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江玉郎 > 42楼间惊变(上)

42楼间惊变(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玉郎极目望去,只见几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大笑着奔了过来,腰边的佩剑,叮叮当当地直响。

    江玉郎瞧见他们奇道:“白凌霄、李明生、花惜香你们怎么在这?”

    一个身穿绿衫的俊俏少年笑道:“我们今天准备踏青呢,不过,既然你回来了,那就不去了,我们好好聚聚。”

    其中一个稍显黑壮的青年跟着高声道:“走,我们去‘玉楼东’帮你接风洗尘!”

    江玉郎勾起嘴角笑问道:“我想知道,是谁请客啊?”

    这几人的父亲师门都是在江南的顶尖人物,江别鹤交友广阔,江玉郎跟着江别鹤四处走动,自然也和他们几个熟识了,平日里无聊了,大家约在一起逛逛青楼画舫倒是常事,男人一但一起嫖过妓后交情自然飞速增长,几人倒成了很好的狐朋狗友。

    江玉郎平日里对待银子的心态是花移花宫的经费,不花白不花,于是几人在一起玩乐时,通常是江玉郎付钱。

    “该不会又是你们请客,我付钱吧。”江玉郎抱臂轻笑道。

    一头戴珠冠,面如珠玉的少年嬉笑道:“呵呵,居然被你猜对了。”

    江玉郎朝天翻了个白眼,耸肩道:“我就知道。”

    少年们围着江玉郎嘻嘻哈哈,道:“玉郎,听说你要成亲了,以后还敢和咱们去‘抱月楼’找清清姑娘吗?”

    “对啊,我可听说慕容家的女儿都不好对付!”

    “我们今晚就去找清清。”江玉郎挑眉应道。

    几人起哄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其中一人瞧见了江玉郎和小鱼儿拷在一起,皱眉道:“玉郎,你们这是怎么了?”

    江玉郎摆摆手道:“一言难尽啊!”

    小鱼儿看着江玉郎和他们在一起笑闹,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起来。他斜斜站在一旁,缓缓开口道:“江玉郎,他们是你朋友?怎么不给我介绍下?”

    江玉郎转头笑道:“对了,我还没给你们互相介绍呢。”他扬一扬和小鱼儿拷在一起的手铐,指着小鱼儿道:“大家听着,这位就是号称天下第一聪明人以及天下第一风流才子江小鱼江少侠。”

    “哈哈……”少年们笑成一团,嬉笑道:“哎呦,这么说来,玉郎你岂不是遇到对手了,你可是在咱们江南的情场杀手鬼见愁啊!”

    “刚好,咱们今晚就去‘抱月楼’试试,是玉郎你这‘白马公子’你厉害 ,还是这位天下第一风流才子厉害?”

    众人七嘴八舌说笑起来。

    小鱼儿不爽,非常不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爽。

    江玉郎继续介绍,他指着身穿绿衫的少年给小鱼儿介绍道:“这位便是荆州总镇将军的公子——白凌霄,人称‘绿袍灵剑客’,三十六路回风剑,神鬼莫测。”

    那绿衫少年修眉星目,面如冠玉,俊逸不凡,小鱼儿却满心不舒服。

    他上下扫了白凌霄好几眼,才撇嘴道:“脸这么白!不知道白公子往脸上擦了几层粉啊?”

    白凌霄听小鱼儿这么一说,本来带笑的白皙面孔顿时变得铁青。

    江玉郎皱眉,瞪眼警告小鱼儿,接着指着那个稍显黑壮的挺拔青年道:“这位乃是江南第一家镖局,金狮镖局总镖头的长公子李明生,江湖人称‘红衫金刀’,掌中一柄紫金刀,万夫莫敌。”

    小鱼儿这次抬了抬眼皮,闲闲道:“长得这么黑!幸好你解释了,要不然我还以为是杀猪的呢!”

