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八十二章 武婕妤(今日W更)

第八十二章 武婕妤(今日W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人御回到恪己殿时,已经是深夜了。沈焕伏在桌上,露出半张疲惫的侧脸。他进屋脱了袍子,接着走到大浴桶处,看到浴桶之上腾腾冒出的热气,他伸手探了下温度。

    嗯,还算适宜。大概是很烫的水倒进去,但是时间过得久了,就温热下来。闻人御拿起大浴桶边的小木桶,里面放着的是闻人御平日沐浴时水里要放的兰草叶。

    闻人御见状,把兰草全部拿出来,扔到一边,就着这个小木桶,舀了大半满桶,拿下真丝锦缎做成的澡巾,要给姜一闲擦拭身体和重新上药。

    这一个夜晚,他来来回回跑了几十趟,并不觉得累。当他看到姜一闲背部伤口上糊得很完美的药汁,他松了口气,莫名有些感动。

    还记得他第一次给姜一闲上药时,连手臂都是颤抖的。当然,那时候姜一闲的后背着实惨不忍睹,他替她疼,才更加觉得触目惊心吧。到了今天,她的伤口不再渗血,正是慢慢愈合的时候。这一定是因为他给姜一闲上药上得好,这点名头,他闻人御肯定要占的。

    思及此处,闻人御忽然忍俊不禁,他什么时候变成争强好胜的主儿了?并且,还是因为这个小丫头片子。

    沈焕早就已经醒来,她仍在原地看到闻人御忙活了许久,忽的有些羡慕姜姑娘。今日白天,沈焕受杨彦之邀,告知他姜姑娘的病况。沈焕以为杨彦知道姜一闲的真实性别,一口一个“姜姑娘”,杨彦疑惑的眼神还让她郁闷呢。后来杨彦才反应过来,原来姜御医,是个女娃!

    所以两个人都是一惊一乍,杨彦惊乍的是姜一闲的性别,沈焕惊乍的是杨彦不知道姜一闲的性别。

    杨彦更加不解,喃喃自语:“姜御医的父母真是心大,给个女娃起名姜超……”

    沈焕大抵知道杨彦根本不晓内情,贴心解释道:“姜姑娘不叫姜超,而是,”她微笑着,“姜一闲。”

    杨彦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心中感慨,这才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嘛……呃?不是,那姜一闲是谁?行医救人,济世四方的神医分明叫做姜超,姜超去了何处?为何来顶替他的是姜一闲?不得不说,姜一闲和姜超某些地方的特征还是很像。比如腮帮子很大,比如……某个部位也很大,呵呵呵呵。

    得,姑娘就姑娘,姜一闲就姜一闲吧。

    啊……杨彦忽的想起上次陛下婚礼之时,姜一闲那如同深闺怨妇的表情,他当初还以为姜一闲只是表情丰富,如今看来,姜一闲她是本色出演啊!

    “对了,杨大将军,姜御医是女子之身一事先不要声张。沈焕看得出来,陛下早就知道姜御医的真实身份,但是他迟迟没有暴露她,大抵有他自己的打算。杨大将军还是顺从闻人御的心意比较好。”

    杨大将军觉得沈焕把自己当成小孩儿,有些微愠:“本将军当然不会!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陛下知,再不会有他人知道了。”

    沈焕和杨彦交谈完毕后,直奔向了妙歌楼。她接到汀花楼的信鸽,信上写着让她速回楼里。

    月妈妈交代给她一件事,让她有些不解。

    忠于她目前该忠之人。目前??沈焕目前在给一国之君的心爱之人诊病看护,那她,可是要忠于姜姑娘?然而一个昏迷之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意识,月妈妈让她忠于姜姑娘有什么用呢?难道,是忠于闻人御?

