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十八章 未名已名

第十八章 未名已名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暮颜。”扶伤想说的很多,然后却说不出来了。一口吞下了嘴边上的潜能激活丹,微微一笑跟她告别,浅浅的酒窝像一朵初始绽放的花儿。

    暮颜看到扶伤这张笑脸,既然情不自禁地怔怔地呆在那里了。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押着从自己身边走过,却无能为力。

    她好恨以前的自己,怎么只顾着贪财贪玩贪开心,不好好修练。等到这一天发现自己想保护一个人,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

    “暮颜,你回去好好修炼吧,这是从九王爷那得到的守护神格,还有一些药物,希望你三个月可以代替扶伤去参加决神大赛。”交待完这些事,索罗素也哭笑不得,多么相似的事情即将发生。

    以前那个少年可是胸有成竹的可以让他死而复生,而现在的他,却没有把握让少年功成身退,还少年一个同等的承诺,这命运也太过于强悍了。

    扶伤被押上了飞船,经过奈美森林上空的时候,他就被投了下去,落在了森林深处一处密林里,四周都是万物折断的痕迹,这情景让人疹得慌。

    他扫视了一周发现暂时没什么危险,就坐下调养生息。他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必须尽快恢复一些力量来,也放还有一线生机。

    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从时空柜里拿出了重火器,选择了一个方向就小心地走着。脚下都是残枝败叶,还带着一些风干了的血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下来的。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断涯边了,扶伤往下看了一眼,底部深处都是红通通的岩浆。其实这个奈美森林几乎到处都是这样的断裂深谷,它已经像一个得了麻风病的人到处都是流浓的伤口。

    “你就是索罗素承诺给本尊的容器?哈哈,不错呀,果然是那一族的佼佼者。”

    说话人的声音非常奇怪,就像沙石摩擦,从大地下传来。让扶伤很郁闷的是,索罗素既然提前跟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怪物达成了一种协议,或者说又是一种交易。

    “是!我就是那个为你来的容器。你是谁?”扶伤还真想在自己变成别人的容器前知道自己的宿主是谁,他环顾四周却不见什么异常波动。

    “我是谁?哈哈,马上你就知道了。等我进入你的精神领域你就可以在临死前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咦!这就是你的精神力量?”反正也必死无疑,扶伤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看着从大地上那些像藤条一样的东西缠绕着自己的双腿,他感觉很新奇。

    洪樱城下,广阔的平原上,那些被操控的人域者其它什么的东西,这时候该复原的复原,该散加的散架。九王爷和瓦塔的守卫们各自找回自己的人,带了回去。

    “索先生,请同本王一起回王城,本王要好好奖赏你!”九王爷看到自己的爱子泽龙还有救,兴奋的表情已经没有掩饰,“本王欲将泽龙托与先生,作其私人导师,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多谢九王爷抬爱,索某人岂敢不答应?索某人自当尽心尽力为泽龙小王爷授业解惑。”索罗素回看了一眼奈美森林,就跟着九王爷登上返回清域王城的飞船。

    奈美森林里的扶伤,此刻已经被那些像藤条一样的东西爬满了一身,而那些东西既然在这时候才从大地上断了来源。

    “轰……”大地突然摇晃起来,那是失去了精神力量控制导致的结果,扶伤只感觉一阵天翻地覆,他就坠落在无尽的虚空里。在那里,世界一片空明,上下左右看不见尽头,只有无数的星星,再者就是他自己一个人。

    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陌生的人,看不清他的样子。他全身散发着光,那白光非常的刺眼,这让扶伤感到很不舒服。

    “没想你的灵魂世界既然这么空旷,还自成一个宇宙的初级形态了,让我显得这么微不足道。哈哈,太好了,这容器真是太好了。”

    听见他这样说,扶伤算是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灵魂世界,原来自己的灵魂世界还有这么美丽的一片星空。

    “哼,想要我的身体,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扶伤突然舍不得就这样把自己让给别人做容器了。

    “你这家伙怎么也怕死啊?”看着从无尽星空飞到他身边的未名剑,扶伤高兴了起来。在被押上飞船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的未名剑,原来是躲到了自己的灵魂世界里去了。

    “那个闪闪发光的家伙是谁,怎么比我还耀眼,要不要我帮你修理它?”那未名剑既然一蹦一跳在扶伤面前说人话了,像可爱的女孩。

    “呃?那还用说!”扶伤看着在自己面前现在一挑一撩的未名剑,心想要要让自己不变成别人的容器,也许这就是他的希望。

    “哈哈,我还在想你为什么那么寒酸,没想到还有一个宝贝。想当年我可是一身法宝。”

    “哼,他敢有别的宝贝,我立马辟了它们。”那未名剑既然生气了,“包括你在内!”

    不等扶伤召唤它,未名剑自己呼地一声向那散发着刺眼的光影刺去。诡异的剑术,把那那光影切得暗淡无光,然后瞬间爆破化成无数的白色碎片。

    这深深地刺激了扶伤了心灵,这未名剑又小气又狠平时还特么地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幸好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法宝。一个精神力量强大到可以操控整座奈美森林的生灵,既然瞬间被它垛成碎片,这让他能不受刺激吗?