    李明生本来微黑的脸更黑了。

    要说小鱼儿的评价实在是太过偏颇,李明生虽然长的黑壮,但身形挺拔,眉目间英气勃发,通体江湖少侠的气派。

    他江玉郎交朋友可不会交那种长得对不起人民的人,他勉强也算是个颜控!

    江玉郎再次皱眉,小鱼儿今天吃炸药了,怎么浑身炸毛。

    他接着指着旁边穿戴珠冠花衫的少年道:“这位是花惜香,他父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面神判’。”

    小鱼儿望去,只见那少年眉目如画,清雅漂亮,身形纤细,倒有七分像是女子。

    小鱼儿这次更不客气,直接欺身上前,摸了一把花惜香的下巴,叹息道:“果真人如其名,美的很!只可惜花公子没有去扮花旦唱戏,实在是梨园的一大损失。”

    花惜香也面色大变,其余众人更是怒发冲冠。

    江玉郎挨个给他们介绍过去,小鱼儿挨个奚落,若是眼神能杀人,小鱼儿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江玉郎暗中踹了小鱼儿一脚,随即抱拳道:“各位,玉郎先回去向家父报平安,随后再去‘玉楼东’和诸位聚一聚。”

    花惜香撇了眼小鱼儿,突然笑道:“不用了,我派人帮你说一声,今天我决定请客,咱们现在就去’玉楼东’。”

    江玉郎迟疑道:“那,好吧。”

    “玉楼东”楼高五层,飞檐碧瓦,依湖而建,景色无边,室内布置大方、环境优雅,再加上楼里的招牌菜“蜜汁火腿”,是为一绝,每天都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凭他们几人的家世,即使是在最为繁忙的午间,也可以要到雅间。

    江玉郎他们一行人此刻就在“玉楼东”的雅间里。

    他们几人都沿桌而坐,唯有一人站着,那就是小鱼儿。

    江玉郎总算知道花惜香为什么今天这么大方请客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整治小鱼儿,要报小鱼儿奚落他们之仇。

    花惜香说好的只请自己,小鱼儿自然没有份,只有站着。

    花惜香嬉笑着朝小鱼儿道:“江小鱼,我们根本不认识你,所以也不用替你洗尘接风,更不用请你吃饭,对不对?”

    小鱼儿瞄了眼江玉郎碗里泛着水晶光泽的“蜜汁火腿”咽了咽口水,叹道:“我明白,若是我想吃,就必须割下自己的手,自己出去吃是不是?”

    白凌霄冷冷道:“明白就好。”

    江玉郎瞄着站在一旁的小鱼儿,勾起嘴角的叹道:“看来我还得好好谢谢小鱼儿,若不是你,这帮小气的家伙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请我吃一顿呢!”

    对面的白凌霄不满道:“玉郎你说什么啊,我们是那样的人嘛!要我说,玉郎你也太善良了,要是我就直接把那家伙的手砍掉,自己脱身了。”

    站在一旁的小鱼儿听到这里,撇撇嘴道:“善良?你说江玉郎善良,幸好老子没吃饭,否则非吐出来不可。”

    说完还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其他人的脸更冷了,喝道:“小子,给我安静点!”

    这时突然听到一阵响动自楼梯处传来,随即雅间的门被推开。七八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不请自入,这几人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穿着俱都十分体面,顾盼之间,颇具威严,显然不是等闲角色。

    花惜香、李明生等人,瞧见这几人,立马站了起来,有的恭声唤道:“师父。”有的唤道,“爹爹。”

    江玉郎也恭敬的起身。

    来人有“玉面神判”、“鬼影子”何无双、“金狮”李迪……江南的武林大豪,居然来了大半。

    可这几人却瞧也不瞧他们的徒弟儿子们一眼,反而都走到小鱼儿面前,一齐抱拳笑道:“这位莫非就是江小鱼江少侠么?”

