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九阳神针 > 第319章 最后的战斗

第319章 最后的战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319

    空洞的眼神,麻木的面容,使得原本的精灵似的海问心,现在如同行尸走肉。

    “问心侄女!哈哈,我们三个师父来看你了!”

    突兀间,深谷中响起一个老人的爽朗笑声,而海问心也只是茫然的抬着眼睛,并没有说话。

    这时候,白止棋和那三个大长老已经过来了,见到海问心正在生命泉水边上等待着他们,三个人心里一阵欣慰

    忙不迭的连忙从背后那一个布袋里掏出一大堆礼物。

    “呵呵,问心,这是我们从天域圣地里面带回来的,都是你最喜欢的,上次你嘱咐我们的事,我们可没忘。”

    “是啊,问心,你看看吧。”

    几个长老满脸的欣喜,而一旁的海问心,却是依旧面无表情。

    “问心,你怎么?”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问心有点不对劲啊——好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二长老一脸狐疑。

    “对啊,这种邪术,就和帝魂殿那帮妖术一样让人感到恶心。难道——问心被人控制了!”

    几个人得出这个结论,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棋呢!止棋,过来,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要照顾好你姐姐的嘛!”

    几个长老连忙四处寻找,可回应他们的,只有一望无际的冰川和海域,哪里有半点人影。

    “不好!我们中计了,赶紧跑!”

    饶是几个长老身经百战,立马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恐怕事情有诈,自然打出了先撤退的主意。

    “跑?呵呵,几位长老远道而来,小文还未尽地主之谊,怎么能走。”

    一声晴朗的声音传来,只见原本皑皑白雪的冰川之中,赫然出现一道风神玉郎的男人。

    “轩辕文!你怎么在这里?”大长老瞳孔一缩,近几年,天域圣地一直和轩辕谷不对付,在这里遇到轩辕谷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我来,当然事,要你的命!”

    轩辕文桀桀一笑,猛然间瞳孔阴芒闪过。

    嗖!

    原本的身子在这片海域中顿时消散不见,紧接着,轩辕文一只右手直接生生的插进大长老的左胸心脏位置。

    鲜血淋漓,染红了地下一片结冰。

    “你——你——怎么会 ——”大长老瞳孔猛缩,满脸的不可置信,他堂堂王级巅峰实力,竟然被人直接一招击败,而且对方还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这简直匪夷所思。

    “因为,我比你强!”

    轩辕文咧嘴一笑,噗!

    一声沉闷响声,轩辕文一把捏碎了大长老的心脏,大长老颤抖着身子,目露震惊的倒了下去。

    “大……大哥——老子宰了你!”

    “混蛋,快跑,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三长老见二长老仍然往前冲,连忙一把拽过他,死命的向前奔跑着。

    心里却是发誓,等回到天域圣地,召集兵马,一定要亲自宰了这个混蛋!

    三长老虽然人长得胖,但轻功却是出了名的厉害。用起全力来,就算天域圣主这种皇级高手,也根本追不上。

    所以,这场逃跑看上去势在必得!

    望着两个人影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奔而去,轩辕文却是冷笑一声,嗤笑道:“不自量力!”

    猛然张开双臂,身体像充满气体的热气球一般徐徐上升,身边竟然冒出几道金色丝线,在白雪和阳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光辉。

    “大预言术!”

    轻声呢喃一声,轩辕文身体猛然变得虚幻开来,突兀之间,嗖嗖两道人影生生的出现在疾跑狂奔的两位长老身边。

    “三……三个人,怎……怎么可能——”

    两个长老明显不敢相信这一事实,惊骇一声。

    噗噗!

    回答他们的,只是两声沉闷响声,接着就被轩辕文给捏爆心脏死了。

    轩辕文瞥了眼手上的鲜血,不屑的呢喃一声,“世间的凡人,怎么能抵的过大预言术的审判——在我神威面前,一切,都将是虚构!”

    三个轩辕文对视一眼,嘿嘿笑了笑,接着嗖嗖两声回到一个人身上。

    “恭喜文大哥,你的神功终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不知何时,那冰川中,白止棋身影竟然慢慢的走出来,脸上带着殷勤的笑意。

    轩辕文一脸的傲然,笑道:“不过是小有成就,距离炉火纯青,还具有一定的距离——不过,只要吸掉这三个人,我的功力就能到达皇级巅峰了!”

