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江玉郎 > 37轩辕三光

37轩辕三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出口,江玉郎也在心里轻嘘口气。

    转头对小鱼儿道:“走吧。”

    两人踏上石阶,往上走去。

    还未走到出口,就听到上面有语声传来。

    江玉郎和小鱼儿两人同时放轻脚步,继续往上走。

    走到出口处,只见出口处盖着块石板,两旁留着半寸空隙,射入室里的天光就是从那两条空隙中照下来的。

    反正已经找到出口了,两人也不急,躲在下面往外瞄。

    外面竟是个道观,这道观里供的是什么神像,两人却瞧不见,因为那神像现在正在他们头顶的石板上。

    道观里摆着张神案。此刻神案上并没有香烛供礼,却随意搭着一双腿,双腿闲闲的晃着,裤管被直卷到膝盖,脚上着双草鞋,再往上面,他们便瞧不见了。

    神案的对面站着三个人,他们穿着深蓝色道袍,明显是三个道士。

    只听中间站着的那个道士拔剑喝道:“大胆狂徒,休得无礼!这里是峨嵋派道观,任何人不得亵渎,你斗胆在案上躺睡,成何体统!”

    案上的人出口闲闲道:“老子就是要在案上睡觉,你能怎样?”

    那道士怒道:“既然如此,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上——”

    话音刚落,三个道士一齐拔剑出鞘。

    长剑化作炫目的烈电,朝神案上那人刺去。

    只听那人狂啸一声:“来得好。”

    便迎着剑光而上,与面前三人缠斗起来。

    边打边闲闲道:“老子踏遍了武当、泰山,行走江湖多年,从来没有领教过峨眉派的的功夫,今天正好过来瞧瞧。”

    三道士剑势犀利凶猛,但那人的双拳更加凶猛,身影急闪,闪入剑光,拳剑相碰,劲气激荡。

    那人身影极快,躲在下面的小鱼儿和江玉郎硬是没看清那人的长相,只看到那人在层层剑光下来回穿梭。

    还未瞧仔细,就听到“碰,碰,碰——”三声巨响,三个道士就被击飞了出去。

    那人也跟着飞身出去。

    看到道观里已经没人,江玉郎朝小鱼儿问道:“现在走不走?”

    小鱼儿吐吐舌头:“当然走了,还等什么?”

    两人合力,一搭一档,总算将上面的石板抬起,一溜烟钻了出去。

    偷偷溜到庙门口,往外瞧去。

    终于看到了刚才躺在神案上的那人了。他身材高大,面若刀削,五官深刻,长的倒是很俊,大概有三四十岁,双目散发着犀利的光芒,穿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袖口裤腿卷着,却又散发着一种豪放不羁的气势,此时正单手叉腰斜立在那三个被打飞出去的道士面前。

    他纵声道:“老子轩辕三光打架赢了,从不杀人,但要老子放过你们,就要陪老子赌一场。”

    他是轩辕三光。

    江玉郎在心里搜索着轩辕三光的资料:轩辕三光,“十大恶人”之一,江湖人称“恶赌鬼”,他倒不曾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但他却有个特点就像他的名号一样“见人就赌”,经常逼着人们和他赌。

    那边轩辕三光不待那三个道士出声,接着道:“格老子,若是你们输了,你们一人输老子一条胳膊一条腿,要是老子输了,老子剁一根手指给你们。”

    三个道士瞪圆了眼睛,凭什么他们输了,就掉胳膊腿,轩辕三光输了,剁根手指就行了,不公平啊不公平。行走江湖,若是没了胳膊和腿,那和死掉有什么区别,奈何形势比人强,他们又打不过轩辕三光,只能在心里吐吐槽。

    “贫道陪你赌!”一个声音缓缓道。

    一个乌簪高髻,白袜蓝袍的清瘦道人,随着语声,缓步走了进来。

    他右手紧握着悬在左腰的剑柄,剑已出鞘四寸。

    虽只出鞘四寸,但却有一股凌厉的剑气逼人眉睫,连远在道观里的江玉郎和小鱼儿都被那股剑气所摄,不敢轻举妄动。

    轩辕三光看向来人,问道:“来的可是峨嵋掌门‘神锡道长’?”

    神锡道长依旧缓缓道:“正是贫道。”

    轩辕三光朗声笑道:“好!好!好!果真不愧是一门一派的宗主掌门,否则怎会有如此凛然的剑气。”

    他连称三个好,接着话锋一转:“只是道长你还未走近,剑已出鞘,难道不怕失了你宗主掌门的身份?”

