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获救

第一百三十九章 获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下是软绵绵的锦褥,仿佛还有一丝环绕的檀香在鼻腔中油走。她这些天来尚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何活着,莫非一切都是一场梦?只是到如今,此刻,这好像是个美丽又幻妙的梦境,她在经历了那么多那么长的冰封生路的梦魇之后,能做个这样舒适的梦,也很幸福不过了。

    姜一闲用这样的理由告诉自己,她只是做了一个梦。于是稍微安心了一些,渐渐睡去。

    朦胧迷糊之间,空气中飘来男人和女人对话的声音,“她醒了吗?”

    他们的声音不小,不像在躲避任何东西,清楚如针钉,刚好能让姜一闲的脑子再度转悠起来:“回主子,没有。不过面色看上去好多了。方才她一直说梦话,拂川没能听清。”

    男人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戏谑:“拂川,你说,这倒也奇怪,爷不过是去沐月城办事,走得急吧才挑了一条无人敢走的小道,没想到,路上还捡了个女人回来。”他侧眼瞥了一眼姜一闲的左脸,经过拂川的细心清洗,榻上女人的面容比刚碰上她时顺眼许多,他思及此处,又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是她的左脸能够入他的眼,她的右脸,不堪入目。伤口狰狞的时候被他们遇见,现下,拂川拿了药材敷在她的右脸表皮,遮住了那块令人恶寒的皮肤。

    她没有死吗?这些人,到底是谁?原来她竟是他们赶路时候遇上的一个意外,那么说来,她确实是在深山老林中艰苦求生,而不是一切的一切,都属于一场噩梦?

    姜一闲几乎是一时间心弦紧绷,强大的疑惑和警惕感扑面而来,一股力量促使她疲惫的眼皮上下分离,一睁眼,没有冰天雪地,没有呼啸寒风,也没有嶙峋山谷,清寒溪流。

    拂川惊诧的一双眼映入她的眼帘,姜一闲陡然睁眼,拉扯了她溃烂的皮肤,让她不由得“嘶”了一声。

    “公子,姑娘醒了!”拂川连忙扭头呼唤。

    被唤作公子的男人心中一动,上前几步,将目光探到姜一闲身上。

    反倒是姜一闲充满了戒备,声音也不由得冷了几分,质问道:“你是谁?!”

    这个“你”自然是单指这位公子,姜一闲方才听得他们二人的对话,对拂川的戒备心少了许多,然而她不觉得这位公子值得她放下戒备。

    那公子不出意料地皱皱眉头,嘴角翘起冷笑:“嗬?本少爷是谁?本少爷还没问你是谁呢!”他话锋一转,凌厉不少:“说!你是不是黑风那个人中渣滓派来故意在本少爷面前制造偶遇的?!真当我向宇隆好欺负?!”

    姜一闲听这句话听得云里雾里,待她将将捋顺话中的意思时,拂川带着一些胆怯,替姜一闲帮衬道:“公子,黑风素来怜惜美人。若这位姑娘是黑风的人手,她或许不会遭到毁容之灾……况且我们前行的路非同寻常,并无他人知晓。在荒郊野外遇到这位姑娘,若非机缘巧合,这位姑娘怕是早就已经丧命。想来,她与黑风有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向宇隆皱眉一想,觉得拂川所说也不无道理。“确实。若果不是有了拂川贴身保护,我才不要走那个狗屁山野偏道。”更不会遇到这样一个拖油瓶了。

    向宇隆托着腮,眼神在姜一闲脸上油走。真是可惜啊可惜,这好端端的左脸,看上去让人无端生出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念头,可就是那被毁掉的右脸,让他望而却步。

    能治得好便是万幸,给他多纳个一房二妾岂不美哉?若是治不好,她一个四肢孱弱的女子,于自己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姜一闲简直是遇到了登徒子那般,狠狠地将身上的被褥往上一拉,恰好碰及下巴,遮挡了她整个光洁的脖颈,也不会碰到伤口。

    向宇隆冷声一笑,转身便走。空气中飘来他无所谓的声音:“拂川,就把她丢在这里吧,明日辰时,咱们继续进京。”

    拂川有些抱歉地望着姜一闲,扯出了一个笑容:“姑娘,其实我家公子,也并不是个大坏人。不知姑娘那样防备公子,会不会也防备着拂川……”她自嘲笑着:“无妨,我们本就不是同一路的人,前日救下姑娘,也实属公子善心相济。既然今日姑娘醒了过来,拂川和公子也好继续赶路。拂川这就去把姑娘的汤药都交给这村里的大夫接管。”

    姜一闲心中一急,连忙抓住了拂川的衣角,说出了一句令拂川大吃一惊的话。

    “谁……谁说,我们不是一路人?”

