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弥俊正开着车,汽车的广播里,三分钟前就在重复轰炸着一条娱乐新闻:今日,叶市长的大公子叶扬,与凌峰会继承人乐茜,传出结婚喜讯。此消息一出,立刻让各大娱乐报纸纷纷重新印刷。各大报纸的首记纷纷涌现在叶徐两家大门前,围堵当事人。凌峰会方面为了满足各大记者的好奇心,决定今晚召开发布会,正式向广大媒体朋友证实此消息的真实性。

    弥俊此刻正赶向叶家,他到底要把这件事情问清楚。只是,在半路上,蓝薇的电话打了过来。

    “哥,你在哪?”蓝薇的声音十分平静,可是弥俊心里很愤怒。

    “薇薇,你别管,哥帮你去找他。我一定帮你把他带回来。”弥俊的话让蓝薇的脸上布满了笑意。

    “哥,不用的,晚上我会亲自把他带回来。你相信我。”

    蓝薇说完后淡淡地笑着,她已经想通了,无论是叶扬还是平平,都不是自己可以放弃的。自己现在能做的,便是紧紧把握住他们,不放弃任何一个。

    “哥,你来医院前给我去一趟市中心,帮我买一套礼服回来。”

    蓝薇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弥俊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蓝薇,他火速赶往了市中心,然后挑了一条最适合蓝薇的礼服。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凌峰会的会场内一片忙乱。乐茜此刻与叶扬正坐在化妆间里,一群化妆师和服装师在两个人之间忙碌着。

    叶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乐茜有些不悦地勾起了嘴角,然后问:“谁的电话?”

    其实叶扬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哥的电话,估计有事。”叶扬随便敷衍了一句,然后从镜子前站了起来,从一堆化妆师里挤了出去。

    “叶市长,别来无恙。”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就连说的话,都有些熟悉。

    叶扬不由皱了皱眉头,问:“你是谁?”

    “看来叶市长真是健忘。现在时间不多,如果您想知道乐茜八年前的秘密,就来天台找我。”

    莫昕燕对着电话笑笑,她想,这些秘密是时候说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叶扬一边问着一边大步走向电梯。

    “你上来就知道我是谁了。”莫昕燕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

    天台上的风很大,叶扬走出楼道口后,便看见一抹黑色苗条的身影站在天台边缘。

    叶扬脸色平静地走了过去,这抹背影,跟声音一样似曾相识。

    当莫昕燕转过脸来时,叶扬依旧没有认出她。因为莫昕燕的脸上罩着一层黑纱,叶扬隐约看见那张脸上溃烂流脓的伤口。

    “你到底是谁?”叶扬警觉地看着对方。

    “难道叶市长真的忘记我的声音了吗?”莫昕燕有些无奈,自己这张脸他恐怕是认不出来了,难道自己的声音也变化这么大吗?

    “你是——莫——昕——燕?!”叶扬突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是我。”莫昕燕点了点头,“可是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我得了艾滋病,活不过多少天了。”

    叶扬震惊地听着莫昕燕的话,问:“你怎么会得这种病?”

    “是乐茜。因为我知道了她太多的秘密,所以她让人把我绑架了,然后囚禁起来,而那些囚禁我的男人,都是艾滋病患者。”

    莫昕燕的声音很平静,似乎这段痛苦的回忆已经不算什么了。

    “那段时间我过着非人的生活,那些男人像是没有见过女人一样,天天轮。奸我,所以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过我最后还是逃出来了。”莫昕燕说到这里的时候口气十分轻松,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解脱的味道。

    “你到底知道她什么秘密?”叶扬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跟乐茜是在美国的一家专门治疗不孕不育的机构认识的,当时我因为手术割掉了子宫。我以为美国科技发达,可以帮我移植一个,让我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然后我就在那时候认识了乐茜。乐茜当时怀孕,她却执意要把孩子拿掉。后来因为胎儿的问题,乐茜手术中途出现了大出血,然后把子宫也切掉了。所以她跟我一样,根本生不出孩子。”

