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极品妖娆 > 血祭!女王秘辛。

血祭!女王秘辛。

作者:夭折的猴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年前,我背着家族在华夏成立天上人间。睍莼璩晓

    三年后,我被莫名其妙选为女王继承人。

    白七羽,你在这其中的存在,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蛊巫一族的少主?呵呵,多么讽刺啊。三年深爱,不过虚妄。

    我心里冷笑不停,一直看着那个绝美的身影,心里深处,有一处刚刚被建立完好的地方,正在慢慢坍塌煨。

    七羽看了我一眼,没有言语,他眉头轻皱,好像在纠结什么。黑衣老者见状,连忙开口道:“少主,是时候了。”

    黑衣老者身后的司徒曲医也上前,对着七羽道:“是啊少主,您受了那么多苦,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七羽一听,果然不再纠结纸。

    “开始吧。”他悠悠开口。

    话刚落,除黑衣老者和司徒曲医外,众人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不明白往日崇敬的圣子大人为何成了少主。

    但是黑衣老者他们是认识的,族中最有威望的大长老,少主于三年前失踪,族中事物,都是大长老处理。

    “都愣着作甚?还不赶紧动手?”黑衣老者声音立即变得冰冷,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

    我看向七羽,悠悠开口,“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了,三年,除了影,最了解我的人便是他,白七羽。就连我最亲爱的哥哥慕容硕也没这么了解。

    而下一刻,只见七羽转头,无声轻笑,下一秒,我只感觉心脏猛然紧缩,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刺痛,剧烈的痛楚不过只存在两秒,接下来,便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这种舒服,就像经历了巨大折磨痛苦后的那种轻松,就是解脱!并且,伴随着逐渐涣散的意识,双眼开始不住迷茫,眼前,只存那妖娆的身影一人,而其他一切都模糊了去。

    用力眨了眨眼,眼前的模糊立即消失。这让七羽并不意外,他依然动听的声音轻轻响起:“不愧是缠情蛊,只不过比起红枭骨,还差了几分。”

    听他提起红枭骨,眼里的清明再次分散开来。大脑再一次陷入混沌。再看那人,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只能容下他一人,好想靠近他,好想,伏在他的脚下……

    可,另一个声音不断提醒自己,我,是千离,是慕容千离!我是慕容家的大小姐,是被选中的女王继承人,是暗门首领……

    脑海里,两种念头在激烈斗争。耳边,除了嘈杂声,听不见其他。渐渐的,就连自己的思维都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可,我依然将双眼对着七羽,好像在无声的质问他,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少主,看样子,缠情蛊已经发作了!”黑衣老者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他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七羽看着眼神空洞平静的千离,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也不看黑衣老者,转头,高台之下,众人都在等候圣子给他们一个交代。七羽对台下众人抬手,几个呼吸间,原本乱哄哄的台下一片宁静。

    “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现在,我宣布,活祭开始!”

    七羽命令一下,台下一片沸腾。圣子失贞,他们都不认为是圣子的错。可能是苗疆继承的传统比较多,相比外市,苗疆族人还保留着封建的男尊女卑的思想,以及,严重的阶级观念。

    活祭,简单而又凶残。在苗疆,活祭分为很多种,可轻可重。圣子举行的祭祀大典无非就是一种宗教仪式,以此保佑族人平安土地富饶等等。而玷污圣子乃是大罪!不可饶恕,在众人看来这是明显的祸害他们的生活以及人生,所以,这种活祭就是将人的四肢都割开一个大的伤口,然后让参与祭祀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沾上祭品的鲜血,直到“祭品”血流而尽,至死亡,活祭才算结束。这种活祭又被称为血祭!是苗疆最最残忍的祭祀方式。

    而南城的这些看起来十分质朴的村民们,作为参与者,他们丝毫不觉得这样活生生的让一个人在众人瞩目下血流而尽感到残忍,在他们看来,犯了错就是要受到惩罚。

    七羽一声令下,已经有人麻利的将千离绑在高台上最中间靠前的一根木桩上。司徒曲医在七羽的示意下,从一旁接过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匕首,走到千离面前,准备动手。

    看着面前被缠情蛊完全控制住的女子,司徒曲医神色复杂。在场所有人,只有他知道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慕容家虽已经退出华夏,但当年慕容世家在华夏第一世家的名头并不是浪得虚名。

    女王继承人?嗤,想到他这么做的目的,司徒曲医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但,手下的动作并没有减缓,不愧是族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匕首,刚一接触到千离白皙的手腕,便迅速裂开一道五六厘米长的口子。此等匕首,说是削铁如泥也不为过吧。

    活祭的过程漫长又残酷。一个人的血到流尽需要多久?一个小时足矣。在这过程中,被绑住的女人居然没有醒来过一次。

    众人心满意足的沾上了祭品的血,千离被黑衣老者以及司徒曲医带走,七羽站在高台上,继续他作为圣子的祭祀大典!

