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睡月如疯 > 第37章

第3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文振难得政务清闲几天,待在家里摆弄围棋,沈眉对这些修身养性的东西素来是敬而远之,而路文振又不愿陪她欣赏狗血的家庭伦理剧,于是两人各自占据偌大卧室的一角兀自做自己的事。

    沈眉正为剧集中不争气的女主角生气时,二楼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噪音,伴随着巨大的一声“啊”,沈眉眉角突突跳得厉害。

    夫妻俩匆匆登上二楼,而路向南也被巨大的动静吸引来。

    路婵娟的房门是虚掩着的,路向南疾步推门进去,发现路婵娟蹲在地上,手心划了长长一道伤口,而四周是碎裂一地的唐朝官窑的青花瓷器。

    佣人给路婵娟包扎好伤口后,沈眉仍旧是不放心,又见女儿面色极差,追问是何原因。路婵娟满肚子的委屈亟待找个宣泄口,愤然将今日跟踪吴庭威时的情境说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跟踪别人了?”路文振瞧着自己的女儿为了吴庭威一步步走向疯魔边缘,哪里还看得出那份骄傲高贵来?

    “文振,重点在于简洁那个贱人怀孕了!”沈眉为丈夫责怪女儿生气,更多的是心疼路婵娟掉了孩子不说,如今还要看着那小贱人怀着吴庭威的孩子。

    “妈,我不要,我不要简洁生庭威的孩子!我的孩子没有了,凭什么她可以这么幸福?凭什么?”

    “婵娟,你放心,妈妈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作为儿子的路向南太了解母亲的脾性了,一旦沈眉看哪个人不顺眼,那人必定是非死即伤。他虽然也极讨厌破坏姐姐幸福的简洁,然后木已成舟,难不成真要拖了那女人去打胎么?

    “妈,算起来简洁的孩子应该有六个月了,我们做不了她的主!”

    “你说这话是——你早就知道她怀孕了,是不是?”路婵娟激动起来。

    “姐,我都是为你好,不管简洁她有多少错误,我们都不应该牵扯到那孩子身上,而且既然现在二哥没跟她结婚,只要你牢牢抓紧二哥,这比什么都重要!”

    路婵娟自我解嘲般的笑:“抓紧他?你觉得有了这个孩子之后——我还能抓得住他吗?”

    沈眉也生气:“向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瞒着我们呢?”

    路向南百口莫辩。

    路婵娟情绪越发的低下去,渐渐地竟嘤嘤哭起来。沈眉安慰不是,责怪也不是,只得抱着女儿一块儿哭。路向南见场面完全失控掉,张张嘴巴却不知从何讲起,只得求助路文振。路文振难得清闲两天,耳根子还未清净下来,反倒瞧见自己妻子与女儿抱成一团狼狈哭泣,他轻叹口气,上前拍拍妻子的肩膀,声线温和:“行了,眉眉,别再掉眼泪了,你再哭下去,咱女儿可就更难过了啊!”

    沈眉一听这话立即擦了擦眼泪,却是杏目怒瞪:“你还说呢,这还不是你造的孽?”

    一双儿女还在场,沈眉说话这样口无遮拦的,路文振不禁深吸口气,脸色黯了黯。沈眉自知失言,即刻转移话题:“老公,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你别管了,这事交给我,我不会让婵娟受委屈的!”

    回到房间后沈眉追问路文振的对策,路文振左右而言他,沈眉的急脾气又上来:“我不准你去见简语西!”

    路文振对待家人素来是温和有度,对沈眉更是宠爱有加,这二十年来除了那件事之外,没让她受过半分委屈,思及简语西,路文振心脏剧烈跳动一番,他分辨不得那是什么情愫。沈眉的咄咄逼人让路文振止不住皱了皱眉,他最怕她的纠缠不休,索性顺着她的话接了去:“好,我不会跟她见面的,你放心!”