    说罢嘿嘿一笑,望着那三个长老的眼神充满了贪婪。

    “呵,是啊,是啊——”

    白止棋讪讪笑着,表情有些不自在。

    轩辕文扫了白止棋一眼,继续说道:“止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我都将是新世界的男人,丢弃几个棋子,又算的了什么。”

    白止棋低下头,“文兄说的是。”

    “嗯,这么说,我把你姐姐的记忆屏蔽,你也不怪我咯?”

    白止棋脸上青筋一阵猛跳,攥紧拳头随即还是松开:“没,没有!留着那些关于程文东的记忆,对她来说只是个折磨,这样的她,才算是新生!”

    “呵呵,放屁!老子知道,你现在很不满!”轩辕文直接一口痛骂着,随意张狂大笑:“不过你不满意又怎么样?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只有我,能救得了你姐姐!你不同意,也没有办法!”

    轩辕文笑着,跑到那生命泉水岸边,刚一走进去,嗡的一声,一道湛蓝色的屏障树立在他面前。

    轩辕文冷笑一声,直接一拳过去,那蓝色屏障变得支离破碎,接着一把将海问心拉了过去。

    “姐,姐——”

    白止棋脸色大喜,一把将海问心紧紧抱住,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而海问心,也只是一脸的茫然,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一般。

    轩辕文望着两个人,直接嗤笑一声,“先让你们姐弟俩团聚几天,一星期后,我和问心的婚礼如约举行——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白止棋沉定片刻,“只要你按照你说的,不杀害我们天域圣地的人,我一定会支持你。”

    “哈哈,放心!你可是我的亲家,我又怎么能伤害你们呢!”

    轩辕文张狂大笑着,等一会,眼睛冒起一阵寒光:“不过帝魂殿那帮纨绔那那个程文东,得让我给送点大礼过去才行啊,嘿嘿嘿——”

    轩辕文阴森的笑着,那笑容让白止棋头皮发麻。望着怀里的海问心,白止棋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

    ----------------------------------------------------

    第三天,清晨。

    这些天程开山算是调养好了身体,并且在一号和程文东陪伴下逛遍了现在华夏燕京的风光,时代的变化让这位老人不禁感慨连连。

    当然,得知这华夏唯一的元帅醒过来,登门拜访的人自然是数不胜数,而程开山倒是爽朗的一一接应。他也知道那帮人想的是什么,直接明当表示:他不会接受华夏的任何国事,军事!

    对此,他只保留元帅军衔,在家里享受生活而已。这个经过一生征战的老人,终于感到累了。

    不过,虽是如此,但老元帅的影响力可见一斑,那些已经退休的老爷子们基本上都是老元帅的学生,只要他还在,一句话都能让华夏地皮颤三颤,虽说是个无实权的老人,但却没人敢把他小窥。更何况,老人还有着一身神乎其神的武功。

    四天之后,壮士陵园!

    程文东搀扶程开山来到专属程家的一片烈士墓地,今天程文东还带来了洛轻雪这个正牌妻子,也让程开山有些郁闷的心情得到了些缓和。

    “这些,都是我们程家的好儿郎——都是人民的英雄!”

    程开山望着一坐坐刻着程家人的墓碑,一脸的严肃怅然说道。

    程文东肃然起敬,对着这些从未见过的亲人们深深鞠了一躬,突然间,眼睛被正前方一座墓碑吸引了。

    那是一座平淡无奇的墓碑,上边贴着一张男子的照片,看上去风神玉郎,与程文东有几分相似,不过多了几分凌厉之气。

    在他旁边,有着一张温婉的女子照片,看上去很是温柔。

    墓碑上边只有一行小字。

    “程家第三十四代,程莫勇,秦含烟合墓!”

    程开山眼神望着这一座墓碑,接着说道:“这是你父亲和你母亲的墓地,当年你父亲战死,不到一个月,你的母亲便伤心过度而死亡了!”

    “轻雪,见见我爸妈。”

    程文东说着,拉着洛轻雪向墓地上放上一束鲜花,接着跪倒在地恭敬的磕了几个头。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程开山声音有些哽咽,挥了挥手,示意洛轻雪暂时离开这里,让他们单独待一会。

    两人走远,程文东也不知道跟他父母说了些什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几个人出现在烈士陵园的公路旁。

    几个人的心情都很糟糕,洛轻雪紧紧的握着程文东的手,似乎想给他一些勇气。

    程开山满意的望着这一对,接着说道:“我们程家人,一生清正廉明,为国生,为国战,为国死!我们无怨无悔!我们没有专门的祠堂,以为对于军人来说,战场,才是最终的归宿!”

