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江玉郎 > 43楼间惊变(下)

43楼间惊变(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看着“玉面神判”发亮的判官笔尖越逼越近,小鱼儿却似乎不打算躲了,僵在哪里一动不动。

    江玉郎微微皱眉,扬手一扯,小鱼儿瞬间脱离判官笔的攻势。

    他怒喝道:“笨蛋!你不会躲啊!”

    小鱼儿愣住,呐呐道:“我以为你希望我死。”

    “玉面判官”萧子春持笔喝道:“玉郎贤侄,你这是干什么?”

    江玉郎道:“世叔,他是在下的朋友,在下岂能弃他于不顾。”

    “金狮”李迪怒道:“我们今天必须要杀他,你确定要护他。”

    江玉郎苦笑道:“世伯……”

    小鱼儿打断道:“废话那没多干什么,要杀就杀!”

    “要杀就杀”四字出口时,他突然窜出,直扑向“玉面神判”,狂风暴雨般拍出十余掌。

    江玉郎恶狠狠的瞪了小鱼儿一眼: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发动攻击,对方都是熟人多没面子。

    随即挥弹五指,道道指风几乎袭尽“玉面神判”各处要穴,为小鱼儿减轻压力。

    小鱼儿趁着偷袭的空隙还回了眼:要是打招呼,那还叫偷袭嘛!

    两人突然出手,立马占尽上风,奈何“玉面神判”的武功在江湖上成名几十年,眼光阅历又比他们高出太多,旁边又有数余人帮他掠阵,毫无后顾之忧,十余招过后,已稳定局势。

    他左掌虚虚遥劈,掌势已将江玉郎牢牢锁住,让他无法再帮小鱼儿;右手判官笔如雷似电,急袭向小鱼儿。

    小鱼儿已无人可助,只能勉力应付。

    就在这时,突听“叮”的一声,一只酒杯自窗外直飞进来,不偏不倚套住了判官笔的笔尖。

    那判官笔去势是何等凌厉,酒杯又是何等容易破碎,奇怪得是,酒杯远远飞来,套住笔尖,居然还是完整的。

    伴随着酒杯的到来,一人翻窗而入。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

    来人满头蓬发,衣衫破旧,造型奇特,手里拿着个酒壶,正斜斜往中间走来。

    来人边走边饮,浑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洒脱不羁。他正是那天和江玉郎、小鱼儿在峨眉山赌掌门铜符的轩辕三光。

    看到轩辕三光到来,江玉郎轻舒一口气,看样子小鱼儿暂时没事了。

    轩辕三光笑着走近,来到江玉郎和小鱼儿面前,他突然扬眉一笑道:“小子,我把人输给了你,可看样子,你小子保不了他啊。”

    江玉郎眉峰隐隐跳动,转头不理。

    轩辕三光不以为意,旋身朝雅间中的众人懒懒道:“众位也算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了,居然欺负两个小孩子,丢不丢人啊!”

    另一边的“玉面神判”摸了摸被震的发麻的手腕,心下骇然,来人好高的内力!

    随即态度恭敬了不少,道:“不知阁下是?”

    一旁的小鱼儿笑嘻嘻地接道:“他是轩辕三光!”

    “玉面神判”惊呼道:“‘十大恶人’里的‘恶赌鬼’轩辕三光!”

    和“玉面神判”一起来的其余人等也都变色。

    轩辕三光道:“老子就是轩辕三光,那两个是我的小兄弟,怎么?你们还要找他们麻烦?”

    “玉面神判”萧子春能作为他们一群人中的领头之人,自然有独到之处,他见事不可为,及时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道:“既然轩辕先生要保他,那我们也就不追究了,我们这就走。”

    轩辕三光突然道:“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

    雅间内的空气顿时一凝,空气中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金狮”李迪脾气最为暴躁,他明知不是轩辕三光的对手,却咽不下那口气,厉声道:“你要怎样?”

    轩辕三光笑道:“不错,是个有骨气的。呵呵,别紧张,老子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只是知道老子轩辕三光的人都知道,老子别的不爱,就是爱赌!你们谁想离开这里,跟老子赌赢了再走!”

    江玉郎瞧见“玉面神判”一众人俱不应声,想着大家都在江南,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不愿意闹僵。起身解围道:“玉郎愿代众位世叔和轩辕先生一赌。”

    轩辕三光惊愕异常:“我知道你会赌,但他们刚才要杀你们,你还要替他们解围?”

    江玉郎笑着解释:“他们刚才没有要杀我,他们只是要杀小鱼儿。”

    轩辕三光咂咂嘴道:“好,就算他们没有要杀你,但也是要杀你的人,你就这么算了?”

    小鱼儿被轩辕三光那句“你的人”弄得面色一僵。

    江玉郎也被一噎,随即装作不耐烦道:“你到底要不要赌?”

