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53章 爱我好吗

第053章 爱我好吗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景琦,你不要乱说话。”林希看到权昊不对劲,面色冷漠呵斥道。

    爱妻林希儿,五字赫然刻在墓碑上。

    “林希儿。”权昊低声呢喃,随后抬眸注视林希,“希儿,和我回去。”

    已消失的不安全都涌上心头,沈景琦给了他危机感。

    “希儿。”沈景琦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肯让她离去。

    眼眸中烧着熊熊烈火,权昊紧紧盯着沈景琦。

    “沈景琦,我说了,我不是林希儿,你带我来看这种东西不能更改我是林希的事实。”林希无情的拨开沈景琦的手,淡漠道。

    林希任由权昊牵着她的手,倆人并肩往门口走去。

    注视她渐远的背影,手无力垂下,泪水刹那间在眼角滑落。在她面前,他所有的骄傲都放下,却始终换不来她一个回眸。

    回到权家,林希的脑海里很乱,一直想着在墓园看到的字。

    她心神不在的模样,他看到,心在滴血。

    “希儿,你在想什么?”

    她连眼皮都不抬,似没有听到他说话。

    “希儿。”

    他提高音量叫她,却换来她一个冷眼。“干嘛?”

    “你是在想沈景琦吗?”他压抑着怒意。

    眼底掠过一丝不悦,林希不耐烦的回一句。“我想谁关你什么事?”

    “你前几天才跟我说你讨厌你,而现在呢?”她不耐烦的语气引发了他的怒意。

    “莫名其妙。”从沙发上站起来,林希皱紧眉。

    “对你来说,我永远都是那么莫名其妙吗?”

    “懒得跟你说。”她冷冷扔下一句话,向二楼她的卧室走去。她的心很乱,那五个字给了她太多的震撼,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她已乱的心。

    “林希。”权昊近乎咆哮的叫她名字,换不来她的回眸。

    心在下沉,他世界那一丝光明被黑暗驱逐。

    全身都在发冷,他跟上她脚步,想阻止她的步伐。

    “林希。”他冷冷叫着她的名字,紧抿的薄唇透露出他太多的怒意和醋意。

    相比他的怒意和醋意,她显得冷漠多了,一声不发,想绕过他身旁,回到她卧室。迈开步伐那一瞬间,她的手被他拉住。

    “今天的事情,你不觉得你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吗?”他神色冷酷,咬牙切齿道。

    “有什么好解释,你不都是看到了吗?”

    “正是因为我看到了,你才要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

    她凉薄的语气太伤人,他嗤笑一声,随即把她拉往他卧室。

    砰一声,他彷如把怒意都发泄在关门上。正好经过的陈潇,吓得浑身一震,目瞪口呆的,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

    关上门后,她被他压迫在门上,他的胸膛很烫,贴在她身上。

    “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他双手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

    他的脸近在咫尺,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她拧着秀眉,抬眸与他注视,“放开。”

    “希儿,你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他自嘲道,身体越发用力贴近她,她身上的体温令他很舒服,可心中的怒火依旧浓烈。

    她唇角溢出一抹讽刺的笑,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怒意,“三年前你就应该知道的事实,现在才领悟是不是晚了点?”被扰乱的心,沈景琦的身影紧紧缠绕在她脑海里,这一切令她很不舒服。如今他的话语,更是让她不悦。

    薄唇咬紧,血丝溢流,他看着她的粉唇,狠狠吻上去。

    他的唇,是微凉的,就像他手指、面颊的温度一样,比普通人的温度更低一些。当他的唇贴上他唇瓣的那一霎那,她的心脏在狂跳着,几乎就像是要跃出了嗓子眼。

    唇,在轻颤着,是他,还是她?