    “你们今天也算拜了先祖,虽然他们都没说话,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对你很满意!”程开山脸露着笑容。

    “程家,欢迎你们回来!”

    “哈哈,当然,你们俩得加点劲,多为咱们程家开枝散叶,增添几个子孙,这不是我的意思,也是咱们列祖列宗的意思嘛——”

    程开山哈哈笑着,这让洛轻雪脸色一阵通红,忍不住低下头。

    “呵呵,程老元帅一家和煦,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就在这时,一道阴森的声音响起,让程文东几个人豁然抬起头来。

    “轩辕文!你怎么在这里!”

    程文东大吃一惊,洛轻雪更是惊呼一声,怯怯的躲在程文东身后。

    只见原本的蓝天白云,竟然出现轩辕文的身子,他就这么在空中站立着,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这又是什么魔功!”程文东语气冰冷道。

    轩辕文轻笑一声,“堂堂大预言术,竟然被你说成是魔功?哈哈,真是可笑!”

    “程先生,今天我来,是给你发邀请函的!下个星期六,我和天域圣地的海问心公主将会举行婚礼,希望,你到时候一定来参加!话已至此,告辞告辞,哈哈!”

    轩辕文狂笑两声,突然间一张请柬一下子飞到程文东手中。

    程文东此刻瞪大眼睛,满脸的骇然:“海,海问心——成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未等他询问,眼前轩辕文早就消失不见了身影,一切都空空如也,哪里有半个人来过的样子。

    “这,这不可能!问心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断魂草的毒,无药可解,他是骗我的,他一定是骗我的——”

    程文东头脑感觉一阵头疼,整个人陷入一阵混乱中,洛轻雪的死,是他一声永远无法忘却的伤痛。

    “孩子,你怎么了,这,什么情况——”

    程开山也被程文东的现状吓了一跳,现在他还真感觉束手无策。

    “她没有死!而是用南极极致纯净的生命之泉保住了一条命,当时,这在天域圣地是人尽皆知的事——”

    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老头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且,看样子,是轩辕文把她救出来了——”

    程文东长呼了一口气,拧着眉头说道:“竟然没死,那太好了!不过轩辕文竟然想跟她成亲,简直痴心妄想,三年前我能从他手中把问心抢回来,现在照样能!”

    “不要轻敌!”老头子一脸的严肃。,“刚才你也看到了,轩辕文明显练成了传说中的大预言术,现在的实力是皇级巅峰,甚至还比你强上一些!”

    “大预言术?”

    程开山和程文东同时惊呼一声。

    “没错,这种轩辕谷传言的无限接近君级的道术,讲究的是与天地同为一体,吸收浩瀚灵气,让自己经脉丹田达到饱和,沟通天地万物!这样,他就能随时随地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以任何一种形态出现!”

    老头子长呼一口气,说道:“也可以说,他,可以不死不灭!”

    “什么!”

    全场哗然。

    “不过不要担心,现在的轩辕文很明显没有达到这个地步,他现在还不成气候!”老头子淡淡的说道。

    “那就是说,还是可以战胜的——”程文东了然,“不过,我一直很好奇,现在地球的灵气这么稀薄,他轩辕文到底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灵气?”

    “哼,自己修炼不来!还不会抢嘛?”

    “抢?”

    “是的,修炼魔道秘术,吸收练武人的内力,将他们的生命精华和内力转换成自己的!这样,他才有足够的内力去实现他的大预言术——”

    老头子说着,神色中满是忌惮,“根据今早天域圣地发来的情报,帝魂殿已经全部灭亡了!整个基地,一万三千余人,无一人生还——甚至,连尸骨都没留下——所以,我才有如此猜测。”

    “一万三千多人——”

    程文东几人一阵骇然,倒吸一口冷气,“变态,这家伙真是个变态!怪不得他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到达了皇级巅峰!”

    “哼,若真是这样还好,恐怕这小子的野心不在这!”老头子冷笑一声,继续说道:“那小子邀请的,都是各国异能组织的强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想陈这个功夫,一举将那些强者吸干,然后统治整个异能世界,从而继续攻打现实世界,完成他一统天下的目的!”

