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68章 疯狂的爱(一)

第068章 疯狂的爱(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清早的,林希就醒过来了,是被权昊弄醒的。

    她衣襟大开,胸前一大片肌肤裸露出来,惹人遐想的吻痕印在上面。

    “权昊,放开。”她拿开他作怪的大手,皱眉道。

    权昊乖乖听话的移开手,低沉的声音暧昧叫道,“希儿。”

    “我今天有事,晚上再说吧。”某些前提下,她和他的关系可以维持。俗话说,做了一次和再做N次没什么区别。

    “嗯。”权昊开心地应道,期待今晚的到来。昨晚是月圆之夜,有她的陪伴,疼痛全被消去,剩下的只有缠绵,回想那蚀骨沉沦的夜晚,她的美,她的妩媚,她热情的回应,心愿意就此沉沦。

    在林希默认的态度下,两人同一卧室已成定局,最开心的莫过于权昊了。

    “马娇晨没事是吧?”马娇晨昨晚的一举一动都被权家的暗卫记录下来,一点特别情况都没有。

    “是的。”陈潇很好奇,马小姐没事不是好事吗?怎么自家小姐表情这么凝重,好像有大事发生似的。

    林希眼中闪烁着不相信,“继续派人跟着她,还有,把那个杨奕也查一下,看他最近有什么特殊举动。”杨奕正如权昊所说是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获得白道权利的他,背后一定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小姐。”

    “李芸要住的房子,找好了吗?”

    “已经找好了。”

    “很好,你今天就帮她收拾一下,顺便让她过去住。”李芸不是权家的人,住在这里住久了,肯定会受人非议。

    “是,小姐。”

    “出去吧。”林希挥挥手。

    陈潇微微弯腰,做他的事情去。

    “希儿今天要去哪里?”权昊此时恰好从浴室里出来,头上还滴落着水珠。

    “听风楼。”

    “我陪你去。”

    “不用。”拿好包包,她转身就出门。

    权昊眸色深幽,唇角勾了勾。

    炫酷的跑车开在路中央,林希注意到自己后面多了几辆跟着她的车,拧动方向盘,踩住刹车。

    打开车门,她下来,眼神冰冷的注视已停下的车辆,大约三秒钟后,车上下来一个人。

    沈景然面色淡漠,身上致命的气息很浓厚,似乎只要他一个眼神就能置人于死地。

    在见到她那瞬间,被寒冰围绕的眼神变得温暖起来,勾人的唇微微抿着,暖和的笑意形成,沈景然喜悦的叫道。“希儿。”

    果然是沈景然,林希双手环胸,轻蔑的看着他。“沈景然,你跟着我做什么?”

    “希儿,昨晚你失约了。”沈景然如是哀怨,眸子紧紧注视她。

    秀眉往上轻轻一挑,她不甚在意失约或是不失约这件事,她本身就没答应,何来失约。“说出你的目的,我没空跟你叙旧。”林希儿的身体已经毁灭,所代表的一切也过去了,如今她是林希。

    彷如欣赏着年代久远却依旧美丽的饰物,他眸中显出浓烈的渴望,俊脸划过一抹悲伤,似是回忆道。“希儿,你以前从来就不会对我说这种话的。”

    “那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麻烦你区分开来。”

    “听说昨晚,景琦也约了你,你也没去。”沈景然走到她面前,贪婪的看着她,心底深埋的*似乎复苏了。美人心计,腹黑韩少请接招

    “凭什么你们约我,我就得去。”她微高的抬起下颚,挑衅般说道。

    “你还是没变。”沈景然回忆着往事,有些感叹。

    “我变没变就不关你的事。”她眼底一掠而过厌恶,警惕看着他。

    “不用看了,权家的暗卫我都让人放倒了。”知道她在看什么,沈景然淡淡道。

    “你想做什么?”回来帝都后,凡是她出去,身边都有暗卫跟着。

    “我们时隔五年才重逢,我想做什么,你很清楚的。”沈景然握着她的手,炙热的温度传递着。

    她明眸瞪大,丝毫惊恐之意飞快在脸上掠过,“沈景然,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你最好别乱来。”太熟悉他的表情了,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沈景然和沈景琦不同,他可变态多了。

    “怎么会是乱来呢,我们五年没有深入交流了,如今重逢,当然要好好交流一番,这样你才会知道你是属于谁的。”沈景然唇角翘起危险的弧度,如同鬼魅的声音响起。

    “神经病。”她想甩开他的手,发现甩不开,只能冷脸呵斥道。“放手。”

