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八章 方丈仙岛

第八章 方丈仙岛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数的探索家远走异域,用他们的生命和热血,为我们的宇宙构图,让我们始终知道,世界……星空……

    “怎么到这里就模糊了,就没了?”仰阿诺觉得很遗憾,把书本合起来,做了一种奇怪的祈祷的姿态,双手捧着书本,低头让高美的鼻尖顺着书面轻轻划过,慢慢的抬头仰望天空。

    海风吹起她齐肩的绯色头发,美丽的脸庞像一轮姣洁的新月,在这片大海的废墟上,她像是一颗来自深邃宇宙的流星,带来了毁灭也带来了生机。

    望断了天涯,一路的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扶伤等人,这回终于安心的在仰阿诺的飞船上,都找到了一份安全感,相锦儿的伤也在仰阿诺的治疗下快速的治愈了,这时候的她跟杨舞在做游戏,开心得不得了。

    扶伤没事就靠在仰阿诺的座椅边,看着她驾驭飞船。这是一种小型单人操作的飞船,学院给每一个在野外执行任务的学生配备的,仰阿诺给他介绍了不少关于飞船的知识。

    扶伤听着看着,心痒痒的,蠢蠢欲动,跃跃欲试。最后在仰阿诺手把手的指导下,还是把她的飞船弄得一路有惊无险的颠簸不断,他乐了却苦了其它人。

    上清学院偌大的操场上,这一天集满了人,这一天是这一所学的招生日,原来传说中的方丈仙岛是一块不知几亿里的大陆。

    “阿诺又回来了,都让开!”在人群里一男生指天惊呼,然后人群在讥讽和嘲笑声中一哄而化作鸟兽散,这个该死的傻妞,学院怎么收了这样一个祸害!

    “轰!轰!轰……”飞船俯冲下来把地板都砸飞起来,又一路闪电带火花一滑出了一公里撞上了立在操场中心的巨大的雕像上,这才停下。

    “不!”远处有人惊呼,他们心痛的是那座雕像,可不是飞船里的人。然后他们看到雕像倒塌了又重重的砸在飞船上。飞船的构造却也够坚硬,既然没事,看这一事故停息了,众人都围了过来。

    “副院长大人?!”仰阿诺悻悻地出来,被气愤不已的副院长揪住耳朵就要拖离人群,“舱里还有人,这回真不关的我事啊!”

    “我带回了一个关于上古世界碎片的奇迹,院长大人,这回你得好好表彰阿诺,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虐待阿诺了。”仰阿诺现在可是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刚才在海上的英姿已经完全没了样。

    扶伤听到这话,怎么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在心头滋生呢?然则此时的他却倒在了船舱里,半边身子座驾的椅子被挟住,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扒着看相锦儿等人,一副求救的样子。

    “终于轮到你扒下了,谁叫你害我扒了那么多天?”相锦儿凑过来,一副幸灾乐祸地看着扶伤,她心里是想帮他的,可是她并不想马上就帮他。小时候养成的习惯还真不好改,纵然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遭遇了陌生的险境,遇到了陌生的人和事物。

    “这回又想玩什么花样?”外面副院长可是气极了,伫立在操场中心的雕像被毁,心里正在想着怎么跟院长交待,从而可以护住仰阿诺。

    “她这回真没玩花样了,院长大人,你错怪阿诺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驾驶飞船的。”扶伤一瘸一拐的爬了出来,相锦儿和杨舞也狼狈的走出来了,就公子扶苏和八方剑士没伤没病地犹如王者驾到。

    这时候周围本在指指骂骂的围观群众,也都停下来对仰阿诺的冷嘲热讽,继而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扶伤等人十二人看,像是看见了奇珍异兽。

    “都散了!”看见扶伤等人走了出来,副院长以副院长的身份把人群都哄散了。众人也都明白,想在这上清学院呆下去,这个副院长是不能得罪的。

    这个看上去很精练的中年男人,对仰阿诺这么百般袒护,没人知道是因为什么,连仰阿诺自己也不知道其中原由,“既然是阿诺朋友,那么必须好好招待,刚才的疏忽大意,还请见谅!”

