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76章 可怜权少

第076章 可怜权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番检查后,家庭医生在权少的期待目光下,不紧不慢道。“少爷,小姐并没有怀孕。”

    得知她没有怀孕,权昊心里很失落,脸上还是保持微笑。

    林希锐利的目光瞪着陈潇,“陈潇,你刚才怎么说来着?”无缘无故的也吓她一跳,坑爹的。

    “咦,你是谁,哦,我突然失忆了,啊,我是谁?”陈潇双手搂头,装疯卖傻的,死活不认账。不仅少爷冷眼看着他,还有自家小姐的眼神也太凶了,他还是装失忆为妙。

    “装,继续装。”林希拧头看着权昊,“既然他失忆了,今年的年薪就不要发给他了。”没事乱说话,敲死他,敲不死他,也让他没钱。

    “嗯。”权昊也正有此意。

    陈潇顿时恢复正常,可怜兮兮的苦逼道。“小姐,你不能这么狠心。”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发你工资,问权少去。”林希斜睨一眼权昊,双手环胸。

    “小姐,家庭医生是中医来的,要是你怀孕半个月,光把脉是不太能检查出来,更何况这个家庭医生学艺不精,为了慎重起见,小姐你还是到医院验血比较好。”为了七位数的年薪,陈潇绞尽脑汁想出这么一个破借口,不惜诬陷这位家庭医生。

    躺着也中枪的家庭医生被安上一个学艺不精的称号,学医二十年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他,这是莫大的侮辱,黑着脸,恶狠狠盯着陈潇,心里暗骂道。去你妹的学艺不精,老子可是中西医精通。

    “闭嘴,你再啰嗦,年终奖你也别想要了。”林希眼神不善斜视还说她怀孕的陈潇,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别啊,小姐,我可是为权家做牛做马那么多年,你不能这么做。”一想到有八位数的年终奖可能会没有了,陈潇恨不得跪下求林希。在权家做事,年薪只能算零花钱,年终奖和各种奖金才是大头。

    “也没见你做牛做马,要不,你现在变成牛给我看看。”她不吃这一套。

    “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怎么可能变成牛?”

    “既然不能变,年终奖你也别想要了。”她还怕陈潇不够苦逼,幽幽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你家少爷的存折、包括一些金额比较大的信用卡之类的都在我手上,你今年注定一毛钱都拿不到。”这些东西不是她想要的,主要是前几天她无意说了一下,权昊就把这些东西交给她了,有钱落袋干嘛不收,所以她淡定的收下了。

    “少爷。”见对林希乞求不行,陈潇转求自家少爷。

    权昊当做没看见陈潇的苦逼,转头看着墙壁上的名画。

    “小姐,看在我伺候你那么多年份上,你就饶了我吧,我还没娶媳妇呢。”

    “这是给你一个教训,希望你谨记今天的事情。以后说话之前千万得思考一下该不该说这话,不是所有人你都能得罪的。”林希冷着脸,不为陈潇的可怜兮兮所动。

    “小姐。”陈潇哀嚎,“你不能这样对我!”不就说了小姐可能怀孕吗!为什么今年一毛钱都拿不到!

    “我心情不好,你就放聪明点,不要说乱七八糟的话影响我的情绪,我心情太糟糕的时候需要找人开刀的。”她掐着陈潇的下巴,活像封建时代的主子教训奴才似的,“今天你撞枪口了,一边哭去吧,看着碍眼。”

    “小姐,饶了我吧。”陈潇苦巴巴的皱着脸。

    她嫌脏的拍拍手,撩了一下耳畔边的秀发,“没法饶,去我房间把那个黑色包包拿下来。”

    “是,小姐。”今年没有一毛钱已成事实,陈潇哭都没有眼泪流,忧伤的上楼。

    “小姐。”心里咒骂完陈潇的家庭医生,从容的出声。“您要是怀孕时间太短,喜脉微弱可能把不出来,我建议您到医院检查一下。”

    “你说的挺对的。”有了会怀孕这个忧虑,不能确定有没有怀孕,她现在还是直接到医院检查比较好。

    “我陪你。”权昊牵着她的手,眼眸中隐藏了一丝期待。

    “好啊。”真怀孕了,这就是孩子他爸!

    拿着黑色包包的陈潇在旁守候在,没有一点气势,彷如被受欺负的小媳妇般,目光不敢对上林希的视线,弱弱的把包包交给她。

    “李芸最近找工作不顺利,你去关心一下吧。”陈潇估计闲着没事最,正好李芸找工作不顺利,就让他去做一下闲杂人等该做的事情,免得闲着闲着就脑子短路了。

    “是,小姐。”陈潇低着头。

    作为名义上的权家二小姐,去医院的话当然不是什么普通医院,而是去天朝最好的私立医院之一的岭林医院。

    抽了血验孕后,她还顺便做了例行检查,其后坐在医院走廊里想着事情。

    事情发展的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地步了,沈家的三变态,权昊,她应该怎么办?烦恼的拧着秀眉,雪白的天花板看得让人心烦。

    “希儿是在担心真的怀孕吗?”权昊薄唇紧成一条直线,明知自己心里不该想太多,他还是想了很多很多,有了孩子可她不愿意生下来怎么办?有了孩子她会离开他怎么办?…。

    “难道我不应该担心吗?”未做过人母,结婚都没想过的她,肯定担心这些,可现在远远不止要担心这个,而是沈家的人全部回来了,她的生活想平静都平静都不了,这才是她最在意的。

    “万一真的怀孕了,你会把孩子生下来吗?”