    不光江玉郎心下微讶,和他一起的那一众少年们也感到十分惊异,小鱼儿挑眉道:“我就是,怎么了?。”

    当先一人立刻招手道:“小二,重新摆上一桌酒菜,我等要为江少侠接风。”

    小鱼儿眨眨眼睛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这些武林名宿居然会对他这么客气?他没那么大的面子吧?

    他嘴里问着,下手却没一点迟疑,一屁股做到桌前,拿着筷子就开始夹菜。

    “玉面神判”笑道:“我等是受了一位武林前辈所托,要我们对江少侠务必要尽到地主之谊,刚才犬子无礼,还希望江少侠不要介意。”

    小鱼儿问道:“他究竟是谁?”

    “玉面神判”想了想,缓缓道:“既然少侠想知道,那老夫就也不隐瞒了,那位武林前辈就是峨嵋掌门,神锡道长。”

    小鱼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他,这么说来这一路上帮我的也是他喽,他倒没有忘记我……”

    他帮神锡道长时,本就没有指望他会报答,没想到他居然帮了自己一路,看来偶尔发发善心,做做好人也是很有必要的嘛!

    江玉郎听到“玉面神判”这么说,心下疑惑,既然帮他们的是神锡道长,那么追杀他们的是谁?

    小鱼儿筷下如雨,狼吞虎咽,不一会儿桌上的菜就已消失了大半。

    “玉面神判”瞧着桌上的残羹冷炙,微笑道:“江小侠,可要再叫些酒菜?”

    小鱼儿摸摸肚子,满足道:“不用了,我吃饱了。”

    “玉面神判”继续笑道:“那太好了,我等总算不负神锡道长所托。”

    小鱼儿眨眨眼道:“你好像话里有话!”

    “玉面神判”面色一凛,道:“没错。我们答应神锡道长好好招待你,但也答应了另一人,要取你性命!”

    他话声刚落,随他一起来的江湖高手全都起身,逼近小鱼儿。

    江玉郎听到这里,上前一步,挡在小鱼儿身前。他刚想要说写什么,可瞧了瞧成半包围装的众人,突然又后退。

    他不是也应该期待小鱼儿死吗?现在上前干什么?就让他们鹬蚌相争不是很好吗?

    小鱼儿感到江玉郎微微上前的脚步,心里一喜,却又看到他后退,微微一怔,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他把目光投向要杀他的那一种人里面,道:“你们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可我在临死前想知道,要杀我的人是谁?”

    “玉面神判”冷冷道:“你不必知道!”

    说罢,掌中的纯钢判官笔化作一道闪电朝小鱼儿颈间袭来。

    小鱼儿的周围除了“玉面神判”外,还立着其他武林高手,把他包围,他避无可避。

    江玉郎此刻却思绪乱飞,他和小鱼儿拷在一起,只要他稍微使点拌子,别说他使绊了,只要他不帮忙,小鱼儿今天必死无疑。

    虽然他们一路上配合默契,武功飞进,但现在周围这么多武林名家,自己又和他拷在一起,即使小鱼儿武功再好,只要他不配合,小鱼儿绝对束手束脚,再高明的招式也施展不开。

    他死在这里,一切是不是就结束了。这情锁打开了,他也就自由了,以后也不用担心小鱼儿发现江别鹤就是江琴了。死在这里,邀月、燕南天要找麻烦,也只会找“玉面神判”他们吧。自己和便宜老爹不就趁机脱身了嘛!

    他冷静的观看,冷眼瞧着小鱼儿险险躲过颈间的一笔,“玉面神判”的第二道攻势,已经展开,小鱼儿只能往他这边躲了,若他站着不动,小鱼儿必然无法躲过,若他往左稍稍移动,小鱼儿才有机会躲开。他们一路上拷在一起,躲过无数次追杀,怎样配合早就不需要言明,小鱼儿也知道怎样躲,可这次不是刺客,即使他不帮,他也不会有危险,他们要杀的只有小鱼儿。

    他帮还是不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成江玉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虚并收藏重生成江玉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