    轩辕三光朗声笑道:“赌,我轩辕三光怎么会不赌!你说你准备下什么赌注?”

    突然间,一人轻声笑道:“轩辕先生若要赌,在下可以奉陪,寻这等黄口孺子来赌,岂非无趣?”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眉清目亮的青衫秀士徐徐走了进来。

    江玉郎一楞,轻唤道:“爹!”

    那青衫秀士含笑点头:“你回来了。”

    “玉面神判”一行人也都喜出忘外,激动道:“江大侠!”

    江别鹤含笑回礼。

    轩辕三光目光微动,高声喝道:“你是谁?”

    江别鹤微笑一揖:“在下江别鹤,是江玉郎的父亲。”

    轩辕三光反问道:“你就是‘江南大侠’江别鹤?号称“燕南天第二”的江别鹤?”

    江别鹤依旧笑道:“那都是江湖朋友抬爱,在下怎当得起。”

    轩辕三光洒然一笑:“老子对那些不敢兴趣,只是你刚才说要和老子赌一场,是不是真的?”

    江别鹤点头微笑:“那是自然。”

    轩辕三光倏然扬眉,高声道:“好,既然这样我们就赌一场,谁输了就认对方处置如何?”

    “如此甚好。”江别鹤含笑应下。

    小鱼儿突然捅了捅江玉郎,在他耳旁小声道:“你老子要和轩辕三光赌,输了就要任由对方处置,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江玉郎故作严肃道:“我很担心。”

    小鱼儿左瞧右瞧都没瞧出江玉郎有半点担心的样子。

    我担心的是轩辕三光。

    江玉郎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开玩笑,和他老爹作对,除非是直接上去就武力镇压,否则绝对讨不了好。想他老爹当年还是书童的时候,就在邀月、燕南天、“十二星宿”三大势力下游刃有余!

    当年,江枫和花月奴私奔了,老爹被迁怒都还能在邀月那里活命,而且还越活越好;遇上“十二星宿”,还能卷走三千两银子;就算是燕南天,也被他骗到“恶人谷”当了十几年的活死人。老爹这么彪悍,区区轩辕三光绝对不是对手。

    一旁的轩辕三光接着道:“按照老子的习惯,若是赌注由老子说,那么赌法就由对方,你说怎么赌吧。”

    江别鹤在雅间瞧了一圈,走过去,搬了张小圆桌来,他将一大碗满满的鱼翅羹放在桌子中央。

    笑道:“看到这碗鱼翅羹了吗?你我依次往桌上击一掌,必须把桌面击穿,但却不能将这碗中的汤震得溅出,或是使碗落了下去,否则,那人便算输了。若是你我俩人中途都不曾把汤震出或是把碗震掉,到了最后,也就只剩那中央一块,总要落下去的,到时就要看运气了,谁击下最后一掌,谁就输了。怎么样?”

    这赌法不但赌了内力,还赌了巧劲。若是内力不够,自然不能把桌面击穿,一般情况下,内力达到一定程度都能把桌面击穿,但若是不让汤溅出或者不使碗落下就难了。

    轩辕三光笑道:“有意思!这赌法新鲜!就这么办!”

    江别鹤点头道:“好,那在下先来。”

    说完便一掌朝桌面拍了下去。他一掌切下,直接穿透了桌面,桌上那碗盛得满满的鱼翅羹,果然还是纹丝不动,没有溅出一滴。

    江别鹤朝轩辕三光道:“在下已击下了第一掌,此刻该轮到轩辕先生了。”

    轩辕三光认真盯着桌上的掌印半响,叹道:“格老子!老子输了。想我轩辕三光平生与人大赌小赌,不下万次,还从来没有还没赌,就先认输的时候。老子的掌力的确能穿透桌面,但穿透桌面时的反震之力绝对会把那碗见鬼的汤给洒出来的。愿赌服输,你说吧,准备怎么处置我。”

    他神色坦荡,毫无半点担心。

    江别鹤钦佩道:“轩辕先生倒是好胆色,一点也不担心在下要如何处置你。”

    轩辕三光笑道:“谁说老子不担心?不过既然老子输了,自然会按照赌注做的,我轩辕三光即使是因赌术而死,也死而无憾!”

    江别鹤端起酒壶,往酒杯里倒了两杯酒,笑道:“轩辕先生果然爽快!在下敬轩辕先生一杯。”

    轩辕三光接过酒杯,仰首一饮而尽,接着笑道:“好了,你说要老子做什么吧。即使是要我自己砍下自己的脑袋也绝无怨言!”

    江别鹤微笑道:“在下要轩辕先生做的事,方才不是已做过了么?我要轩辕先生干掉那杯酒,轩辕先生不是已经喝了吗?”

