄弟们也是一样处处都顺着他。可以说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他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这样一来,就养成了他嚣张狂妄,自私无情,无所顾忌的性子。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就一定要得到,用什么手段他都不在乎。”

    付天凛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长叹一口气:“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们都没把他这性子放在心上。只觉得他是我们付家这一辈里最强的,就是高傲霸道些也是应该的。但是我们都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出那样的事来……”

    付怀云忍不住问:“大伯,六叔他到底干了什么?”

    付天凛看看付怀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件事,得从六弟的嗜好说起。他从小就爱收集各种沾染着刹气死气凶气的古物,尤其对古刀古剑之类的东西着迷,越是凶刹的,他就越是喜欢。而且相对于买回来的,他更喜欢自己亲自找到的。”

    “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从我们付家流传下来的古藉里得知有一把名叫天刹的凶剑。这把剑用千人的性命祭天而铸成,成形的那一刻就充满了怨气。之后又有万千人的性命葬送在这剑下,让这把剑成为了至凶至刹的邪物。”

    “你六叔自从知道有这么一把凶剑的存在之后,便对它着了迷,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一直在想办法寻找它。在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仔细的研究完那整整两间屋子的古籍之后,总算是被他找到了一丝线索。他又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终于被他确认了这把剑是被封印在一处深山的古墓里。”

    “你六叔确认了剑的下落之后,邀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出发,找到了那处深山里的古墓。他们几个人进墓之后,果然在墓里找到了那把天刹剑……”付天凛闭了闭眼,发出一声长叹,“可是最后活着出墓的,只有你六叔一个。”

    付怀云认真地听着:“这么说来,这墓里一定是凶险万分了。这样的情况下,六叔还能活着出墓,可见他的能力确实强悍”

    “能力强悍……”付天凛脸上露出种奇异的神情,“没错,他确实是能力强悍。我们后来才知道,他早早就推算出这封印了天刹剑的古墓经过千百的岁月之后,受到天刹剑上怨气和刹气的影响,已经变成了至凶至邪之地。所以特地带了九个八字纯阳的朋友和他一起去……”

    “什么!?”付怀云在一呆之后,震惊地看向付天凛,“九个人……还是八字纯阳的九个人……那就可以布缚邪阵了。大伯……你……你的意思是,六叔他……他带他的朋友去是为了布缚邪阵去克制墓里的凶刹邪气……”

    付天凛苦笑着点头:“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的这九个朋友,都是他在确认天刹剑下落的那五年里特意去交往的。你看,你六叔他准备的多充足……”

    “六叔他……他怎么能这样……”一阵静默之后,付怀云喃喃,“缚邪阵是个同归于尽的阵法,威力是很大,但是布阵的人是拿自己的阳气和性命作代价来开启缚邪阵的。缚邪阵一旦开启,在抽尽他们的阳气和生命力之前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只要缚邪阵一启,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六叔他怎么能……怎么能……”

    付天凛苦笑着叹气:“他怎么不能。他连自己亲生四哥的性命都没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那些刻意结交的‘朋友’当回事。”

    付怀云拿起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口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等着付天凛继续讲下去。

    “你六叔他虽然早早就算那座古墓因为封印了天刹剑而变成了至凶至邪之地,带了人去布下了缚邪阵暂时压制里的凶刹邪气,让他得以顺利的寻找到了天刹剑。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天刹剑下冤魂无数,剑上的怨气杀气太过浓烈,以至于在被封印的漫长岁月里,那些怨气和杀气孕育出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凶灵。”

    “你六叔拿走了剑,也就打破了封印。那凶灵被释放了,上了你六叔的身。不过你六叔确实厉害,被那么厉害的凶灵上了身,他也硬是暂时克制住了它,把它封在了自己的体内,在凶灵失控,侵入他的神魂吸干他的灵力之前赶回了家。”

    “怀云,你六叔心里很清楚,被那样厉害的凶灵上了身,驱赶不走它,就是死路一条,早晚有一天变成行尸走肉。而就算最后能集全家之力强行逼出那个千年凶灵灭了它,他的身体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付怀云点头。是的,重则成为一个下半生只能永远躺在床上的废人,轻则灵力尽失,成为一个毫无灵力的普通人。

    “所以他的打算是让凶灵主动的离开他的身体,这样,他受到的损伤就会小得多……”

    付怀云顿时明白了:“大伯,六叔他是想用四叔作饵,诱那凶灵转而去上四叔的身……”是了,拥有虚无能力的四叔在凶灵眼里,实在是再大不过的诱惑了。也只有这么大的诱惑才能引得凶灵在吸干六叔的灵力和生气之前就主动离开六叔的身体,

