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七十八章 她什么时候去认领的马儿

第七十八章 她什么时候去认领的马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谦玉掐着日子来给闻人御送点心,这一次,这距离她上次给闻人御送吃的,已经有七天之久了。她亲手熬制的羹汤,不仅融入了她的心血,还融入了秦无衣给她带来的毒药:慢性剧毒,定期投喂毒药,三到六个月后发作,若无解药,必定不治身亡。

    “陛下,听闻天牢里逃走了一个重犯,陛下可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吗?”秦谦玉实则是知情人,为了展示自己的清白,她眨着无辜的大眼,扭头等着闻人御的回话。

    闻人御却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并无线索。不过朕已经下放了皇榜,无论犯人有多大能耐,能逃到天涯海角去?总会有人揭了皇榜。”

    秦谦玉垂下眼帘,精妙地藏好了自己眼里的情感。待她略微思索过后,她调整好神态,淡淡道:“妾身恨不能多为陛下承担一些忧虑,但愿这不识好歹的犯人不要给陛下造成太大的困扰,否则,妾也于心不安。”

    闻言,闻人御笑了起来,他的笑意不曾到达过眼底,眉眼低垂,嘴角微翘。秦谦玉从侧面看着言笑晏晏的他,只觉得闻人御犹如她的囊中之物,探手可得。

    “天时不早了,爱妃你有孕在身,就早些回朝息宫休息吧。”闻人御不温不火地缓缓道出,秦谦玉觉得闻人御对她充满了关怀。无奈她这一副好皮相,世间还有男子会不为之动容吗?

    除了一人……

    秦谦玉怀有心事,独自一人回到朝息宫。彼时挽芳正点燃熏香,不多时,整个朝息宫都弥漫了玉兰花朦胧的清香。

    “谦玉,你不觉得时间飞逝,转眼间,咱们来大凛国两月之久了。”

    秦谦玉垂眸,几步来到大理石桌前,倒了一杯水,自顾自饮下。是的,她们来到这里两个月,却没有为自己的国家作出多大的贡献,反而是终日谋划怎样扳倒宫中另外的几位娘娘。

    不过反过来想,她如今皇贵妃之身,只需把那些绊脚石一颗一颗除掉,大凛国的后位非她莫属。

    她所爱之人并非闻人御,但她和她的心爱之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她无法收获爱卿已成定局,但若是她得到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她倒觉得,也何尝不是老天对自己的补偿。

    挽芳忽的走到秦谦玉身边,俯下身,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幽幽道:“东宫托人来信,让你多留意最近流进宫中的那些人手。”

    秦谦玉点了点头,脑海里浮现秦无衣俊朗的眉眼,飒爽英姿,痴了一会儿。待她缓过神来,挽芳已然不在朝息宫内。

    她和秦无衣如今是兄妹关系,她对大泱国主秦意可谓又爱又恨。若非他认自己为养女,她爱慕秦无衣也无可厚非,如今却成为了一段不可能的禁忌;若非他认自己为养女,她不可能认识秦无衣,更不可能荣升大凛国独一无二的皇贵妃,拥有万千宠爱,睨视众生。

    这天,姜府迎来了他们下半年第一个好消息——闻人御又给姜一闲加薪了!

    小橘子委实觉得当朝皇帝对自家小姐太好,她想不通那么一个美若天神的皇帝,是哪只眼睛发现这条咸鱼的发光点了?

    小橘子斜视着这条咸鱼小姐吃粮的模样,心中感慨万千。

    “小姐,你仿佛在朝堂里很混得开啊,大公子为官数载,钱薪还不如你几个月来涨得多。”小橘子着实想不通,抓了一把花生粒一股脑往嘴里塞。

    姜一闲动作一顿,反驳道:“哪有!陛下给我加月钱是有条件的。”说罢,她夹了一块肉,狠狠地放进碗里,“陛下让我全职看护皇贵妃,她一切安胎养神的药物都得我来开!这么一来,我还是御医吗?宛如一个产婆!”

    小橘子朝天翻了个白眼,就这条咸鱼小姐的说辞来看,跟产婆能有半毛钱关系?

    于是小橘子义正辞严地想要纠正姜一闲:“小姐,你搞清楚好不好,产婆是接生的,你是给皇贵妃开药方子的!说到底,你还是个御医啊。”

    姜一闲不以为然,要她全心全意地照看秦谦玉,还不如别给她加月钱呢!