    “这个不好说。”她心烦意乱的,粉唇一抿,见他痛苦的神色,心中升起一丝不忍。“有了肯定会生的,前提是得怀孕啊。”她是女的,要怀孕的也是她,不要一副受伤的样子给她看,搞得好像做错的是她,她也没做什么啊!

    “希儿,你真好。”他眼中闪烁激动的泪花,虽然她未能给他百分百的回答,但她能这样的回答也算很好了。一个女人愿意给你生孩子,这证明什么,这证明她愿意跟你过一辈子。

    看权昊激动的闪泪花了,她没那么厉害,能猜到权昊想的这么多。若是她知道,她一定会说他想多了。一个女人愿意生孩子,不代表肯跟你过一辈子,当然咯,这只是少数部分女人的想法,她就是极少部分的其中之一。

    “少爷,小姐,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岭林医院的院长,恭敬的向两位说道。

    “我们进去听医生怎么说。”她到不意外结果会出来这么快,怎么说岭林是权家开的,为权家人服务,肯定要效率高的。

    “嗯。”他有些紧张,好像医生的回答会是对他们一个宣判。

    坐在院里医术最好的妇科医生面前,她毫不紧张。

    医生也不清楚这一对年轻男女的来历,只是知道能让院长亲自陪同的人肯定不简单,所以他也谦卑了起来,拿着检查报告仔细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最后肯定道。“林小姐,你并没怀孕。”

    没有怀孕,挺好的,没事被陈潇吓一跳,她决定了,回去以后,要让陈潇去天台睡一晚。心头的那块大石落下,她轻松多了,呼吸也变得顺畅了,世界美妙起来。

    失望和希望是对半的几率,这个答案对权昊来说也不是很难接受。

    “林小姐,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怀孕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毕竟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你要想生孩子,还是等到二十岁后吧。”女孩也就十七岁,生孩子太早了,身为医生他给出忠告。

    “我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她想了想道。这幅身体一直都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自从她重生后,这副身体倒也没有发病过,情况还挺良好的,就是不知道哪天这心脏斌就复发了,到时可就麻烦了。

    “您有心脏病,要想生孩子的话,还得找心脏科的医生评估一下风险,生孩子对患有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病人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且你的孩子遗传这病也非常高。”

    “说说其他吧。”有病的身体非常的不好,没准她哪天生孩子就死在手术台!

    “林小姐胃病挺严重的,虽然经过调养,可还是留下了病根,你要注意一下饮食,食物一定要清淡…。”

    看着医生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她头都要大了,这副身体毛病一直都是这么多,调养了这么多年,也就好了那么一点点,难怪体力这么差!

    最后实在不想听了,她拉着权昊离开。

    “希儿,我们结婚以后不要孩子。”前段时间他虽然一直有个想法,只要生了孩子,就可以绑住她,现在看来这个根本就不行。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这几年经过一系列的调养,身体和常人还是有差别的,生孩子对她而言,随时会要了她的命。相比拿孩子绑住她,他更害怕永远的失去她。

    他没头没脑冒出这一句,她满脸黑线,“你想得太远了。”

    “我害怕失去你。”他紧紧把她搂着,害怕她的消失。

    他的拥抱,她觉得气闷,“我还没死呢,用得着诅咒我吗!”她是死过一次的人,死亡已经经历过了,没想象中那么痛苦。

    “不要轻易说死这个字,我会害怕。”他要她活得好好的,死这个字他恐惧至极,没了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她闷闷的推开他,不去看他眼中的深情,注视远方。“不要弄得我好像欺负一样,正常点。”

    他低声微微一笑,“希儿会陪着我过一生一世的不是吗?”

