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十三章 扶伤崛起

第十三章 扶伤崛起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哈哈……后悔了吧!已来不及了,你死定了。”水德君看见扶伤向山上逃去,放声大笑起来。他后面的两位德君也是放声大笑起来。

    “有什么开心的事,让你们那么好笑,说出来我也来哈哈笑笑?”扶伤跑上山后又迅速的逆向与那追击过来为冰与火奔跑,就在它的中央处轰出了一枚量子聚能弹。

    “啊,我的腿!救我……”水德君的笑声嘎然而止,接着是可怕的哀嚎。不仅他支配的冰与岩浆被吸进去,就连他自己也在一瞬间被吸进去了,那可怕的洞吞噬完他就消失了。

    “不用找了,他也死定了。你们俩位大德真君是要一起上,还是要一起跑路啊?哦,对了,刚才你们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了,笑得那开心,说出来让我也开心一下吧?”

    重火器在手,扶伤没心没肺的对着不远处的其余俩位德君呵呵地笑了起来,“现在只剩下你木德君,还有你金德君,依我看,你们还是回家去抱老婆孩子吧。你们都出来那久了,说不定你们的老婆已经跟隔壁家的王二好上了。”

    “猖狂小儿,休得乱厥词!”金德君被扶伤这一翻胡言乱语,说得暴躁起来。可是他又不敢乱对扶伤进行攻击,前俩位德君的死还历历在目。

    “世界那么美好,你如此暴躁,这样不好啊!”重火器在手,扶伤漫不经心的说着一些话,又呵呵地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师兄,切勿轻举妄动。依我之见,咱们得连手了。最终的结果就是要他死,又何必在什么手段。”喜极而悲的木德君,沉思一翻,如果不合力会被这少年的激将法逐个击破。

    “师弟,杀这个臭虫要咱俩连手?我一个人现在就去杀了他!”金德君听见自己师弟自灭威风的一席话,气得直接向扶伤杀去。

    “师兄!”看见金德君已经杀了出去,木德君做了一翻思想斗争。最后他决定去他师父五色帝那里去搬救兵,让金德君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里面对那个少年。临走前看了一眼,金德君与扶伤已经交战。

    “金德君,你师弟都弃你而去了,你把命留在这里不值得啊。你若是死了,不仅会有人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孩子,还会有人从五色帝那得到所有的传承哦。而那个就是你的师弟木德君。”

    “砰!”扶伤又轰出了一枚暴炎之息的光弹,去融化金德君的支配的寒铁兵刃,然后又继续奔跑。他还不忘记跟金德君东拉西扯一些有的没的的话题,这让金德君很是抓狂。

    “猖狂小儿,休得乱厥词。你死到临头了还废话那多,只好早点送你去死了。”金德君被扶伤说得暴怒起来,于是加大权能疯狂地支配着地面上像野草一样的寒铁兵刃攻击扶伤。

    “喀!”扶伤左腿拔慢被一片兵刃小切破腿和大腿,痛得咬牙切齿。不过不一会他就感觉不到痛了,而且还可以健步如飞了。

    “砰!”他头也不回的又是轰出了一枚暴炎息之的光弹。他不敢再回头了,生怕一回就是遍地的寒铁兵刃刺向他,所以拼命的奔跑。

    “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金德君加大在两翼兵刃上的权能,那两翼上的兵刃疯狂地跑向扶伤的两边。然后超越了扶伤,并且迅速结合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扶伤作困兽之斗。

    于是乎,扶伤被围困起来,他的暴炎之息已经无法融化那些把他围起的兵刃,砰砰砰地又是三枚暴炎之息的光弹被扶伤轰去融化前面左右的寒铁兵刃,然则效果却让人很沮丧。

    “砰砰砰……”无可奈何之下,扶伤像是作垂死争扎,把能量切换到冰冻状态,对着周围就是一阵疯狂的射击。

    “去死吧,你这个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的臭虫。”金德君作出了最后的必杀技,无数的寒铁兵刃破冰而出,从天而降,从大地拔起,从虚空里刺出,都攻击向一个点,那就是扶伤。