    神锡道长神色不变,语声缓慢道:“面对名震天下的轩辕三光,贫道不能不分外小心。”

    轩辕三光大笑道:“承蒙道长看得起,不过刚才道长说要和老子一赌,可现在却又杀气腾腾这是怎样?”

    神锡道长道:“你我俱是武林中人,要赌,自然是赌一赌武功之高下,你赢,取贫道头颅;贫道赢,你取贫道脑袋。”

    轩辕三光拍手称快道:“不错!以身体为赌具,以性命作赌注,果真是世间豪赌!可这赌注老子却不太满意,你若输掉了脑袋,老子可能就要被你门下三代弟子,两千七百三十二人给追杀八辈子;你若赢了,也可以扬名,怎么算都是老子吃亏啊!”

    神锡道长淡淡道:“那你要怎样?”

    轩辕三光眸光微闪道:“掌门铜符!我要掌门铜符!”

    神锡道长终于变色,冷道:“痴心妄想。”

    轩辕三光故意叹道:“原来‘峨嵋派’都是赌不起的人啊!你若胜了我,大可以割下我的头颅,我若胜了你,却留下你的性命,只是你的掌门之位,要让我来过过瘾,算来其实吃亏的是我啊!”

    神锡道长面色沉重,缓缓道:“除此之外……”

    轩辕三光笑道:“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但老子却还可给你个便宜。老子就这样站在这里,让你砍三剑,你三剑若是伤了老子,老子自然就算输了,老子双脚若是离了地,移动了位置,也算输了。”

    他这赌法极为狂妄。

    连本来绝不想拿掌门铜符去赌的神锡道长也都动摇了。要知道拿着掌门铜符那就可号令整个“峨嵋派”,“峨眉派”位居当代‘七大剑派’之一,掌门铜符到处,不但本门子弟伏首听命,便是其他的门派,也得给这个面子。”

    他道:“此话当真!”

    轩辕三光狂傲道:“轩辕三光,从不食言!”

    小鱼儿推推江玉郎,压低声音道:“要不要咱两也赌一赌,你赌他们谁赢?”

    江玉郎笑眯眯的回道:“我赌轩辕三光赢,若我赢了,你输我什么?那半本秘笈?”

    小鱼儿也笑眯眯的回道:“不好意思,我也赌轩辕三光赢!”

    道观外,神锡道长缓缓道:“阁下可曾准备好了?”

    轩辕三光笑道:“好了,道长尽管出手。”

    “锵啷”一声,神锡道长长剑出鞘。剑气森森,杀气荡荡。

    他剑锋平平移动,突然间,剑光化为闪电,一剑刺了出去。他这一剑不求伤人只是要让轩辕三光失去平衡,

    只见轩辕三光腰身一拧,霍然转过半个身子,腹部猛力收缩,这一剑便堪堪贴着他肚子刺了过去。神锡道长不手腕一扭,第二招已出,剑势已变“刺”为“削”,平平削向轩辕三光的胸腹。招式衔接间如行云流水,毫无空隙。

    眼看着轩辕三光就要被腰斩,哪想轩辕三光的腰肢竟然出奇的柔软,上半身却突然倒下,剑势依旧险险的擦过他的肚子。

    神锡道长突然回旋剑锋,直袭轩辕三光的左腿的膝盖。

    而轩辕三光此时上半身依旧倒着,身子已至极限,已经无法再闪。

    他突然侧脸,微微一笑,一口咬在神锡道长握剑的手腕上。

    在轩辕三光笑时,神锡道长已觉不对,已经提起一百二十个心暗自提防,哪料到他会咬人手腕。

    手腕吃痛,长剑再也把握不住,“当”的落在地上。

    轩辕三光大笑而起,朗声道:“你输了!”

    江玉郎和小鱼儿都有些瞧呆了,刚才两人交手实在是精彩绝伦。

    神锡道长缓缓道:“但你说过绝不还手。”

    轩辕三光接着大笑:“不错,老子是说过不还手,但没说过不还嘴呀!”

    神锡道长默然无语,惨然一笑,道:“是,贫道是输了。”接着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铜牌,扔了过去:“掌门铜符是你的了。”

    这神锡道长也算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了,武功威望在江湖上也颇负盛名,奈何这些天“峨眉派”走霉运,先是几天前一大批武林好手擅闯他们后山的祖师陵墓找宝藏,后来由于参与者众多,不了了之;紧接着又遇到轩辕三光擅闯道观,还输掉了掌门铜符,真真是厄运不断。江玉郎有点儿猫哭耗子假慈悲地念想了一番。

    就在他暗自念想的时候,突然被小鱼儿一扯,踉跄两步,瞪了小鱼儿一眼,这个时候出去干嘛?早点走掉才是正理!