    在小橘子眼里,姜一闲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连夸皇帝的好话都不说一句。做人,要知足。要是所有人都像她家小姐这样,那还得了……

    自闻人御给姜一闲安排了一个“全职御医”的名头,姜一闲不得不每日往朝息宫跑。她只觉得自己闭着眼睛都知道去朝息宫的路怎么走,只是给皇贵妃开药,不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

    实则她知道秦谦玉并没有怀孕,但女人的肚子有太多不可估量的因素了,也许如今的秦谦玉已经怀上龙种,毕竟闻人御把万千宠爱都给了她。她拿人钱财,就得办好事情,因此不管秦谦玉有无怀孕,她都要把事情当做她已经怀孕来做。

    所以,药方还是要开的。

    这点小事岂能难倒姜一闲?她早有所备。朝中御医数十位,每一位御医她都登门拜访,向每个人都要了一副安胎药方。姜一闲觉得啊,每个御医都有自己的想法,药又是因人而异的。如果这个御医的药对秦谦玉无用,她还可以换另外一位御医的方子。如今手里十几份迥异的药方,她只需要回去一字不差地背下来,区区一个孕妇安胎,自然不在话下。

    然而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

    秦谦玉每天都喝下姜一闲熬制的汤药,气色倒是红润了不少。但她也交给姜一闲另一个任务。

    父兄曾经告诉她,干御医这行的,不仅要行医救人,还得听人吩咐。比受这位娘娘所托,给那位娘娘的药里加点辅料啊;要么是受那位娘娘所托,给这位娘娘的茶水里加点调剂。姜一闲仰天长啸,父兄诚不欺我!

    没错,秦谦玉要挟姜一闲,让她在钟落落的安胎药里,加一些可致滑胎的药物。

    这样下地狱的坏事,姜一闲不敢做。她不懂为何后妃们肚子里的孩子总是遭人觊觎,是不是他们上辈子造孽太多,注定无法见到人世间的一抹阳光。

    这是姜一闲受命秦谦玉的第五天,秦谦玉已经有些恼怒于姜一闲光说不练的态度了。她一手打翻姜一闲手里的汤药,药碗顺着力飞了出去,汤药翻出来,溅了姜一闲整个裤腿。

    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低头,温热的汤药气息顺着鼻腔来到大脑,她麻木的脑子瞬间有着清醒。

    姜一闲不知是脑子里哪根筋抽了,这朝息宫内十来人,每个人都胆战心惊地听到姜御医怒斥秦谦玉。

    “贵妃娘娘,你可知道,我长这么大,父兄都从未如此对待我?生我之人父母,养我之人父兄,他辛苦把我拉扯大,并非让你来欺负我的!”

    接着,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声音落定,秦谦玉更为尖细的嗓音还了回去:“狗奴才!本宫给你权力欺辱本宫了?你好大的胆子!”

    姜一闲嘴里的果子被打碎了一颗,尝到那酸涩酸涩的味道,姜一闲毫不眨眼,“啪啪”两声,以更大的力气还给秦谦玉两个更为响亮的耳光。

    这一扇,秦谦玉仿佛被扇懵了,呆呆站在原地,眼神里没有聚焦。

    姜一闲嘲讽地笑着,微微仰头,睨视秦谦玉:“父兄不曾打翻过我端来的东西,更别说扇我耳光。我姜超,是陛下的臣子,跟你毫无关系!我要忠的人,这一辈子,都只能是陛下!不可能是你!”姜一闲笑得愈发妖冶,妖异傲然的光彩在她的眼中迸生,“娘娘自诩抓了我的把柄,难道,我没有娘娘的把柄吗?刚才那两耳光算我跟你结清了,第一掌替我精心熬制的药算账,第二掌替我的左脸算账。也希望娘娘能够借此清醒些,这里不是你们大泱国,轮不到你为非作歹。”

    姜一闲说罢,蹲下去捡起碎成两块的瓷碗,带着一丝胜利的骄傲,头也不回地离开。

    秦谦玉已经要到爆发的前一刻了,她几乎是咬牙切地甩出几个字:“来人啊!本宫要去御书房!现在!立刻!马上!”

    姜一闲忤逆秦谦玉一事似是长了翅膀,飞快地在宫中传开。

    钟落落得知此事时,还在用午膳,一口鸡汤差点喷出来,调笑着道:“皇贵妃怎么没有气小产……”

    钟落落身边的丫鬟闻言补了一句:“那秦贵妃平日里仗着陛下宠爱,嚣张跋扈的。这次姜御医可算是替咱们暗出了一口气,真是大快人心!”

    钟落落很是受用,慢悠悠道:“本宫就说嘛,做人不能太霸道。本宫早就知道秦谦玉遭报应。”

    那丫头笑得略贼:“主子,安媚还听说,皇贵妃两颊肿得比猪肚子还大,想来陛下这些日子也不会去朝息宫了。娘娘,看来咱们得做些准备了。”

    钟落落掩唇而笑,一拂手:“安媚可算比本宫还想的周到,赏。”

    安媚俯首称谢:“是娘娘过奖。安媚是娘娘的人,只有娘娘荣华富贵,安媚才能过得比别宫娘娘的侍婢舒顺。”

    闻人御听闻秦谦玉被揍之后,立即召来当事者姜一闲。带上所有的奴才,这御书房里二十五人。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姜一闲晚膳还没来得及吃,就奔赴刑场。其实她到现在也不明白,当时自己是吃了几个熊心豹子胆,才敢对秦谦玉动手?