    “没想到阿诺既然有朋友了,得好好庆祝一翻。为你完美通过野外训练的考验,以及你朋友的到来,我决定在望雅酒楼为你们摆宴席。”

    刚才还一副气愤不已的样子,此时却是满脸都堆上了笑容。这副院长还真不是一般在意仰阿诺,压根都不再提仰阿诺造成的事故。既然还大方到要去望雅酒楼那种地方去破费,这让仰阿诺受宠若惊。

    扶伤虽然不知道望雅酒楼是一个什么样的酒楼,但是从副院长的话中,却也猜到一定是豪华的酒楼。只是等他们到达了望雅酒楼,望雅酒楼的豪华程度让们他都瞠目结舌。

    一句话说完,望雅酒楼就是一座豪华的水晶宫。整栋楼宇在夜景里就是一只展翅高飞的火鸟。这时候扶伤等人被安排在它的左眼的酒席上。

    酒菜还需要等半个时辰,这其实是经营者有意而为之,无论是谁来了,都要等。他们可以在这段时间里透过水晶窗户,欣赏这座城市的风景,这让公子扶苏有一种当年在泰山上,一览众山小的似曾相似的感觉。

    眼底下,万家灯火,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这让扶伤看得眼睛都直了,相锦儿和杨舞却很害怕的样子,不过千仞高楼上,她们害怕也很正常,好在有仰阿诺在她们的身边鼓励她们去看。

    就这样,半个时辰很过就在他们的脑海中过去了,酒菜端上来,摆满了一大桌,这么多天在海上漂泊的粗茶淡饭换成了此刻的盛宴,迫不及待的扶伤和相锦儿以及杨舞三人抓起来就吃喝。

    “副院长大人,我这三个不懂事的朋友让你见笑了,我在这敬你一杯!”公子扶苏看见扶伤和相锦儿还有那个杨舞那吃相,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甚是心痛,都是为了救自己才亡命至此,一杯洒下肚去压抑伤感,又对副院长说,“多谢副院长大人的盛情款待,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公子不必约束,你们的事,阿诺都跟我说了。我还得谢谢你们把她当朋友,以及关于她的父亲的事。”说到这副院长也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看着也是大块朵颐的仰阿诺,“这孩子从小就没朋友,真是可怜的孩子。来,我们喝酒。”

    仰阿诺可没把她打伤扶伤以及后来自己情绪失控要杀了他们的事说出来,这丫头鬼精着呢。她添油加醋的说了扶伤等人遇到绿鳄海盗,自己是如何英雄救人,又怎么跟他们做了好朋友,然后得知了自己父亲已逝的消息。

    “院长,你找我?”酒席过后,副院长就把扶伤等人交给了仰阿诺照顾,自己行色匆匆地向上清学院闪去,来到一间漆黑的密室里,恭敬地说道,“不知道所为何事?”

    “小青啊,你我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你用这样的语句跟我说话,怕是说不出来了咯?”黑暗里虽然看不清院长说话的表情,倒是能听得出来,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

    “院长,阿诺她……唉,把祖师皇的雕像给毁了,我甘愿替她受罚,还请院长不要为难她。”说着副院长大人既然跪了下去,跪得很勇敢。

    “小青啊,你知道我现在关心的已经不是祖师皇的雕像被毁一事了,又何必装糊涂呢?我猜你是爱屋及乌的毛病又犯了吧?”黑暗里,院长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的缓和。

    “院长,我……他们是阿诺的好朋友,已经确认那位公子就是祖龙的皇子,只是不明白,他不是应该在那边的世界继承皇位吗?怎么来到了这里?”

