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71章 危险时刻

第071章 危险时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吸入太多迷药后,林希呈昏迷状,身子软绵绵的挂在沈景然身上。

    沈景然对沈景琦微微一笑,随即横抱她上楼。

    “哥,希儿要是醒来后,我们怎么办?”沈景琦对这个很担忧,希儿的情绪已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的沈景然没有这个忧虑,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疼爱她,而不是在这里说废话。

    沈景琦随手把毛巾仍在垃圾桶里,注目他哥哥抱着希儿上楼,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轻轻把她放在床中央,淡蓝色的床单映照她白皙如上等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美丽酮体,沈景然看得喉咙一紧,眸色出现淡淡*光芒,想要她的*不再刻意克制,磨人的炙热侵袭了他。

    他用力一撕,把她身上的衣衫扯开,她身上的深浅不一吻痕显露在他眼里。

    怒火和*交织,他握紧双拳,青筋毕露。

    “希儿,你是我的。”他怒不可遏的压在已陷入昏迷的她身上,“我会洗刷去权昊的痕迹。”

    沈家某卧室正一片春色,同一时间权家则是安静。

    “少爷,小姐并未在听风楼出现。”陈潇听闻了护卫的汇报,继而来向自家少爷汇报。

    “跟在她身后的护卫呢?”权昊敲打着键盘,面色凝重。

    “已经失去了消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跟在自家小姐身后的护卫都失去了消息。

    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着的十指瞬间停了下来,权昊目光冰冷的注视陈潇。“你说什么?”

    “小姐和护卫都失去了消息。”

    “立刻派人去找。”心被捏紧,权昊冷声命令。

    “是,少爷。”这次小姐在他们眼下失去了消息,是件很严重的事情,必须严查。

    权昊拿起手机,拨打熟悉的号码,系统提示音一遍一遍提醒他,希儿没接他电话。

    慌乱还是惧怕?说不清是什么。

    沈家某卧室中,上下其手正沉迷感官快感中的沈景然,听到一遍又一遍的钢琴声,他皱眉停下动作,环视周围,最终目光落在沙发上的包包上。那是希儿的包包,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那就只有手机了。

    沈景然不想理会,继续吻着林希的指尖,烦人的铃声再次响起。

    铃声太过烦人,沈景然烦躁的从林希身上下来,打开包包,拿出闪烁不停的手机。

    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权昊两字,沈景然看得眼眸微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的另一边,当不再是提示音,权昊松了一口气,“希儿,你在哪里?”

    浑厚好听的男中音,沈景然火气直起,浓浓杀意环绕在四周。“她在我这里。”

    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权昊咬着牙,戾气散发,“希儿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她人呢?”

    “躺在床上,等着我的疼爱。”沈景然坏坏轻笑,“不说了,她还等着我。”

    利落的关机,沈景然回到床上,做着未完的事情。

    权昊面色大变,喘不过气来。

    听风楼中,马娇晨喝了两杯茶,还是没等到林希出现,皱着眉继续等待。

    身体很热,犹如是有人在她身上点火,双腿上好像有一双手在触摸。

    她眼眸睁开,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昏迷前的记忆全部回来,身体除了热之外没有其他异样。只是身下的双手不停地在作怪,还有如是热棒似的东西烙着她的小腿,身经人事的她嘴角抽搐。

    看到她身上的人事沈景然,旁边还有沈景琦观看,她一脚想踹死这两位。

    短短二十分钟,林希就清醒过来,见状,沈景琦有点讶异。“哥,希儿醒过来了。”

    沈景然依旧沉醉于着感官快感中,自己弟弟的话语他听在心里。“一起吧。”

    “是,哥。”沈景琦欲火大起,跑到床上。

    “你们。”她坐起来,身上春光乍泄。

    二男一女在床上,想想场面就香艳,可惜,这仅止于幻想。

    她大怒,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对待了,怒上心头后,随即而来的就是爆发力极强。

    横扫,不,只能说对打吧,目前战况是,林希一脚踩在沈景琦的手上,沈景然唇角溢血,默默扶着墙围观中。

    “皮痒了就得打。”用力踩着沈景琦手上,林希一脸怒火,“真当我打不过你,我不想动手而已。”打架不全靠的是力气,技巧也很重要,学了那么多年的功夫,最后连两个人都打不过,多没意思。

    被踩着的右手已骨折,沈景琦使不出一点力气抬起来,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望着林希。

