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25章 漫天要价

第25章 漫天要价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空里满天繁星,有一颗是照亮你所在的行星吗?像我一样,你也在看这满天繁星吗?还是你我所在遥远的星际,没有一颗是能共享的恒星?锦儿,你在哪里呢?”

    双手为枕,安扶伤仰躺在石桌上,看夜空的繁星,像爱情的憧憬。后背冰凉冰凉地石桌,让自己感受不到一丝丝睡意,很清醒地观看这满天繁星,很清醒地回想着一些事情,也很清醒地感觉到有人向他走来。

    “都已经是深秋了,天气变凉了,你睡在上面不要感冒了哦。虽然清域的冬天就是秋天,可是还是注意身体健康要紧。”文天心善意地提醒道,她走到石桌边在一个小石凳上坐了下来,却立刻站了起来,“好冰凉哦!大英雄你没事吧?”

    “没事啊!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你来这干嘛?”安扶伤见她把碗筷都端走了,想她应该是回去睡觉了,却不曾想她还折回来。

    “我在回去睡觉的路上啊,路过见你一个人石桌上躺着。还以为你睡着了就过来瞧瞧,没想到你比谁都清醒着。”文天心认真地说道,好像还真没有说谎,一幅真的是在回自己房间休息的样子。

    “你走在回去的路上怎么看得到我?”安扶伤被她那一翻话说糊涂了,这个院子是个四合院,他记得走的时候文天心也把院子大门关好了。自从仰阿诺出事后被送去了帝都,直到现在住的只有他一个人。

    “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搬到你这个院子来住了,而且暮颜也搬过来了她住在我隔壁,我们俩住在你对面。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得请大英雄你多多关照呀!”文天心这时候说的眉飞色舞,一副有志者事竞成的样子。

    “扑通!”安扶一个翻身,幅度太大既然滚了下去,半天才爬起来。心想这丫头用了什么办法把暮颜和副院长都收买了,既然把两个女孩同时都安排了进来,这副院长到底在想什么呢?

    “扶伤,你在吗?”

    刚想到副院长,副院长就来了。安扶伤应了一句自己在院子里,不一会儿他就看见副院长向他走来了。这个看上去很精练的男子,走起路来也是干净利落,风度非凡。

    “原来你们俩在聊天啊,暮颜呢?”走过来看到文天心和安扶伤都在,唯独不见暮颜,副院长也好奇地问起。关于暮颜的那些爱好,他回到学院后还是听说了一些。

    “谁知道那个财迷去哪里,文天心你知道吗?”安扶伤确实也不知道,关于暮颜的行踪一向都是个迷,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压根儿就没去关心过这些。自从把暮颜带进学院,陪她参加完测试后,就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怎么在学院呆过。

    “我也不知道,想必她应该也快回来了吧!”文天心也是摇摇头说她也不是很清楚暮颜这会儿在干嘛,毕竟两个人应该是今天才相互认识。

    “副院长,你找我是不是有关于阿诺的消息可以跟我说了?”以前,每次当他询问关于仰阿诺的情况怎么样了,副院长都是避而不谈或是被安扶伤问急了,干脆直接拒绝回答。现在,见副院长半夜了还跑来找自己,安扶伤立马想到的是仰阿诺的事情。

    “嗯,不过在决赛大赛前,你是见不到她了。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臭小子抓紧时间修练,明天给我滚回修练塔去,没有让我满意就别想再出来了。还有你文天心,都是人家学姐了,不好好劝他修练却陪他在这里聊天。最不可饶恕就是你暮颜,给我滚过来,躲在那里你以为不知道啊!”

    副院长说着说着就突然发飙了,安扶伤和文天心都像是在大晴天里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淋得湿漉漉的,唯独暮颜这鬼丫头像没事似的一跳一跳地跳出来,还在副院长的背后做起了鬼脸。

    “可是,副院长,我的参赛神格已经被九王爷还有瓦塔公子夺走了。”这时候说起决神大赛,安扶伤就想起那悲惨的经历,回来这的路上他还在决定要不要参赛。如果要参赛,那么要从哪里猎取参赛神格,九王爷那里还是瓦塔公子那里。

    “什么?那两个混账东西既然对你下毒手了?”愤怒的副院长,站了起来右手不经意间撑住的石桌,既然咔嚓咔嚓地裂起来。

    “副院长,你息怒。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这些事了。”安扶伤这时候也慌了神,看着石桌那些裂口,就像是看到了副院长破碎的心。

    “副院长,扶伤那参赛神格在我这里,可是已经没用了,被那索隐巫师破坏了。我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难过而做出什么不利自己的事情来,我本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们的。”暮颜说着拿出了一枚血暗色的菱角似的东西来,那就是参赛神格,也说起了当天安扶伤被带上飞船后,索罗素对她交待的事情。“不过,放心我现在有足够的钱了,可以到黑市去买了,我刚去联系了几个卖家。”

    “你确定,那个索罗素给你的就是这个?中间你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副院长接过暮颜拿出来的神格,一脸的疑惑。

    “没有,绝对没有!”暮颜很确定地说道,她相信那是绝对没有人能从她那里偷走她的东西,她不偷别人的就算是好的了。

    “这么说,就是你被索罗素给骗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神格,这就是用来吃的菱角,不过外形有点像一些神格而已。而且神格一般也不会在黑市流动贩卖,贩卖基本都是骗子。你还是别去黑市了,神格的事我自会想办法。”

    看着副院长拂袖离去,安扶伤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看了大半圈了,既然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不欢而散,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去了。