    “做了一份垛肉酱,不知道你喜欢不?不过就算不喜欢也只能这样吃咯。还傻愣在那里干嘛?快点过来,练化了这些精神力量和他的法宝们力量。”

    扶伤听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小气的未名剑还真的一件法宝都没留给他,全部被它垛成肉酱了。无奈地走上去安照未名剑的指引练化了所的外来力量,扶伤感觉自己强大了很多,可是自己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呢?他也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老是叫你未名剑啊?”扶伤觉得这剑灵应该来头不小,心想那金德君是走了什么****运,既然能得到她。

    “呃?那你就继续叫我未名剑好了,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好吧,未名剑。我要怎么从这里出去啊?”扶伤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记得自己的肉身还在奈美森林某一处。

    “这个简单啊,交给我就好了。”

    “啪!”扶伤被一剑拍在脑门上,离开了自己的灵魂世界,苏醒过来后既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头顶上的苍穹是翻滚的岩浆,暗黑的大地一眼看去都是重重叠叠的碎石板。而他此刻仰躺在一平台上面,四周有四大阶梯,四大阶梯的尽头是四大宫殿。

    模糊的记忆里,想起自己身在奈美森林断涯边,一阵地动山摇袭来,自己掉进了断涯的深渊里。扶伤站起来再看看周四,一切都是灰暗色调的地下城堡,这是谁的城堡呢?

    “未剑名,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现在能上话的怕是也只有躺在自己身体里那个小气的剑灵了。

    “我知道啊,可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扶伤一向很少问为什么,可是这次也不得不这样问了。知道却不能告诉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啊!”

    “……”扶伤也不再问她了,自己摸索去了。首先引起他注意的是灰暗石板上那古的花纹。

    这些浮雕轮廓依旧清晰,诉说着古老时光的记忆,都是龙飞凤舞的图案。根据自己现在掌握的知识,扶伤大概怀疑起来,这应该是传说中一夜消失的龙凤双城。

    传说在众神离开帝斯大陆后,这座像征神权曾经无比光辉的龙凤双城一夜间就消失了。

    龙凤双城,当然是两座巨大的城市,听说上一次副院长请客的那座雅望酒楼,就是为纪念其中之一的凤城而建立的缩小版。

    扶伤抬头上看头顶上的苍穹都是流动的岩浆,而下面的大地既然是一座庞大的城市,真是匪夷所思。

    接下来,他面临四个选择,究竟要走哪一条路路,他也困惑了。看着每一条路基本都一样,于是突发奇想,自己原地转了一个个圈圈,最后晕在那种路的对面就走哪条路。

    “你再转下去,我也跟着晕了。”

    “问你又不说,你一边玩去吧。没有人告诉我,我也能自己走。”扶伤就选了那条他自己转晕的台阶走了上去,一步一台阶地走着。

    两边巨石雕刻龙飞凤舞的栏杆,积了不知多少层的灰尘。扶伤用自己的右手指边走边划,被未名剑说成是一个没有素质的旅行家。

    终于走到了宫殿的大门口,却发现大门是虚掩的。厚重的木板做的两扇大门此时既然自己缓缓地往里面开启,无数尘埃纷纷扬扬。

    门都开好了,扶伤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什么时候进去。等等再等等,等到尘埃都落定了,他还是没有迈出脚步。

    就在这时候,心灵深处传来剑灵呜咽的哭泣声音。那悲恸的剑鸣,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传来,既像是从远古洪荒传来又像是来自未来末世。

    “未名剑,是你在哭吗?”扶伤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哭泣的声音,就算以前经常听见相锦儿哭泣也没有现在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哭泣声来得震撼。

    “谁在哭泣了?你有没有音乐天赋哦?我这是无聊,唱一首歌打发时间,你怎么还不进去啊?都怪你这么犹豫不决。”

    “那你唱是什么歌?别跟我说又是知道不告诉你啊。”扶伤算是领教了这个小气巴拉的剑灵了,得提前跟她打招呼。

    “我知道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它叫决别神。传说是一位人皇写作的,故事大概说的是众神离开帝斯大陆后,在遥远的星际传来他的女神陨落的消息以及他星际穿越的追寻。”

    扶伤差点潸然泪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却发现里面除一些损坏的壁画,空空落落。

    空旷的大殿上,有一座盘旋而上的楼梯,像一条盘龙扶摇上青天。来到楼梯口的扶伤抬头往上看,心头是翻滚的岩浆。

    扶伤又是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上去,也不知道自己休息了多少次,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之,走到尽头的时候,他是累得要晕过去了。

    站在高处,他可以看得更远。扶伤来到楼顶的边缘上,扶着栏杆看向远方,一眼望去都是灰色调的城市建筑。

    “咚……”远处传来像是石板撞击的声音,慢慢地走进了扶伤的视野,地上的那些建筑物既然一片片飞上来。一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天桥瞬间铺到了他的脚下,仿佛就等他踏上去了。

    “呼!”扶伤深吸一口气,翻过栏杆走了上去。边走边想,在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咚……”扶伤注意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一看,被吓了不轻。他走过的石板纷纷又掉落下去,看来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只能往前走。

    “看来我要一条道走到黑了。”扶伤这时候自嘲没后退的路了,索性奔跑起来。不管在尽头等着自己的是什么,是该相遇就是躲不过的命运。

    转过弯,扶伤看到尽头的宫殿,既然亮着昏黄的灯光。于是扶伤又继续奔跑,跑到了宫殿里,却发现原来什么都没有。

    可是,他明明看到了灯光。隐约中还看见了一个女子的倩影,为什么身在其中了却发现真相是什么都不存在?

    “未名剑,你感觉到什么了吗?”扶伤看着这空荡荡的宫殿,这里除了破损的壁画,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楼梯也没有了,看来这里就是心头。

    “感觉是什么?什么是感觉?”

    “好吧,你可滚了。”听见这回答,扶伤心里很难受,可是那剑灵不知道。也许她知道,就是不帮自己,于是扶伤也不跟废话了。

    走到那些破损的壁画下面,扶伤昂首看了一幅又一幅,转了一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些壁画大概也就是当初的主人用来装饰墙壁的,怕是也没什么有用信息可以传递给自己,于是扶伤也就不再看它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