    没有人看到司徒曲医在将千离拖下高台时,朝她嘴里塞进去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人注意到,千离拇指上不起眼的红宝石戒指,被鲜血浸透,开始着悄然转变。

    远在Y国的慕容硕,正在一间密室中,手握皮鞭,对准一个四肢被铐在墙上的男人。男人全身被黑衣包裹,但浑身上下布满触目惊心的鞭痕。

    男人微微抬头,是一张男女莫辩的中性容颜,这人,不是影还会是谁?

    “啪!”又一鞭子挥来,在影身上再次增添了一道裂痕。

    “阿拉,枭,你说,这都几个月了。”慕容硕开口,轻轻转动大拇指上的蓝宝石戒指。虽是优雅笑着,却让人感觉无比森然!

    “回少爷,已经半年了。”身后突然出现和影一样装扮的人,回答道。

    “我给夭儿的期限是三个月!可这已经半年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不回家!!”说到这里,慕容硕的情绪立即变得有些失控,手里的长鞭挥舞得愈发用力!看向影的眼神顿时变得狰狞。

    他一直在等他的夭儿,所以他掳走了一直守着她的影,他认为,以他们十年的情分,夭儿怎么也会回来才是!天上人间被毁后,十二铁骑不见踪影。他的势力在家族的压制下不得不从华夏撤出,毕竟慕容家族势力不能出现在华夏,这是规定。再者,他是一个无比骄傲的人,骄傲的人是不会主动,只会让猎物主动进来他的网中!可,半年了,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夭儿还是没有出现,这让不得不去想,他的夭儿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毕竟,天上人间的爆炸,废墟之下,是一堆白骨。但他事后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夭儿。

    就在这时,他左手拇指上的蓝宝石戒指突然闪烁着光芒,忽明忽暗,十分急促,就像在表达什么危险的讯号。

    慕容硕先是一喜,家族中,三枚戒指代表不同的权利,同样,三枚戒指之间都有相互的联系。天上人间被毁后,他和夭儿的联系就彻底断了,他不止一次试图跟夭儿取得联系,但是没有任何回应,家族的解释是戒指有可能被封印起来了,而如果要解开封印,就只有夭儿的血。

    这么说来,夭儿已经解开了戒指的封印?不等慕容硕笑出来,戒指下一秒穿出的讯号让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冰冷刺骨。

    密室的温度陡然下降至冰点,慕容硕鹰眸微垂,身后的枭立即会意,伸手递上半面精致的黄金面具。

    重伤微垂?很好。敢动他的女人,慕容家不愿涉足华夏,那他慕容硕在华夏掀起血雨腥风又何妨?

    ——————分割——————

    我还活着。

    虽然只剩下微弱的生命力。

    睁开双眼,天花板上刺目的橘黄色烛光额外晃眼。

    “你醒了。”是七羽。

    他一身鲜艳的桃红色宫装,长发及腰随意垂下,唇不点而朱,眉不施而黛。他目光盈盈,唇角带笑,声音虽娇柔却不显做作,别有风情。他半跪在我的床前,仿佛等候我良久。

    我半眯着的双眼只能看到他略显模糊的容颜,没有力气睁开,可我感觉到了这个房间不止七羽一人的存在,同样,闻到了无比熟悉的桃花香。

    “要喝水吗?我给你倒。”他语气关切,说完,起身去倒水。

    微弱的呼吸表明我还活着,也表明我身体里流逝的血液。回想昏迷前一刻,所谓缠情蛊发作的表现,心下泛冷。

    “来,喝水。”七羽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透明的玻璃被子,缓缓送到我的唇边,他停顿了半秒,又送到自己唇边轻轻吹了吹,而后,朝我温柔一笑,“慢慢喝,小心烫。”

    我没有开口,任由温热的水浸湿我有些干裂的唇。

    他见状,皱了皱眉,语气嗔怪:“你可是嫌弃七羽了?”

    我不愿开口,干枯的喉咙也让我说不出话,索性闭上眼睛。蛊巫一族筹备三年,唯独针对我,至此,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吧?杀了我?让后掌控我手下的势力?看来他们并不知道我是慕容家族的人,不过,我记得我告诉过司徒曲医,那么,他们知道我是慕容家的人,就不可能杀了我,那,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是胆大包天还是……有恃无恐?

    “原来你不仅嫌弃我,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吗?”七羽好似恍然大悟一般,随后自嘲。冷笑。

    这时,七羽身后的黑色铁门突然打开,黑衣老者走了到七羽身边,低头恭敬道:“少主,时间到了。”

    “急什么?”七羽不耐烦地回应,“谁让你进来的?!”