    莫昕燕的话让叶扬震惊得不可附加。

    “你一定想不通吧,她骗你生下来一个孩子。”莫昕燕对着叶扬笑笑,脸上的伤口因为肌肉的颤抖而流出了血水。

    “不过那个孩子确实是你的骨肉,可是不是乐茜生的。她找了代孕母亲。当时你还在X军区,军人为了确保能有后代,是要保留一份精。液的,所以她当时托人在精库中取出了你的精,液,然后找了一位代孕母亲。”

    莫昕燕的话对于叶扬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让人惊叹的秘密。

    “那她为什么要打掉那个孩子?”叶扬始终不理解乐茜为什么打掉自己的孩子,却又找代孕母亲身下自己的孩子。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是她哥,徐岩的。”莫昕燕的话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在叶扬的脑海中炸开了。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接受的事实。

    “徐岩有恋妹情节,而且到了一种接近疯狂的地步。在乐茜十八岁生日那天,也就是离开你去美国的前几个月,徐岩喝醉了酒,然后强行跟乐茜发生了关系。她是发现自己怀孕一个月后,才找到你。”

    莫昕燕的话让叶扬觉得恶心无比。

    “你是因为那个孩子,才跟乐茜结婚的吧。”莫昕燕接着问叶扬。

    叶扬没有犹豫,点了点头说:“你知道那个孩子的下落?”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莫昕燕并不着急给叶扬这个问题的答案。

    叶扬深深地看了一眼莫昕燕,说:“你问吧。”

    “你恨过我吗?”莫昕燕眼眸悲伤地看着叶扬。

    “恨过。”叶扬答。

    “现在呢?”

    “不恨。现在想想,当时的事情,只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你是为了莫雯雯,而我,是为了她。”叶扬说得十分轻松,经历这么多,人总是会成长的。

    “那孩子现在已经被一户人家领养,城北西街236号。”莫昕燕说完后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她现在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如今关于乐茜所以的事情都说清楚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情,莫昕燕没有说出口,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叶扬,你知道我其实爱过你吗?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莫昕燕闭上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

    叶政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莫昕燕在自己的面前从天台上跳了下去,叶扬的手臂还僵在了半空中,他根本来不及制止。

    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然后一大片惊呼声直接从楼底跃上了天台。叶扬听着觉得十分刺耳,可是表情却十分平静。

    叶扬从天台上下去后已经回复了原本的神情,乐茜焦急地在化妆室里等着。

    叶扬跨进化妆室后乐茜就一脸着急地拉住了叶扬,问:“你刚刚去哪儿了?”

    “去了一趟洗手间,怎么了?”叶扬挑了挑眉,如今看着乐茜,心中的恨意减少了几分,他现在觉得她十分可怜,又十分可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叶扬在心里讥讽地笑笑。

    “刚刚有人从天台上跳下去了。”乐茜有些害怕,她不敢想象那幕场景。

    “那记者招待会呢?”叶扬挑了挑眉看着乐茜。

    “当然照常进行,阿扬,你别以为这次你可以逃脱我。”乐茜说得霸道。

    叶扬在心里笑笑,这场游戏,到今天为止,就是结束的时候了。

    发布会因为莫昕燕的跳楼而延迟了半个小时,警察在莫昕燕跳楼后十分钟就赶到了,然后花了十分钟清理现场,发布会这才照常进行。

    蓝薇在病房里换上了弥俊刚刚送过来的礼服,宝蓝色裹胸及膝短裙,丝绸面料,在灯光下流动着精致的光泽。

    蓝薇在脸上铺了一层淡淡的粉底,上了眼妆,抹了口红,然后踩着一双与裙子同系列同颜色的细高跟鞋走出了病房。

    弥俊也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精致的黑丝小西装,配上深蓝色的领带,俊逸非凡。

    两个人走出住院部后直接上了车,然后车子朝着凌峰会会场驶去。

    八点三十分,徐岩一身正装站在了台前。

    “非常感谢各路媒体朋友能够在今晚光临凌峰会,舍妹前段时间就与大家见过一面,那么今天,舍妹将会宣布一个什么样的决定,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徐岩说完后带头鼓掌起来,然后底下的一群人也跟着纷纷鼓掌。

    乐茜最后挽着叶扬的手掌从后台走上了前台,坐在底下的记者顿时骚动起来,手上的相机不断地闪着,肩膀上的摄影机直接把焦距对准了叶扬与乐茜这对在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前段时间我从美国回来,刚跟大家见过面,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乐茜对着镜头笑笑。

    “记得——”台下的响应声呼成一片。

    乐茜顿时满足地抿嘴一笑,然后接着说:“大家认不认识我身旁这位先生?”