    她的鼻尖,尽是他的气息。

    他的双手猛地环住了她的腰身,牙齿猛地咬住了她的下唇瓣。

    唇上顿时传来了一股刺痛感,令得林希蹙起了秀眉。

    很痛!就好像是要把她的唇瓣生生咬掉一样。

    她不敢动,美眸流露出不敢置信,身子僵硬着。

    他吻了她,这个如是晴天霹雳的事实,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希儿,我喜欢你”他的牙齿终于松开了她的唇瓣,清冷的声音低低地说着。

    喜欢她?!一瞬间,她的身体颤栗了起来。

    他的话语太过让人震惊,她的思绪都被震飞了。半响后,她眨了眨双眼,他的脸庞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皱皱眉,咽下因为震惊的口水,她突然口干舌燥。

    他轻抚着她的脸,让她双眸与他对视。“本来我还想你太小,不能和你说,可如今,我再不说就晚了。”

    脸传来的温度,她用手捂住他游移在她脸上的手,“权昊,你开玩笑吧?”

    心紧了起来,他专注而深情的目光紧紧注视她微小的变化。“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别玩了,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她拨开他的手,皱着眉不悦道。心里压根就不相信他所说的,他喜欢她?!想想就觉得恐怖。

    他苦涩的笑起来,薄唇再次吻上她的唇,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用力吮吸她的香甜,这香甜如罂粟般会让人上瘾,双手紧紧环着她的柳腰。

    吻,使他沉沦,这就像是个美好的梦境,他舍不得醒来。

    他的舌在她口腔中搅拌,她如是受到惊吓般,忘记了挣扎,被逼接受这个吻。

    历经三十秒后,他停止了这个吻,唇瓣靠近她的耳畔。“现在你相信了吗?”

    没有欣喜,只有惊吓,林希急着想要推开他。

    “希儿,你不能接受吗?”他把她压在门上,不让她挣扎。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垂下眼睑,看着她眼神的变化。

    “你说对了,我不能接受。”他滚烫的身体贴在她身上,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接受权昊,想想就吓死她了。

    他抬起下颚,蜻蜓点水般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给时间你接受,不要让我等太久。”充满了无限爱恋的话语不自觉带了一丝乞求,他害怕她的拒绝。

    她抬起手,把他的脸推远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眸,她怕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不用给我时间,我不能接受你。”

    “为什么?”他双手还是环着她的腰,不肯放手。

    “没有为什么,只是不喜欢罢了。”她用力的想拨开他的手。

    “你现在太小,是不能接受我,我会等你长大。”他深邃的眸子真诚而认真。

    俏脸苦巴巴,她现在想哭。

    她能理解三年前他把她弄来他身边,就是喜欢她吗?!

    “你是有钱有势的权少,我受不起你的喜欢。”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只能贬低她自己了。

    三年前她怀疑过权昊是个恋童癖,可她没想过他会喜欢她啊!

    “有钱有势又能怎么样?能买来你的喜欢吗?”他自嘲说道。权家人不管多厉害,都逃不过爱上命定之人的宿命,如今,他遇上了她,已逃不开。

    这个事实让人心惊胆跳的,她微微低下头,唇角正在抽搐。

    “好吧,你先放开我。”逼于现实,她只能这样说。

    “好。”他慢慢松开,俊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

    她摸了摸下巴,对他一笑,随即转身,想打开门离开。

    他想,他这辈子已经无法逃开。

    在她打开门那一瞬间,他从背后拥着她。“希儿,你不会让我等太久的,是吗?”

    身体瞬间僵硬,她脖间传来他的温度,换做平时,冬日里他的怀抱对她来说很温暖,但现在,除了惊吓还是惊吓。

    “对,我不会让你等太久。”她哭着脸,很没骨气的答道。这个时候她根本就不敢挣扎,她不敢说什么刺激他的话语,谁知道他会不会发什么疯?

    “希儿,你真好。”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眉眼流着淡淡的笑意。

    好什么好?她不想的好吗?这诡异的场景就是为了吓死她吧?