    ————

    简洁这晚睡眠极不好,从十点辗转反侧到午夜才终于有了睡意。

    可睡着之后,又开始持续不断的做梦,一幕接一幕的。

    梦到儿时救助她于危难中的雪人王子,梦见母亲被陈爱国追着满屋子打,梦见母亲偷偷躲进房间里擦眼泪,那时七岁的简洁瞧瞧推门进入,简语西慌里慌张的将一张照片藏于身后,那张照片上母亲身边男人的模样简洁并未看得仔细,只是隐约记得那是位丰逸清朗的男子。

    镜头迅速切换,她仿佛又看见香港那晚荒谬绝伦的情境,路婵娟得意的笑颜,吴庭威惊慌失措的表情。最后那幕,简洁梦到自己大着圆滚滚的肚子去超市为宝宝购置生活用品,却意外撞见路婵娟绝美却诡谲的笑靥,轻抬双臂,却重重向前一推,她便从楼梯上滚落,嫣红鲜血瞬时染满了整片思绪。

    简洁惊醒时背部凉凉的沁出许多冷汗来,冷气高风送过来,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方才的噩梦让她心有余悸,她抚着胸口长长顺气,起身去拿搁置在两米之外的手机。张景今晚尚未归家,简洁猜想应是今晚赛车比赛结束的晚,只是景儿常以夜班未有晚归,不知思想保守的张辉知晓真相后会如何责罚她。

    简洁在心脏狂跳不止的惊恐中拨通吴庭威的号码,那端的他明显是睡意浓浓,等她出声几秒后,才算是清醒过来:“简洁,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晚打电话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在吴庭威一连串问题出口后,简洁仍攥着手机不言语。吴庭威声音越发透着紧张,悉悉索索传来穿衣物的声音:“怎么不说话?到底怎么了?”

    那一瞬简洁恍然有种安心之感。

    “我没事,只是刚刚做了噩梦。”清晰的听到电话那端的他放心的舒了口气。

    “做什么噩梦了?”吴庭威小心翼翼问道。

    掌心抚、摸着肚子里的宝宝,简洁几番欲言又止,她害怕噩梦讲出口便会成真,于是轻轻叹了叹气,明知他看不到,还摇了摇头,“没有,没什么,我忘记了。”

    吴庭威没有点破她拙劣的谎言,温声安慰她:“别害怕,有我在这里呢。”

    “嗯。”

    “还睡得着吗?”

    “不知道。”

    吴庭威瞧了眼墙壁的大钟:“刚入夜,你现在躺床上去,怕辐射的话就把手机放在床边的矮柜上,不要挂断电话,如果害怕,就叫我的名字,我陪你说话。”

    简洁照做,包裹着薄丝绒被躺下,这一睡便到了天亮,她起床后第一反应便是取来手机看,他果然还没有挂断电话。嘴角不自觉上扬,她下床走到窗边拉开层层叠叠的白色窗纱,夏日清晨的阳光暖和而不剧烈,空气中仿佛有香甜的味道。欲转身时视线却瞥见楼下停着的那辆熟悉的跑车。简洁拿起手机喂了两声,车中的人立刻惊醒,瞧见天亮时才情绪平和的问她:“睡得如何?”

    “你一直都在楼下?”

    “不大放心,本来想看两眼就走的,没想到睡着了。”

    “要不要上来吃早餐?”简洁脱口道,吴庭威没有立即反应,她突然有些后悔,于是改口道:“算了,你那么忙,应该要去公司了吧!”

    “那可不行,话都说出口了,哪有反悔的道理?”吴庭威急急道,“我马上上去!”

    ————

    吴庭威嘴跟抹了蜜似的一阵谄媚,简语西虽没给他好脸色,却也没赶他出门。这顿早餐简洁吃得比平时要多些,吴庭威剥了白煮蛋递过去,简洁刚吃了两口,突然表情奇怪的顿住,手指轻抬颤抖着指着自己的肚子。

    几个人吓得不得了,还以为简洁吃太急噎到了。

    张辉立即倒了杯开水给她。

    简洁摆摆手:“不是,孩子他刚刚踢我了!”

    吴庭威喜逐颜开:“真的?”抬手覆上简洁凸起的腹部,感觉到掌心下的动静,他笑得像个孩子,“真的,他真的在动!”

    简语西温柔笑笑:“这孩子也是时候活动筋骨了!”