    “当然认识,叶大市长的大公子嘛。”

    一位年轻的记者爽朗地应答着,然后一大片的人跟着点头应和。

    “那你们觉得我跟他在一起,般配吗?”乐茜俏皮地冲着台下眨了眨眼睛。

    “般配,当然般配。”好些记者投机取巧,这可是明天的头条啊,觉得不般配也要说成般配。

    “那大家帮我问问,他愿不愿意娶我,好不好?”乐茜继续烘托着招待会上的气氛。

    乐茜此话一出,然后台下的记者哄闹成了一团。

    “请问叶先生,你真的会娶乐小姐为妻吗?”

    “请问叶公子,你是真心爱着乐小姐的吗?”

    “叶公子,叶公子,外界传言你已经结婚了,而且网上还流传着你妻子与你孩子的照片,网上那些传言是否属实呢?”

    “叶先生,。。。。。。。”

    记者的问话接连不断,乐茜根本就不打算替叶扬解围,她就喜欢看着叶扬对着一群人窘样。

    可是叶扬这次似乎异常镇定,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台下的记者,然后颀长的身影慢慢走到麦克风旁。

    蓝薇的身影就在这一瞬间跃进了叶扬的眼眸,那道蓝色的身影,在叶扬深邃的眼眸里,就像一颗善良的星星一样,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

    “请问,台下的那位美丽的小姐,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叶扬的声音瞬间让全场寂静下来。

    蓝薇站在原地抬起头,看到叶扬望向自己后抿嘴笑笑,然后反问:“除了我,你还想娶别人?”

    “这辈子,非你不娶。”叶扬的话通过麦克风传到了会场的每个角落。

    然后所有的闪光灯都聚焦在了蓝薇身上,叶扬正在台上一脸幸福地笑着,他就知道,蓝薇舍不得自己。

    乐茜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转而疯狂地朝着叶扬扑过去,徐岩一把抱住了乐茜,然后往旁边拖过去。

    “茜茜,先冷静下来,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样。”

    徐岩的声音与肢体触碰都让乐茜想到了八年前那个噩梦般的夜晚,她尖叫着,努力想要挣脱徐岩,可是却又挣脱不开。

    “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你这个强。奸犯!”乐茜的声音已经接近崩溃。

    徐岩脸色一冷,然后直接让两个人上来,架住了乐茜,并且用毛巾堵住了乐茜的嘴。

    蓝薇十分淡定地走到了台前,她的一举一动,都被记者捕捉在了相机里。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晚上好。很感谢各位今天能够参抽空参加今晚的这场招待会,因为我的迟到,我先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蓝薇深深地对着台下鞠了一躬。

    “再则,大家关心的传言,我会一一对大家澄清。刚刚那位记者朋友问到关于我身旁这位叶先生的事情。叶先生的确已婚,而且网上流传的那些照片也属实,而我,便是叶先生的夫人。不知道大家看到的照片能够跟我对上吗?”

    蓝薇说完后台下的人才反应过来,难怪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有些熟悉,原来就是网上照片里的本人。

    “那既然叶先生已婚,怎么会有今天这条传言出来,传言叶先生今天要宣布跟凌峰会的继承人乐茜小姐结婚。那叶先生不是犯了重婚罪吗?”记者继续发问。

    “我只能说,传言一半真,一半假。我先生今天要是要宣布喜讯,但是不是要宣布他与其他女人的喜讯,而是与我结婚的喜讯。我跟我先生只领了证,还没来得及办婚礼,我先生只想给我一个惊喜。”蓝薇说完后台下的记者开始嗤之以鼻。

    “传言明明是说叶先生要跟凌峰会的继承人结婚,如果按你所说,那传言根本就是假的。”记者们开始闹起来。

    “这条传言是真的,因为我先生是要跟凌峰会的继承人结婚,而凌峰会的继承人,是我。”

    蓝薇最后一语惊人。

    “你这个疯女人,你怎么可能是凌峰会的继承人。你这个骗子,骗子!”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乐茜,顿时又抓狂起来。

    “那不知道你们徐家的人,认不认识这个玉章。”蓝薇平静地从脖子上解下那枚玉石项链。

    在徐岩看见蓝薇的那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蓝薇脖子上的那根项链。当最后认清楚时,徐岩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条项链!!!