    “哈哈,还以为你有多历害。”在金德君这一疯狂的攻击下,扶伤被刺得比刺猬还刺猬再刺猬更刺猬。看着自己步步为营的攻势下,对手溃不成军,最后战死沙场,金德君很满意。

    “嗯?怎么收不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就在金德君释放权能想要支配那些兵刃进行回收时,他惊奇地发现那些兵刃已经不再受他支配了。

    这时候他慌了,扶伤却在里面笑了,那些兵刃此刻正在被扶伤在身体疯狂地吞噬着。杀人的兵器既然变成了被杀者的养料,这真是世之罕见。

    “这?”金德君慌了神,因为就在这时候,他看到那个像被放大了几万倍的海胆一样的兵刃之的,正在快速的缩小,最后消失的时候,扶伤依旧完好无埙地伫立在那里,而且整个人看上去都精壮了很多。

    “你怎么没死?我的那些寒铁兵刃呢?”金德君明明看到最后那些寒铁兵刃都没入了扶伤的身体消失了,却还是忍不住要问个明白。

    “被我化了,你是想一起探讨吗?那麻烦你再贡献多一点,快点交出来,否则杀了你!”重火器在手,扶伤活动了一下筋骨,此刻的他像个土匪一样的对待金德君,他要进行抢劫了。

    “哈哈!你他娘的真像极了个土匪!而且还是个女土匪,穿着网丝洞的女土匪,哈哈……”看着衣服都处都是洞的扶伤,金德君被自己这一发现,情不自禁地破颜而笑,大骂起来。

    “哈哈……这都是拜你赐,不过很凉快。”扶伤低头下了自己的衣服到处都是洞,那滑稽样真搞笑,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是不是很凉快啊!”

    “凉快极了,简直不能再凉快了。”

    “我可以让你再凉快一点,就是裸奔!”

    “哦,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好人做到底嘛!你死了以后就更凉快了这叫心情自然凉,你说我的本事多不多?”

    “多,那简是太多了。”

    “那我们开始吧,你准备去死吧。”

    “我还没准备好,怕是你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俩人这一席疯狂的对话到此结束,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这是要决以死战前的疯癫。谁也不再多说一句话,金德君注视着扶伤,扶伤凝视着金德君,他们都在等,等那沉不住气的人。

    他俩要等的那个沉不住气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们俩个人其中的一个。或许是金德君,或许是扶伤,或许俩个都是,又或许俩个都不是。

    这个不夜之地,这个被扶伤在愤怒之下,轰得乱七八糟的矿区地带,风吹起就是沙尘满天飞舞。

    “你动了?”

    “我没动,是尘风在动。”

    “你动了?”

    “我没动,是你的眼睛进沙了。”

    “你动了?”

    “我没动,是你的心在动?”

    他们看去都没有动,只是一把巨大的仿佛来自太阳的剑此刻已经初具形状,正在进入完美的境界,现在就悬在他们的上空。

    随着太阳的偏移,那把剑也跟着偏移,那把剑实际上应该是无边无际。当太阳当空照的时候,那把剑就悬在扶伤头顶三尺上。

    太阳一偏移,那把巨光就落了下来,从头顶到脚下,它贯穿了扶伤的整个身体。同时扶伤的那些被金德君嘲笑的网丝洞开始化为灰烬。

    “说过要让你裸奔的,现在是不是感觉更凉快了?”金德看着自己的成就,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有把握,眼前的少年这次死定了。

    “哦,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凉快极了,简直不能再凉快了。”扶伤忍着一阵阵又是切肤又是穿心又是刮骨的痛楚,忽冷忽热的让他仿佛正在经历一场穿越时空的煎熬。

    “马上你就透心凉了,究竟是你在动还是我的心在动?”金德君看着扶伤快撑不住了,笑得更加灿烂了,像金子一样的惹人喜爱。

    “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未来,所以就算是你的心在动吧?不过仅在于此了。”话刚说完,正如扶伤所说,仅在于此了,因为他已经连人带剑从金德君的身体穿过去。

    然后,金德君转过头去,看到了那把像太阳一样的光剑没入了扶伤的身体里不见了踪影,他后悔不已,“此剑我刚得到,还未知它是什么。”

