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十七章 容器人选

第十七章 容器人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扶伤被当头一棒敲晕了过去,一道神光为他从额头消失,他就仰天躺在地上。这下子落入那个牛头人手里,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哞!既然有神格守护,没想到这样的菜鸟也被选去参加三个月后的决神大赛,是笑我帝斯大陆没人了吗?”牛头人转着黑得发亮的铁棒,愤怒地朝天咆哮,一脸很不甘心的样子。然后,卷起扶伤就走向他们的飞船。

    在不远处,停着一架黑沉沉的牛头形状的飞船,它启动的时候远远看去像一轮新月。它朝清域方向走了,而不是朝艾林森方向飞去,这让索罗素感觉很不可思议。

    “暮颜,你开飞船跟过去,我去处理一些数据。找到扶伤被他们带去哪儿,通知我。”索罗素从飞船里取下一个数据记录仪,交待了一些事后就走了。

    “嗨,你要去哪里啊?我还不会驾驶这个铁盘子。”然而索罗素已经走远,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用了道术,没有人回答她,暮颜坐在驾驶舱里顿时不知所措。

    “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把我带回清域,你想干嘛?”被带牛头人飞船的扶伤,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既然在返回清域的上空,觉得很不可思议。

    “哞!是想杀了你替我哥报仇,等到王城取出你的守护神格,就是你的死期!”那牛头人看见苏醒过来,他的仇恨也跟着又苏醒过来。他满眼都是仇恨的欲望在燃烧,恨不得立刻灭了眼前的少年。

    清域王城,在众神离开这个大陆后,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首都,经过上万年的诸国混战,帝斯大陆上最后一个被统一的人族国家。

    当今镇守在这南方王城的王爷是人皇第九个兄弟,也是最小的一个。据传闻也是最要好的一个兄弟,深得人皇的信任。

    “你就是让我们副院长青大人不惜承当所有罪责的少年?”九王爷看着被牛头人带过来的扶伤,看着被打得人都变样的少年,揶揄地笑道,“我也是他的学生呀,没见你比我强在哪啊!”

    “九王爷,此子既然有神格守护,不如夺取他的神格,一来为小王爷泽龙报仇,二来可以另选一句更加优秀的人参加三个月后的决神大赛。让他这样的菜鸟去参赛,另外大陆阿特兰和苏默尔怕会笑帝斯大陆无人啊。”

    那牛头人也不给扶伤说话的机会,就抢先跟九王爷说起了一大堆利他的话来,无非就是想取出扶伤的守护神格,然后杀了他替自己的兄弟报仇。

    “本王答应副院长青大人,决赛落幕之前不杀他的。既然有你牛头人部落未来的首领瓦塔公子愿意代劳,那么你动手吧,本王会叫巫师索隐协助你。”

    话虽然是这样说,然而九王爷心里其实非常的不爽,要不是这样少年有神格守护,怕是你这个牛头人连尸体都不会给本王带来吧。

    人族和兽族牛头人边境的战火因为调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而停息,不料又发生了奈美森林异变的灾难,这让九王爷也不好对眼前的牛对人颐指气使。

    “多谢九王爷成全,谢谢巫师索隐大人的帮助,那么我们开始吧!”瓦塔一翻感恩戴德后,调过头看见扶伤的死期即将到来,笑得极其残忍。

    看这笑容,扶伤大概也猜到,要取出守护神格,恐怕也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此时的扶伤感觉非常对不起副院长,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难道就是命运?安大爷也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却还是走上了一条不是安大爷希望走的路。如今安大爷也不知道身在何处,扶伤对他的音信是一无所知,那个祖地在什么地方,让他一去不复返了?