    老头子长呼一口气,“轩辕谷的人,野心勃勃,可是各个以轩辕子孙为名的。”

    听完老头子这番话,程文东几人脸色始终久久不能平静。

    看了看洛轻雪,又望了望程开山,程文东终于出声。

    “轻雪,爷爷,我打算去天域圣地!不仅是为了轻雪,也不要将这片土地被那些肮脏的废人所污染——”

    “好!我程家儿郎,自当为战生,为战死!不说别的,爷爷支持你!”程开山用力的拍打着程文东的肩膀,如果仔细看到 话,不难发现老人双眼含着泪珠,手臂再颤抖。

    显然,他根本不同意孙子这样去冒险,与平常人的战斗都九死一生,更何况那些异能者!他可是与那些变态战斗过,很有可能,这一去,他连最后一个孙子都留不住了!

    可是,没有办法,为了男人的尊严与荣耀,程文东,非去不可!

    洛轻雪眼神复杂的在程文东耳边贴着,沉浸良久,终于说话,“带她,回来——”

    说罢,双手捂着眼睛,头也不回的大步跑开了,程文东想要去追赶,但刚走了几步,还是放下了伸出去的手。

    老头子眼神复杂的望着程文东,“我也支持你去,按道理来说,我本应该和你一起去!但是我怕那些家伙对华夏高层不利,所以,暂时由我来保护他们,虽然你们有龙组,但对上那些异能者,简直差的太多了!”

    “没事的,师父,家里这边,就拜托你了!”

    程文东说着,冲着老头子深深鞠了一躬。

    老头子心里莫名触动,上次程文东叫他师父,是在王座争夺战之前,那时,他是九死一生,而这一次——

    “活着,回来!”

    老头子狠狠的拍了拍程文东肩膀,嘱咐道!

    “放心!”

    程文东咧嘴一笑,眼中流露出自信的笑容。

    -----------------------------------------------

    夜,一片凄冷,此时已经深夜两点,洛轻雪早就心神不宁的睡下去。

    程文东独自走向阳台,望着窗外的圆月陷入呆滞----

    自己要去天域圣地的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怕,啪这一下直接死在那里,再也回不到这片可爱的故乡了。

    “一切,都将会过去,问心——等我!”

    程文东眼里迸发出火热的光芒,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直接拨出一个电话号码。

    “哦,该死的,王,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的美妙时光是一个很不理智的行为。”

    电话屏幕上逐渐出现穿着睡衣盖亚的样子,在他的一边,还有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女人赤身*的坐在一旁,发现电话中的程文东,竟然也没尖叫害怕,而且还主动的伸出手来打招呼。

    而此刻程文东却没心情跟他来打趣,直接说道:“盖亚,恐怕你那美妙的时光就要暂停了!赶紧收拾东西,召集全部兄弟,我们,准备开干了!”

    -----------------------------------------------------

    清晨,刚刚起了一个大早,程文东便来到了燕京军区。

    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进入天域圣地,很可能被人打成塞子,所以,几人需要一辆隐形战机,将他们悄悄的投入到天域圣地。

    这也是程文东一早拜托程开山的。

    此刻,那战机轰鸣,程开山,一号,周清耀以及洛轻雪唐玲几个女人正在为程文东送行。

    “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程文东郑重说道。

    挥了挥手,程文东直接钻进飞机中,声音嗡鸣,很快的,消失在苍茫天空——

    洛轻雪突然间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的痛苦,直接追着飞机跑了起来,可没跑几步,却直接摔到在地,无助而又痛苦的捶打着地面。

    “嫂子,快起来,不要伤心,程大哥,他肯定会平安回来的!”陈虎将洛轻雪扶起来,说的话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孩子,起来吧,你放心,孙儿,一定会平安归来的!”程开山拍了拍洛轻雪的肩膀,一双深邃的眼睛中若有所思。

    程文东望着底下自己的一众亲人,心里感概万千,

    “嘿嘿,老大,又不是不回来了,整那么伤感干嘛!”一个有些鸡贼的印度家伙拍了拍程文东的肩膀。

    “哈哈,那还用说,肯定是我们嫂子太漂亮了,放在家里,不安全!”

    “哈哈哈——”

    直升机里突然响起来一声声放浪的贱笑声,让原本紧张的气氛缓和不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九阳神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卧漠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漠北并收藏九阳神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