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睡月如疯 > 第13章

第1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呵,当初如果不是那个臭小子,老子会在牢里待了三年!”陈爱国声音陡然放大,透着不可隐藏的怨恨:“你们这对狗/男/女真他妈狠呐!想把老子弄死是吧!”狠狠地甩了简洁一巴掌,箍住她的下巴:“亏得老子命大!可这仇——我非报不可!”

    脸颊传来阵阵疼意,简洁冷冷的瞧着他,一字一句道:“你活该!陈爱国,你做了多少坏事?那么多年,我妈对你多好,你是怎么对她的?你现在是报应!”

    陈爱国咬牙切齿的将双手移至简洁的脖颈处,慢慢的收紧,然后用力,瞧着她逐渐胀得通红的脸颊,他心中生疼出快感。

    简洁几乎喘不过气来,挥舞着拳头去捶打陈爱国的双臂,他双眼迸发出浓浓的怨恨,那瞬间简洁觉得自己一定逃不掉了,余光瞥见一旁矮柜上的花瓶,她拼劲全身力气,猛踢陈爱国一脚。陈爱国吃痛,不得已放松手臂。简洁趁机迅速拿起花瓶砸向他的脑袋。然而他并未如她所想晕倒,摸了摸脑门的血,他的脸更为扭曲。简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处,唯一的想法就是要逃命,于是转身向门外逃去。这楼层是特殊病房区,压根就没住几个人。此时走廊静默的几乎瘆人,她体力还未恢复,不过跑出几步就摔倒在地面,膝盖磕得生疼。陈爱国尽管右腿不便,但一瘸一拐不过短短时间就可以到达她身旁。皮鞋踏在地面塔塔声仿佛死亡钟声。简洁绝望得几乎要流泪,却拼死做最后挣扎,一点点往前爬着。

    头发被人狠狠拽住,头皮被扯得生疼。

    陈爱国阴笑着蹲在她面前:“跑?”他笑着用手掌拍拍她的脸颊,“你能跑到哪儿?”

    ——

    这里是郊区一所废旧工厂,地处偏僻,少有人烟。空荡荡的空间内随处可见丢弃的废铜烂铁,等距排列的石柱白漆早已泛黄,夹杂着斑驳的灰色痕迹,高而广的屋顶布满了尘网,整个气氛萧条而幽怖。房子尽头一扇破败的门微微掩着,透过狭窄的门缝瞧过去,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简洁被反手捆住双臂绑在一把木凳上,被黑色布条紧蒙着的双眼只感受到黑暗与阴森,被胶带封住的嘴巴此刻已接近麻木。昨晚她被陈爱国打晕后,再次有知觉时自己已经身处此地。麻绳捆绑的双手因不断扭动手腕被磨得生疼,可简洁除了感觉那绳子略微松动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逃生的机会,此刻她能做得只是向上天祷告陈爱国没有去伤害简妈。

    那时陈爱国染上赌博之后,每每输了钱回家她和简妈都免不了被他拳打脚踢,后来年纪大了点,简洁能够与陈爱国反抗了,虽然她力气小点,可陈爱国也占不到什么便宜。那日简妈伤了人,那人在加护病房里躺了好些时候,一帮兄弟张罗着要找简洁母女报仇,最后还是吴庭威替她彻底解决了麻烦,连陈爱国的赌债也一并还了。而简妈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及突然受到的强烈刺激,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简洁不得已只得带她去看医生。本以为就此一切会风平浪静,谁曾想陈爱国又悄然蹦出来。或许是打听到简洁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于是想趁机敲诈,简洁自是不肯妥协。他勒索不成,竟又见色起意。其实早在简洁成年后,他就有那个心思,但一方面苦无时机,另一方面又担心简洁母女跟他彻底翻脸。走到山穷水尽时也就破罐破摔了。好在吴庭威及时赶到,才避免一场恶劫。后来,每每思及此简洁都觉后怕,吴庭威也骂她不知死活,竟胆敢一人前去见陈爱国。

    ——现实分节符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伴随着“砰”一声钢管被踢到墙面发出的声响,简洁提着一颗心绷紧了身体。

    视觉收到阻碍时听觉会变得异常灵敏。

    简洁疑惑脚步声竟是来自于两个人,陈爱国腿脚不便,走路时右脚落地声音明显要重于左脚,而另外一个步伐规律而有力的人是谁?

    ——

    那人一身黑色休闲装的打扮,头上戴着鸭舌帽,左耳耳际处镶了三颗耳钻,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

    “陈爱国,下手够重的啊?”他边说边伸出手指轻佻的刮简洁的脸颊,“瞧着细皮嫩肉的脸蛋儿,这五指印,吴庭威那小子看见了不得心疼死!”说话的声音竟带着种阴森的快意。

    简洁显恶的偏头,那人的声音陌生却仿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脑海中掠过一张张脸却始终对不上号。

    下一秒那人却摘下简洁眼睛绑着的布条。

    强烈的光线倏然袭来让简洁一时无法适应,微垂头努力试着张开眼睛。真实的世界一点点清晰起来,那人鬼邪的笑容逐渐明朗,简洁心里一个咯噔……

    “简洁,好久不见……”素来玩世不恭的语气,“怎么样——这个见面礼你满意吗?”

