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55章 他的独占

第055章 他的独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岭林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里,林希和权昊大眼瞪小眼,紧张在蔓延。

    “我要回去。”恶狠狠的瞪一眼权昊,林希也不和他比斗鸡眼了,紧紧抿着粉唇不悦到极点说道。昨晚被逼和他睡,不能忍她也忍了,现在是没法忍了,为什么她要陪他一起工作!

    “等我下班了,再陪你回去。”权昊勾起唇角形成一抹淡淡的浅笑。

    纯净仿若小孩子眼睛的眸中闪着熊熊烈火,林希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都内伤了。骂一声“神经病”,她脚步就往外走。

    “希儿。”见她怒气冲冲的准备离开,他快步跟上。

    “权昊,我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一二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自从前天他说喜欢她后,她之前是厌恶,如今厌恶再次升级变成恼怒。白嫩嫩的双颊因为恼怒而变得绯红,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锐利瞪着他,抿紧的粉唇冷冷吐出“让开。”

    “希儿。”权昊小心翼翼的看她脸色,轻声叫她。

    “你发神经吧,我虽然没有课要上,你要工作就工作,你拉我来作陪算什么?”林希垂眸看着手上没什么攻击力的包包,非常想砸在权昊的脑袋上,让他发神经。

    还有几天,就可以让沈景琦离开这个圈子,沈景琦纠缠她的原因也会查清楚,现在防止沈景琦找她,他得阻止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理由,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权昊说不出口,他只得陪着笑脸。

    “我前段时间过生日,你现在陪我就当是补送我礼物好吗?”思虑前后,权昊只想到这个蹩脚的理由。

    瞪着他的脸蛋,她一阵气结,“我没记错的话,你生日是在六月份那时候,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你好意思这样说吗?还有,这样的借口很烂。”

    眉宇间皱了一个浅浅的川字,她不爽的移开视线,打开房门准备踏步。秀眉一拧,她猜到了后面欲言又止的权昊想要说什么,“你敢叫人装追踪器或者是派人跟着我,等我回来,有你好受的。”

    心思被猜到,权昊也没有尴尬,保持浅笑。“你回去小心点。”

    “你好烦。”林希冷冷抛下三个字后就离开了。

    他的眸中印满了她倩丽的背影,口头上他没有答应不派人跟着她,等她走远,他淡然的掏出手机,“李胜,派人跟着希儿。”

    在某墙角蹲着的李胜,一接到命令,像是打了鸡血般精神。拿出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划拉了几下,他便知道了自家小姐身在何处。

    刚从电梯出来的林希,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身上还有追踪器。

    踏出岭林大楼门口时,她才觉得奇怪,这次权昊怎么这么好说话。她皱着眉想了想,片刻后,把目光停留在她手腕上的手表。

    嵌有点点碎钻的手表很精美,很适合女孩戴,这是她今早上刚戴上的,以前都没怎么戴。防止权昊有装追踪器在里面,她脱下手表,顺着垃圾桶的方向一扔。

    注视空空如也的手腕,她翘起唇角。

    一个小时后,拿着平板电脑一直在晃悠的李胜,见红点都没有移动过,他不由得觉得奇怪。怎么回事?怎么显示小姐还在岭林大楼那里?

    以闲情写意出名的听风楼里,林希开心的微微眯起眼眸,看着人妖们在表演,唇角的弧度越来越优美。

    黑锋看着眼前自始至终都没有显示害怕的小女孩,郁闷了。“喂,小女孩,你还要不要交易啊?”身为道上鼎鼎有名的文物贩子,他手上沾过不少血,如今贸然被一个小女孩找上门,说要有好东西与他交易,见小女孩迟迟没有动作,只是看着歌舞表演,他有些不耐烦。

    浅尝一口茶,苦涩中带着甘甜的味道令她回味无穷,面对黑锋的催促,她张扬的笑了。这家伙果然没变,不见他的三年,倒是蓄起了胡子,嗯,挺有男人味的。

    “急什么,你又不赶时间。”轻轻放下古色古香的茶杯,林希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在的模样。

    “小女孩,耍我玩可不好的。”黑锋本就是没有什么耐性的人,对着一个和他耗时间的人,面色阴沉,有些凶狠的味道。

    “黑锋,你都金盆洗手三年了,怎么杀气还是这么重?”林希眼神尖锐,端正姿态,没有表情的俏脸格外的冷漠,用自身的气势压倒黑锋身上的杀气,

    黑锋一阵惊讶,随即起了杀意。除了那几个人,没人知道他曾经是身份,怎么第一个见面的小女孩就知道他的曾经身份?