    姜一闲偷偷瞄了一眼秦谦玉的脸,本来美若天仙的一张好皮相,两边脸颊处红肿异常,还有道道泪痕。若不是自己知道是她扇秦谦玉的耳光,她很是怀疑,秦谦玉是不是往她自己脸上贴了两块猪肚皮。

    闻人御还没说话,倒是先咳嗽了一声。姜一闲有些心虚,立马跪了下去。

    秦谦玉带着哭腔,“陛下,妾身远嫁大凛国,孤苦无依,您是谦玉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如今谦玉变成这幅模样,都拜此人所赐!”秦谦玉指着姜一闲的头顶,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

    闻人御没有着急把姜一闲捉拿问罪,而是按住秦谦玉的双肩,安慰道:“爱妃消消气,你肚子里还有朕的骨肉呢。”

    秦谦玉几乎没经过脑子,不假思索地大声道:“孩子没了就没了!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闻人御挑眉。御书房内所有的奴才都替秦谦玉捏了一把汗。

    秦谦玉口出逆言却不自知,她全心全意等待着闻人御如何把姜一闲处置。

    无论中间的过程多么曲折,从结局看来,闻人御还是比较偏爱自己疼爱的妃子吧。当然她也有一定的过错,但也罪不至入天牢吧?

    姜一闲被下放天牢,而秦谦玉,因为口误,被闻人御关禁闭一天。

    天牢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是出狱的日子。照看秦谦玉和她肚子里孩子的任务变成另外一个御医的事情,那是朝中元老级别的御医了,姜一闲更加觉得,闻人御爱秦谦玉爱到了无以复加。

    所以她一直很伤心。

    朝中的狱头在她刚进监狱时就和她认识了。那个狱头长得妖娆无比,傲岸挺拔。这张脸姜一闲认识,他就是她上次亲眼所见拖着犯人的那个俊美狱头。因此姜一闲对他有一些特别的亲近感,诸多的狱头里,姜一闲选择性地只跟他说话。

    他告诉姜一闲他的名字,嬴无衣。姜一闲有些犯文盲症,拉着他告诉自己“嬴”字怎么写。一个是犯人,一个是监守。可嬴无衣拗不过姜一闲,她伸出一只手,手腕卡在硬木牢门处。秦无衣被她一股脑的蠢气打动,在她手心,反着写了自己的名字。

    姜一闲惊讶了一下:“原来你倒着写自己的姓还能这么顺溜!”

    秦无衣笑了笑。那哪里是他的姓,只不过他很轻易地就写出来了。

    秦无衣故作漫不经心,问着姜一闲:“你可是犯了什么滔天过错,被罚到这里来?”

    被说及痛处,姜一闲苦笑了一下。

    带有一些嘲讽的意味,她笑道:“我动手打了陛下的爱妃,你说这算不算滔天过错?”

    秦无衣垂眸,不多时,抬眼直视姜一闲:“你是说,贵妃娘娘?”

    姜一闲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本就是使劲扯出一个笑容,她的脸颊没什么力气继续让嘴角上翘。

    不只是姜一闲见过秦无衣,在更早之前,秦无衣就见过姜一闲了。只是她不知道。

    他当初初来乍到大凛国,为了避免走大凛国官道,他们选择走了一条水路,一路向东,终于在一个夜晚成功登陆。

    湖光粼粼,他借着月色看到一个行踪诡异的人。凭体型,秦无衣知道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又有多大的能耐。他出于好奇,小心翼翼地跟随上去。

    哪知这女人不仅没有能耐,胆子还小的很。他稍微一接近,她就直直地晕倒下去。

    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容许女人在自己面前昏倒在地。他一个箭步上去,这行踪诡异的女人就倒在他的怀里。

    白肤红唇,小巧玲珑的,一看就不是大泱国人。原来大凛国的女人都是这般精致的模样,怪不得大凛国多大江大河大湖,这边的女人大抵都是水做的。

    秦无衣收回思绪,目光下意识地探向姜一闲的两只手腕间。果不其然,她左手的腕间,有一圈明显的浅色皮肤。据自己的手下隐画所述,姜一闲把自己的寒玉手镯给了她。秦无衣并不知道那个寒玉镯子是不是她自小的随身首饰,如今看到她腕间的痕迹,他就知道,那个寒玉镯子于她来说也有些分量。

