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尽心尽力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尽心尽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儒杭犹如被削了神采的公鸡,惶惶不可终日,每日总有那么好几个时刻在走神。她仿佛从云端掉落在凡尘,扑了一鼻子灰,再也抬不起头来。他终日做的最多的事还是带兵操练,剩下的十万兵马,几乎是他一人每天坚守在职,亲自带领他们训练。

    秦谦玉这几天倒是过得舒坦,宁儒杭没有让她侍寝,两人都是分开帐篷睡觉休息。想来也是,他能有条命留着就很是优待了,哪里还敢命令一国公主替他服侍上服侍下的?

    今日和往日一样,是一个平淡的早晨。宁儒杭用过膳后就前往训练场亲自监守士兵操练,谢无锋也在场,对一些将士不到位的动作稍加指点,士兵们呼着喊着,给自己加油助威。

    秦谦玉悠闲地来到训练场边,阿景替她支了个椅子让秦谦玉坐着,秦谦玉在阿景耳边吩咐了些什么,阿景便转身回军营中急急忙忙地找着秦谦玉需要的东西。她回到秦谦玉身边,摊开手,是满手心的花生,现在秋天来了,正是花生新鲜的时候。秦谦玉好不自得地剥着花生吃。

    “报——”一声焦急的呼喝声划破空气,接着一个人影飞快地跑到宁儒杭身边单膝下跪,“启禀宁大将军,营地门口有个道士,自称太子殿下派遣来的门客,指明了要见大将军。”

    谢无锋朝着宁儒杭这边望了一眼,看他满面疑色,吸引去不少士兵的注意力。这可不行,宁儒杭有事,不能代表这些士兵可以心不在焉地练习,他举手示意,高声大喊一句:“探马式!”

    探马式是军中三十六招式的其中一招,也是颇为有难度的一招式。他喊出这一式的名字,立马拉回大家的注意力,做完探马式,下一招就是骑逐式,士兵们整齐划一地训练着。

    宁儒杭下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兵,郑重道:“带他到将帐去,本帅在那里等他。”

    “是!”前来禀报的小兵领命而去,一路小跑着离开训练场。

    小兵来到营地口,那个道士打扮的人正闭目养神优哉游哉。小兵只觉得,这人长得仙风道骨,分明就是个世外高人的模样。他正要开口说话,看到这个道士猛然睁眼,从他眼中迸射出来犀绝冰寒的光,那一瞬间,他心中的仙风道骨变成地府狱鬼,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个,道长,麻烦您跟我一起进军营吧……将军会在将帐等候您。”他态度恭敬道。

    道长捋捋下巴上的细碎胡茬,瞥了一眼身前仅有一道可供单人通过的栅栏入口,表情略微不悦。“我此行并非一个人来,要和我一起进入军营的,还有它们。”

    这道士好似变戏法一般,他话音刚落,从他身后传出“咕噜咕噜”的车轮轱辘声,这轱辘声十分沉重,光从声音就可以听出,轱辘轮子上负载了多重的东西——竟然是一辆战车!

    战车庞大,上面堆满了金属制成的套子,有粗有细,仔细一看,这些金属套子的模样竟然和人的手脚、身体是一致的!一些套子是空的,一些套子上有人手五指能够塞纳的地方,也有一些套子的模样,跟人脚的形状是差不多。这些金属制成的东西看上去十分坚固,在秋阳下反射着清冷刺眼的光,看上去让人胆战心惊。它们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若是要把这辆战车开进营地,几乎得撤了所有的栅栏才可以做到,非常麻烦。然而这道士又是太子殿下的门客,更重要的是,宁儒杭说了,要把他带到将帐去。

    他苦着脸,“这位道长,那个……军营里比较拥挤,您的这辆战车,可能不太方便移动……”

    浮砌挑眉,并不理会他的话,招呼着那些营地的守卫狠狠道:“还不把门槛撤了?我这战车天下只有一辆,若是丢了,你们十个脑袋也赔不起!”