    “你觉得我会放手吗?不会的,哪怕你死我也不会放手。”

    “沈景然。”她回来帝都真是没什么好事,遇上了变态就不说,神经病也遇上了。“林希儿已经死了,我是林希,以前的一切和我现在都没关系。你如果说你不放手,那么在林希儿死的时候,你就应该陪着她去死。”

    “身体怎么换,灵魂还是你的,就算你换了个名字,也改变不了你是林希儿的事实。”沈景然捏紧了她的下颚,逼迫她的眼眸看着他,“如果我死了,我怎么和你长相厮守。”

    “你去死。”拍打掉他手,她狠狠道。

    沈景然单用一只手就控制了她的行动,她走不了,被他强硬搂着。

    “你干嘛?”她无力挣扎,怒气升腾。

    “去了你就知道。”沈景然加大力度,不让她有机会逃脱,几乎是强迫的方式让她上车。

    车门被沈家的一个护卫关上,狭小的车中,她与沈景然并排坐着,嗅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她浑身紧张起来。“沈景然,你疯了吗?”何时她林希,竟然被人困在一辆车里,这辆车高速行驶,为了小命着想,她断绝了跳车的念头。

    “没疯,不过也不远了。”沈景然搂住她温软的身子。

    “放手。”她使劲挣扎,“再不放手,我非得灭了你。”危险在向她接近,大腿上传来的炙热,她极为敏感。

    沈景然像是听不到,脸上全是满足和迷醉,“不会放的。”

    眼看他就要擦枪走火,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使劲全身力道推开他,毫不留情的扇了他一耳光。“沈景然,你要是疯了,就跑远点。缺女人就去找,别跑到我面前装疯卖傻的。以前我可能吃你这一套,现在对我没用。”

    响亮的声音,沈景然面色依然不变,唇边弧度上升,“希儿,你逼我的。”

    话音稍落,他狠狠吻上她的唇,剧烈的侵占她的口腔,舌贪婪的舔着她口中的一切。

    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她面色不仅难看,还想杀了面前这神经病。阻止不了他的入侵,她看准机会,贝齿狠狠咬了一下他的唇,血丝溢了出来。

    下唇吃痛,依旧没能挡住沈景然的行为,他还是狂烈的吻着,摄取她甜美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飘飘欲仙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他右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左手搂着她的柳腰,似是狂风暴雨的狂吻,他全面沉沦。

    左右反抗不了,她的腿还被他双腿压着,身子向后倾去,他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仿佛喘不过气来。黑铁之堡

    良久,沈景然觉得自己吻够了,才停止这个狂暴的吻,擦了一下唇上的血丝,回味无穷的冷笑着。“希儿,换了身体的你,还是这么甜美。”他手心撑着椅子,下半身压在她身上。

    怒火升上心头,她皱紧眉头,“沈景然,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你打不过我。”沈景然嚣张的笑了。“以前我们的身体多么契合,现在你换了身体,我想,我们的身体依旧契合。”

    她一时气结,的确,她打不过沈景然,扬起冷笑,“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你想硬来?”

    “不是硬来,是你情我愿。”沈景然抚着她的脸,俊美非凡的脸扭曲了,眼中是深深的迷恋,“忘了吗?以前你在我们身下是多么的享受。我五年没碰过你,想必你也怀念我的。”

    如果有一个变态帅哥在你面前说着一些暧昧的话语,你会怎么做?

    她的反应则是想敲死他,神经病,那些都过去了,老爱在她面前说来说去。

    斜眼看了一下在前方边开着车边竖起耳朵偷听的司机,她黑着脸,咬着牙。“你都会说是以前。”

    沈景然全身都压在她身上,胸膛碰触她的柔软时,身上的寒冰都散去,“要是没外人在,我肯定会要了你。”

    她气不过被他这样对待,右腿一触即发,抬起,准备狠狠来一脚,让他变太监。“去死吧你。”

    沈景然速度比她更快,放松的双腿再度紧夹着她的腿,她的行为未能惹恼他,他调侃说道。“希儿,这可是关乎到你下半身的XING福生活,小心点。”

    “沈景然,你这死变态。”没能得手,她深深的怒了。

    “只要能得到你,是变态又如何。”

    “我真后悔以前没一刀宰了你。”若时光能倒流,她第一个要宰了的人必定是他。

    “时光不会倒流,世间也没有后悔药。”沈景然气息变得粗重,喷洒在她脸上。“我真的很想快点回到家,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用力拧着他肩膀上的肉,她怒气腾腾的瞪着他,“你这死变态。”

    “嘘,希儿,别吵。”沈景然俯下身,轻轻地在她耳畔说道。

    “你离我远点。”他的接近,她非常不适。

    沈景然缓缓端正坐姿,也放开了她,眼尾往上一挑,“希儿,乖,别吵,我们回家。”

    被他亲热的拥着,她各种不适应,蹩着秀眉,“沈景然,你想做什么?”

