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睡月如疯 > 第46章

第4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洁没等到吴庭威的求婚,却等来了吴江因非法融资而面临牢狱之灾的消息,她忽然间明白了那日路婵娟语气中的笃定是从何而来。

    路婵娟再次向简洁耀武扬威时,简洁并未透露出任何不悦的情绪,也未去质问吴庭威的承诺何时兑现。当然,这并不代表她内心没有波动,事实上,她焦虑而不安,然而表面上却极力保持镇静。她在等待吴庭威做最后的决定,并且希望那是她心中所想的结果,如果在重重困境中吴庭威选择继续牵着她的手,那么简洁觉得自己心中的怨恨或许会少一点点。最坏的打算是那结果与她心中所想背道而驰,但若真走到这一步,她也会采取特别的手段逼迫他妥协,绝不会任由路婵娟逍遥快活。

    吴庭威正为周旋父亲之事忙得焦头烂额,那边厢却传来了吴庭赫竞选新一届C城市长失败的消息,小道新闻传得沸沸扬扬。

    风传最盛的便是吴庭赫买凶杀人事件。吴庭赫整治城中大户丁家后,致使丁氏一族落败,而后帮助弟弟吴庭威吞并丁俊的公司,丁俊恼羞成怒,蓄意报复,吴庭赫忍无可忍狠下毒手。

    林林种种的传闻皆是被描绘得绘声绘色。

    吴庭威为此心烦不已,而吴庭赫反倒气定神闲的每日泡茶练字,仿佛置身事外般轻松无忧。

    夜色已深,吴庭赫一篇兰亭阁序临摹了两遍,盛夏有些困难的一手端着牛奶杯一手转动轮椅推门而入。

    吴庭赫抬眸瞧了她一眼,没有出声,毛笔尖的墨水滴落在宣纸上,渐渐浸染。

    盛夏放下杯子,出门前还是忍不住道:“你知不知道,是小绫出卖了你?”

    吴庭赫放下毛笔,拿起一旁的湿巾擦拭手掌。

    盛夏极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你果然是知道的,所以……即便是如此,还是要继续爱她?”

    吴庭赫眸色微动,始终保持沉默。

    “她有什么好呢?值得你们为她如此!”

    他嘴角勾起浅笑,落寞而神伤:“是啊,她有什么好呢?值得我为她这般?”

    低沉似无的叹息重重敲击在盛夏的心上,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心灰意冷,或许她这辈子都无法走进他的心里,因为在很早以前他便为自己的心门上了一把锁,而那座城池里锁着他的爱人。

    ——

    吴江被请去警署谈话长达12小时,在这中间的每一分每一秒祁思嘉都是提心吊胆的,她答应吴江乖乖待在家中,却仍是违背他的意愿,悄悄出现在警署附近。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各路记者早已将警署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吴江出现后当即被堵在门口前进不得。

    当祁思嘉看到丈夫捂着胸口晕厥时,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迅速打开门飞奔而去。

    ——

    车子停在医院地下车场时,简洁仍旧有些犹豫,双手略显局促的蜷起搁在膝盖处,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都似是紧绷起的。

    吴庭威熄了火,见她仍旧如此不安,拉过她蜷着的手,抓住她的手指一根根舒展开来,然后五指插入她的指间,紧紧握住。而他的声音温柔而平稳:“不要担心,有我在。”

    简洁看向他的目光带着无法消退的怀疑,这让吴庭威黯然神伤,果然要重新取得她的信任,竟是如此困难。

    当简洁听说吴江住院的消息时,只关切的询问了他的状况,并未曾想过要来医院探望,因是吴家人本就算不得待见她,她如今也没有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爱好。但是吴庭威提了,她不得不静下心来思考。且不说作为晚辈,理应对长辈表示应有的尊重与关心,更何况吴江还是小乐天的爷爷,虽说吴家还未曾表示认可小乐天的出身,但既然简洁有嫁给吴庭威的心思,吴氏夫妇这关,早晚都必须要经历的。而吴家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她若此时向吴江示好,说不定吴家对于她与吴庭威的婚事不会再那么极力反对。另外一方面,简洁更担忧的是路婵娟那边的动作。在路婵娟母女疯狂指数飙升的时刻,简洁若是想要打场胜利的翻身仗,必须要将吴庭威紧紧抓牢在身边,再借助吴家的力量来反击。

    所以,不管她内心有多挣扎,简洁都选择了同吴庭威前来医院探望。

    简洁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炖了对心脏极有益处的冬虫草鲫鱼汤,吴庭威左手提着保温盒,右手握住她的手送至唇际吻了吻,又放在胸口的位置,微笑道:“走吧!”