    沈焕不傻,在稍加思量之后,她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闻人御在沈焕发出动静时知道她醒来,他回头瞥了一眼沈焕,淡淡道:“阿焕。今日辛苦你了,你可以退下,朕需要休息。”

    沈焕点头,恭敬道:“是,陛下。明日巡守交接换班之时,我会再来替姜姑娘诊视受伤情况。”

    闻人御召来宫婢打了热水,静静地泡了个澡。

    他蹑手蹑脚爬上/床榻,却在躺下的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一些胡乱的东西。

    闻人御盯着昏迷的姜一闲,觉得她总是保持一个睡姿,更不利于血液流动,就恢复得慢一些。是的,姜一闲后背在上胸在下的姿势睡了一天,闻人御又是担心这又是担心那儿的,再思量半晌,他开始行动了。

    姜一闲的身躯小小的,闻人御一只手紧贴床铺穿过她的腹部,轻轻围握她的一只手臂,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腰间,两手同时用力,姜一闲整个身子软软地被侧翻过来。

    闻人御让姜一闲面对着自己,他缓缓放开双手,看到她的身躯安然不动,十分稳当。闻人御的心里忽然有些小小的窃喜,就让他们这么睡吧,让他放纵一次。

    姜一闲轻柔浅薄的呼吸一道一道地吹向闻人御的脖子,他觉得有些酥麻,却很喜欢这样的痒痒麻麻之感。大抵是他突然觉得姜一闲和自己的距离很近很近,第一次和女人这样亲密,所以很喜欢吧。

    这个夜晚过去得略快,东方很快就露出了鱼肚白。他注视着她的脸,片刻,起床换衣洗漱,在即将临走之时,替姜一闲拉好恪己殿的大门。两扇门中的缝隙越来越小,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仅是一个想再看一眼的执念折磨着他。

    **

    秦谦玉被关禁闭在朝息宫,其实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大碍。她是住进朝息宫的人,这昭示着她的身份,在这后宫中与皇后无异,没有哪个奴才敢因为她被罚禁闭,就对她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

    思及此处,秦谦玉蓦地想起姜一闲。这个女人,竟然女扮男装,蒙混过那么多人的眼睛,包括英明睿智的闻人御。不仅如此,她公开跟自己叫板,着实把秦谦玉的威风扫了一地。

    这么大逆不道的人,一定是在她当上谦玉公主后第一次遇到。

    秦谦玉甩了甩脑袋,把这些思绪从脑海中消磨掉。她右手食指之上,停靠了一只白色鸽子。

    她眼神里充满了骄傲,歪着头注视这只鸽子,嘴里小声道:“咕咕。”

    这鸽子竟是听得懂秦谦玉说了什么,扭头看着她,一双如黑珍珠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脖颈上的白毛有些突兀,在那一块地方,毛色毛长生长得格外地好。

    挽芳端来点心,看到站在后窗前的秦谦玉,瞬间明白了她在做什么。她催促道:“谦玉,把咕咕放飞吧。它好不容易来到宫里,路线不熟,你得多训练它几次才可以。”

    秦谦玉点点头,这些不用挽芳提醒,她自然是知道的。

    她带着咕咕走到案台前,在一张信纸里随便写了几个字,折叠好,塞进咕咕后退上的小竹筒里。

    咕咕感受到秦谦玉的动作,两颗炯炯有神的黑珍珠立即警觉起来。它是大泱国训练多年的信鸽,训练有素,极通人性。只要有信塞进竹筒中,它就会反射性地想要飞走。

    它昨日才飞到朝息宫里。从大泱国飞到大凛国,大抵需要两到三天时间,咕咕第一次来到朝息宫,对飞行路线不熟,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实则大泱国有许多鸽子都可以胜任往来两国的密信任务,但秦谦玉只要咕咕,宁可多训练它几次。

    因为这只信鸽,是她的皇兄所赠。那个洋溢着花香的春日,她在大泱国文武百官面前一舞生辉,秦无衣心情大好,便把咕咕送给了她。

    挽芳看到秦谦玉愣在原地出神,小声地唤了她几句。

    秦谦玉如梦初醒,撂着头发掩饰自己的尴尬,快步走到后窗前,在咕咕的耳边说着命令。

    “飞到大泱国,再从大泱国飞回来寻我。”她说完,托着咕咕的肚子往外扔,咕咕失去了秦谦玉的力量,反射性地扑棱扑棱翅膀,没一会儿就飞不见了。

    挽芳忽的感慨:“大凛国皇帝给你关禁闭,自以为是惩罚你,却不知,给你更好的机会训练咕咕。将来若是我们一将功成,大泱国一定会成就一番大业。到时候,你我二人,也算是功臣,写进史册,好不光荣。”

    秦谦玉坐在桌前,慵懒地吃着果子:“论功名,当然还是本宫第一。”

    挽芳挑眉,并不言语。秦谦玉的性子,争强好胜、纹丝不让,她都是知道的。挽芳眼里,秦谦玉这样性子的女人,要么荣宠天下,要么一世冷宫。好在她有这副好皮囊在身,宠冠后宫。

    挽芳忽的想起了什么,径直走到秦谦玉的对面坐下,一双杏眸凝视着秦谦玉:“对了,谦玉,秦意的旨意,你可忘了?”