    松开双手,他注视她的离开,心划过暖流。

    关上他卧室的门后,她背靠在门上,拍打太过震惊的心脏。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陈潇从他们进去后,就一直站在门口,等待着自家小姐出来,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

    “没什么。”说罢,她打开她卧室的门,走进去。

    陈潇跟着,看自家小姐惊讶过度的表情,他猜到了。“小姐,是不是少爷向您告白了?”

    被陈潇猜中,林希没有好面色,“关你什么事?一个管家做好你应该做好的事情就行了,多管闲事没什么好下场。”

    “小姐,不,相信不久的将来,我要改口叫你少夫人了。”陈潇略有调侃,当看不到自家小姐恼怒的表情。“其实小姐

    ”去死吧你。“林希拿起抱枕就往陈潇身上砸去,”马上给我滚。“

    软绵绵的抱枕砸在身上,陈潇感觉很舒服,看到自家小姐的怒目,他识相的滚了。嗯,现在他还是不要打扰自家小姐,让小姐一个人独处,慢慢消化这个令她不敢置信的事实。

    躺坐在沙发上,怀里塞了一个抱枕,她几乎想把脸都埋在抱枕里。脑海里乱糟糟的,很混乱,今天的事情都刷新她对他们的认知。

    爱妻林希儿五个字如同刻在她脑海里,沈景琦痛心欲绝的脸挥之不去,权昊的告白,这一切令她狂躁不已。这都什么事啊?!神啊,请告诉她,这都该怎么办啊?

    一个下午,林希纠结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门被权昊打开,他浅笑看到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希儿,怎么了?“

    以前没觉得这个希儿蕴含了什么,如今一听这个亲呢的称呼,林希顿时想泪流满面,她以前是有多迟钝啊?

    ”没什么。“林希从床上爬起,不想多看权昊一眼,她现在纠结着。

    是一下子接受不了他的爱吗?权昊心中有这个担忧。

    他走到她面前,伸手轻抚着她的额头,她的体温没有变化,”希儿。“

    林希拨开他的手,”干嘛?“

    ”和我一起回本宅吃饭。“

    ”哦。“林希兴趣缺缺的应一声,心里还是纠结着。

    晚上,她怀着纠结的心情去权家本宅吃饭。

    一轮半月挂在天空时,她和权昊才回到家中。

    期间权昊对她的各种体贴入微,差点没吓死她。

    以前不觉得权昊的行为有多暧昧,如今再看权昊的行为,这人简直就是把她当做是童养媳来养。两条宽面条泪很想落下去,她真是迟钝死了。

    摸着被他吻了一下的额头,林希愣住了。

    他口中晚安两字,她白眼都要翻出来了!

    躺在床上,淡粉色的天花板看得她心慌慌的,过了许久,她实在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天的场景,她郁闷得从床上爬起,光着脚在房里走来走去。

    ”这该怎么办啊?“烦躁不已的她,用力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的。

    叉着腰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她很想一跃而下,然后离开这里。可是想到隐藏在暗处的暗卫,这个想法消去。

    过了三年安逸日子,突然来这么一惊吓,她想安逸下去都不行啊。离开的话,以权昊的权势,找到她那是迟早的事情。不离开,当童养媳!妈呀,杀了她吧,她真的不喜欢权昊啊。

    现在不仅有一个让她头痛的权昊,还有一个神经病一样的沈景琦,这是天要亡他的节奏吗?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她对面卧室中的权昊,唇角含笑正在梦乡。

    同一城市另一边的沈家,沈景琦身边全都是各式各样的酒瓶子,他手中拿着一瓶烈酒,不知是何味的狂喝着,酒水洒得他衣襟到处都是,他本以为心很早以前就已经麻木了,想到希儿三年前逝去,她重新附生在一个新身体上,可她不肯承认她就是希儿,这个事实,疼得他无法呼吸。