    简洁欣喜不已,吴庭威更是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他手掌隔着单薄的衣物传来滚烫的热度,简洁心中一惊,一记飞眼投去:“手——”

    吴庭威有些讪讪收回手,脸颊的笑容却始终未减。

    ——

    上午时张辉照常出车,景儿仍是未见人影,简语西携带环保袋去超市购买些食补的材料,临走前特地叮嘱简洁务必不要一人出门。简洁笑笑:“妈,这才六个月,我身子哪有那么娇贵!”可简语西千叮咛万嘱咐的,简洁只得应下来。

    怀孕后她最多的休闲方式便是看书,这天上午翻看的是市面上目前极为畅销的——看见。她细细翻看了几十页,门铃叮叮响个不停,简洁只当是简语西出门时忘记带钥匙了。

    门打开的那刻简洁的笑容僵在脸颊,握在门棱上的手指几乎同一时间往前推送门,身着红色连衣雪纺裙的路婵娟屈膝抬起,光洁的膝盖抵在门棱与墙壁之间,重重的使力一推,简洁怕伤者孩子,只得松手向后退一步。

    路婵娟身高本就有170公分,又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站于165公分的简洁身前,颇有种居高临下之势。路婵娟当之无愧的绝色之姿,眉头眼角皆是高贵傲慢之气,勾起的嘴角是嘲弄的笑意,眸光里抛出尖锐戾气,紧紧锁定在简洁身上,仿佛希望在她腹部灼出几个洞来。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简洁并不愿掩饰对路婵娟的厌恶。

    路婵娟边冷笑,便探臂将挡在身前的简洁拨开,恍若无人的走入客厅。她身上挟带着channel新一季的香水味道,简洁最近对这些香香甜甜的东西极为反感,不禁抚着胸口作呕。路婵娟将方才折叠好的遮掩伞随手扔在玻璃桌面,极危险的笑笑:“我可是来送礼物给你的,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吧?”

    简洁岂会呆傻到分辨不出敌意善意来?她可不会认为路婵娟跑来是为庆祝她肚子里有了吴庭威的孩子!简洁再次挪到距离路婵娟稍远的位置,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路婵娟挑眉,“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再者说了,我未婚夫的孩子,我来看看,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匪夷所思的逻辑让简洁哭笑不得,她不愿与路婵娟纠’缠:“这孩子是我的,与任何人无关!至于你与吴庭威之事,麻烦不要将我这局外人扯进去!”

    路婵娟冷哼:“你以为有了这个孩子,你还能置身事外?”

    简洁无奈:“这个孩子本就不在预料之中,可既然他来了,那便是与我的缘分,我也从来没想过要用孩子去束缚吴庭威,从香港那件事之后,我跟他就已经不可能了。”

    “作为胜利者,你自然是可以肆意给出说辞,不过,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那就随便你好了,这是我家,请你离开。”简洁下了逐客令。

    路婵娟慢条斯理打开手提包,探手进去拿出小个的透明玻璃瓶,攥在手里扬了扬。

    简洁瞧见那玻璃瓶中微微泛红色的液体,心中不禁咯噔一下,脚步愈发的不稳当,悄然退后两步倚着墙壁站立。她开始后悔今早吃过早餐后赶走吴庭威,若是路婵娟真欲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事,自己大着肚子要如何与她抗衡!

    果不其然路婵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打开玻璃瓶的塞子,握在手心朝简洁紧逼而去。

    “你想怎么样?”简洁说话间眼角余光扫向左侧,紧张得盘算逃跑路线。

    路婵娟笑容愈来愈盛,仿佛盛开的玫瑰,鲜艳欲滴,却扎满毒刺,“都说了要送你礼物了啊!”

    不过是几步的距离,路婵娟走得极慢,简洁趁机往左侧逃去,可她还没跑至门边鞋柜处,便被路婵娟拽住胳膊。

    “你不能乱来,你伤了我,是要坐牢的!”

    路婵娟冷哼:“坐牢?我爸可是路文振,谁敢?”

    简洁极力向后弓起腰身保护自己的肚子,路婵娟顺手一推将她抵至墙边,举起玻璃瓶送至她的唇际。简洁奋力挣扎,可她身子实在是不方便,下巴被路婵娟狠狠掐住,那涂满红色丹蔻的指甲划伤了她下巴的肌肤,一阵刺痛,而路婵娟已举起那玻璃瓶,强行往简洁嘴里灌去。

    “把这个喝下去,我们就都解脱了!”

    简洁被呛得咳嗽连连,那漏出的液体顺着她的下巴滑落至白色T恤上,殷红一片。

    作者有话要说:为我儿媳妇祈个福,你放心啊 ,我回头一定帮你虐过来哒,一定的一定的!!

    元旦大肉已经准备好喽,是我写的最满意的一次【大船】,【双处】的战斗是非常精彩哒~~\(^o^)/~

    #favorite_1{color:red;font-weight:bold;border-style:double;}

    专栏求土豪包养呐,肉肉限量供应,先到这优先入口嗷,吼吼,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睡月如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常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常声并收藏睡月如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