    “我不甘心!原来你是……”未等金德君说完他想说的话,被那光剑穿过的身体突然分离成两半,他也就这样死了,元神逃向天际而去。

    此时的扶伤光着身子,弯下腰去扯了一半金德君的衣物遮了前面。感觉后而又很凉快,又弯下腰再扯了金德君的另一半衣物遮了后面。

    不过下面依然很凉快,不过也没办法了,所他就开始打扫战场了。在清理金德君的乾坤袋的时候发现了好多宝贝,这让他一阵后悔,把土德君和水德君杀得太彻底了,什么宝物都没有留下。

    把重火器背在背上,扶伤左手拖着一半金德君右手拉着一半金德君,寻觅着老牛和五色帝他们的所在地。走了半个时辰,一路上看的都是打斗的痕迹。

    走着走着,扶伤感觉快要拖不那两半尸体了,放手转身一看,吓蒙了。这是什么鬼?人的尸体不见了,换而代之的是两座小山包一样的金灿灿的东西。

    扶伤跳上那左边的小山包,走到头了又跳到另一边的小山包,然后跳了下去回到原地。接着又围着这两个小山包转了圈。

    然后,他后退几十步,终于让扶伤看出这大概是个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只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跟他对打了那么久从没怀疑过他不是人,没想到他既然是这样彻底的不是人。

    最后,扶伤把那对蝉翼扯了下来,放进了乾坤袋,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干脆把两半尸体都扔进乾坤袋了,接着就继续赶路。

    顺着留下的来的打斗痕迹,扶伤一路跟到海边,海边上沙滩漂亮白色细软的沙子轻轻的摩擦着扶伤的脚丫,美丽的贝壳到处都是。

    扶伤捡起一个海螺壳,无聊的在左右手抛来抛去,一路看着白色的浪花消失了又冲上岸边来盛开,就这样来来回回地重复着。

    扶伤从来没想到,大海原来也有美丽温情的一面,他第一次跟大海亲密接触是从飞鸢上摔下去,接着就是无奈的漂泊。最后是狂风暴雨和遇见仰阿诺的海上之战,这让他怎么会想到大海的另一面?

    一步步的向大海走去,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身子,还时不时作出自我恶心的表情来,海水淹没到腰际,扶伤才开始停来洗漱自己。

    洗漱过去的不自信,生命已经打开,那天外天的存在。他仰望天空,沙鸥来回于天地,他想要那那种精彩,去寻找生命的奇迹。扶伤期待着有一天能和相锦儿能相遇,从此以后,做一个勇敢探索的人。

    洗漱好了以后,像一个野人一样的装扮好自己,扛起的重火器就沿着打斗留下的痕迹追寻牛头人和五色帝的所在,哼着小曲愉快地上路了。

    “老牛!”在走进一个海湾的时候扶伤发现那个牛头人孤单的一个人坐在一块礁石上,五色帝已经没了踪影。

    “扶伤你,哞……”老牛侧头看到扶伤那打扮,直接笑翻到海里去了,然后爬上礁石狂捶礁石笑得那是一个夸张,那两蹄子还使劲的拍打着海水。

    “你都不来找我,一只牛在这里欣赏海景,不是担心你,你有机会看得这样的我吗?”扶伤跳上礁石在老牛旁边从了下来,相互交换了彼此的一翻拼命下来得到的财物和情况以及经验。

    “我担心你个毛,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天天有人跟着保护,我真羡慕啊!”老这时候也一本正经起来,相比扶伤他自己穿得也不怎么样。

    “我都差点死在金德君手里了,你说的有人跟着保护我,这就奇怪了?”于是扶伤就把跟金德君的决战从头到尾都给老牛说了一遍。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哞……”说着老牛又狂笑起来,他相信调查团李团长当时不出现一定是发现了扶伤的潜能。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啊,既然这样的笑我。话说你在这里看什么?”扶伤也好奇,这家伙不来找自己,却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坐着看什么。

    “看大自然的奇迹!等一会你就知道了。”说着老牛也端正地坐起来,眺望大海深处,“我跟你说啊,一会儿,你就会发现这个星球真奇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