    乐茜看见那条项链后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急着扑过去想要抢回来。

    这是属于徐家的,这原本是属于她的!

    “好了,我现在宣布,凌峰会即日起,由我接替会长位置,原替代会长任命为副会长。副会长决策凌峰会一切大小事务,每周跟我做一次总结。”

    蓝薇还未说完,受不了这个打击的乐茜,直接从一旁的餐桌上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朝着蓝薇冲了过来。

    徐岩害怕乐茜一下子冲动做了傻事,连忙拦在了乐茜的面前。可是乐茜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那把水果刀直接插进了徐岩的小腹,然后鲜血喷涌。

    叶扬在蓝薇护在自己的怀里躲在一旁去了,乐茜感受到手上的温热,尖叫着站在原地,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徐岩在自己面前倒下。

    “都是你,蓝薇,都是你!!!我要杀了你!!!”乐茜双手沾满了鲜血,她抓狂地抓着自己的脸颊,然后弄得满脸的血痕。

    “小茜,难道你还要做傻事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人群深处出现。

    蓝薇顺着声音望去,竟然是徐老!乐茜的爷爷!!!

    “爷爷?!”

    乐茜也突然间惊呼起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徐老朝着自己慢慢走近。

    “小茜,你做的傻事,还不够多吗?你的心究竟有多狠!”徐老满脸悲痛地说着。

    当他看到陌生人寄给他的那份资料时,他对乐茜的所作所为已经寒心了。那份资料上清清楚楚地记录着乐茜所有的犯罪事实,这让徐老觉得痛心疾首。

    一行刑警突然从旁边冲过来了,他们直接按住了乐茜,然后一双冰冷的手铐直接扣在了乐茜的手腕上。

    “乐小姐,您涉嫌绑架谋杀,如今已被警方拘捕。”一名刑警当着乐茜的面甩出了那张拘捕令。

    乐茜根本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逮捕,好像什么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一样。她好不容易从叶扬的囚禁中解脱出来,如今就要被抓取蹲监狱,乐茜根本不敢想下去。

    乐茜突然疯狂地推开了警察,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跑了出去,乐茜知道自己如今根本就无处可逃了,然后直接撞上了大厅的玻璃幕墙。

    在那一刻,叶扬捂住了蓝薇的眼睛,然后把蓝薇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不要看,薇薇,不要看。”叶扬的声音有些颤抖。

    玻璃幕墙被撞碎,尖锐厚重的哗啦啦地碎了一地,然后满地鲜血,乐茜的身体在碎玻璃中变成了瘫软的一团,血肉模糊。

    徐老看着乐茜如此,最后悲恸地闭上了眼睛,老泪纵横。

    救护车呼啸而至,昏迷的徐岩被一行警察迅速转移上了救护车。乐茜最后被警察动那堆碎玻璃碴中拖了出来,全身冰凉,已经没了气息。

    徐老眼睁睁看着乐茜的尸体被搬上了担架,然后蒙上了一层白布。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叶扬与蓝薇赶紧上去扶住了他。

    徐老紧紧地握住了蓝薇的手掌,然后说:“丫头,是小茜对不起你,对你起你们蓝家。。。。。。”

    “爷爷,都别说了。这都是命。”蓝薇眼眶通红地点了点头。

    徐老是乐茜的爷爷,乐茜毁了整个蓝家,而徐老曾经救过蓝薇的命,这其中的错综复杂,都是老天安排好的。

    来到城北的西街236号,叶扬有些紧张地敲响了这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叫小吉的小男孩,蓝薇看见小吉的时候就愣住了。

    这个小男孩,眉宇之间跟叶扬有几分相似,但是唇红齿白的,估计与母亲更为相像。

    后来有一名中年妇女出来了,看了一眼叶扬和蓝薇,然后说:“请问你们找哪位?”