    若时光可以倒流,那该有多好,回到四年前,一切都会改变,可惜却不能。

    ——分割线——

    纠结了一晚上的林希,睡得不好的结果就是浅浅的黑眼圈围着她的眼眸,精神有些萎靡。

    她醒来的时候,权昊已经不在家中了。

    捂着小嘴,她双眼朦胧的踩着楼梯下楼。

    ”小姐,早!“陈潇的精神很好,满脸笑容的向林希打招呼。

    ”早。“拿过陈潇已为她准备好的包包,纯净眼眸里蒙上了水雾,她淡淡回应道。

    ”小姐,少爷交代,我一定要送您到学校。“陈潇手中的车钥匙并没有交到林希手上,他要完成自家少爷交给他的任务。

    水雾立即褪去,利眼横了一眼陈潇,林希唇角微扬起,伸手把陈潇手上的车钥匙拿走,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如果你要送,那就开车跟在我身后就行了。“

    开车跟着小姐!陈潇的双眉拧在一起。在权家,谁不知道小姐的车技很好,李胜开车都被她甩掉,他这半吊子开车不用跟了,三分钟之内铁定被甩掉。

    ”小姐,别为难我好吗?“陈潇苦巴着脸,可怜兮兮的乞求。

    没睡好导致心里有些烦躁,林希不喜的扯了扯袖扣,”拿天价的薪水,那就要承受我的刁难,你爱跟不跟。“说完,她利落的往门外走去。

    陈潇翻翻白眼,既然自家小姐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开车跟着呗,被甩掉就甩掉,反正小姐的手机上装有追踪器,他慢慢追不就得了,现在何必惹她生气。

    开着她的座驾法拉利,不需花费任何力气就甩掉了陈潇,她顺利到达学校门口。刚把车停下,她就看到那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兰博基尼。

    刚关上车门,她对面走来沈景琦,只见他满脸微笑,捧着一束包装得很精致很美丽的花,抿了一下粉唇,她拿起包包,视若无睹的准备往校内走去。沈景琦比她快了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早上好!“沈景琦为了见她,精心准备了一番,昨晚虽是一直在酗酒,他俊美的脸蛋没有受到影响,仿若深潭的眼眸闪发诱人魅力,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很配他,成熟、沉稳不失帅气。

    相映他的笑脸,她则是冷着俏脸,眸中含有嗤笑看着他。”你这次又想做什么?“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沈景琦,永远俯视天下人的沈大少爷,现在不在温柔乡里,倒是缠起她来了,真是奇闻异事。

    她略带厌恶的语气,他忽略听不到,微翘的唇角温润如沐春风,低眸看着手中的紫色美丽薰衣草。”送给你。“

    清澈美丽如清泉水的眼眸直直的注视着他,她冷冷嗤笑一声,没有接他送的花,眼中一闪而过的是厌恶,而不是沈景琦想见到的喜爱。”抱歉,我不喜欢薰衣草。“

    ”是吗?“沈景琦低低说了一声,似乎是自嘲。

    林希没有兴趣看他,转身准备离去。

    ”你还是喜欢百合吗?“直视她的背影,他唇角含笑问道。

    ”我喜欢什么与你无关,请你别再来打扰我。“她迈出的步伐没有为他停留,冷清的话语响荡在他的耳边。

    她的背影消失不见,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沈景琦,自嘲的笑了,看到门口两旁摆放着的垃圾桶,他转身走到垃圾桶旁,把手中的花束扔掉,就像是扔掉一件不值得他留恋的东西。

