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八十章 姜一闲就像个骗子

第八十章 姜一闲就像个骗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阳光斜斜地照在闻人御的身上,真丝织成的深色便装折射出七彩的光。雅裕殿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在等着他,闻人御虽是烦心于后宫之事,他也不可能逃避。

    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闻人御是大凛国的君王,他的家务事,要比任何清官都来得棘手。

    他尚未走进雅裕殿里,远远地听到殿内有人凄惨哭号之声,他身上冷不丁起了一背鸡皮疙瘩。闻人御顿了顿脚步,调整好表情,快速踏入殿里。

    雅裕殿内跪了满地的宫婢奴才,大气不敢出一个。林月侧瘫在锦被床上,脸上挂着两道泪痕。林阳也在此处,彼时他正一道一道地拍着林月的后背替她顺顺气。闻人御没有遣人进来通报,林月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是林阳率先看到了闻人御。

    林阳霎时间如同见了救世主,几步奔到他跟前噗通跪下,一边哭泣一边叩首:“陛下、陛下……”

    闻人御见林月哭得梨花带雨,面无表情询问林阳道:“御医来诊过了?”

    林阳点头,站起身时摇摇欲坠:“御医说,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月儿她实在无法承受这个事实!”

    闻人御走了过去,离林月的床榻一步之遥。林月泪眼朦胧,看到闻人御傲岸身姿,她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一瞬间扭动身体,有些粗鲁,伸手抓住了闻人御的衣袖。

    “陛下!陛下!是您的孩子啊,月儿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降临到我身上,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照顾他,他就没了……没了……”林月睁大了眼,又懵又痴的目光投向闻人御,忽的,她眼神猛地锐利,另外一只空出的手指着西北方:“陛下,她!她!她一定要负责!”

    闻人御低垂眼帘,眼底划过一抹厌烦,表面上沉静平淡,随着林月的意思,宣见了秦谦玉。

    秦谦玉四周没有侍随,一个人来了雅裕殿,她的手上端着一个木盒子。乍见闻人御,她立马深深地行了跪拜礼。

    闻人御没有着急地让她起身,姑且不去管那些跪着的宫婢奴才,现在雅裕殿里的态势是这样的:林月林阳、闻人御、秦谦玉。林阳是朝中重臣,就算闻人御并不想替林月主持公道,他也得顾及林阳的势力,给他们父女一个面子。

    “陛下,臣妾姗姗来迟,望陛下恕罪。”秦谦玉声音低落。

    林阳忍不住低斥一句:“本就有罪!你……”

    “林大人。”林阳话还没说完,闻人御抬手一拦,示意他该闭嘴了。

    闻人御垂眸看着秦谦玉,今日的她头上没有一朵珠花,整个人也黯然失色一般。他问道:“谦玉,朕向来赏识你聪明才智,为何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加害于林嫔?”

    秦谦玉忽的将自己手中的木盒举高在头顶,沉落平静道:“陛下,谦玉着实没有那么傻。就算林嫔比我得宠,臣妾也不会选择在骑射节上对她下手。事实却是,林嫔没有谦玉得宠,林嫔的肚子还比不上谦玉的肚子争气。”说完,她嘴角微翘。

    秦谦玉不卑不亢,语气里还带了一丝对林月的嘲讽。林阳双眉一竖,指着她的头顶大骂:“你这不识好歹的女人……”

    秦谦玉不以为然,将林阳的声音无视,自顾自继续说道:“但那杯茶确实是臣妾煮泡,林嫔也着实喝下了臣妾的茶,这个罪名谦玉是背定了。谦玉自己带上了棘鞭,陛下若是想鞭打臣妾,臣妾毫无怨言。无论陛下接下来会如何处置臣妾,臣妾也甘愿受罚。”说罢,秦谦玉把木盒举得更高。

    闻人御将木盒打开,里面躺着一条棘鞭。鞭身上密密麻麻的小刺,可想而知,打在谁身上都会很疼。

    一直沉默无语的林月忽的开口:“陛下,”她涩着声音,有些轻微的哽咽,“秦谦玉也有孕在身,棘鞭之罚就算了吧。”