    凶神恶煞的脸孔,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很粗犷,轻笑几声,她眼神中带着轻蔑的注视黑锋。“你想杀了我?别急啊,先看一下我的货嘛!保证你会开心的。”

    小女孩波澜不惊的模样,以及轻蔑的眼神,都给黑锋带来了巨大的耻辱感。他今天竟然给一个小女孩蔑视了,真是岂有此理。手下意识摸了一下腰间,他想一枪毙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

    在他还没得及行动下一秒,林希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副字画,“这是王羲之的字画,你鉴定一下真伪。”

    其实黑锋不懂得什么文物,他认为这些老古董就是拿来忽悠有钱人。看着眼前铺开的字画,再看右下角的印鉴,他看到了王羲之三个字。皱了一下眉,他拿起字画细细的看。

    片刻后,黑锋也看不出真假,挥手让他养着的文物专家过来辨认。

    文物专家如获至宝的看了半个钟,过程中,林希也不急,一脸笑容看着歌舞。

    “老大,的确是王羲之的字画。”

    听到手下确定的话语,黑锋感觉颇有些意外,轻蔑的抬高一点下巴,“开个价吧?”既然小女孩诚心想交易,他又何必灭了她。细看女孩明亮大眼睛,他总觉得有一些熟悉。

    “五十万。”林希很随意的开价。“我只接受现金,不接受支票。”

    文物市场上,王羲之的字画随便一副,可比这个价高了不少。

    黑锋直皱眉,“你确定?”五十万对于市场价格来说太低了,低到他认为这字画来历不明,他不怕东西来历不明,就怕惹上不该惹的人,在帝都,多的是他惹不起的。

    “这是我从家里偷出来想换点零花钱的,你不用担心这东西来历不明。”看出了黑锋的担忧,她撒点小谎。其实她是在为离开权家做准备,离开权家后,避免被权昊找到,能泄露身份的事情她都尽量避免。

    黑锋听后只有一个感觉。这是哪家熊孩子啊?!

    帝都中有太多纨绔子弟,荒唐事他也听了不少,一听眼前小女孩说是从家里偷出来的,他就没有了担心,爽快的让人提了装有五十万现金的箱子来。

    “这是五十万,我们俩清了。”

    “拜。”拿着箱子,林希也不久留。

    能知道他私人号码,也敢独自一个人来见他,黑锋想这是哪大家族的大小姐啊?为什么这小女孩给他熟悉感?那双狡黠的大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

    把五十万藏在只有她知道的地方,她才慢悠悠的回权家。

    慵懒坐在沙发上,林希眼角余光看到李胜神色纠结的拿着平板电脑,秀眉一挑,“李胜,这次追踪器又装在哪里?”端起茶,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小姐您这次误会了,这次没有装追踪器。”李胜坚决否认。

    “是吗?”林希放下茶杯,讥讽笑道。

    “是的,小姐。”李胜捣蒜似的点头,深控林希误会。

    “真是越来越会说假话了。”林希踏步上楼梯,身后僵着脸的李胜,她也不去看。

    打开衣柜,看到琳琅满目的衣衫,她转动着灵气眸子,想了想还是把行李袋打开,把看中的衣服都装进里面。扫一眼梳妆台上的东西,她也随意挑了几样也装进去。

    躺在床上,林希闭上眼睛思考。

    钱有了,住处没有找到。照权昊对她的态度,发现她不见了,还不得把帝都翻天了,所以她不能继续留在帝都,不留在帝都,那去哪里好呢?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先离开再说。等过个几年,权昊对她也没有感觉时,她再回来。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正当她想事情想得入迷时,权昊打开了她卧室的门。看到她闭着眼眸平躺在床上,他以为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边,拿来被子准备盖在她身上。

    睁开眼眸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权昊,翻身坐起来,往桌上的闹钟一看,显示才下午四点钟,皱眉问道。“你干嘛?”这个时候,他也没下班啊,怎么回来了?

    “醒了吗?”权昊揉了揉她的头顶,宠溺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林希冷眼一瞪,没好气道。

    权昊坐在她身边,双手轻轻揉着她的肩膀,“希儿,我跟你说一件事。”

    他的力度刚好,她有些僵痛的肌肉被揉的很舒服,一时间,她也没有让他滚。“什么事?”刚说完,她就忍不住乱七八糟的想,不会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你跟你父母有三年没有见面了,我想,是时候让你们见面了。”在公司时,他一直在想,正如他母亲说,希儿现在还小,不能这么快和她结婚,能说动她和他在一起的人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个,那么这次他可以借助林家夫妇成为自己的助力。

    有这么好吗?林希不由得怀疑。“行了吧,你有这么好心吗?”