    秦谦玉下意识地停住所有动作,心里反思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说,打探敌情?”

    “没错。”挽芳担心的,正是这里。秦谦玉被关禁闭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她没有办法跟闻人御接近,也没办法知道这段时间里,闻人御有什么动静。若是闻人御早就知道秦谦玉的目的,故意关她禁闭,好在这个空隙里做一些有伤大泱国之事,那岂不是,损失太大?

    “本宫知道,大凛*队的粮仓在哪里。不管他有什么动作,只要我们先控制了他们的粮仓,无论大凛国兵力如何强盛,也撑不过三天。”秦谦玉顿了顿,“待过几天咕咕熟悉了路线,本宫就把这个消息告知陛下。怎么,你信不过本宫?”

    挽芳明白秦谦玉说的陛下就是秦意,她自是知道秦谦玉是个聪明机警的人,连忙解释道:“并非如此,我只是担心,你被他关禁闭,他会做什么动作,而你无从得知。”

    秦谦玉却觉得挽芳的担忧十分多余。她笑道:“那他为何不直接罚我进冷宫?这样一来,本宫才真是无从得知。他仅是关本宫禁闭,说明他心里有本宫……或者说,他并不知道我们的意图,没有警惕。”

    挽芳想了想,觉得秦谦玉所说有理,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

    三年大选的近百名秀女,经过层层筛选,有幸见到闻人御尊颜之人,仅数十名。

    这些女子,要么是宦官权臣之女,要么有万贯家底,要么倾国倾城。

    最后一层选秀,是当朝皇帝在群臣的见证下亲自进行。御花园里多了几个亭子,闻人御端坐在亭中,面前是堆得高高的各类水果点心,他一点都不想吃。

    李康和杨彦凑到了一起,问道:“姜御医那小子几天不见踪影,陛下都不曾找他麻烦,是不是陛下放弃他了?”

    杨彦摆摆头,耸着肩膀,小小地活动着身体。他嘴上漫不经心:“你管人家那么多干嘛?没看陛下现在一心只在秀女上,他都不担心,你瞎担心什么。”

    李康大抵是有些生气,摆过头不去看他:“我担心我担心,我这不是怕她摊上什么事儿,自打骑射节上她就不见踪影,到现在过去多少天了。我看啊,也就你吃得进香的辣的。”

    杨彦沉默不语。他是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但是时机没有成熟,他不可能把此事告诉李康。李康和他都是多年故交了,杨彦万不得已,才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依旧是大公公主持礼仪。

    第一层,才艺展示。

    有人吟诗行咏,七步成诗,此等才华,男人莫及。

    有人拿出乐器,运指飞快,弹拨之间,已是沉醉。

    一个秀女擅长舞艺,流云水袖,划破人群之间沉寂的气氛。她每个眼神都带着媚意,唇角娇笑,身段柔软似是无骨。她愈跳愈前,一个莲花小步跳进了闻人御所在的凉亭,借着长长的水袖,有些轻佻地往闻人御脸上一擦而过。

    闻人御眼里迸发的杀气,凛过她的眉眼,似是一瞬间有万箭刺破她的双脚,她轻声惊呼,吓得赶紧退到十尺开外。

    然而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以为是这秀女踩了裙角,无法站稳而出糗。

    最后一个秀女迟迟登场,她有一个十分风光的姓氏——杨。

    她长得不算美,身板硬朗,眉间带着浓厚的英气,直逼众人。她腰间缠着一根绳鞭,仿佛在告诉外人不要亲近。

    她稍微与闻人御对视,慢慢解下绳鞭,在手中轻抚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绳鞭在她手中借力,就像获得了生命一样,上下划破长空,鞭过地面,顿时扬起一片尘灰。这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让闻人御的眼里多了一些探寻。

    她的面前不远处是一盆开得灿烂的天竺葵,她的眼神凌了上去,腾空一跃,绳鞭已经飞往那处。“倏”的一声,天竺葵花受力折断,和枝叶分离,绳鞭再抽及花朵,便稳稳当当地落入她的手中。

    人群中有人忘形,惊呼:“好身手!”