    “可是,那个凶灵那么厉害,连六叔都不是它的对手。如果它上了四叔的身,四叔肯定是活不了了……六叔他……他连自己的亲兄弟也害……”付怀云震惊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当时也一点都没有想过老六他居然会去害亲生兄弟的性命,所以才会对他后来的连篇谎话毫无怀疑,在无意中当了他的帮凶。” 付天凛伸手抚一抚脸,脸上实在是无法露出苦涩以外的神情,“当时你六叔回到家里的时候,你四叔已经在你四婶的坚持下搬出了家,暂时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住。”

    “怀云,你四婶是你爷爷老友的一个孙女。因为没有别的亲人了,她爷爷临死前,把她托付给了我们付家照顾。她和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跟你的四叔早早就情投意合,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

    “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九个多月,眼看就要生了,却突然一定要你四叔跟她立刻搬出去住。说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你四叔死在了院子里的大树下,她觉得要搬出去住才能安心。她当时已经快要生产了,你四叔为了让她安心,立刻就带着她暂时搬了出去。”

    “可恨我们当时都忘了她是有入梦预知能力的孙家的后人……”说起当年的事,付天凛还是一脸的懊悔,“当时孙家早就已经没落了好些年了,也没听说再出过什么有入梦预知能力的人了,她又是孙家极远极远,远到快跟嫡支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分支的后人,以前也从没做梦预见过什么。所以我们谁也没往孙家的入梦预知能力上去想,全都没往心里去……”

    付天凛叹口气:“老六在回来的路上为了压制身体里的凶灵损耗很大,一跨进大门就连站着的力气也没了。可他当时把那个凶灵的气息压制得很好,我们一点也没发现异常。他跟我们只说他为了找宝贝灵力耗得太厉害,需要好好休养一阵。他很快就提出想见老四,知道老四不在家里,就托我们去把老四叫回来,说是大家一起吃顿饭庆祝他又寻到一件宝贝。”

    付怀云忍不住问:“那四叔就回去了?”

    付天凛摇头:“你四婶当时死活不肯让你四叔回去,说你四叔要是进了家门肯定会出事,为了安抚你四婶,你四叔就没回家。”

    “老六当时已经不能再压着那个凶灵很久了,他见老四不回来,心里很急,可是人已经虚弱到只能躺在床上了,站都没法站起来,根本不可能自己找上老四那里去。于是他就把我们全叫过去,跟我们说有个小怨灵趁他之前耗灵力破阵的机会上了他的身,前几天他还没觉得,可是这几天灵力耗尽,这个小怨灵就趁机在他身体里作怪了。”

    “我们本来立刻就想帮他把那个所谓的‘小怨灵’逼出来,但是老六他说他之前灵力损耗实在是太大,现在太虚弱了,要是硬逼的话对他的身体会有点小损伤,可能要养上一两年才能养回来。想让老四帮他引一引,等到这‘小怨灵’被老四勾得上了老四的身,再把它逼出来好好收拾一顿。”

    “我们那时候怎么能想到老六这是在撒谎,是存了把老四往死路上推的心思。我们当时商量了一下,觉得老六的主意也行。毕竟他是我们这一辈里最厉害的一个,他要是受了损伤养上一两年,我们付家的损失就大了。用老六这法子虽然老四也会受点损伤,但是反正老四的能力有也等于无,慢慢养着也没什么损失。再说那么一个要等到老六灵气耗尽才敢出来作点小怪的小怨灵根本不算什么,给老四多喝点补品,一两个月下来也就没事了。”

    付天凛脸露惭愧之色:“从你爷爷到我们四个兄弟,大家全都是这么想的,也就答应了老六把老四带回来给他引小鬼……”

    付怀云默默地看着付天凛。四叔他……果然是被付家的人,他自己的亲人害死的。

    付天凛苦涩地看向窗外,一字一字沉沉地道:“我们兄弟四个去找到了四弟,跟他说父亲有话交代他,叫他跟四弟妹随便扯个谎好回家一趟。四弟跟着我们回家之后,听了我们的要求,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了。等到六弟解开封印,让身上的凶灵被四弟引出来之后,我们才发觉不对,可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付怀云垂头默默地听着。

    “那凶灵直扑向四弟,我们贴在四弟身上用来保护他的符纸瞬间就化为了黑烟,四弟的眼珠子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付天凛闭上眼,握紧了双拳,再也说不下去。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不敢去回忆当年的情景。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常常因为梦到那时的情景而一身冷汗的醒来。