    上专业课时,林希无法忍受肖晨小声的碎碎念,忍无可忍时,她拿起桌上的书本准确的往肖晨的脑袋一拍,犯人的碎碎念即止,顿时世界清静了不少。

    清脆的响亮声引来了全班人的侧目,尤其是讲台上的教授停止了授课,愣愣的看着林希和肖晨两人。

    感受到他人异样目光,林希如同没事发生般,装作好学生在认真听课模样,悲催的肖晨揉了揉脑袋,五官挤在了一起。

    教授轻声假咳几声,也不好责怪这不能得罪的两位,”大家都是同学,下手不要太重。“

    教室里的人听到教授如此一说,忍俊不禁笑出来。

    肖晨自认倒霉讪讪摸帅脸,直到下课,他都在纠结他被林希打的事实。

    连续两节课下来,也到了午饭时间,林希想直接回家吃饭。却是被肖晨拉着不给走,心情欠佳的冷眸看着被拉住的手腕,”有事?“

    ”没什么事,一起吃个午饭嘛?“肖晨心中掂量了许久。

    ”去哪里?“

    ”新开的一家粤菜馆不错,我们去尝尝吧。“

    ”ok。“

    没有异议的林希被肖晨拖着走,他怕她反悔啊。

    倆人来到粤菜馆,要了一间包厢。

    粤菜轻淡养生出了名的,摆在两人面前都是以清淡为止的食物。

    菜全部上完了,期间一直小心翼翼的肖晨也到功成身退的时候了,看了一下收到的短信,他略微抱歉道。”林希,我临时有点事,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就你这点小伎俩,我还看不透啊。“

    未来之前,直觉就告诉她,肖晨没有那么好心,邀请她和他一起吃饭,是有目的性的。

    肖晨嘿嘿一笑,不太好意思,”我也是受人所托。“

    说完的他,以极快的速度闪了。

    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她一点胃口都没有,静候了五分钟,沈景琦推门进来了。抬眸看了一眼沈景琦,她面无表情。

    ”希儿,见到我不开心吗?“沈景琦脸上绽放极为灿烂的笑。

    ”很开心,开心过头了。“她懒得反驳她不是林希儿了,随他怎么叫。”通过肖晨来约我出来,这招烂了点。“

    沈景琦不征求她的意见,坐在了她身旁。

    静谧的空间里,他们谁都没有开口。

    他知道她的耐性一向很好,所以他忍不住开声说道。”你是希儿也好,是林希也罢,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微笑的面容似乎在告诉全世界,得到她的爱,他是势在必得的。

    经过一晚的慎重考虑,他不再像以前逼迫她承认是希儿,只要他知道她是希儿便足够了,她承不承认不重要了。

    ”你的想法变得还真奇怪,首先我们的身份相差得十万八千里,还有别忘记了你比我大十三岁。“林希先是讥讽的笑一声,随后冷声打击沈景琦。

    ”在爱情面前,年龄和身份都不是问题,只要你爱我就足够了。“深情专一的口吻,说着淡而重要的话语,他眉眸中含着认真。

    ”可惜我不喜欢你,更不要说爱了。“

    ”听说过墨菲定律吗?“

    ”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越容易成真,哈,沈景琦,不是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能适用墨菲定律的。我林希,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也不要白费心思了。“

    ”没有试过的事情,你怎么能这么早下定论呢?还是让时间去验证,你最终一定会爱上我的。“对于这一点,沈景琦拥有十分的把握。

    林希腾地站起来,眸中的鄙夷越发明显,”我拭目以待。“

    ”我一直记得你最喜欢粤菜,现在不尝尝就离开吗?“

    时刻保持清醒头脑的林希,又怎么会轻易中招。”别把我和林希儿弄混乱了,她是她,我是我。“

    ”是吗?“沈景琦也跟着站起来,抬起她的右手腕,”那这个手链你怎么解释?“

    ”一个手链不能代表什么,街上那么多人戴手链,你也叫她们林希儿去啊。“不就带个紫色水晶的手链,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心理素质强大的她一点都不心慌,不管她是林希儿还是林希,她喜欢紫色水晶的爱好从没变过。

    ”你的演技真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沈景琦知道紫色水晶手链不能代表什么,可这个特征把他的希望再变多了一些。

    冷冷甩开他的手,林希眨了眨眼眸,视线不曾在他身上,打开门便离去。

    沈景琦注视她的离去,眼中溢出的笑都沾上了幸福。只是他要是知道了权昊向林希告白的事情,不知道他能否还笑得出来。

    刚走出粤菜馆门口,她就看到了刚下车的权昊,他阴沉着脸,看起来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狂暴,斜看了一下灰白的天空,为什么她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希儿。“黑白分明的眸子布满了怒火,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林希此时想遁地逃了,可惜她不会遁地,只能看着他走到她身旁。无视他眼中的怒火,她无奈扶额,”又怎么了?“身边没有暗卫跟着,怎么她去哪里,权昊都能找到她,现在她强烈怀疑,她身上有追踪器。