    “您好,请问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位带着八岁小孩的受孕妈妈?”蓝薇礼貌地朝着妇女微笑。

    “我就是,你们是?”中年妇女有些紧张,然后紧紧地把小吉抱在自己怀里。

    “您好,我是那个小孩的。。。。。。父亲。”叶扬有些难以启齿。

    中年妇女顿时目瞪口呆地看着叶扬,最后看了一眼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吉,然后开门让两个人走了进来。

    “请问你们找小吉有什么事情?这个孩子是我生的,你们不能抢走他。”中年妇女显然以为蓝薇与叶扬是来抢走小吉的。

    蓝薇与叶扬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尴尬地说:“是这样的,我和我先生的孩子得了白血病,希望您和小吉能够帮我们一把。小吉算是我先生的血脉,我想他的骨髓有可能适合给我跟我先生的孩子移植。希望您帮帮我们。”

    蓝薇说得诚恳。

    中年妇女显然也知道白血病,而且她也知道,一个当母亲的人看着自己的孩子生病,会有多难受,更何况是这种绝症。

    “我可以答应你们让小吉跟你们配型,可是你们不能把小吉带走,他是我的儿子。”中年妇女说的决然。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小吉安全带回来的。”蓝薇有些欣喜,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当然,这个世界上有不幸的人,也有幸运的人。第二天,关于小吉骨髓的检查报告就出来了。

    完全符合,适合骨髓移植。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蓝薇喜极而泣,抱着叶扬狠狠地哭了一场。

    小吉突然间知道自己多出了一个弟弟妹妹,也好开心,整天都趴在婴儿床前,用小手指轻轻戳着弟弟妹妹的脸颊。

    三个人之间像是有一种无形的纽带,蓝薇看见小吉与平平和安安如此亲密,最后与叶扬商量了一下,决定认小吉为干儿子。

    中年妇女也知道小吉与叶扬有斩不断的血缘关系,索性也认理了,何况小吉能有两位这样疼爱他的干爹干妈,也是小吉的福气。

    一个星期后,平平与小吉同时被推入了手术室。

    叶扬与蓝薇在手术室门外耐心地等着,叶扬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叶坤的电话。

    “哥,爸出车祸了。”叶坤的声音焦急万分。

    叶政天是在下乡的视察的途中出了车祸,一辆运输木材的卡车突然间失控了,满车的木材从车斗里滚下来,砸在了叶政天的车上。

    一颗树干在坠落过程中直接从挡风玻璃贯穿而入,乳白的脑浆直接溅到了真皮椅上。叶政天当天死亡。

    叶扬听到这个消息后愣在了原地,手机也从手掌里脱落,屏幕在地上摔出了冰凌花。

    “薇薇,我爸。。。。。。我爸出了车祸,听说已经。。。。。。已经不行了。”

    叶扬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边是自己的父亲。叶扬不知道做出什么选择。

    “那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待会儿我哥也会过来。”

    蓝薇面无表情地说着,她知道,纵使叶扬有多么痛恨叶政天,多么排斥叶家,可是那终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从小长大的家。

    叶扬离开后弥俊匆匆赶到了手术室门外,看见蓝薇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问:“他人呢?”

    “家里有事,先回去了。”蓝薇的话十分平静。

    弥俊没有多说什么,陪着蓝薇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哥,叶政天死了。”蓝薇的话让弥俊一愣,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一直恨不得他死,可是现在听到他死了以后,心里却又没那么痛快了。”蓝薇失神地说着,脸上的表情竟然透露出了浅浅的悲伤。

    “薇薇,别乱想。有些人,天生不适合仇恨,而有的人,因仇恨而生,因仇恨而死。这种人是最可悲的。”

    弥俊淡淡地拍着蓝薇的肩膀,给她勇气,给她力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闷骚首长,萌妻来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王碧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碧川并收藏闷骚首长,萌妻来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