    林阳反射性地看向林月,眼神里有许多的不解。

    “朕会派人彻查此事,绝对不让林嫔的孩子丢得无法理解。在查清原因之前,皇贵妃禁闭在朝息宫,不得踏出一步。当然,如果彻查过后的元凶还是指向皇贵妃,朕绝对不会姑息她。”闻人御关上木盒,让雅裕殿中所有跪着的人都站起来。

    林月忽的下了床,刚刚小产的她腹中还有不适,她皱眉跪下,闻人御将将要拦住她下跪的趋势,林月却一臂把闻人御的手推开,“陛下,不必了。臣妾想过了,若非臣妾入宫以来为非作歹,不通道理,也不会落得昨日的下场。臣妾恳求陛下恩准,让臣妾去怀恩寺待上一段时间,吃斋念佛,为臣妾死去的孩儿超度。”

    林阳无力喃喃:“月儿……”

    “爹爹,您不要再劝月儿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林月一旦下定决心,就会义无反顾。

    秦谦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怕是林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要去给自己赎罪吧!秦谦玉看似是这场没有硝烟战争里的输家,其实,最大的输家,还是林月自己。她不仅没有成功给秦谦玉安上罪名,还丢了自己的孩子。

    想想还觉得林月挺可怜的,但愿她能在怀恩寺里洗清罪孽,别再为祸他人。

    秦谦玉嘴上划过一抹得意,如此一来,她还能少个对手。只是,从今以后,林月不在宫中,对付钟落落和其他嫔妃的任务,也只能她自己全权着手。

    林月果然按捺不住性子,这一点,挽芳说得不错。

    “朕准了。林嫔,待你身子好些了就去怀恩寺吧,那边清净少人,适合休养。”闻人御顿了顿,唤来侍卫:“把皇贵妃押回朝息宫,等待彻查。从即日起,不得踏出朝息宫一步。”

    林月的眼皮跳了跳,陛下原来还是想查清这件事,不过她对结果已经无所谓了。在茶水中投毒一事,除了林阳,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林月也并非在茶叶中做手脚,而是用于煮茶的清水,她滴了一些藏红花汁在里面。

    无论闻人御是否会查出真凶,也无论他会不会降罪给自己,林月将在怀恩寺洗清自己的罪孽。她的孩子,算是她一手作孽而失去的,她怪不得任何人。好在,钟落落的孩子还安然在怀,否则……林月也不知,自己将承受多大的痛苦。

    秦谦玉被押回朝息宫,闻人御安慰了林月几句,也回了自己的寝宫。林阳老泪纵横,几步奔到林月跟前,将她扶回床榻上。

    “月儿啊,爹爹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去了怀恩寺,要记得回来……”

    林月缓缓地闭上眼睛,沉落道:“爹爹,也许女儿还会出家当尼姑呢。不过爹爹放心,月儿,总会有还俗的一天,直到我洗清罪孽,希望爹爹还能待月儿如初。”

    林阳叹了口气,这是林月的选择,他无法左右。他此生只有她一个后人,林家若是无后,他如何有颜面下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林阳又悔又迟疑,早知今日,他断然不会同意林月的计策,但此事以后,自家女儿算是找回了初心,他也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对林月的将来,会有什么影响。

    **

    妙歌楼里歌舞升平,温暖而华丽的灯光照射在舞姬的身上,衬得她们愈发美丽。一舞名动四方,是妙歌楼里每个舞姬都能担当得起的夸赞。

    这个晚上没有什么异常,大家看到了穿着黑色长袍,头戴斗篷的高大男人快速穿过人群,也没有觉得奇怪。上次月妈妈怒斥赵家公子一事之后,大伙儿都知道了月妈妈还有个行踪异常,如同西域人的儿子。这次目睹她的儿子径直穿过中廊,所有人只是对中廊里的世界之好奇感多了几分。