    这一句话吓到了不少营地守卫,他们手忙脚乱地把栅栏移到一边,过了一会儿,终于腾出一道宽地,刚好能够容纳战车开进军营里。令人惊讶到合不拢嘴的是,这战车似是被注入了魔力,不用借助外力,自己跟随那道长的背影,缓缓地开动。

    这一来,见识过这战车神奇的人,都对神秘人士浮砌充满了敬佩之情,他的话,惟命是从。

    浮砌外表仙风道骨,跟道士唯一不同的是,道士拂尘从不离身,而他的生命中,不需要拂尘这一东西。他又跟道士有几分相似,他修习的一门天术,传言其撰写人就是个老道士。

    宁儒杭第一眼看到浮砌的时候,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着实不简单。

    浮砌只身走进将帐,他的行装就是一辆战车,那战车进了营地后,停靠在一处宽敞的地方。确实,营地里很挤,到处都是士兵的营帐,除非把这些营帐都碾在轮子下,战车才能进来。

    两人客套了几句,宁儒杭问道:“听闻道长是大泱国太子殿下的门客,不知您来自何方啊?”

    浮砌低头一笑,眼角周围有着深深的皱纹。他悠悠道:“老身来自云浮仙山,在那里住了十几年,不曾下过山,早就不能称之为太子殿下的门客了。”

    “呵呵,”宁儒杭一笑,心中实则有对浮砌的畏惧之心,云浮仙山?听说那里可是居住着神仙厉鬼的地方,不知道眼前这位道长,属于神仙,还是厉鬼呢?“道长真是妄自菲薄。”

    浮砌不再与宁儒杭客套,他正了神色,直截了当进入正题:“听闻将军同敌国两次战争,失了二十万兵力。太子殿下托人来寻我,请老身下山,助将军您……一臂之力。”

    说着,浮砌两眼一眯,笑得歼诈,透露出一丝凉意。宁儒杭却觉得,此人就是自己的得力助手,道长的眼神告诉自己,浮砌会是个成大事者,既然两人志趣相投,何不合作一番?

    “实不相瞒,此前两场战事,我折损了太多的兵力,于情于理,都是不好交差的。道长,您可别嫌弃我这人不会说话,我就说一句,当下这种情况,就算我病急乱投医,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下,我对战争如何胜利束手无策,只看道长如何助我一臂之力了!”宁儒杭眼里折射出红色的光芒,他的双眼布了一些血丝,夕阳透过掀开的帐帘折射到他眼里,红得如血。

    “还请将军随老身一同出去看看,老身给将军带来的东西。那些,可都是打仗制胜法宝。”

    宁儒杭眼神一亮,与浮砌对视一眼,脚步不由自主地跟随上去。他本是军中大帅,也算是东道主,现在反而是浮砌在他身前领路,不得不说,这老头子记性很好,来过一次便熟知路途。

    “军中大致的状况,老夫也都清楚,唉,真是造孽……”说着,浮砌停下脚步,宁儒杭下意识地抬头,看到面前不远处的庞然战车,仿若一件稀世珍宝,他不由得惊呼一声。

    “这辆战车……”宁儒杭带着欣赏和赞许的目光流连在战车上,注意到了战车上的金属制品。

    浮砌平静道:“老夫带来的东西,并非只是这辆战车。相比之下,这些铜套,才是至宝。”

    宁儒杭抬眼怔怔地望着浮砌,战车确实是宁儒杭喜爱的东西,这些铜套?能用来做什么呢?

    “老夫只需要你支出一千精兵,交予老夫,让我亲自训练就好。到时候,这一千精兵,就是你宁大将军最佳的护盾,助你踏平大凛国。”浮砌眼神里迸发出一道精光,他的周身散发一股寒气,待他的铜人阵重见天日,就是他浮砌功成名就之日!