    简洁一眼就认出这人是丁骏。

    ——

    说来丁骏与她也不过是几面之缘,但简洁却是印象深刻至极。

    丁骏早些年本就是吴庭威同圈子的阔少爷,家底丰厚,为人嚣张跋扈,心狠手辣。简洁第一次同吴庭威参加朋友聚会时,丁骏亦是在场,席间他看上酒店的大堂经理,硬是要让那女人过来陪酒,那女经理是一身傲骨死不从命,丁骏的少爷脾气上来,差点没闹出人命,幸而被同行几人给拦下来。简洁对此类大少爷向来是敬而远之自然是没什么交集,连客套话都未曾有过几句。

    最后一次见到丁骏是在一年前,那时孙家已然由于孙父贪污*被抓而落魄。

    某日中午简洁同吴庭威在碧蓝轩用餐时,丁骏毫无警兆的闯入包厢,二话没说就把桌子给掀了。受惊吓的简洁被吴庭威护在身后。吴庭威从来也不曾是好脾性的人,当即就发怒了,一个拳头过去打得丁骏连退几步,丁骏还击,却是被吴庭威揍得趴在地上起不来。吴庭威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走过去安慰躲在一旁的简洁。丁骏那刻恶狠狠地盯着两人道:“吴老二,你TM一定会有报应的!”

    吴庭威气还没消,上前去又是一脚,英俊的脸上浮现讥诮笑容:“都沦落至此了,还不滚回去给自己找个退路!真想死呢?”

    此刻丁骏的潇洒俊秀早已被鼻青脸肿掩盖,“呸”一声吐了口血:“你他妈别在这幸灾乐祸了!要不是你跟吴庭非狼狈为奸,我爸他会进局子里?!”

    吴庭威不急不缓收回腿,冷笑睨他一眼:“你老爹在水利局长得位置上这几年没少捞钱吧?他有今天那才叫做报应!”

    丁骏气急:“那我那公司呢?吴老二,你趁机吞了我的公司,卑鄙!”

    吴庭威被他烦的已显不耐:“你那破公司当真以为我想收购呢?如果不是那几个股东跑来求我,你以为我愿意砸银子进去?”

    —— 现实分隔符

    丁骏猛的撕下简洁嘴上贴的胶带,嘴唇周围的肌肤瞬间被拉扯,简洁疼得“嘶”声抽气。

    丁骏的笑意倒是更浓厚了。

    简洁心想着这次是凶多吉少:“你想怎么样?”

    丁骏霎时敛了笑容:“啧啧,真不愧是吴庭威的女人,这直来直去的风格是如出一辙啊!就是不知道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呢?”

    陈爱国谄笑着附和:“等会儿他来了不就知道了?”

    简洁一愣。

    丁骏看出她的疑惑,微弯曲上身直直的对上她的眸子,嘴角噙着冷笑:“你猜——你值不值两千万?”

    ——

    路婵娟疾步过去拉住提箱欲离开的吴庭威:“你不能去!我听到丁骏给你打电话了——他现在跟只疯狗没什么区别!”

    吴庭威安抚她:“他不过是要钱,不会怎么样的!”

    路婵娟忧心忡忡:“两千万——你手上根本没那么多流动资金!公司刚刚在香港上市,挪用资金……你知道会怎么样的吧?”

    吴庭威笑笑,眸色沉沉:“自然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送点冥币给丁骏也不错!”

    路婵娟双手伸开挡住大门:“他现在是狗急跳墙,你这样不是更危险!不行,我不会让你去的!”

    ——

    简洁定定的瞧着丁骏两秒,忽而放松身体靠着椅背淡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条命在他眼里犹如草芥而已!”

    陈爱国咒骂几句:“当初老子欠的债他眼睛眨都没眨就给你还上了,这次会要你送死?”

    简洁瞥他一眼:“两百万和三千万的区别,你不懂啊?”

    丁骏危笑着捏起她的下巴:“亲爱的,你最好期望他来……否则……”手指慢慢掐住她的喉咙,“你妈妈如果看到你的尸体……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呵呵……”

    简洁目光幽幽望着窗外,他回来吗?她于他而言,哪里有那么重要?

    可是,如果真的只能走到这里,她其实……想看他最后一眼。

    一个在孤独绝望中等待的人,会有怎样的心情?期待曙光的来临?亦或是等候生命的终结。

    简洁活了二十三年,也胆小了二十三年。怕黑,怕疼,怕事……可如今真走到这一步,心境却也平静了。唯一担心的是妈妈如果知道事实,会不会再次崩溃。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不希望吴庭威出现……那至少他会是平安的。

    丁骏双手抄在裤袋里,瞟了眼简洁吹了声口哨:“美女,魅力不错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睡月如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常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常声并收藏睡月如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