    小鱼儿无视江玉郎的眼神,大步踏出道观,高声道:“这铜符暂时还不算是你的。”

    道观外的众人都是一惊,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轩辕三光道:“格老子!你们这两个小鬼刚才一直在道观里?”以他的武功,刚才人在道观怎么会没发现?

    不管是小鱼儿还是江玉郎都不愿叫人知道地宫的事。小鱼儿避重就轻道:“这你不用管,关键是我要和你赌!”

    轩辕三光一提起赌什么也不计较了,大笑道:“好,有人赌就好,老子最喜欢的就是赌!你拿双什么做赌注?”

    小鱼儿笑着接道:“我若赢了,掌门铜符就归我;你若赢了,不但铜符是你的,我的人也是你的了(咳咳,大家别想歪)。”

    轩辕三光怪笑道:“你要以你的人来赌这个铜符?”

    小鱼儿点头道:“嗯。”

    轩辕三光又道:“我赢了你又有何好处?”

    小鱼儿嬉笑道:“好处很多着啊!一时也数不尽,你无聊时,我可以找人来陪你赌,你赢钱时,我可以帮你数钱……总之只要你赢了我,包你一生受用无穷。”

    江玉郎在一旁瞧着他们对话,暗自撇嘴,他怎么不说冷了还可以帮忙暖床啊!

    小鱼儿突然又一扯他和江玉郎拷在一起的手铐,扬起手上的铐子晃一晃,指着江玉郎道:“而且还有赠品!”

    轩辕三光大笑道:“的确不错。”接着望着他俩手上的铐子奇道:“你俩为何这般亲热?”

    江玉郎和小鱼儿听到“亲热”这个词,俱都一僵。

    小鱼儿随即恢复正常道:“你若能让我们不亲热,算你有本事!”

    轩辕三光捡起神锡道长刚才用的剑,对准那手铐劈了下去。,只听“铮”的一声,火星四激,宝剑竟已断成两截。

    小鱼儿笑道:“你瞧,我和他是不是非亲热不可?”(这话很有歧义哦!)

    轩辕三光道:“那也未必,你若不愿和他亲热,老子帮你把他的手砍下。”

    江玉郎听到此言,表面依旧一派云淡风轻,内心把轩辕三光骂了个遍,@#¥%#,多管闲事!我们亲热我们的关你屁事!呸呸呸,他俩这叫亲热!

    小鱼儿意味深长的瞧了江玉郎一眼,朝轩辕三光道:“别啊,万一你赢了,他可是赠品啊!”

    轩辕三光摸摸下巴道:“说的也是,你要如何赌法?”

    小鱼儿笑嘻嘻道:“赌注是我出的,如何赌法,就该由你作主。”

    轩辕三光眼睛在小鱼儿身上打了个圈,突然一亮,大声道:“好,我就赌你绝不会知道你身上的疤有多少。”

    小鱼儿的脸上有疤,露出的手臂有疤,微微敞开的胸襟前也隐约有着疤痕,轩辕三光估计他身上肯定疤更多,估计他自己肯定没数过。

    小鱼儿也怔住:“你真的要赌我身上的疤?”

    轩辕三光大笑道:“没错。”

    小鱼儿道:“好,我告诉你,我身上的疤一共有一百个。”

    他竟然说的截钉断铁,好似他真的数过似的。

    轩辕三光也不太确定他说道是真是假,怔了半晌,怪笑着瞄着小鱼儿道:“好,你脱下衣服,让我数数。”

    小鱼儿伸手就准备扒衣服,江玉郎突然按住他的手。

    小鱼儿疑惑的望过去,猛然脸色大变,他想起了江玉郎那家伙在他身上干的好事,那些青青紫紫的吻痕可才过了一夜,不可能消失掉,现在如果脱掉衣服的话……

    那该死的混蛋!

    小鱼儿眼中飞出无数小刀朝江玉郎射去。

    作者有话要说:jj抽了,囧。。不能回复留言了,。。。我把h章节已经发出去了,没收到的筒子们,再写一遍邮箱地址。。。。O(n_n)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成江玉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虚并收藏重生成江玉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