    “这个以后再说吧。”他要的承诺她给不了。

    “好,那就以后再说。”他亲呢的揽着她的肩膀,唇角溢出腻人笑容。

    站在医院门口,她目光被正迎面走来的郑水晶吸引。两年之前,她和郑水晶只有一面之缘,她只觉得那时的郑水晶有点懦弱不太敢正视人生却又很坚强,如今在这里再遇,那绝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似乎停止跳动的心脏,强烈的熟悉感和亲密感再次袭来。

    她不由得打量郑水晶,不断的筛选脑海中的记忆,最后发现,这股熟悉感和亲密感虽为强烈,她始终没能想出郑水晶的熟悉和亲密感是哪里来的。

    郑水晶一张绝美的脸毫无表情,有些恹恹的,最受观众喜欢的一双大眼睛灵气全失,彷如一潭死水,没有波澜,没有转动,就像是一个不活在时间的美丽幽灵,冷眼旁观世间的一切。

    一张很陌生的脸,她却有熟悉感和亲密感,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抿着唇,还在细细回忆着,一定有什么重要记忆漏掉了,否则她怎么会想不出郑水晶的熟悉感和亲密来自哪里。

    “希儿,她有什么好看的?”低眸看她认真专注的看着一个女人,他有些小吃醋,她还未曾这般看过他。

    她正要回答,恰好郑水晶唇角含淡淡笑容,灵气逼人的眼眸看着她。

    正是这笑容,令她脑海中闪过一张清丽的俏脸,讶异的皱着眉,她心里直呼不可能。

    “你好,林希,很高兴我们再次见面。”林希讶异伴随着不敢置信时,郑水晶已经到走到她面前,友好的伸出手。

    活在屏幕上的明星,看到不是什么稀奇事,陌生的脸和熟悉的脸在脑海中重叠了,这才是稀奇事。她微眯起眼眸,审视郑水晶,想找出脑海中两张脸蛋相同之处,最后发现根本就没有相同之处。

    “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快有两年的时间了,两年前你只是三四线小明星,没想到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内一线明星,变化挺大的。”没有和郑水晶握手,她想着,郑水晶和以前的不同之处。

    郑水晶自然懂林希不是讽刺她,只是陈述事实。“变化是挺大的,你变化也挺大的,比如说变漂亮了。”一说到变化,她就想脱下这美丽的面具骂人,明明之前是亿万富姐,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娱乐圈坑姐的一虾米!老天也不带这么坑人的!

    看到林希眼中的疑惑,郑水晶捂嘴浅笑,“我还要看病呢,我们日后还是有机会见面的。”说罢,她款款离去。

    双眼一眨不眨的注视郑水晶的背影,她把脑海中的所有记忆整理好,两张脸的重叠她想起来了,无比确定的说道。“郑静,是你。”

    可惜已经走远的郑水晶没有听到她说话,她只能继续皱眉。

    “你以前的朋友吗?”他指的不是她现在的朋友,而是她以前是林希儿时的朋友。

    “干嘛告诉你?”事情发展得越来越诡异了,她想不明白。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他挤出两点泪花,装可怜道。

    “幼稚。”他扮可怜没有得到她的同情,得到的而是鄙视。

    电梯门关上那一瞬间,郑水晶一双眼眸紧紧看着在远处的林希和权昊,唇角勾起极美的弧度,堪称绝色的脸蛋溢着笑意。

    郑水晶,郑静,回到家中,她脑海里就不断浮现这两张脸。

    “希儿,吃粥。”权昊端着散发着勾人香味的牛肉猪肝粥。

    “不吃,你自己吃。”她现在好想去调查郑水晶。

    “吃一点嘛。”

    “能不上演这一幕呢,搞得我跟三岁小孩似的,我要想吃,不用等你哄,我也会自己吃。”真心烦透权昊这个样子,老是哄她吃东西,看他那温柔哄人时,她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其实他应该去当幼师,那么喜欢哄人。

    “你胃不好,多少还是吃点。”

    “你胃也不好,也不见你注意一点。”她烦躁的低吼道。

    “希儿这是关心我吗?”他眼眸中夹着幸福的笑容。

    “…。”她无语了。

    “小姐,您的电话。”陈潇拿着电话,哭丧着脸企图唤起自家小姐的一点良心,希望她善心大发给他今年的各种奖金。

    她嫌弃的摆手让权昊把粥端远点,“喂,哪位?”

    闲着没事边磨自己指甲的马娇晨,边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听电话,听到林希声音,很激动的说道。“林希,听说你怀孕了?恭喜啊!”他们这一群发小中,没想到看起来最后升级的权昊倒是最快升级了。

    她刚才不耐烦的脸直接升级为黑脸了,“我没怀孕,你听谁说的?”刚检查完她并没有怀孕啊,马娇晨竟然打电话来恭喜她!搞什么?谁乱传的。

    “真还假的?”马娇晨不相信。

    她恼火的挂掉电话,“陈潇,是你告诉马娇晨的吗?”

    陈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感到很冤枉,“小姐,不是我。”

    “权昊,是你吗?”头一拧,她很快找到怀疑目标。

    “没有啊。”她没怀孕,他怎么会和别人说这种事情。

    “给我查,到底谁告诉马娇晨的?”气死她了。

    她转念一想,想到怀孕的几率性,为了杜绝这个可能,她坚决以后不和权昊发生关系了。“不管谁告诉马娇晨的,权昊,你以后别想上我的床,从今天开始,你回你房间去。”同床共枕,门都没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