    简洁深深吸了口气:“嗯!”

    走至病房门口时,简洁顿住脚步停在原地,病房内隐隐传来说笑声,她听得出来那甜美的女声便是路婵娟,她眯起眼睛,嘴角微微向下抿起,整个人看起来似被乌云笼罩般毫无生气。

    吴庭威为她此时的表情心疼而忧虑。他承诺要保护她,却一再让她受到伤害。他希望她变得坚强,却害怕她的刚毅会过犹不及,最后伤到自己。简洁的想法他岂会不清楚,她对他的信任已全面崩塌,却依旧愿意嫁给他,这意味着什么呢?他不小心看到她收藏在口袋里那张简语西抱着个小婴儿与路文振的合照,便亟不可待的去找了祁思嘉确认,果然,她也是路文振的女儿。吴庭威了然,他的简洁再不是过去那个万事看得淡然的清雅女子,简语西的离世,对她而言无疑是致命打击,而她的生父路文振心中却只有路婵娟这一个女儿,她心中岂会无恨呢?而此时他所能做的,唯有陪在她身边,守在她身边,哪怕天地顷刻倒塌,至少他也会拼尽一切护她周全!

    “都到了门口了,不会再打退堂鼓了吧?”吴庭威故意如此说。

    简洁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微微一笑:“当然不会!”

    吴庭威扬眉示意自己没有空手,简洁心领神会,抬手敲了几下门,听见屋内的人道“开门”,才悠悠推门而入。

    “爸,小洁来看您,特地花了整个上午的功夫给您煲了冬虫草鲫鱼汤,听说对心脏很有益处!”吴庭威笑着将保温盒递给母亲。

    祁思嘉接过那保温盒,朝简洁点头算作打了招呼。若不是祁家与简家的这层恩怨在其中,她其实挺喜欢眼前这干干净净的女孩子,而如今连简语西都已离世,那些过往仿佛都随风飘散而去,就算是恨,她又该恨谁呢?甚至,祁思嘉对孤苦无依的简洁已产生了怜惜之感,更何况她还为吴家生了个孙子呢!只是……祁思嘉瞅了瞅面色冷淡的吴江,心底着实拿不定主意。

    路婵娟漂亮的丹凤眼嗖嗖放着冷箭,简洁却反倒毫不避忌的勾唇一笑,倒叫路婵娟心底惊了一惊,视线移及简洁与吴庭威交握的双手,她气得呼吸间肺脏疼得厉害,强、逼迫自己在吴江与祁思嘉面前保持优雅贤淑的一面。她虽不能直接与简洁撕开脸面,可言辞行动上的反击还是有的。譬如此时,她将自己煲的人参鸡汤导入瓷碗中,笑盈盈递给吴江:“伯父,这个我可是用小火炖了一夜呢,您尝尝,味道特别的好!”

    吴江用余光瞄了眼立在一旁的简洁,接过路婵娟递来的人参鸡汤,喝了一口道:“嗯,不错!”

    祁思嘉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自家老公可是从来不吃任何与“鸡”相关的菜,倒是鲫鱼汤——还真是他的最爱!

    简洁到底还是开了口:“伯父,鸡汤太过油腻了,又不容易消化,您近来饮食还是应该以清淡为主的!”她说这话并不只是对路婵娟的还击,更多的是身为晚辈对长辈的关心。

    吴江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嗓音响起:“我吃什么喝什么,难不成还要经过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同意不成?”

    简洁尚未开口,吴庭威便站了出来:“爸,简洁也是为您好,您心脏不好,自己也知道,成天的吃这些荤腥油腻的食物,像话么!”

    吴江当场欲暴走,这儿子倒像是老子了,可人家说得也在理,他只得冷哼一声:“我这人就爱喝鸡汤!”

    吴庭威嗤笑:“得了吧,从我记事起,您就没吃过跟鸡相关的食物吧!”