    沉默了很久之后,付天凛还是艰难地继续说下去:“可笑六弟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以为他在屋子里拿我们付家几样宝物设的阵法能困住那凶灵。却没想到那凶灵在被封印的时候吞噬了他大量的灵力,远比之前更厉害了,居然被它脱阵而出。其实本来如果早有准备,布置好了之后集我们众人之力也是对付得了它的。可是六弟却骗得我们以为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小怨灵,根本就没任何准备。很快的,连父亲在内,我们个个都受了重伤……”

    “六弟眼看设的阵法没能困住那凶灵,趁着我们和那凶灵纠缠的时候就往屋外冲。不过他大概没想到凶灵离体之后他的身体会还那么虚弱,想跑都跑不快……”付天凛脸上露出恨恨的神情,“等我们都开始往屋外退的时候,他也才跑到院子中央。那凶灵大概吞噬了六弟不少灵力之后,觉得味道挺不错的,一追出屋子就放着我们不管,直奔着六弟去了。六弟好好的时候都不是这凶灵的对手,能被它上了身,灵力耗尽之后更是不敌。不过他身上倒早准备了不少的符纸宝贝,勉强还能支撑。就在这个时候,发现四弟不见了,猜想他是偷跑回家,所以急着找来的四弟妹却跨进了院子。”

    “六弟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一窜就冲到四弟妹跟前,拿她挡在自己的身前。那凶灵一抓就捏断了四弟妹的肩膀。四弟妹的惨叫声激起了四弟的意识,四弟停住不动,眼珠子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可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四弟的眼珠子又变红了,一跨大步追上跌跌撞撞趁机往外跑的六弟,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我们几个冲过去救他,却还是晚了,只看到那凶灵张大嘴一吸,六弟身上就有一道道白光进了那凶灵的嘴里,六弟瞬间就成了一具皮包骨的干瘪尸体。”说到这里,付天凛脸上的神情冷冷的,显然是对他六弟的死毫不婉惜。

    付怀云听得很是惊骇,忍不住开口问:“大伯,这个凶灵居然这么的厉害!你们最后又是怎么制服它的?”

    “制服它的不是我们……”付天凛摇头,“是你四叔!当时我们见到那凶灵轻易的吸干了六弟之后,也觉得自己大约是活不成了,干脆拼着同归于尽的心思作最后一博,至少也要让它从你四叔身上离开。可是拼尽了全力,我们也不是它的对手,只是伤了它,却根本没办法把它从四弟身上驱走。可父亲和我们四个却全都伤得很重,躺在地上只有等死的份了。”

    “就在这时,你四婶却冲了上去,死命抱住了你四叔,拼命的一声一声喊他的名字。被一把推开摔在地上之后,她爬起来又扑上去继续抱着你四叔,继续一声一声拼命的喊他的名字。然后我们就看到四弟满脸痛苦地定住不动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恢复正常,整个人倒在地上。你四婶上去抱住他,他开始一口一口的往外吐黑血。每一口黑血被吐到地上的时候,就会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声。那是凶灵的凶魂血肉。在抢夺身体的时候,那只凶灵被你四叔绞碎了,一点一点的吐了出来。”

    付天凛的眼里一点一点的盈满了泪:“你四叔彻底的灭掉了那只凶灵,可是他……他也死了……吐完最后一口黑血之后,他只来得及对你四婶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肚子,说了一句‘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看到你四婶点头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你四叔死去的时候,正好就倒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树下……”付天凛长长的叹气,“你四婶整了整你四叔的头发,站起来之后,我们才发觉她身下全都是血。可只是她捂着肚子站在那里,很平静的和我们说‘快送我去医院’。”

    “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你四婶那个当产科医生的好朋友早就等在外面了,立刻把她推进了手术室。我们在手术室外面等了很久,一直等到深夜,却只等到了噩耗。只等到了你四婶和你堂弟的尸体……”付天凛深吸一口气,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付怀云默默地把水杯递给他,陪着付天凛一起沉默。

    良久的静默之后,付天凛轻轻的开口:“从这件事以后,父亲就开始严格的约束我们付家的后辈了,再不让他们随心所欲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怀云,你会是我们付家以后的当家人。你记住,你一定也要好好约束我们付家的后辈,绝不能让我们付家再出一个六弟这样的人。以为天赋高就可以为所欲为,以为自己强,就可以不把别人的性命当一回事……”

    付怀云默默地点头:“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约束付家上下,争取让我们付家的名声变得和慕家一样好。”

    付天凛淡淡地笑了,拍拍付怀云的肩膀:“怀云,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你以后好好努力吧。”

    作者有话要说:偶又出现了,大家看偶不顺眼滴话可以随便扁。

    最近偶长得圆,踢两脚也是可以滴,偶保证脚感一流,滚动的时候姿势不要太漂亮。

    厚脸皮滴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爱神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凌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凌君并收藏我爱神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