    她身后不远处站立着沈景琦,他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权昊。

    四周弥漫着醋意,权昊狠狠盯了一眼沈景琦,心里发酸的他拥着她,离开了此地。

    ”希儿爱的是我,你将会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沈景琦心底十分不悦权昊拥着她,他的脸冷冰冰的,十分笃定的预言着。

    无聊看着窗外风景时,林希认真的扳起手指数数,这是第几次了?

    全程,权昊都没有理会过她,双眼直视前方,看起来很专注的开车。

    当车停在一间五星酒店时,她愣了一下,不明白权昊为什么带她来这里。

    权昊板着脸,用力拥着她,丝毫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眼神四处看的时候,她无意看到酒店前台鄙视的眼神,刹那间,她想拿东西砸在前台脸上。让你鄙视!让你鄙视!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酒店现在只有豪华套间。“前台恭敬的接过权昊给的黑卡,十分抱歉的说道,她眼角余光还不忘鄙视看着林希。

    这小小年纪的就跟男人来开房?这家教真够差的!

    话说眼前这帅哥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好人,带一个小女孩来开房,人品也够差的!

    倆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逐一被前台工作人员鄙视了个遍。

    ”那就要一间豪华套间。“权昊语气冷冷的,目光一直放在林希身上。

    前台很快搞定手续,把房卡和黑卡递到权昊面前,心里还是忍不住yy。

    极快的拿到黑卡和房卡,权昊不发一言牵着林希的手往电梯方向走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随着电梯门的关上,前台叹息一声。

    ”这世道啊。“正好她的叹息模样被大堂经理看到,他黑着脸走来,”下次眼睛擦亮点,工作时别把你心中所想都露出来,再这样,还想不想混了你?“

    前台被大堂经理一呵斥,打了个冷颤。”是,经理。“

    随着电梯的数字变化,林希的心情也有了小小的变化,有些郁闷。昨晚睡得不好,今天又被沈景琦这神经病骚扰了,加上权昊现在黑着脸不知道想对她做什么,她这是要即将倒霉的状态吗?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权昊不顾他人讶异的目光,拉着她走。

    他的脚步在看到8185房间时停了下去,利落的打开门。

    林希肯定是不想进去的,站在门口,不肯踏进房间。

    权昊见状,面色就更加阴沉了,大手揽上她的肩膀,硬是把她拉进了房间。她想反抗,发现他的力气还是比她大,挣扎不了的她,唇紧紧抿着,很是不悦。

    砰一声响,他暴怒的关上了房门。

    她双眼茫然,什么情况?”你又怎么了?“说这句话时,她多少有点无奈,作为只谈过一次恋爱的她,现在还是没法摸清男人心底在想什么,所以面对着权昊的暴怒时,她只想翻白眼,再顺便给他泼一盘水,浇灭他的怒火。

    ”为什么又见沈景琦?“他压抑着怒火。

    啊!

    林希脑筋还没转弯过来,她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拿了个柔软抱枕塞怀里,随口道。”我干嘛要见他,他自己来找我的。“

    ”他来找你,你可以避而不见,可你不是,你跟他单独相处了。“漫天的醋意几乎要把他淹没,双眼中的怒火都要喷了出来,”你难道就喜欢一个比你大十三岁的男人吗?“

    林希捂住小嘴,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你想太多了。“

    上帝可以保证,她这句话真的没有敷衍的意思,只是权昊可不这样理解。脑海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不可以生气!但看到她那毫不在乎的俏脸,怒火就压抑不住。

    ”林希。“平常时,他从不叫她全名,只有盛怒下才叫她的全名。

    靠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林希无奈移开目光,”怎么了?“

    ”以后不准见沈景琦和肖晨,听到没有?“见她目光不在他身上,他坐在她身旁,咬牙切齿说道。

    ”知道了。“虽说肖晨和她玩得挺好的,但他是沈景琦的表弟,想到他们这层关系,她就不想和肖晨多接触。至于沈景琦,她当然是不想再见到,那人是个疯子,最好死在温柔乡里,免得发疯!

