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睡月如疯 > 第27章

第2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眉父亲当年是民兵游击队领袖,带领着一帮浑身匪气的兄弟打江山,而后被八路军收编,沈老爷子骁勇善战,胜绩连连,顺理成章的坐稳了高位。如今虽年事已高,但良好的身体底子再加上常年的锻炼,身子骨仍硬朗得很。沈老爷子就沈眉一个女儿,又是老来得子,因此极为宠爱,这也就养成了沈眉略显骄纵的性子,而后嫁于路文振后,他更是宠爱有加,这些年下来,她的任性骄横只是有增无减。

    沈眉气得不轻,连晚饭都吃不下,拿着个遥控器使劲儿的点着按键。

    路婵娟坐到沈眉一旁的沙发上:“妈,你别生气了,气坏身子可就不好了!”

    沈眉停下手上动作,遥控器被狠掷在茶几时撞倒了泡着顶级毛尖的瓷杯,瓷片碎裂在地面哗啦啦响,在偏厅的佣人急急忙忙跑来,还以为是有人受伤了。路婵娟扬手打发那人下去。沈眉严肃问女儿:“婵娟,你告诉我,心里是不是还有那臭小子?”

    路婵娟毫不犹豫的点头。

    沈眉了然,又问:“今天那丫头叫什么……洁?”

    路婵娟道:“简洁!”

    沈眉拧起眉头,姓简,脑海里一闪而过某个熟悉的身影:“她姓简?”

    “她今年多大了?”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23岁,比我小上两岁。妈,有什么问题吗?”

    沈眉脸色微变:“婵娟,你见过简洁的家人吗?比如她的妈妈?”

    路婵娟讶然摇头:”妈,你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沈眉拍拍女儿的手背:“没什么,你先上去休息吧,妈在这儿等你爸爸回来!”

    路婵娟折腾一天下来这会儿也累了,回到卧室洗涑过后也就躺下了。

    沈眉拨通某个手机号码:“帮我查个人——简语西。”焦虑与狠戾之色交织在眉头,她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紧闭上双目。如果说是简语西的女儿,那么……她就没必要手下留情了。既然当初她可以让简语西心甘情愿消失,那么今日的简洁也可以。

    回去的路上简洁十分沉默,完全不同于刚出门时的雀跃。到家后换了衣服便去厨房,简单的做了几道菜和甜汤,中途吴庭威尝试给她打下手,可是越帮越忙便被哄了出来。

    两人一同将饭菜端去餐桌,琉璃灯映着简洁素颜脸庞更显惹人怜的苍白,柔发松松绑了马尾垂在身后,而她垂着头默默吃饭,沉静清冷的面孔上瞧不出情绪来。一顿饭吃得吴庭威胸疼气闷的,他竟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打破平静,直到她端起残盘走回厨房,不出三秒中传来哗啦啦的声响,他心骤然一紧,跑过去便看到她拾碎片的嫩指被划了道长而深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流出来,顺着微抬起的手指倒流至手心,映着白皙的掌心,更显红的妖冶。

    简洁木然蹲在原处,眼睛一眨不眨不知是看着何处。

    吴庭威含住她的手指深吸了口,用碘酒清理过伤口,又给她粘上创可贴。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简洁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窝在怀里。

    吴庭威低叹,倾身搂住她入怀。她今晚第一句轻语:“路婵娟的妈妈不喜欢我。你妈妈……她好像也不大喜欢我……”

    吴庭威岂会不知简洁的忧虑,笑着道:“可是我爱你,我妈这么疼我,知不知道什么叫□屋及乌?”

    简洁昂起头撇着嘴,嘴角终于有浅浅笑意:“哪里会有你说的这么简单?”

    吴庭威见她情绪好转,笑眯眯哄她:“那更好办!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带你私奔!”

    “谁要跟你私奔?”

    “不要?嘿嘿,那我绑也把你绑走了!”

    简洁失笑。

    吴庭威趁热打铁:“那么你呢?小洁?”

    简洁抓抓头发,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发懵:“什么?”

    “如果你妈妈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你愿意---跟我走吗?”