    “这个索罗素是怎么回事?”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安扶伤想着的都是这个被他从大鳄卡金嘴复活过来的索罗素。结合暮颜说的关于他的事情,安扶伤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明天,只有去找他问个清楚先,再作别的打算。”就这样决定了,不过很快他又想到,就算索罗素会说,他说的又有多少是可信的。奈美森林里那个怪物跟他什么关系,既然能达成某种不为人知的合作?这个索罗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那个奈美森林里的怪物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一连窜的问题,被他来回地思考着,不知不觉中昏昏睡去了。困意袭来,安扶伤想挡也挡不住,反而觉得有什么力量吸引着自己睡去,梦境里仿佛有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

    于是,他带着那些问题走进了一个个梦境里,可是梦境里没有色彩,梦境里很寂寞。天空里是千鸟永无止境的飞行,大地上是万兽永无止境的奔腾,天下地上它们都朝同一个方向永无止境的飞奔。当光芒从它们的尽头透射过的时候,他睡醒了,睁开眼睛又是新的一天。

    起来看见窗外阳光正好,洗漱好,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准备好了早餐,就放在桌子上,安扶伤匆匆地吃了一些。然后,他关好门,离开了这座院子。

    在走廊里,他看到了操场上围了很多人都像是在讨论什么,两个女孩站在台阶上,对下面的人,叫买着什么,太远没听清楚。好奇心让他去围观了一回,毕竟这个两个怎么看都有点眼熟。

    “大英雄安扶伤,斩杀大鳄所得的宝石,现在市场价是多少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那些不过是我出售的三六九等的低等级宝石,高级宝石都还在我手里。当然现在就在大家的眼前,最低价六十亿一个宝石啊,错过这一次,就是错过一辈子……”

    “大英雄安扶伤,斩杀大鳄全过程,独家一手资料汇编成的《安扶伤》英雄故事。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如何从默默无闻的中土世界飞升到我们修真界帝斯大陆,然后如何在我们上清学院修练,以及他后来如何斩杀大鳄的英雄事迹。当然,更有大家关心的大英雄安扶伤的私生活等各种八卦新闻,现在每一本售价一万,书本里有我的方式联系,大家可以关注我,我随时为大家报道我们大英雄的最新动态……”

    这两个女孩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配合得天衣无缝,说的可都是有图有真相的,没有人会怀疑。她们俩把昨夜拍摄的一此画面都做成了海报,还把安扶伤的各种生活相片都亮出来了,连他睡觉的睡姿都被曝出来了。

    “好狠,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安扶伤心想幸好自己昨夜没脱衣服就睡着了,要不然这现在看到的肯定是另一个自己的相片了。转身离开的时候,不料撞到了一个少年,年龄跟自己差不多也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那个少年看他的眼神很复杂,变幻着像是在做心理的挣扎,那是一种在恩怨情仇之间在做选择的挣扎。可是赶时间的安扶伤,见少年没有说话,自己跟他道歉一声,也就离开了人群。关于那少年他也没有再去多想,他想着的是索罗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你没死,就一定会回来找我,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如果你今天还不来,我也会再等下去,直到我知道,你不会来找我。可是今天你来了,我也等到你了。”索罗素坐在桌子旁边,桌子上放着两个杯子,一杯是满的放在他的对面,另一杯是空的放在自己的面前,还有一瓶酒。

    “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所以我想不必问了。”安扶伤坐了下来,看着这熟悉的酒瓶和酒杯。它们都是白色的,做工也很精致,只是很古老,就像一颗苍白的心。

    “你不必问,我也不必说。看来,我们喝酒吧?可是你真的是来找我喝酒的吗?”索罗素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举到嘴边却迟迟没有喝下去,像是在品味酒的香醇。

    “既然如此,那我们喝酒吧。喝多了我问不出来了,喝多了你就会说出来了,喝多了也许你我还能一见如故。”安扶伤看着面前的酒杯被倒满,于是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小小年纪,如此贪杯可不是好事。你救我一命,你有十足的把握保全你和我,而我想救你一命却只有相信你是个奇迹。”索罗素说到这里才慢慢地喝下那杯酒。然后,给安扶伤又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却再也没有想要拿起酒杯的意思。

    “原来你什么都懂,只是我不懂。只是我不懂,你为何要这样做,那个奈美森林生命体跟你是什么关系,我在那些破碎的精神里看到了一些你和她的过去。”安扶伤记得未名剑叫他练化那些精神碎片的时候,窥见了一些索罗素和那个女子的一些画面,像父女又像恋人。

    “你无须知道,你只须知道从此以后,你我是仇人。可是在离开这个星球之前,我不会杀你。可是,我也不会阻止别人杀你,当然更不会再帮你,你好自为之。”索罗素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走到门边回头说了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劝你喝完这些酒,从此相逢是路人。”

    “从此相逢是路人?!”安扶伤重复着这句话,喝完了所有的酒,离开了这座房子,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当回到上清学院的时候,在大门口他又见到了那个少年,那个在恩怨情仇之间做选择的挣扎的少年。所以这一次,他走上前去问那个少年,“好像在那里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你跟我也有仇?”

    “我叫海生,你杀了我师傅土德君。可是你却在我落难的时候帮了我一次,那天你在酒楼里喝酒,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海生一字一字的说道,像是怕一身酒味的安扶伤听了又给忘了。

    “呵,呵,呵……土德君既然有你这样的徒弟,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他之前的那徒弟土行者可凶残得狠,我就在他那个徒弟手上死了一次,还害得我家人离散,朋友失联。是你来找我报仇,还是我去找你报仇?”

    安扶伤说完,与海生擦肩而过,向自己的院子的方向走去。这一天也真够他受的了,一下子就多了两个要找自己报仇的人。并且,还都是自己帮助过的人,这世界怎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