    ”你发誓。“她第一次这么听话,他不太相信。

    发誓!她没听错吧?她额头上浮起三条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

    ”为了这点小事,你让我发誓,没搞错吧?“她以前不相信鬼神之说,也不相信报应什么的,只是死了重生后,她对这神奇的大自然怀有了敬畏的心理。

    ”不行吗?“他的声音越来越冷,如同结冰了般寒冷。

    ”不发。“她坚定。

    ”希儿。“他冷硬态度突然放软。

    回头看到他,她有些为难的挠挠下巴。”有话就说。“

    天呐,谁能告诉她,权昊到底喜欢她哪一点?说,她改。

    眼眸定定看着她俏丽的脸蛋,他的薄唇出乎她意料吻上了她的唇,冰冷的触感,她猛地打了个冷颤,紧闭嘴巴,阻止他舌头的入侵。他却是不依,双手紧紧抱着她的后脑勺,舌撬着她的贝齿。

    话说接吻,那眼睛肯定是闭上的,偏偏她是相反的,美眸瞪得大大的,这放大了的俊脸,她看了心惊惊,她今天不会是要*吧?果然,一男人带着一女人开房,没什么好事!

    尝到甘甜的味道,他就更加不可能放开她了,他沉沦了,耳畔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嚣。要了她!要了她!这样她永远都是他的了!谁都不可以抢走她!

    贝齿被撬开,她丁香小舌被他的舌头缠上。

    这个吻她一点都不享受,反而是觉得恐怖,再不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一定会吐血三斤的。

    他的身子结实而坚硬,她推不开他。

    他的双手放开了她的后脑勺,缓缓来到她的腰身。

    缠绵的吻终于结束,他气息急促,紧紧抱着她。

    此时他们的姿势有些暧昧,因为他的身子倾斜过来,导致她被压,现在就形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她不是没有尝过情事的小白,深知这个时候不能乱动,否则她真的会吐血的。

    粉嘟嘟诱人的唇,怎么吻都不够,他伸手摩擦。

    顿时,她鸡皮疙瘩都起了,仿若受到惊吓般看着他。

    ”希儿,爱我好吗?“带着乞求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悲凉。权家人面对着命定之人,他们的意志力都会变得薄弱,他们希望命定之人爱他们,不求有多爱,只需爱便能让他们满足。

    她身体绷得紧紧的,他的话语,她微微张大嘴巴,”什么?“

    爱他好吗?不!绕了她吧!

    昨天不是还说着等她长大吗?现在升级啦?

    等等,等她消化消化这个吓死她的事实。

    他的脸蛋磨蹭她的侧脸,感受他渴望的温度,双手依旧环着她腰,丝毫不觉得俩人的姿势有多暧昧。活了二十五年的权少,这一刻是纯洁的,没有过多的想法。”希儿,过年了你十六岁了呢。“

    脸有些痒痒的,他犹如大型狗狗的磨蹭,奇异的是,她竟觉得有些舒服,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褪去。他的话语,她反射性觉得很危险,一顿,冷声问道。”你想干嘛?“

    他低声笑起来,双手不安分起来,在她背上轻轻游移,呼出一口热气喷洒在她耳朵上。如此暧昧的动作,吓得她心跳加快,她虽是没有什么贞操观念,但是这个身体才十五岁,没有成年啊,还是一个小女孩,难道他现在就要下手!