    “和我一起回家。”

    “放开。”男女力气天生就有差距,沈景然使劲全力的时候,她再多挣扎也是徒劳的。

    “很快我们就回到家了,我们会像以前一样。”那些甜蜜的日子浮上心头,他的心很甜很甜。

    怒目恶狠狠瞪着沈景然,不能挣扎的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掐死沈景然这神经病。

    前方开车一直平稳的司机,偶然偷偷注视后视镜两眼,看到自家大少爷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出。

    被人一直抱着,还要是被占便宜的姿态坐着,她只得凝眉瞪着他,狭小的车中,她又动不了手,憋屈!

    “希儿还是这样敏感呢。”沈景然的手游移到她曲线美丽的脖颈,带着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

    她鸡皮疙瘩都冒起了,怒声低吼道。“沈景然。”

    时间不断地流去,沈景然无视她的怒目,继续占着便宜,而她气的半死。黑客

    不知不觉中,沈家已经到了。

    “希儿,下车。”沈景然下车后,温柔体贴的打开车门对她说道。

    她逼着不得不下,皱着眉嫌弃的看着沈家庭院。

    “这是我们的家,喜欢吗?”沈景然眉眼都带着笑意。

    打开沈景然想揽她肩膀的右手,她面色冰冷直视他,“五年前我就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记住,我们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五年前我不放手,五年之后,我一样不会放手。”沈景然面色凝重。

    “随便你。”她转身,想离开这个地方。

    “你想回权家吗?”沈景然挡住她的去路,表情狠戾。

    “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

    “你走不了。”

    “试过才知道。”她是打不过沈景然,这只是体力上,但在技巧方面她未必会输,何况沈家的人不敢动伤她。

    “希儿。”沈景然紧紧搂着她,吻着她的脸蛋,暧昧的热气喷洒着,“你离不开的。”

    “沈景然,你这疯子。”她大惊。

    “嘘,留点力气,待会再叫。”沈景然唇角勾起的弧度诱人至极,打横抱起她。

    突如其来的抱起,她吓得搂着他的脖颈,“沈景然,你这是强暴。”

    “我会伺候你舒舒服服的。”沈景然坏坏一笑,话语中暗指某些暧昧信息。“我差点忘了,不止我一个。”

    “沈景然,你放开。”一想到那个场景,就觉得恐怖。她顾不得会掉下,还是怎么样,使劲挣扎。

    “放不开的,你注定是我们的。”沈景然还是抱得她紧紧的,往楼上走去。

    “变态。”她怒吼。

    沈景然笑得很开心,抬起脚踹开房门,把她放在床上,饶有兴趣的注视她。

    对上她的黑眸,他舔了舔下唇,喉结不自觉的滑动,体内的火焰升高。“希儿,时隔五年再见,我们会很快乐的。你的新身体看起来很美呢,美得想让我一口吞掉。”他的双腿缠着她修长笔直的腿,这样的动作,仿佛回到了以前,她总是那么主动,那么热情,像是勾魂的小妖精般,只要尝过她的味道就会深陷其中。

    这种事情她愿意就无所谓,可一旦不愿意就是使劲的反抗。“沈景然,你根本就不缺女人,为什么非得缠着我?”像沈景然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缺女人,要先解决生理需要,勾勾手指就有一大堆美女粘过来。

    “希儿,我说过,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你逃不开的。”沈景然手握着她的手,用她的手去碰触他炙热的唇,一股电流淌过,极致的快感遍布全身,眼中的*光芒更浓了。

    她怒火交加,“神经病,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想要我跟你过一辈子,门都没有!”

    “希儿好像精力很旺盛。”沈景然搂起她上半身,两人相互拥抱的姿势。“一会,你就没力气了。”

    “去死。”被迫贴近他胸膛,她一怒,满脸不悦,挥动手用力打着他的背。“你试试看碰我,我绝对让你变太监。”

    突然,门被打开,沈景琦惊喜的看着床上的两人,眼前一亮,“哥,你还真把希儿带来了啊。”

    当见到沈景琦时,一阵晕眩感袭来,她看直了眼。这下要怎么逃?

    ------题外话------

    我是纯洁的妹纸,只是一不小心露出了猥琐的本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