    把脚抽离,她打开衣柜,拿出一件衬衫穿好。幸好她醒得快,所以只被他们占了一点便宜。

    扫视两眼沈景然,她唇角勾起绝美的弧度,俏脸上扬起甜美笑意。“你们两个最好小心点。”

    说罢,她帅气的甩甩额前的斜刘海,迈开步伐往前走。

    从地上站起,沈景琦动了动蔓延疼痛的右手,苦着脸。和希儿对打吧,下手重了伤到她不好,下手轻了就是现在这样的下场。看着她离去,他心里很郁闷。“哥,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沈景然比沈景琦淡定多了,深幽的光芒闪烁着,“不吃硬一向是她的性格,软嘛,我就不太肯定了。”

    “对策呢?”沈景琦顾不得受伤的手,“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她和权昊一双一对的。”她的希儿竟被权昊碰了,想想就来气。

    “不会的,她属于我们的。”手背擦去唇边的血丝,沈景然抿紧唇角。

    “她要走了,派人拦住她吗?”他在意的是,现在她要离开这里。

    “让她走。”她不喜欢沈家,就让她暂时离开。

    “她这次走了,以后想要接近她很难的。”

    “不用接近,柔情一点对她就好。”沈景然胸有成竹的说道,墨色的眸悄染发生了变化。

    走出沈家大门,她都没看到沈家护卫来拦截她,疑惑的环视四周,心越来越不安,像在预示有什么事情发生。

    突然,一脸加长的林肯车停在她身旁,她停住脚步,心中升起不祥预感。

    车门被打开,一张风韵犹存的绝美脸蛋露了出来,是一个贵妇人。虽是年近五十,可胜在保养好,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出头充满魅惑韵味的少妇。举手投足间更是增添了几分贵气,一看便知身份不简单。

    陌生带着熟悉感的贵妇人,她看得一阵愣怔,这不是沈洁如吗?

    “希儿,好久不见。”沈洁如脸上噙着浅浅笑容,走到她面前,伸出右手。

    绕是她从容,看到沈洁如再不能淡定如初,她抿紧粉唇,“你认错人了。”沈景然和沈景琦都知道她是林希儿,那沈洁如会知道一点都不稀奇,毕竟怎么说,她都是沈家夫人。

    沈洁如淡淡一笑,眼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希儿,我知道你换了副身体,你就不用掩饰了。”

    “你想做什么?”沈洁如是沈家的夫人,她厌恶这个女人,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一丁点的牵扯。

    “虽然你换了副身体,但是对我的态度还是没变,我有让你这么讨厌吗?”沈洁如从她眼中看到厌恶,没有介意,大方得体的说道。

    “知道我讨厌你就好。”她皱眉。

    “景然和景琦找到你,你今天也出现在沈家,他们怎么会这么轻易放你走?”沈洁如翘起唇角,指尖轻轻挑开林希衣领,看到了预想中的吻痕,眸中涌出嘲讽笑意。“你精力挺好的,能同时应付两个男人。”

    “你以为我是你吗?能同时和一堆男人搞NP。”她不甘示弱的讽刺回去。“最后生出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男欢女爱的事情,双方愿意就行了。”在床事上放的很开的沈洁如没有恼怒,松开林希的衣领,“既然你活着,那打算怎么办呢?比如这辈子和他们两兄弟过,一天睡一个美男挺开心的。”

    “不可能的事情。”

    沈洁如看着和周围,轻笑道。“我们上车说吧。”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多和这个女人相处一秒钟,她都会觉得恶心。

    “最近我找了几个美男,挺对你胃口的,要不,你见见。”沈洁如把玩着镯子。

    “神经病。”沈家的人都是神经病加变态,这句话永远都不会错。

    “希儿,你这点很不可爱,不要随便骂人,这会显得你没家教。”沈洁如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摇摇头,满是惋惜的说道。“以前你多可爱啊,我享受的时候你也跟着,怎么最后到头就变得专一了呢?权昊就让你这么满足吗?”

    “神经病,变态。”

    “说了,不要骂人,不好听。”沈洁如回头望着车上坐着的俩俊美男子。“看,这容貌,这身材,都是一等一的,等我享受过后,你也享受一下吧,别说我有好东西不给你。”

    扫了一眼车上的俩男子,她想自戳双眼。“懒得跟你说。”

    注视林希的背影,沈洁如脸上的笑意无法保住,“林希,你给我站住。”

    灵动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她才不转着。沈洁如这死变态,懒得和她说话。

    沈洁如锐利眼神示意另一辆车上的护卫拦住林希的去路,双手握着,这死丫头,毁了原来的身体,换了副新的,就这般目中无人,真是够讨厌的。

    沈家护卫对沈洁如自然是忠心耿耿的,听话的拦住林希。

    “让开。”她咬着牙道。

    “抱歉,三小姐,请您跟夫人上车。”

    沈洁如风姿卓越的缓缓走来,“希儿,乖乖听话对谁都好。”

    “沈洁如,你想怎样?”