    宁儒杭心想,还好他只是要一千精兵。本来就是病急乱投医的宁儒杭,他别无抉择,只能相信浮砌的计策。浮砌毕竟是太子殿下派来的人,应该暂且不会加害于他。

    “好,道长放心,本帅一定挑一千精兵,让您亲自训练。”宁儒杭不过问浮砌的铜套是用来做什么的,他要一千精兵,宁儒杭便给他一千精兵。宁儒杭把自己最后一点希望都押注在浮砌身上,希望他能带领军队走出低谷。这一回,是真的,不成功,便成仁了。

    从这日开始,宁儒杭自十万士兵中抽离一千步兵,填补到浮砌的名下,让他带领一千兵训练。

    浮砌成天也不教他们什么训练的招数,他让一千步兵做的最多的事,莫过于,如何穿戴铜套。

    有人胆子较大,在人群中小声地问浮砌,“道士将军,您让我们穿戴这铜套,到底有什么用啊?我们总不能穿戴着这么重的东西,上阵杀敌吧?”

    浮砌一脸不悦,却也强忍着自己的怒气,好声好气说道,“老夫叫你们做什么,你们乖乖做什么便是。罢了,老夫毕竟初来军营,得不到你们的信任,我表示很理解。既然你们当中有人发问,老夫就告诉你们吧,我要将你们训练成,前无古人的铜人阵。”

    人群中一阵唏嘘,有人表示铜套太重,戴上它久而久之会患一些乱七八糟的病;有人反映冬天即将到来,要是堪堪穿着铜套就上沙场,以自己的身体温暖和室温一样的铜套,不知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也有人表示自己的梦乡是挥刀杀敌,而不是穿得笨重,站立都不稳。

    浮砌怒吼一声,天地仿佛为之震颤,周遭气流都在异常颤抖,好似在浮空中能看到那些气流反转震颤的异象,这一声吼,把一千精兵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个半死。

    自此,再也无人敢对浮砌的命令说出质疑,所有人都对他惟命是从。他合该是天罗神仙,凡人在他眼中,不过浮世一芥子那么小,那么脆弱。

    从懒散的步兵到精壮强悍的铜人阵,浮砌到底用了什么招数,把这一千步兵的面貌大改?

    **

    大泱国很久没有传来宁儒杭的消息了,闻人御只当宁儒杭知道两国状态,放任双边修生养息。

    姜一闲在闻人指挥使重伤之时悉心照顾,立下大功,被陈远威提拔为偏守,专门负责闻人御的饮食起居,包括闻人御的意见向外传达给陈远威的工作。

    这样一来,姜一闲可以堂而皇之地日日夜夜跟随在闻人御身边了。闻人御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好,需要她悉心的照顾,这倒也是不争的事实。

    倒是闻人御倚伤卖伤,以自己是病人为借口,占了姜一闲不少便宜。虽则是占她便宜,说起来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到了饭点,姜一闲通常是提前一些时间去伙房吃点小灶饭,她吃饭的时间,比军队开餐要早。吃完饭,就到闻人御该吃饭的时候了。闻人御以自己重伤行动不便为由,让姜一闲成天喂饭。

    军帐里就剩闻人御和姜一闲二人。闻人御右胸口受伤,他已经很多天不穿上衣了。袒胸露**,很乐得自在地让姜一闲欣赏自己的身材。

    姜一闲给闻人御喂着饭,他今日不比往常那么乖,扭来扭去,似乎有什么话要问自己。

    姜一闲眉头一皱,“陛下,您有什么心事,有什么话,只管说便好了。吃完这碗饭,还得喝药的。”

    “一闲,我问你。我昏迷的时候,都是怎么喝药的?”闻人御眼睛里透着点点光芒,他的心情似乎不错。

    姜一闲小指一颤,垂眸流利地说出一句谎话,“都是沈大夫制药,然后喂给陛下喝。”

    “沈焕还是这么尽心尽力的大夫?我此前怎么不知道。”闻人御双眼一眯,“不如我今晚去问问沈焕,如果确有其事,我一定会嘉奖她的。”

    -本章完结-( 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