    姜一闲整天唉声叹气,时不时把秦无衣拉过去让他陪她聊天解闷。

    在天牢中吃了很久的牢饭,终于有一天,天牢透进许多束白日光,刺得她眼睛疼。领事公公前来宣旨,大致意思是,秋分已到,大凛国骑射节邀请所有大臣前去参加,姜一闲也在被邀请之列。姜一闲因节日获得释放,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心。

    能从不见天日的牢中走出去,自然会开心。

    她跟秦无衣道了个别,秦无衣一直淡笑着凝视她,也许是他心中有什么开心的事吧,然而姜一闲已经没有什么时间让他聊与自己听了。

    她掏出腰间的荷包,支支吾吾道:“你也知道的,进了大牢的人,身上带不了什么值钱的物什。谢谢你这些日子来对我的照顾,我坐牢还坐得蛮开心的,嘿嘿。这个腰包里有一些银两,我没什么可送你的……都给你吧!你别嫌弃!”

    姜一闲举着腰包在秦无衣眼前,他愣了愣,把银两连着钱袋都收下了。

    “也不知下一次何时能再见,也不知是因什么事再见到我。可能我进不了这天牢就死翘翘了……唉,无所谓啦,本公子生死无惧,淡然处之。”姜一闲拍拍屁股,故作大义凛然,一边走一边离开。

    秦无衣目送姜一闲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的目力极好,一直看着她,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都那么柔弱,哪里有个男子汉的气概。一个姑娘家的,总扮男子,真是苦了她了。

    手里的荷包似乎还有她腰间、手掌残留的温度,秦无衣的心蓦地一紧,握住那个荷包,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胸口处。

    秋分之日,日夜平分。

    皇帝邀请了所有的大臣,每位大臣可以携带三到五名亲眷,前来参加大凛国盛大的骑射节。

    姜一闲孤家寡人一个,谁也没带来。

    马匹都是皇宫里就备好的,大伙儿只需带上自己打猎需要带的弓箭,待午时一到,一声令下,就可以各自寻觅猎物了。骑射的地方是大凛国皇室掌管的一座大山,名为狩允山。山里有平原有高地,听说还有个温度宜人的喷泉。

    这里是皇室专享的好地方,平日里有官兵层层把手,只有到骑射节这天,非皇室者才能进入此地大开眼界。

    后宫一共六位娘娘,她们分两批到场。

    不太受宠的三位娘娘约好了一起进山,她们早早地到了,和各位认识的朋友亲眷聊开。再接着到场的是钟落落。她在丫鬟的搀扶下徐徐走近人群,她的小腹已经微微凸起了,钟落落时不时抚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洋溢着端庄的笑容。

    林月倚着林阳,两人一路有说有笑。

    最后到的是秦谦玉,她将将比闻人御早到一点点。今日的秦谦玉浓妆艳抹,一袭紫袍粉墨登场,她的眼神无一不带着轻蔑,淡淡扫过众人,留下一地高傲。

    姜一闲大致望了望在场的人数,第一次感慨大凛国真是人丁兴旺。

    她的眼神忽的被一个人的身影黏住,再也没移开过。闻人御身着黑色劲装,傲岸身姿顿时迷倒了这只咸鱼御医。闻人御大抵也想拿个名头,这骑射节的前三甲,奖励丰厚,有能力的人早就跃跃欲试了。

    秦谦玉盯着姜一闲的脸蛋,撇去她迷恋闻人御的目光不管,秦谦玉嘴角浮现一抹邪魅的笑意。

    日晷的阴影尚未落在“午时”二字,大家理好狩猎的工具,去马厩挑选自己看上的马儿,然后贴上自己的名字,表明该马暂时的归属主人是谁。

    姜一闲决定继续当一条咸鱼。她没有去挑选马儿,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日晷马上要走到午时了。大公公喊了口令,大家牵出来写着自己名字的马,骑上去,只等一声令下,就奔往山中,狩猎。

    两个小时之后,也就是酉时之前,赶回出发点并且狩猎最多的三位勇士,会受到宫廷的奖励。

    姜一闲偷偷瞄着意气风发的闻人御,只想这么静静地多看他一秒。

    “姜超!姜超御医!”风中飘来他父兄的名字,姜一闲下意识地寻找声音的源头,看到一个小公公牵着一匹马,朝她快走来。

    四品小公公王富贵有幸给骑射节打杂,他十分开心,四处忙活。马厩里的马已经不剩几匹,他却看到一匹马儿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了姜超二字。

    姜一闲疑惑问道:“诶?怎么了?”

    王富贵一瞬间觉得姜御医失忆了,他并不说话,把马儿脖子上的牌子往她眼前一立。

    姜一闲有些发晕,她……什么时候去认领的马儿?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