    即便是简洁从未直言简妈的态度,然而从简洁这段日子来的躲闪,吴庭威也猜出一二来,更何况上次在医院简妈毫不掩饰表现出对任跃的喜爱。

    简洁偏过头歪靠在他肩头,目光幽幽认真的思考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几乎在吴庭威即将失去耐性时,她方挣扎犹豫似的讲道:“我妈她为了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她有多爱我,你是知道的……”

    吴庭威心突的一抽,当即转身双手捧起她的脸颊,简洁在他黝黑深邃的眸子里瞧见自己,明明心底千头万绪繁乱扯不清,偏表情却又是常见的冷静清淡。难怪他会焦急忧虑,他开口质问:“那么,我问你,简洁,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简洁微笑:“有多爱?”

    吴庭威恨死了她这般仿若置身事外的语气,顷刻倾身咬住她的唇,那真的咬,唇齿交、缠间舌尖几乎舔舐到血腥的味道。他不知为何会走到这境况,明明他曾经他才是那个想留便留说走就走的人,如今却演变为她随心所欲的来去自由。即便是她爱他,可吴庭威清楚的知道简妈对于简洁的重要性,甚至若简妈不同意,她怕是宁愿舍弃他,也绝不会反抗母亲。

    吴庭威粗鲁又急切的吻她,嘬她的耳垂,舌尖舔过她耳畔时她禁不住颤抖。大掌从毛衣下摆钻进去握住她的一团棉、软,揉、捏力道之大使得简洁忍不住呼痛,垂着他的肩头往后退。

    是想逃走吗?不可以!

    她凭什么在他泥足深陷时抽身离去?为何他将她置于心头第一位,却可悲的成为她为保帅极有可能弃掉的“车”?

    双指捏住她的红豆倏然收紧,抬起埋在她锁骨的头,喘着粗气在她耳畔愤然道:“我爱你爱到——恨不得将你拆骨入腹!这样,我就不用担忧有一天你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简洁彻底领教了他的“拆骨入腹”,每一次撞击都仿佛用尽全力,进的最深那刻简洁几乎以为自己要被凿穿了,她咬着唇破碎的呻’吟,柔声求他轻一点,他渐渐心疼慢下来时她又觉得不够,挠着他的背求他快一点重一点。他在她的媚、声细语中加速律、动,肌肉偾、张的身、躯布满晶莹水珠,额上的汗水顺着线条刚毅的侧脸滑落至她的嘴角,咸极苦涩。

    “不要了,不行了……”简洁的承受已到极限,缠着他精瘦腰的白嫩双腿无力的搭下来,双肘顶着大床弓起身子,又被他大力的压下去,倏然进入最深处,还恶意的顶着她体内最敏.感那点研.磨,简洁眼泪都流出来了,声音也带着哭腔:“你坏蛋……出去……我不要了……呃、啊……”

    吴庭威越战越勇丝毫没有停下的征兆,大手托起她娇软的白臀举高,一下下往里送,简洁被他撞击得后退,脑袋磕在床板上,吴庭威又将她拖回来,折起她的腿抵在她胸前,这姿势将她彻底暴露在他面前,方便他入得更深,简洁只觉得眼冒金星,几乎被他撞得魂飞魄散,所有繁乱思绪都飘于空中,摸触不到。

    战争以简洁的腿抽筋为终点结束。

    简洁睁着两只红肿似桃子的眼睛望着他,声音嘶哑:“你……你无耻……你无赖!”

    这么多年了,她所学会的骂人的言辞统共就那几句,竟还悉数用于他身上了。

    吴庭威吃饱餍足,面对面抱着简洁,蜻蜓点水似的吻了吻她鼓起的眼皮,唇角微勾:“好,我无耻,我无赖!”大掌置于她光.裸后背摩擦,替她顺气,简洁这时还抽噎着,心下恼羞,嘟着唇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吴庭威笑:“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欺负你?”

    简洁嘴唇一抖,抬眼睨他:“疼我就快点出去!”

    他又开始耍无赖:“小洁洁,你这叫做什么?过河拆桥懂吗?”