    是夜,姜一闲和拂川才结束了话题。

    拂川仿佛没有缓过来,她喃喃道:“世间竟有如此奇事……拂川混迹在江湖中也有不少年头,从未听说过有起死回生之事。”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腹诽着,世间着实不会有起死回生的奇事,她拂川一向聪明,怎么会因为眼前这位姑娘的几句话,就完全听凭她了。

    心中和姜一闲的距离不由得远了一些。

    拂川的表情没有逃过姜一闲,她请求道:“拂川,你们能够救下我,我感激不尽。我本是从沐月城流落到此处,家住沐月城,所以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你们,在进京的路上,带着我。”

    拂川下意识地拒绝,直截了当丝毫不犹疑。“我和公子进京是要办重要的事情,不能带着你。”

    一来,且不论她的动机何在。她不仅被毁了容,刚醒过来,身子骨柔柔软软,怎么经得起赶路的奔波。如果带着她,他们进京的速度一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二来,若是她动机不纯,拂川无法完全保证,她能够带着公子完美地完成老爷交给公子的任务。

    “你是不相信我吗?”姜一闲掀开被褥,她的身体顿时接触到外头冰冷的空气,毛孔骤然缩紧。“拂川姑娘身为江湖中人,在救下我的那一刻,想必已经对我进行了搜身。”

    拂川的记忆不由得回到一天前,他们在沿河的地带遇到姜一闲时的光景。

    拂川警惕地走上前,以自己的防身武器——长萧,轻轻地拨了拨姜一闲的身体。

    “公子,是一个女人。她昏迷了!”拂川以萧为指,快速地点了姜一闲的睡穴,防止她伪装成无害的样子,让拂川和向宇隆受到埋伏。

    向宇隆觉得这还是一件奇事,荒郊野岭冰天雪地的,还有人在这里昏迷?

    “莫不是抛尸此处的?”向宇隆戏说着走上前。

    拂川探了探姜一闲的鼻息,尚是温热。“公子,不是抛尸,她还活着。”拂川皱皱眉,总觉得心神不宁。“公子,要不我们继续赶路吧。”

    向宇隆忽然止步不前,质问拂川:“拂川,她既然活着,给我们遇上了,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一阵寒风吹来,向宇隆直打哆嗦。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补充道:“况且这里如此寒冷,若是不救她,她迟早也要冻死。唉,就当本公子做了一桩好事。拂川,把她带上马!”

    拂川犹豫着,一边担忧姜一闲出现的动因,一边又是不可忤逆的公子命令。

    她快速地将姜一闲全身上下搜了个遍,就连头发丝里,都让拂川一一排除姜一闲可能加害自己和公子的可能。

    姜一闲轻咳了一声,把拂川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拂川姑娘,如果没有搜过身,那还请现在,趁着你家公子不在,细细搜一遍吧。”

    拂川点了点头,“确实,已经搜过身了。姑娘,你把被子盖好吧,不用再搜一遍了。”

    姜一闲垂眸,沉沉道:“我姓姜,叫姜芒。”

    姜一闲,姜忙,她好像对自己的名字有些嘲弄。

    “姜姑娘,其实,你想进沐月城,同我来说不起作用,我也是个奴婢,也听命于我自己的主子,着实是……”拂川话音未完,门口飘来一道声音,姜一闲记得,这是她家公子的嗓音。

    “无妨,本公子看这姜芒姑娘也是纯净无害,就让她和本公子一道进京。”

    姜一闲大喜不已,刚想称谢,向宇隆又添了一句:“不过,拂川是保护本公子人身安全的,本公子这一路上,还缺一个侍候衣食起居的丫鬟。哎,还有啊,你得蒙着面,不然,本公子受不了,受不了。”他摆着手,用夸张的眼神的表情向姜一闲传达他是多么嫌恶她的这张脸。

    姜一闲眼皮一沉,她没有做过多的思忖,便答应了。这一答应,甚至让拂川和向宇隆有些惊讶。

    “既然公子和拂川是姜芒的救命恩人,要姜芒做什么,都是在所不辞的。”姜一闲低着头,表示自己对他的臣服。

    向宇隆也是做惯了公子哥的人,总觉得姜一闲的回应方式有些奇怪,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奇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