    路婵娟脸色不大好看,尴尬至极,她只顾着想表现,竟然忘记了这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吴江道歉,吴江摆摆手,只道没关系,又同她聊起了公司股票的事情,路婵娟在事业上极有自己的见解,条条框框的罗列了几点重要事项,吴江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吴庭威觉察到攥着的那只小手愈发的凉下来,心中极不忍,于是向父母告辞。

    吴江原本等着他幡然醒悟,没想到这小兔崽子是变本加厉,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把手给我松开!当着婵娟的面,像什么话!”

    “我跟小洁的事情关婵娟什么事?“吴庭威据理力争,“再说了,我拉着自己儿子的妈——有什么错?”

    祁思嘉瞅瞅自己老公的气势瞬间便弱了下来,吴江想抱孙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大儿子家只有优优一个女儿,小儿子又迟迟不肯成家,可现在突然蹦出来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吴江虽表面上仍是对简洁极为反感,却也瞒着众人偷偷去医院看过小乐天好几次,这心里头是又作难又兴奋,为难的是与路家几十年的交情,婵娟又是他所中意的儿媳,不论是在家庭还是事业上婵娟皆是辅佐吴庭威的一把好手,吴家需要这样的儿媳!可这小乐天又太讨人喜欢!更何况吴江的父亲吴青松老先生早几年便念叨着重孙重孙的,吴老太爷也快过九十大寿了,两只脚都邻近黄土的人了,可不就剩这点念想了么,若是叫他知晓乐天的存在,那吴路两家的婚事必定是要告吹的!

    可吴江又不是路文振,他绝对说不出来将简洁的孩子报给路婵娟养育的言辞。

    ——

    路婵娟的危机感全方位爆发,回家后沈眉问起医院情况如何时,她原原本本将所发生之事告知。

    沈眉气不打一处来:“他吴家是什么意思?为了个来路不明的孙子,就预备让简洁那个臭丫头嫁进去了?”她愈想愈觉得生气,又为女儿心疼,“你还怀过他吴庭威的骨肉呢,不能因为现在孩子没有了,就立刻翻脸不认人了吧!”

    路婵娟的脸色稍稍变了变,她心里亦是气愤不已,原本至少吴江夫妇是站在她这边的,可那孩子一出生,吴江夫妇虽表面上仍旧支持吴路两家联姻,可那心思已逐渐向简洁那方转移,若是任由此发展下去,那后果必定是不堪设想。

    “妈,我该怎么办呐?难不成真像爸爸说的那样,把简洁的孩子抱过来养!”

    “得,你们父女俩可别拿流着简家血液的人给我添堵!那孩子我是一眼都不愿意看见!”沈眉凌厉的细眉一挑,拍拍女儿的手背:“既然一把火不行,那我们再添点柴进去!”她眼珠子滚了几滚,说道:“凯越投资澳洲矿场失败的消息,不是一直捂着没放出去么,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们给那些八卦杂志通通风!”

    路婵娟担忧这火烧的太旺,会伤及无辜,担忧道:“妈,吴家正是多事之秋,若是这事给曝光了,股价必定会大跌,到时候庭威一定会公司的事伤透了脑筋,更何况路伯父的身体——”

    “我的傻女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为吴家着想呢!”沈眉摇摇头,安慰她,“你放心,这火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妈妈会出来收拾残局的!到时候只要咱们路家沈家肯拉上一把,你吴伯父必定会相安无事,凯越顶多也就是损失点银子罢了!”

    路婵娟思量片刻,觉得此法可行,于是笑盈盈道:“那我现在联系下沈想晴,透露点消息给她们报社!”

    沈眉笑笑点头,又道:“顺便跟想晴说说,她都有多久没来看过我这个姑姑了,有时间把兜兜也带过来住上几天!”

    作者有话要说:亲妈尽量将各人的心理活动及想法转变过程描写清楚了,

    设定的大纲已经折腾完了,日更肯定不会断地,不过肥肥的章节远目遥望啊。。

    准备出门吃麻辣烫的亲妈 突然想起来。。。忘记设定发文时间了。。其实我七点就把这章放存稿箱了。

    ps:第一次看见负分的亲妈,。。。无法言喻感受。虽然是负的,好歹也是条评论,至少让我知道。。有人在追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睡月如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常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常声并收藏睡月如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