    她又羞又气的,分明是他兽.欲得逞,可这话听起来倒像是她强迫他似的:“你胡说八道!”

    他的无赖劲头一上来,哪怕是十个简洁也敌不过:“我哪里胡说八道了?刚才是谁欲.仙.欲.死,求着我深一点重一点的?”

    “你……”简洁已被他这粗、鄙直白言辞惊得说不出话来,张着嘴巴瞪大杏目,思及方才她软着嗓音在他身下求饶的情形,刷得脸通红,拉起被子盖着脸不肯出来。

    吴庭威反而乐得哈哈大笑起来,隔着被子抱住她。简洁被他搂在怀里,即使隔着厚厚的棉被也能够分辨出他笑起来时心脏跳动的频率,她脸埋得更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几乎都要睡着了,亦或是在棉被里待久了脑袋有些眩晕,只听得他的声音沉沉传来,仿若大提琴演奏般悦耳:“小洁,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彼此,我不会轻言放弃,所以——你也不可以!我知道,以后的路也许很难走,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笑,陪你去散步、逛街,做一切你喜欢做的事情!”

    怎么会不感动呢?

    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承认——我爱你。

    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承诺——我有一辈子的时间陪你走。

    在简洁的世界里爱情必须是基于信任的,若是两人间连最基本的坦诚相待都无法做到,那么携手一生必定是无稽之谈。所以,她必须得坦白。简洁从棉被里探出头,额头贴在他下颚处,收紧被子包裹住自己,道:“我从小就没有爸爸,你是这世上我最爱的男人,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割舍任何一个我都会心如刀割,可是,即便是没有我,你也会好好的,如果妈妈失去了我,一定会崩溃的……”

    “那就谁都不要割舍!”吴庭威笑笑,不知在是安慰她还是在说服自己:“我们一起努力,总会有那么一天打动她们!”

    会吗?

    会有那样的一天吗?

    _____

    除夕夜很快到了,张辉简妈张罗了一桌子美食,简洁又是贴春联又是挂灯笼的,张景那丫头最爱的炮仗又被政'府明令禁止了,于是预备午夜时刻在小区里放几样烟花来玩。北方人对春晚还是极热衷的,一家人边吃着饭边看电视。到了十一点时作息规律的简妈已开始犯困,可景儿偏缠着她陪着一块儿守夜,简妈只得忍者困意半靠于沙发上。

    正当简洁疑虑素来守时的任跃怎么这点还没到时,门铃便响了。景儿蹭的从沙发跳起来,乐嘻嘻去开房门,毫无意外又给了任跃一个熊抱。任跃习以为常,笑着拍拍景儿的背。简洁迎上去,冲着任跃指了指腕表:“还差半小时!”

    景儿将任跃脱下的大衣挂于衣架,三人一同往里走。简妈见任跃大年三十跑过来,不禁觉得奇怪,任跃答得自然:“老爷子嫌弃我没给他带个儿媳妇回去,大过年的把我赶出来了!阿姨,你想这天多冷啊!我爷爷还真狠心!”

    简妈笑盈盈道:“那你这动作就得快点!赶明儿就带个媳妇回去给老爷子看看!”说着意味深长的眼神便扫到简洁身上。

    任跃笑意浓浓:“我倒是想呐,可我这红粉佳人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见呢!”

    简妈扶着沙发沿站起身,简洁见这话题又要牵扯到自己身上,立刻朝张景使了眼色,景儿朝张辉挤挤眼,无声对口型道:“爸,快点!”

    张辉早已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可心中又不免担忧,他拿不准简妈的心思,若不是简洁与张景的鼓励,他势必是不敢贸然行动的。

    简妈觉察众人眼神皆显得奇怪,她启唇欲询问是何事,张辉倏地转到她面前单膝跪地。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们,这文很娇弱呀,需要养护呀,需要花花呀!

    还想吃肉不,想吃肉就记得给傲娇的声声撒个花!

    欲、求不满的吴公子咬着手绢代表月亮鄙视霸王的孩子!

    嗯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睡月如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常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常声并收藏睡月如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