    还是那个阴暗漆黑的长洞,洞里唯一的光源是一盏弱灯。月妈妈远远地看到花主投射在地上长长的影子,她加快脚步,到了花主跟前,单膝跪下以行礼仪。

    “花主。”

    “嗯。”花主声音向来平静沉落,月妈妈应声站起身来,等待花主的问话。

    “武林盟主遗书,楼中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听闻花主的问话,月妈妈的内心实则有几分激动,前两日,汀花楼中恰巧在遗书上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就等花主问起来,她也有个好的答复。

    月妈妈谦卑低头道:“花主,确有新线索。”她停顿一下,接着道:“长孙离白在他的遗书里提到一个人,名叫‘茧颜’。但是茧颜到底是何人,却是无从得知。”

    “大抵还是要寻到后半部分遗书才行。”闻人御抚了抚额头。

    月妈妈点头:“正是。”

    闻人御缓缓站起身,慢步走动:“对了,月侵,你可知道楼中一个名叫‘沈焕’之人?”

    月妈妈很久没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乍一闻还有些不适应。她挑了挑眉,稍加思索,确切道:“确有此人。她自小在妙歌楼长大,学了一些医术。不知花主提到她做什么?”

    “告诉她,让她忠于她目前该忠之人。”

    月妈妈不解,她不知道花主是如何知道沈焕的,沈焕到底做了什么,能引起花主的注意?

    “莫非,沈焕她……不忠于汀花楼?”月侵竟没有察觉,却先被花主得知了去,也不知自己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花主接下来的话打消了月妈妈心中的顾虑,“并不。你只要把本主这句话告诉她就好。”

    月妈妈不敢怠慢,立即低头称是。

    她也无什么事要向花主汇报,于是花主起身离开。月妈妈看到花主的脚步有些急,觉得花主每天的事务委实太繁忙,可他从来不把多余的事情交给自己做。

    月光如水。盛夏的尾巴降临人间,这样一个微风习习的夜晚,让人感到格外清爽。

    闻人御策马驰骋,马儿感受到皮鞭的痛感,跑得越来越快。他心中放不下一个人,今晚的姜一闲,需要他替她换药。

    在同一个晚上,心心念念同一个女人的人,还有另外一个。

    上撰在自家小院子里莳花,早晚给花草浇一次水,是他养花的秘诀。他心不在焉,手上一抖,洒水壶里的水空得比平日都要快。原来他一个不注意,把洒水壶里的水都浇在同一株月季的植株上。

    那月季竟然抖了抖,上撰这才回过神来。

    上撰在世上活了几百年,他有一身微弱的神秘力量,致使他可以和花草、宝器交流。这些力量大抵每一个平凡世人都想要,但是他却不想。

    一个人活在世上几百年,着实太孤寂了。平日里,他只能和花花草草聊聊天,和宝剑宝器互相注视。连他周遭的空气,都是死沉沉的。

    上撰有些亏欠地看着那株月季,他想动手把月季移植走,免得洒水过多烧了它的根茎。可月季却不想如此,它告诉上撰,天气不凉,水分会马上被蒸干。

    于是上撰去打了新的一壶水,很刻意地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莳花浇水之上。

    姜一闲就像个骗子……上撰忽的有些闺怨。明明说好的,她会经常来找他,可都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也不见姜一闲再来喝他的酒,上撰新酿的梅子酒水都快成熟了。

    花儿们知道上撰心心念念的事情,纷纷告诉他:那你便去寻她,何必在此处等?

    上撰摇摇头。他没有过问过姜一闲的家室身世,虽说他有办法寻到她,但那会耗费他太多的精力——他是古老斩神宝剑铸造者的唯一后人,他有着一个荣耀光彩的身份,也注定有一个悲剧凄烈的结局。

    他的所有精力,只能耗费在一件事情上。

    花儿也明白了,摇摇曳曳,似是在叹气一般。

    趁着月色明朗,上撰拿出一坛子烈酒,对影独酌。地上斜斜的他的影子,就是一直陪伴他的存在。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