    “这些事,你就不用知道了,天亮前带他和他的守护者来见我,那少年留给你的阿诺,这样你看怎么样?”看似用商量的话语,缓和的语气里却有不容拒绝的力量,就像密室里虽然黑暗,但是当门被打开却无法阻挡光明的照射。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照在抱着白色枕头熟睡的扶上的半边脸上,这张脸看上去已经褪却了很多青涩的味道,此时正在甜甜的在阳光里呼吸。

    公子扶苏和杨舞还八方剑士此时却来到了他的门前,推开门,看到睡得不省人事的扶伤,就围着里的桌子坐了下来,也没有人去叫醒他。只是杨舞走到他的床头,安静的看着他,一种恋恋不舍的样子。

    “杨舞,我们走吧!让他再睡一会儿。”公子扶苏走到杨舞身后,轻轻说道。他又何偿就这样舍得这个少年,一路不畏重重危险陪在自己的亡命生涯中,这让他很感动,只是又到了不得离开的时候。

    “哥哥,再见!”杨舞将目光从扶伤的脸上移开,投到公子扶苏的脸上,像是在寻找一种没有答案的答案,“好,我们什么回来找他呢?”

    没有回答,只有离开,转身温柔的离开,就像当初的不期而遇,来的时候不曾带来悲伤,离开的时候更不想留下可以追寻的疼痛。

    这期间如果被抹去,那多少人和事都是擦肩而过。这期间扶伤做了一个怪异的梦,梦境里他处在一片刚冷却的黑色岛屿上,对面是无穷无尽的岩浆,天空流星没有方向的乱坠,远处有一带状的星辰碎片,一颗巨大的星球居在其中,可是它正在远离……

    很多梦境,醒来就只有一个概念的印象,像是被清除的记忆却不够彻底,内容都经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关于这个梦境,醒来的扶伤还是历历在目。

    既然已经来到了方丈仙岛,醒来的扶伤想到了要去寻找李太守的师兄,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所谓的方丈仙岛是针对上古真人而言。

    现在的方丈仙岛也不叫方丈仙岛,而是叫帝斯大陆,另外还有两个大陆阿特兰大陆和苏默尔大陆,这三个大陆各方面都是旗鼓相当。

    三个大陆各自有自己的太阳,这三个太阳在这星球上有两个交叉点,形成两个天然的死亡地带,据说统治着这个星球的神族来自那里。

    帝斯大陆比较特殊,这里已经没有了神族的统治,但是却变成了另外两个大陆上两个神族明争暗斗的肥肉,都想要分一块。

    “你要在这几亿里的大陆上找一个人,比大海捞针还难!”仰阿诺听说扶伤要去找人,就给他讲述了这个星球的一些情况。

    “那么有一些修仙的岛屿吗?”扶伤想,可能是李太守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没过大世面,误以为自己所在的小岛屿就是方丈仙岛。

    “也许你说的李太守压根儿就没来过我们的世界,而是他的师兄飞升到了我们的世界。”仰阿诺给他分析了,海岛上都是海盗或是帝国的驻军,又何来的修仙岛屿,修仙的人都在大陆的山脉上。

    “找不到李太守的师兄,就找不到我关于我爹的希望了。”怎么办?扶伤感觉好迷茫,当初李太守就怎么就说得详细点呢?甚至连个名字都不给,这怎么找?若非他根本就是不想让我找到?

    又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李太守的师兄这样一号人的存在?李太守与他们道别的时候那种惭愧的眼神,公子扶苏他们的不辞而别,越想越让扶伤觉得有什么事被隐藏了。

    有人说,飞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彼岸没有了等待,又有人说,飞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没有了信心,可是谁又知道飞鸟飞过了沧海,却发现彼岸是一个谎言,那个失火的宇宙怎么让生命继续?

    “扶伤,我们真的找不到安大爷了吗?”相锦儿看着不说话了的扶伤,就已经知道是没希望了,不过从小就善于安慰扶伤的她,这时候总会说出点带有希望的话来,“也许,安大爷会来找我们呢?”

    “锦儿说的也有道理。”仰阿诺一挥手,关于她解说的东西所有的影像信息都消失了,她说这叫记忆投影,每个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都会。

    这让相锦儿听着很激动,她也想要这样的本事,可是没有说来。她还在想着怎么把扶伤从谎言的彼岸给找回来,“扶伤,别忘了你这一身本事可是安大爷传授给你的,他那么神秘,怎么会有事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