    “没想怎样,只要你听话就好。”

    “做梦。”

    “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身边大把的护卫,你想离开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我想怎么样对你很简单也很容易。”早得到消息,确定林希是林希儿,她就从国外赶回来。

    “你烦不烦啊,我现在是林希,和沈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俏脸黑得彻底,她不耐烦,显得有些暴躁。

    “那又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世间的美好,不用这么暴躁。”沈洁如盈盈一笑,手起一掌劈在林希的后脑勺上。

    早有防范,可还是抵挡不过沈洁如手快,后脑勺一痛,眼睛不扣控制的闭上,陷入黑暗中。

    “醒来以后,你会喜欢的。”沈洁如扶着林希缓缓倒下的身体,摸着她滑嫩的脸蛋。“两个男人怎么能满足你呢,还是多找几个的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希悠悠醒来。

    醒来后发现眼睛被密不透光的黑布蒙住,眼前黑暗一片,手脚被绳索绑死,手被反绑在身后,绳子将皮肤勒得生疼,嘴被胶布贴得严严实实的,手臂火烧火燎的疼,脑后还隐隐作痛,很明显她的后脑勺被人打过。

    她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说不了话语,四肢无法随意动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个黑暗诡异的环境中,她的心跳很快,快得让她身上冒出冷汗。有人将她嘴上的胶布一把撕下,火辣辣的疼令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接着,眼前一松,蒙住眼睛的眼罩也被人脱下,刺眼的光线逼得她紧闭一下双眼。

    她迷蒙睁开眼睛,因为双眼被蒙蔽地太久,一时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朦朦胧胧中只看到四周光线很暗,面前有两个男人。连眨了几下眼睛,她眼前的景象才清晰一些。

    “醒啦?”沈洁如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沈洁如脸上的笑容,在她眼中看来,厌恶到极点。“你想怎么样?”四肢被绑着,动弹不得,她心里很窝火。

    “不要这么凶,不要紧张,我带你来这里,只是让你享受一下而已。”林希的怒视对沈洁如造不成任何实质的伤害,她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沈洁如,你会那么好心吗?别逗了,你是什么人,难道我不清楚。”她只觉得这样被人绑着很难堪,一向俯视别人的她如今要仰视他人,真TM不爽。

    “希儿,怎么说我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不要这么没礼貌叫我名字,叫我沈夫人就好。”沈洁如挥挥手让周围的人都出去,只留她和林希在这里。

    “脸皮真厚,估计拿刀砍都砍不开。”沈洁如的碰触,她不悦到极点。“放开你的手。”先是遇上俩变态,好不容易离开,又遇上一女神经,她今天是没看黄历吗?倒霉成这样!

    “牙尖嘴利还是不改你本来的性格,真是吃不了一点亏。”温和的笑意渐变成冷笑,沈洁如冰冷的目光打量着林希,手劲很大的捏着她的下颚。“这副身体比你原来的身体好看多了。瞧瞧这双眼睛,多美啊!难怪能把权家三少迷得神韵颠倒的。”

    “要是你的身体被别人玷污了,权昊还会要你吗?”沈洁如嫌脏的甩开林希的下颚,撕去所有伪装,恶魔的脸庞彻底露出来,“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重生呢?你死了可是能解决很多问题,怎么就死不了呢?”

    “我就是死不了,怎样?”沈洁如在别人面前爱演戏,等到没人时才会露出本来的面目,她都看惯了。

    “对啊,都重生了,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死亡了。”沈洁如双手狠狠掐着林希的脖子,眼眸睁到最大,凶狠赤果果的显露。

    被人掐住脖子,呼吸不过来,俏脸上的红润褪去,面色苍白如纸,她像是要断气般,眼白不断向上翻,缺氧了的心脏很难受,仿佛要停止了跳动,听觉如同消失了般,她听不到沈洁如的笑声,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看不清面前的一切。死过一次的她,不怕死,但死亡的过程太难受了。

    看着林希翻着眼白往上翻,沈洁如变态的心理得到了满足,稍稍放松了力气,“林希儿,想死很简单,但是活着却很难。”