    说好的一年半截又一年半截,却始终不见安大爷回来,他和相锦儿在安寿院安心地等待,最后变成了不安心的等待,几度寻找几度失望。

    “啊!”扶伤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这里不会有人帮他求情,在回忆里守护神格被巫师索隐硬生生的取出来,他还是忍不住痛得惨叫起来。

    “啊!”这种感觉就像骨肉分离,对于扶伤来说,这是有生以来痛得最刻骨铭心的痛,以前安大爷和相锦儿对他的打骂都没有这么清醒的痛楚。

    “啊!”就算是后来大海上遇到仰阿诺,自己被轰得一只手血淋淋的也没有这样的疼痛,飞船坠毁那一瞬间也没有这样刺骨的痛楚,被金德君万刃穿身以及后来那未名剑的穿透也没有这样的痛楚。

    被取出守护神格的扶伤,此时只剩下半条命了,扭曲的五官写满了丧气的样子。他背靠在一根石上,垂着头,看着花岗岩上自己的倒影,好不凄惨。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九王爷不是承诺副院长大人,在决赛落幕前不杀我吗?为什么帮这群畜生剥夺我的参赛神格?奈美森林发生了异变难道是我能控制的吗?有人把不明生物带进了帝斯大陆,难道你们就没有责任吗?”

    扶伤有气无力地说着一些话,他知道守护神格一旦被取出,那个急性子的瓦塔怕是不会再给他过多的时间。因为他急着要为他的兄长报仇,果然不出所料,瓦塔转动着那根黑得发亮的铁棒挑起扶伤低垂的头。

    就在抬头的时候,扶伤看见了天空中一架飞船俯冲了下来,怎么看都有一种熟悉的样子。极有可能是它的驾驶员不懂的驾驶它却又不让它自己导航,最后撞到了宫殿的台阶上才熄火。

    “谁那么大胆,既然闯入王城重地,快点出来!”一内卫迅速地就围了过去,见出来的是上清学院的新生一枚,而且还是一个语笑醉人漂亮女生,带头的既然有点犹豫,“这上清学院是怎么搞的,既然让一个新生开着飞船!你,报上名来!”

    “上清学院新生,暮颜。”暮颜走出来,还不忘整自己一身狼狈的样子,不过却充满了成就感,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内卫也不露出一点畏惧的神色。

    “你就是那个被测出拥有第七元素的暮颜?”看着被内卫押过来的少女,九王爷有点不敢相信。可是瓦塔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又用了另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身为清学院的重点栽培的新生,既然跟这样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

    顺说九王爷的右手所指,暮颜看见了靠在石柱上奄奄一息的扶伤。她没想到扶伤没死却被折磨得那么惨,顿时哭的心都有了,她很奇怪自己干嘛要为他想哭呢?

    就在这时候,一个守卫走了上来,在九王爷耳边低语着几句,只见九王爷吩咐道,“就让他进来吧!”

    然后,守卫就退下,不一儿会,索罗素出现在扶伤的视线上。索罗素拜见九王爷后,又看了扶伤,看着他被整得那么惨,然后气愤地瞪着瓦塔,“活你们牛头人退化死掉!”

    “说什么你?九王爷,此人也是跟随那少年一起出没在奈美森林,小心他有诈。”瓦塔突然想到自己身在王城,还得九王爷的面子,希望再次借助九他人之手杀了扶伤的同伙。

    “九王爷,我已经调查清楚奈美森林的异变,不是这牛头人阻拦也不会让那么多无辜人送命,我也不会那么晚才赶来见九王爷你。”索罗素这是想把瓦塔推向刀尖上去,“这是关于事件起因的所有最新数据,请九王爷你留意观看。”

    “奈美森林的异变是阿特兰大陆神族从域战场上转移的战俘,这是一种精神力量极其庞大的生命物种。一般人的精神力量遇到他都会被他所吞噬。

    “因为战争中被破坏了身体,阿特兰大陆的神族特意将它安置在一个特制的容器里对他进行取样研究。

    “让牛头人退化的毒素就是从他的精神力量里练化出来的。没想到事情败露,被这个少年复仇心切之下,一顿狂轰烂炸之下,他的容器被毁。

    “于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也无需再重述一遍了。”索罗素看了扶伤一眼,最后转向九王爷,“九王爷,既然这个少年横竖都是死定了,何不让他来做这种精神力量的容器。”