    到此处,算是一武完毕。她将绳鞭系回腰间,毕恭毕敬地把花朵献上闻人御跟前。

    闻人御接过花朵,看到花身之上没有一点枝干,更别提绿叶了。他再探视失去花朵的那个花盆,花枝被折断之处有分岔,共生着一个花苞。这名秀女的绳鞭竟可以完美避开那个花苞,她只需要花朵,便只折下花朵。

    闻人御细嗅这花,只觉得并不好闻。他不温不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杨栾。”她的声音不卑不亢,带着些风沙一样的粗犷。

    闻人御细细思索,只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

    杨彦洋洋自得,这就是他杨大将军的女儿啊,如此威风堂堂,正气凛然。于是他冲着扭头到一边的李康说着:“我女儿,还是最听我的话。我叫她回来她还真回来了,你瞅瞅,这是不是管教有方?”

    一直在生杨彦闷气的李康闻言,第一反应是和他顶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毕竟杨彦先开口说话,那他就姑且当成杨彦在向他求和吧。

    “杨家名门将家,有这样的女儿,也是一大亮点。”李康方才欣赏了杨栾的功夫,也是惊叹不已。

    闻人御虽则想不起杨栾的身份,他也不想当众过问。他下令道:“即日起,册封杨栾为婕妤,赐封号‘武’,入锦绣殿。”

    杨栾谢恩,依旧是不卑不亢。

    其他的秀女可没有杨栾这样好运了,今年的大选,擅长琴棋书画诗的秀女都没能入闻人御的法眼,倒是这个杨家来的莽夫成功上位。众人都纷纷猜测,是不是秦谦玉入了后宫,闻人御对那些风姿绰约的秀女都失去了兴趣?总之这些没有被闻人御看上的秀女都很可悲,即将等待她们的,是四年之久的宫婢生活。

    夜深了,沈焕才姗姗来迟到恪己殿。这时候正巧是两波侍卫换班之时,大家都放松了警惕。特别是对她这样一个,受到闻人御邀请、经常给闻人御看病的御医,侍卫们看到她,从不过问,直接放行。

    闻人御穿好外袍,见她到来,站起身离开。临行前,他交代了一句:“好好照顾她。”

    这个夜晚,他有事在身。他踏上前去锦绣殿的路程,这个杨栾,他很有兴趣了解她。

    彼时杨栾正在打扫锦绣殿。见到闻人御到来,她放下手中的扫帚,深行跪拜礼。

    “武婕妤,不必多礼。”闻人御抬眼扫过整个锦绣殿,没有一个宫婢在这里侍候。他疑惑道:“奴才们没有打扫这里?”

    杨栾闻言,摇了摇头:“打扫过了,只是我习惯了四处奔波,让我一个人静静呆在这个寝殿,我有些耐不住,就想找些事做。”

    闻人御淡淡地应了一声,心想这女子果然不同寻常。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云淡风轻问道:“你是杨彦之女,那么你应该在边疆待过。”

    杨栾点头称是。

    “为何回来参加大选?朕乍闻你名字之时,就觉得熟悉,现如今寝殿里没有他人,你能告诉朕原因吗?”