    “变态。”眼看就要断气的林希,艰难的骂道。

    “快死了,还有空骂我啊。”沈洁如手上的力道加大。

    反抗不了,脖子被狠狠掐住,喘不了气,大脑和心脏同时缺氧,她再也支撑不住,眼皮逐渐闭上,意识正在模糊。

    沈洁如在最后一刻松手了,她高高在上犹如是个高贵的女王般俯视着林希,看林希的狼狈,她心中就会有快感,不论是心理和生理都得到满足,流动的血液仿佛都知道她的喜悦,舒服的身上毛孔全张开。“你错就错在,死了还要重生,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脖子上的双手放开了,她得以喘气,一阵咳嗽。刚才她以为她真的要死了,没想到沈洁如竟然松开手,恶狠狠的磨磨牙,她呛声回去。“总有你哭的那天。”死变态,遇上就没好事。

    “现在可不是我哭的时候,要哭的可是你。”沈洁如拍拍手,一直在门外守候的三名俊美男子走了进来。

    沈洁如扫视三男子,很满意的微微点头,“这些男人是我专程找来伺候你,待会,你不要太爽哦。”

    停顿了一下,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林希被绑着的四肢,“以前是沈景然和沈景琦兄弟俩伺候你,他们对你也玩不了*,今天我就给你机会享受一番*是什么滋味,不要太感激我哦。”

    “你今天没把我杀了,将来你一定会后悔。”林希咬牙切齿,声音活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眸中的戾气足见她的有多恼火。

    林希儿时,她有过三个男人,其中两个就是沈景然和沈景琦,第一个是初恋,情动之时便尝了禁果,而沈家兄弟俩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重生为林希,她只有一个男人,就是权昊。

    “你出生时我就应该把你掐死,你的存在我已经后悔了,将来是不会后悔了。”沈洁如只当她的话语是笑话,笑得张狂,一点都不惧怕林希说的会变成真的。

    一俊美男子手中拿着一杯清澈的温水,沈洁如右手拿过,“三个男人你可能有点吃不消,为了增加一点情趣,所以我为你准备了这杯水,喝下去后,你不仅想玩*,还会热情似火哦。”

    闻言,林希咬着下唇。“沈洁如,我恨当初我太心软了。”

    沈洁如单手捏着林希的下颚,出尽全身力气,想使林希张开嘴,她好把水灌下去。“你现在只能怪你当时心软了,你要是不心软,沈家就是你的了,可惜,你心不够狠。”

    下颚像是要被捏碎般,她痛得紧紧皱着眉,嘴巴依旧不肯张开。

    “不肯喝是吧!”沈洁如弄了很久,不耐烦了,使唤人帮她把林希的嘴巴打开。

    三名俊美男子遵从沈洁如的命令,两人拿来小小的棍子撬开了林希的嘴巴,另外一人见准机会把水灌下去。

    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的水几乎都灌在林希口中,水顺着喉咙流入肠胃里,她不甘心,想干呕出来,可不能。

    “这是沈家最新研发的媚女药,不管你平时多清纯,只要吃了这药,在床上你会渴望男人的,还会希望鞭打哦。”沈洁如目光扫过柜子上的摄像机,语气阴深深的如恐吓般。“对了,我和权昊没见过面,我想,第一次见面总得有见面礼。嗯,这个见面礼我想了很久,就送他一张DVD吧。”

    “沈洁如,你这死变态。”含有药物的水喝下去,暂时没有反应,林希气得脸颊发红,直瞪着摄像机看。被人强暴,还被拍下视频,妈的!这老女人,她非宰了她不可。

    沈洁如脸庞挂上端庄的笑意,“你慢慢享受吧,我走了。”

    空旷的房间里,剩下林希和三名男子。

    服从沈洁如命令的三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此刻他们如若看到猎物的眼神注视林希。“三小姐,我们三个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不得不说沈洁如那死变态准备的太好了,绑着她四肢的绳子很结实都不是可以轻易解开的,她用力挣扎,白嫩肌肤上红通通的。

    三名男子如饿狼般的扑上去,林希既是惊恐又是害怕的尖叫一声。

    “啊~”

    门外的沈洁如听到想要听到的,满意的笑笑,随即踏步离去。

    ------题外话------

    目前存稿一个字都米,我又调整不过来,以后更新时间多数在晚上十一点过后~

    话说,我好像把沈家人设定太过变态了~

    或者说,神经质的那个人是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