    轩辕三光一愣,挑眉笑道:“你真的只要我陪你喝一杯?你可知道我是‘十大恶人’之一,你若趁机杀了我,在江湖谁人不服?”

    轩辕三光一怔之下,居然连口头禅“老子”都忘说了。

    江别鹤笑道:“我当然知道。不过,别鹤看人一向只看内心,不在乎那些虚名或者恶名,况且据在下所知,先生也只是好赌而已,并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今天亲眼见了轩辕先生,只觉得先生是个爽直的英雄好汉。”

    哎!江玉郎在心里叹气,看吧,轩辕三光果然被老爹搞定了。

    别说轩辕三光了,就连小鱼儿也都折服在江别鹤这种气度之下了。不错,若是他或者江玉郎和轩辕三光打赌会赌赢,但他俩都会用计谋,而不是像江别鹤这样,他规定掌力必须击穿桌面比的是内力;又规定汤不能洒出来,比的是巧劲,比的堂堂正正,正大光明。更难得的是赢了,也不骄不躁,没有要羞辱人的意思。

    轩辕三光凝神片刻,接着朝江别鹤郑重一揖。他道:“我轩辕三光平生没服过什么人,今天却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不愧为‘江南大侠’!”接着朝江玉郎和小鱼儿一颔首:“既然有‘江南大侠’在这里,我也就不担心你们会吃亏了,我们后会有期!”说罢朝江别鹤的方向一拱手,随即顺了壶桌上的酒,瞬间掠出窗户,轻踏窗外的湖水,转眼就看不见人影了。

    一旁的“玉面神判”一行人也识趣的不再提刚才要杀江小鱼的事了,寒暄几句后,纷纷抱拳告辞。

    人都走光后,江别鹤走到江玉郎面前道:“玉郎,你怎么在路上耽搁了这么久?”他瞧了眼江玉郎和小鱼儿锁在一起的手接着道:“这位是你的朋友?你们怎么会被这个锁给锁住了?”

    江玉郎正待解释,却被小鱼儿抢下话头:“这一言难尽啊,不过我们一路上试过无数种方法都打不开这‘痴情锁’,哎!”说完还故意叹了口气。

    江别鹤讶异道:“痴情锁?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奇锁欲断难断、不离不弃的‘痴情锁’?”

    小鱼儿愁道:“是啊,传闻中它是用一百个祭师的血混炼在金刚里练成的,即使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也未必能打开它,只有祭师所造的唯一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它,可是钥匙不见了。”接着叹道:“这样岂不是一生一世我都得和他锁在一起了嘛!哎!”

    江别鹤目光微闪,笑道:“这旁门左道的区区之物,我想肯定可以打开,小兄弟你不妨随我到寒舍小住几天,我到时在慢慢想办法,这样如何?”

    小鱼儿笑道:“有吃有住,当然好了,我想江大侠的家也一定很气派吧。”

    江玉郎皱眉道:“爹,现在不能打开吗?”

    江别鹤拍拍江玉郎的头道:“玉郎,不要心急,爹会想办法的。”

    江玉郎是不愿意让小鱼儿去家里的,以小鱼儿的聪明智慧肯定会发现老爹的密室,到时武林中一系列老爹制造的阴谋就揭穿了,而且家里还有个“狂狮”铁战,这样一来,老爹江别鹤就是江琴的身份太容易曝光了。

    江玉郎依稀记得小说里好像是小鱼儿和他老爹都能解开锁,可现在小鱼儿装傻,说他解不开,他老爹怎么也装傻?老爹江别鹤怕人看出端倪,不是最不愿意让别人到家里去了吗?怎么今天居然会邀请小鱼儿?

    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江玉郎随着江别鹤往家走去。

    终于到了家门口,他看到小鱼儿目瞪口呆的表情,笑道:“怎么了?”

    小鱼儿望着那破旧的小院,叹道:“你居然住这么简陋的地方,这差异也太大了吧。”

    不怪小鱼儿目瞪口呆,江玉郎平日里穿着打扮总是一副贵公子的样子,任谁也联系不到他居然会住这么简陋的地方,他还以为那家伙住在高门豪宅里呢。

    江玉郎撇嘴,还不是他老爹啊!

    在前面引路的江别鹤回头道:“对了,玉郎,我忘了告诉你,你有朋友来江南看你了,我就把他安排在家里的客房里,你们待会好好聊聊。”

    江玉郎好奇道:“爹,是谁啊?”

    他的朋友大都在江南,来的会是谁?

    这时他们已经进到院子里了,江别鹤遥遥一指,说道:“你看,那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写了神锡道长和轩辕三光那节,有亲觉得他俩有jq ,O(n_n)O~,这节会不会有觉得江老爹和轩辕三光又jq啊。。。。。啊哈哈哈。。。嗷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成江玉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虚并收藏重生成江玉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