    “索罗素,你这个坏蛋!不救扶伤也就算了,你既然还要他死得那么惨!”暮颜这时候如果不是被内卫押着动弹不了,恐怕已经冲上去给索罗素一记耳光了,无奈她现在却是被押着动弹不得。

    “呵呵,这个世界的事,有时候就是那么好笑。”扶伤听到索罗素最后那一翻话,不禁想起自己曾经在绿鳄海盗那里说的话,真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既然你们都那么希望我死,好啊,为了弥补我那所谓的过错,我做这个容器。反正活着也是被不停地追杀。呵呵,真好笑。呵呵……”

    曾经听人说过,你帮助过的人并不见得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会帮你,当你打算为一个人付出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指望别人会对你感恩戴德。

    当你遇到困难,永远不要去找那些你帮助过的人,因为最有可能出卖你的人就是他们,而不是那些帮助过你的人。

    扶伤算是又体会到人生百态的另一种滋味了,这边是他癫狂的自嘲,那边是暮颜奋力的挣扎,夹在中间在翻云覆雨的是极力的维持现状。

    “就这样一个修为平平道行浅浅的废物,能做的了容器?”瓦塔表示怀疑,他更希望一棒子敲死了扶伤,把他敲得稀巴烂那才叫过隐。

    “不知索先生你有何良策?如今这少年守护神格已经被取出,把他丢到奈美森林不死恐怕也是变成怪物了。”九王爷也不太相信,扶伤能容纳那战俘的精神力量,不过在他看来,这样的复仇其实很痛快的。

    “如果他做了那战俘的容器又或者说他做不了,在奈美森林变成了木偶而死掉了,九王爷你还瓦塔公子你不是愉快吗?做得了容器你可建功立业,在百姓的威望中又增彩不少,这少年如果做不了这容器,你们的大仇得报,两全其美的事情一桩啊!”

    索罗素这一翻话,让人觉得杀一个人之前,还可以有那么多利己的事情可以做,瓦塔听得若有所悟。而九王爷像是突然被惊醒,觉得先前如果一棒子敲死了扶伤也太便宜他了,至少也要让他变成怪物才能解自己心中的那股恨劲。

    “索罗素,你混蛋一个,你不是人!”听见索罗素依然在为九王爷出谋划策,暮颜气得只剩下骂人的话了,她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只嗡嗡作响的苍蝇。

    “放开那女孩,否则我让你们含恨而终。让你死去的儿子,还你瓦塔公子,让你的哥哥和泽龙小王爷永生永世被奴役在奈美森林,又或者有一天你们父子或兄长兵刃相见,呵呵……。”

    扶伤忍着一身的痛楚,扶着背后的石柱,痛苦地站了起来。苦笑着从九王爷、瓦塔、索罗素身上掠过自己的目光,最后定格在暮颜的身上。

    莫名其妙地从大街上把她带回了上清学院,最后没想到她也会莫名其妙的卷进这场是非,扶伤觉得还是有必要为她再做点什么。

    “副院长看上的人,九王爷你大可不必怀疑他的潜能。我这有一枚潜能激活丹,足可以让他成为容器最佳人选。”索罗素说着果然拿出一枚绿葡萄般大小的绿色的激活丹来,然后递到扶伤的嘴边,“吞了它,那女孩我们自然会放走。她可是上清学院的重点培养的新生,回去好好加以管教就是了,你大可放心。我们不会为难她。”

    扶伤用牙齿咬着一半却没有急着吞下去,而是不言不语地看着九王爷,只有九王爷说话才可能有保障。

    “放开那女孩,让她走。”九王爷一挥手,内卫退下放开了暮颜。然后他看着这个女孩,想当年自己也是上清学院的学生,又追加了一句话,“赶紧把你们学院的飞船开回去,否则本王就当垃圾处理了。”

    “站住!不许上前靠近。你,还是回去吧!”

    “我不回去!你九王爷爱干嘛干嘛!”暮颜想走向扶伤,刚一抬腿又被刚才的内卫给拦了下来。两个人两只比她腰还粗壮的手脚就交叉地横在她的面前,如果不是他们太臭,她恨不得立马咬下去,“你们放我进去,我要进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