    ”希儿,你觉得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能做什么?“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他,如今也变坏了,故意说的那么暧昧。他的双手来到了她脖间,有些薄茧的手指轻抚着她滑嫩的肌肤,唇碰到了她的耳朵,舌还伸出来,舔了舔她的耳朵,味道似乎很好,看他表情好像是在回味。

    这幅身体经过三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可以说发育得非常好,先不说其他,首先她胸前不再是平地了,已是初具规模的山丘,他可以一手掌握。她的身体和他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他结实的胸膛抵着她的柔软,他的体温也越来越高。

    这是什么的前奏?她都清楚啊。

    ”权昊,你不会是来真的吧?“他故意说得暧昧的话语,她忌惮。

    ”希儿,你说呢?“他坏坏的笑起来,右手轻轻摩擦她的脸,左手紧紧扣住她的腰。

    只要得到了她,她就是他的了。他心中有这个疯狂的想法。

    近在咫尺的俊脸,她越看越觉可怕,右手挡住他的半边脸,”你不是这么重口吧,我才十五岁,是未成年人。“

    她的力气在他看来,就像是挠痒痒似的,他轻轻拨开她的手,”希儿,只要你乖乖听话…。“

    乖乖听话!听什么听?

    她真的怒了,没有心情和他继续说下去,爆发力惊人的她用力一推,顺利推开压在她身上的他。”你要是缺女人,你随意,我就不陪你玩了。“

    她怎么可能屈服,别想了,她又不是柔弱毫无自保力的女子。

    他也没想到她逃开了他的禁锢,他靠在沙发上,轻笑道。”我只要你怎么办?“

    ”靠,相比沈景琦,你才是变态吧。“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她维持不了形象,说脏话了。

    ”你说是就是。“

    他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厚脸皮的?她唇角抽了一下,没好气道。”无聊。“不知为何心中会认为他不会对她怎么样,过多幻想的脑海里此时清空一片。

    ”你慢慢待着吧,我先回去了。“两天接连的惊吓,她有些烦躁。

    ”希儿。“她转身那一瞬间,他飞快走到身边,手一拽,把她正面对着他。

    门都还没打开,她又被他压在门上了,身上贴着充满男性气味的躯体,引得她想翻白眼,无奈皱着鼻尖。她抗拒他这样的行为,”你闲着没事做是吧?“

    他气息粗喘,肉身紧贴她柔软身子上,右手轻抬起她的下颚,逼她与他对视。”希儿,不要再见沈景琦和肖晨,知道吗?“

    蒙上浅浅水雾显得水汪汪惹人爱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悦,她差点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就让他们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憋屈啊,在权家住了三年,她才发现她丫就一童养媳!他是不是也跟沈景琦一样神经病啊,这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

    眼眸里划过一丝坏笑和戾气,他勾起唇角,缓缓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边,”今天的事情我不计较。“

    又被吻了,还好没什么触感,否则她一脚踹去,让他下半辈子当太监去。”说得你好像多大度似的,不过你真想要计较,你能计较什么?“

    他的手慢慢附上了她的脸蛋,无比认真的说道。”把你变成我真正的女人,再收拾沈景琦。“

    心底一凉,她能感觉得出他不是在开玩笑。”死恋童癖!“

    若是不想把自己的身手亮出来,她非得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恋童癖,要不怎么三年前就把你养在我身边。“她骂他恋童癖,他大方的承。

    她气结,愤怒下甩开他的手,”离我远点。“

    ”你是在说反话吗?“他扬起痞痞的笑容,大手不安分的从她衣衫内进来,轻抚着她的平淡光滑的小腹,这紧致的肌肤摸着手感真好。

    小腹传来的冰凉感,她快要克制不住怒气了,无奈双手被他另一只手紧紧握住。”权昊,够了,你想怎样?“

    他挑逗性的伸出舌舔了舔她娇嫩的脸蛋,暧昧无比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把你变成我真正的女人。“

    她咬牙,”你想死是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题外话------

    本来一点就可以更新了,无奈我去银行办点事,排了三个钟的队~

    封推涨了250的收~这个收还真是~

    抽了,双引号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