    杨栾在边疆吃了多少年的风沙,在她眼里,军礼最为撼严如山。她离开了许久,又是个粗犷之人,并不在意自己和闻人御之间的礼节。她就地坐下,盘起腿,娓娓道来:“父亲让我回来参选,他大抵是害怕战事一起,刀剑无眼,会伤及我。杨家只有我一个女儿,如果我发生什么意外,父亲会伤心。”

    闻人御自是理解杨彦为父之心。

    然而杨栾话锋一转,带着英气的双眼凝视着闻人御:“陛下,我驻守在飞沙关多年,从未立下什么显赫战功,此次大选,我以武术博取陛下的目光成功,实在荣幸。大凛国虽是文官济济,武将却少。杨栾有个不情之请。”说罢,杨栾转了姿态,恭敬下跪。

    闻人御平淡道:“朕大抵能猜出你想要什么。朕给了你一个名位,才能够保全你。朕不会碰你,但是,朕要求你忠于朕。”

    闻人御竟是如此睿智!杨栾一时忘形,抬起头和他对视。

    “杨栾谢过陛下!”她跪着对闻人御作了一个军礼,以表示自己的敬畏之心。

    “起来吧。”闻人御叹了口气,大泱国对自己虎视眈眈,他并非全然不知。“你的父亲在逸帝时就追随大凛国,直到朕执掌帝权,他也忠心耿耿。有其父必有其女,朕相信你也会对朕忠诚。何况你一介女流,在边疆戍守多年,不曾退缩。”

    “陛下,杨栾生是大凛国人,戍守边疆,保卫国土是本分之事。杨栾就算是死,也要死于战场。”杨栾顿了顿,“这一辈子的最大愿望,怕是立下战功,记入史册吧。父亲年轻时那么威武,又是开国之将,我一直很艳羡父亲的名字能够名垂青史,呵呵……”

    闻人御不假思索:“如今天下的态势,怕是免不了一场战争。如果你很出色,你也能和杨大将军一样,威名远扬,流传百世。”

    杨栾抱拳在头顶上方:“多谢陛下赏识!杨栾会努力做到!”

    “不知边疆那边的情况,朕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边疆来信,不知是怎么回事。”闻人御疑惑,“莫非是十分安宁?”

    杨栾大惊,“陛下?没有收到边疆来信吗?”她垂眸皱眉,喃喃自语:“不可能啊……”

    闻言,闻人御也深皱眉头。依杨栾的反应,边疆还是会定期来信。只是为何,突然就没了联络……

    “敢问陛下,您收到最后一封信,是何时?”杨栾的指甲攥入手心,军纪如山,其中一条军纪,便是,及时汇报军情给朝廷。如果边疆安宁,就报信安;如果边疆有异动,也会把异动迹象以及军将猜测告知朝廷。如果朝廷没有收到来信,很可能有人触犯了军规,当然,也有可能是被宫中人动了手脚,以致信件到不了闻人御手中。

    闻人御心中早就有了疑虑,所以早先就记住了最后一封信来临的时间。他立马沉静道:“两个月前。”那时,秦谦玉还将将抵达大凛国。

    杨栾分析道:“军中规定是半月一次信,两个月前……照这么看,大抵是有四五封书信陛下没有收到了。不过无妨,好在父亲让我回朝,否则两方仍会被蒙在鼓里。”

    “嗯。”闻人御略为思索,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那就由我亲自告诉陛下边疆的近况吧……”

    夜色深了,鸡犬皆已入眠,唯独锦绣殿中二人秉烛夜谈,直到天亮。

    第二日,闻人御在锦绣殿中过夜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秦谦玉耳中。彼时秦谦玉尚在洗漱,挽芳在她耳边说了此事,秦谦玉秀眉一竖,待她禁闭结束,她一定要去会会这个后宫新人。秦谦玉觉得,闻人御在关她禁闭之时结束了三年大选,也许是不想让她知道此事,免得伤心。然而后宫没有密不透风的事,你看,才将将过去一个夜晚,秦谦玉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将这个观点告诉挽芳,挽芳笑而不语,秦谦玉有些恼怒,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挽芳连忙点头称是。

    “对了,你可知道姜御医的下落?”秦谦玉纤指一顿,刚好停留在自己的脸颊。

    挽芳摇头,姜御医似乎在骑射节后就消失匿迹,宫里的人仿佛全然不知少了一个人,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到朝息宫。

    “大约是死了吧。那狩允山方圆百里,林子深密得很,进去的人,找不到路,难以出来。何况她的那匹马……”说着,秦谦玉咯咯笑了起来。

    秦谦玉是女人,又是个极其聪慧心狠的女人。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闻人御和这个姜御医的关系不一般,姜御医又并非男儿之身,这么看来,她是想把闻人御诱了去?

    若非她是个御医,秦谦玉也许不会对她动手。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