    “希儿,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他的唇瓣凑近她的耳畔,话音中隐隐带有些哀怨。

    相信!林希回头白一眼正在卖乖的权昊,“继续揉。”讨厌权昊是一回事,可享受又是另一回事,她也没傻得让这个苦力离开。

    隔着薄薄的衣衫揉着她白嫩的肌肤,他唇角一直挂着浅笑,指尖有意无意摩挲她的脖间,似感受到一股电流直击他心里,酥酥麻麻的,舒服之极。

    大约五分钟过后,林希想到了三年前刚重生那几天,“三年前,你给了什么好处给我父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离开天朝。”说起我的父母,她很别扭,她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这么说话。

    “也没给什么好处,就给了一点钱,还给他们办了移民手续。”

    “你还真大方。”身体的父母,她没什么感情,时隔三年,怎么说都有些尴尬。等一下,林家夫妇要是回来,岂不是阻碍了她离开权家的计划。不行,得想个办法才行。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她试探性的问道。

    “这几天就会回到,希儿高不高兴?”他替她按摩的十指逐渐不安分起来,食指透过衣衫,与她陶瓷般的肌肤来个亲密接触。

    林希心里大喊糟糕一声,皱眉想着对策的她,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十指越来越进入她的身体内。虽是冬天,室内有暖气,她很随意的穿了一件圆领的薄衫,正是因为这圆领给了他占她便宜的机会。

    该怎么办?一走了之?还是对着林家夫妇演一场戏再走?

    这成了一个难题,一时之间,林希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此时,权昊的双手已经转换阵地,双手透过衣衫,抚上了她的腰身。细腻的触感,他几乎要沉迷了,下颚轻靠在她的肩膀上,脸和她的脸摩擦着,双手越来越往上。

    已经尝过她肌肤滋味的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现在有机会吃豆腐,肯定使劲吃啊。小腹传来的一阵热流,他不由得轻咬着下唇,抚摸着她肌肤感觉太美好了,他舍不得停下来。

    回过神的林希,发现腰身多了一双在作怪的大手,她怒了。“权昊。”

    她的怒声,唤醒了不少他的理智。他的双手没有停止,继续感受着这美好的触感,薄唇轻吻着她娇嫩脸蛋,声音稍有些沙哑叫道,“希儿。”

    两人已形成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忽略林希的怒容,再看两人,其实可以认为这两人正在那啥的前奏。

    手快的他捉住了她的双手,俊脸还是仅仅贴在她脸上,“希儿,今天十五呢。”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内心的空虚和疼痛越来越明显,和她亲密接触,他很舒服,舒服得不想放开她。

    什么十五啊?莫名奇妙,今天是农历十五,可这关她什么事。

    单纯比力气,她真是比不过他,可没办法啊。

    她整个人被他禁锢在他怀中,她挣扎不得,只能动嘴了,“权昊。”

    有句话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现在想来,这句话绝对暗讽了绝大部分男人。而权昊是有这个心,但现在绝对不敢的,因为他怕她恨他。一想到她会恨他,他全身的血液就倒流,这样的后果他赌不起,只能现在吃一下豆腐解一下馋,毕竟做了二十五年的和尚,看到心爱的人,也是生了吃豆腐的心理的。

    “希儿,乖。”虽想到她可能会像昨天一样生气,可色心上来的他,还是想吃一下豆腐。

    “昨天就玩了这种游戏,你腻不腻啊?”前世历经不少情事的她,个中滋味享受了不少,三年没沾过腥的她,也有些清心寡欲。不管今生还是前世,她的敏感点之一都是在小腹,昨天被他一摩挲,愤怒下她差那么一点就动情了,还好他及时刹住,要不然接下来发生的,她绝对捶地。对于她来说,生理反应和心理反应完全无关,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可现在他又玩这招,她控制不住情绪啊,拳头直砸他脸算了,让他吃她豆腐!

    “一辈子都不会腻。”他轻笑道。

    “混蛋。”她大骂。

    从背后禁锢她就是有个坏处,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他的手臂如是钢铁般坚硬,她弄不开。

    忽然,她的耳垂传来一阵湿热感,愣了一下,她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啊。眼角余光一瞟,她看到什么!看到权昊正在用舌头舔她的耳垂!

    昨天都还没玩这么大,现在玩这么大,这是要*的节奏吗?

    绝对不可能,因为她不会允许的。

    下一秒,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身上压了沉重的他。

    四目以对,他的眼睛写满了情愫,很纯净,没有其他。只是他粗喘,加上他压在她身上,他的眼神就没有那么干净了,情绪中隐藏了一丝欲火。

    他的脸越来越凑近她的脸,她被逼拧头,“权昊,立刻给我滚。”

    唇吻上了她小巧的耳垂,一阵喘息后,他低声说道。“希儿,你是我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不管多少辈子,你都是我的,我们生生世世要在一起。”

    她满脸黑线,“靠。”

    她的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重生前遇到一神经病就够了,为什么重生后还得遇上一变态?老天,这是在耍她吗?

    呼了一口热气,他缓缓离开她身上,“希儿,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今晚不要晚睡了,记得好好吃饭。”十五,他极少留在家中。

    她不解看了一眼权昊,嫌弃的挥挥手,“滚吧,滚吧。”

    ------题外话------

    话说,我打算过个几章就让女主*~

    你们说可以吗~

    或者不*,毕竟女主身体才十五岁~

    你们挑一个吧~

    有时候,生理反应不代表心理反应,而女主恰好就是那一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