    老者先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七羽会这么个态度。

    “少主,族人都在外头等您。”黑衣老者留下这么一句,就退出了密室。

    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我还是感觉到了那个老头不善的眼神。尤其是他们二人的对话,什么时间到了?他们究竟要做什么?而他们想要得到的好处又是什么?

    睁开眼睛,对上七羽满是复杂的眼神。妖娆的凤眼里,不仅有毫不掩饰的深情,还有无尽挣扎。

    他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脸,我知道他要做什么,易容术解开的步骤他知道。

    他笑:“离儿,你若不是女王继承人该多好。”

    他笑:“你若不姓慕容该多好。”

    他一字一句说完,整个人已经泪流满面。我懂他的意思,可惜,他说的这些不,都已经是无法改变也无法避免的事实。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打在我刚刚抬起的手背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七羽的眼泪,红枭骨发作的痛不欲生,满心欢喜的献身被我踢成重伤,他都没有流泪过。如果,之前我还对他的感情有所怀疑的话,那么此刻滴落在我手背上温热的泪水,无疑是最好的反驳。

    我抬起的右手,轻轻地拭去他脸庞上的晶莹。

    他明显一愣,立即反应过来,用力握住我的手,眼神不再挣扎而满是坚定,“离儿,你不该来南城的。”

    我很想点头,可是七羽,如果不是我心里有你,我会不顾守护我十年的影而第一时间过来找你吗?

    咚咚咚的敲门声再次响起,黑衣老者那无比苍老的声音清楚传来,“少主,时间到了。”

    七羽脸色一变,立即示意我闭眼,接着沉声道:“进来吧。”

    七羽的话刚落,就听到铁门大开的声音,还有,轻重不一的脚步声。

    随后,我感觉自己被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周围炙热的高温让我的嘴唇更加干裂。该死的!早知道我刚开始就多喝点水了。

    “准备好了吗?”这是七羽的声音。

    “少主,不会出错的!”这是黑衣老者的苍老声音。

    “你确定?”七羽明显有些怀疑,“这轮回蛊,没有成功的例子,一旦失败,换来的就是蛊巫一族隐世又一个百年,这后果,你可想好了?”

    “少主,我们准备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今天吗?轮回蛊本是族中历史的传说,可还不是被炼制出来了?”

    “我只是不确定轮回蛊是否如族中记载的那么有效而已,如果真的有效,为什么一定是慕容千离?之前的于梦雪一样是继承人之一,青血帮比起慕容家族,不更容易些么?”

    听到七羽问起这个,黑衣老者明显的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少主有所不知,这个原因事关女王王座的一个秘辛,属下也是从靡烙小姐那里知道的。”

    “什么秘辛?”

    黑衣老者示意周围的人全都退出房间后,才说道,“少主隐藏在慕容千离身边三年之久,出现在慕容千离面前的继承人有两个,一个是于梦雪,一个是靡烙小姐,而间接的出现在慕容千离身边的还有两个,至于这两个人是谁,属下还未查到。”

    “接着说。”七羽开口道。

    “是,少主,属下曾经问过靡烙小姐,为什么不先解决别的继承人,而非要是慕容千离,小姐当时说,’因为少主在慕容千离身边,比较好下手。’而后来,靡烙小姐告诉属下,原因很简单,说是七个女王继承人,实际上,只有一个,那个人就是慕容千离!”

    黑衣老者的话让七羽和我都吃了一惊。女王继承人实际上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可,另外那六个人呢!

    “只有慕容千离一个?那为什么不直接把位置传给慕容千离?为什么要选出另外的六个?”不愧是七羽,一句话问出了我心中所有的疑问。

    黑衣老者继续解释,“靡烙小姐说,她们,一开始被选中的时候就知道,并且,她们只是慕容千离继承王座的踏脚石而已!如果,她们不反抗,只有死路一条,只要杀了慕容千离,她们一样可以替代慕容千离的位置,少主,这就是原因!”

    说罢,黑衣老者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我也能感觉到七羽松了一口气,但下一秒,就只感觉七羽身上的冰冷更甚。

    要是真的想让我即位,何必再选另外六个?美名其曰给我历练,那么又何必说出谁杀了我就能成为女王?我就说,为什么我不知道其他继承人的资料,而自己的基本资料以及所在地被人查得清楚!这下什么都明白了!

    命定的女王?呵呵!多么大的一个馅饼啊!全世界那么多人,怎么就唯独落在我的头上了?一般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是激动吧!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恨我,居然要以这样残忍的手段,要我的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极品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夭折的猴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夭折的猴子并收藏极品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