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71诏书:早已退婚

071诏书:早已退婚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阴阳鬼探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个叫阿寒的人走后,我下了楼,跟夜阑说,何梦雅受了伤,我要先带何梦雅回去休息养伤。

    夜阑说送我,我本想拒绝,可也知道,这里不可能会打到车子回去。就同意让夜阑送我回去。

    路上夜阑的眼睛,时不时的瞟向我,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因为一些因素而没有说。

    这样的夜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免有些想笑,“夜阑,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欲言又止,可不是你的作风。”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夜阑为什么会这样。无外乎,是因为刚才那个叫阿寒的话,以为我会因此多想。

    夜阑看了我一眼,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说:“我在等你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我好趁虚而入,当一回抚慰伤受少女的心灵使者。结果,你到好,跟个没事的人一样,连我难得想要表现的机会都剥夺了。”

    我无语的眼角直抽,瞪着夜阑那一张遍满惋惜的脸,拳头捏的咔咔作响。要不是看他在开车的份上,老娘非赏他一顿包子不可。

    我狠狠的拧着他的胳膊,撒撒心中的怒气,“我为什么要嚎啕大哭。要哭也应该是那个玄家臧月哭。凭啥是我哭。”

    夜阑被我拧的嗷嗷直叫,“原来,你脑子还是会转弯的!”

    听了夜阑的话,我才后知后觉的知道。他是不想让我因为阿寒的话多加猜忌,在心里折磨自己。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我知道夜阑是担心我一个人在别墅会胡思乱想。就嚷着肚子饿,要我陪他出去吃饭。

    我经不住他一翻拉扯,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就带着何梦雅和夜阑一起出门。

    “夜阑,我就一穷学生,身无分文。”

    谁知夜阑,那叫一个大方,拍着胸脯,一副败家副二代的张狂模样,“想吃什么尽管说,燕窝鱼翅鲍鱼,熊掌随你点,多大点事,本少请。”

    我们开车,就直奔一家高级西餐会所。

    夜阑见我点东西,像不花钱一样,拼命的点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肉痛的看着我,“我说,白白,你是属猪的吗?”

    “你大爷才属猪。”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弟弟今儿惹得我不高兴,你得赔。”

    “陪,必需陪。”夜阑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凑到我面前,紫眸凝视着我,轻佻的笑道:“你敢让我陪你吗?”

    我眉眼一挑,冲他嘿嘿一笑,朝服务员招手,”再来一支,85年的美杜莎拉。”

    “砰”

    夜阑当即,趴倒在桌子上,捂胸默哀啊!“白白,算你狠。”

    我有些同情的拍了拍夜阑的肩膀,“夜少,节哀啊!”

    饭后,夜阑带我去了一家酒吧。

    我带着何梦雅,不方便去玩。

    而且,因为心中有事,我也没有心情去玩。

    就和夜阑说不去。夜阑见我,确实没有心情,就开车送我回别墅。

    别墅里房间多,我给何梦雅在二楼安排了一间房间,夜阑在我的房间外设下结界,确保我不会受到危险。才离开。

    我回到房间,给悠然打了个电话,问了下阮伊儿的情况。

    得知阮伊儿没有生命危险,才挂了电话,趴在不久前,我和云焱还云雨过的床上,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的心,会是这么窄,窄到我一点点也接受不了,任何一点关于云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消息。

    尽管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这一刻,我还是输了我的心。

    “云焱。”我在心里呼喊着他。没过多久,就传来他邪魅温柔的回应,“老婆,想我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眼眶不由的有些湿润,“我想你,你就会回来吗?”

    他低魅一笑,声音里含着愉悦,“只要你说,你想老公了。老公马上就出现在你眼前。”

    “老公,我想你了。”我毫不犹豫的开了口。

    下一秒,就听到他说:“老婆,回头看看。”

    我从床上爬起来回头,就看见他硕长的身姿,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俊美的脸上绽放着妖孽般的笑容,向我张开双臂。

    我爬起来就扑到他怀里,声音有些哽咽,“老公……”

    他一把抱住我,大掌托住我的臀,让我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俯下头就吻住我的唇,旋即,蹙眉,“老婆,你喝酒了。跟谁去喝的?”

    他这么一问,我心里的酸涩,一下子化为愤怒,狠劲的推开他,板起脸来,“我和谁出去喝酒,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在冥界忙吗?不是在准备和玄臧月订婚吗?你走,你走,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憋了一下午的怒气,这一瞬间全都爆发了,推着云焱就失控的大吼起来。

    云焱冷峻的脸色,豁然间沉了下去,深邃如是古潭的眸子里乌光沉冷,我被他这吞噬人心的眸光吓了一跳。但还是不甘示弱的瞪他。

    他蹙眉,凝着我失控发怒的我好一会儿,才问:“你听谁说,我要和玄家臧月订婚?”

    我亲耳听到那个叫阿寒的人说的,云焱现在还不承认。

    他当我是人,不知阴间事,才会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弄在鼓掌吗?

    “难道不是吗?你敢做,还怕别人说吗?”

    我原本只是试探一下,只要他向我解释,我都有理由,说服我自己,去相信他。

    可这一刻,看着他锐利冰冷的眼神,我连说服我自己相信的理由都没有了。

    “所以,你相信了,我回冥界,是为了和玄臧月订婚?”他看着悲愤的我,突然间爆出一连串的笑声。

    我心里难受的像是扎针一样,他却大笑起来,我气的拿起枕头,朝他砸去,怒吼起来,“你走,我不想看到你。我再也不想看……”

    我愤恨咆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他挥开枕头,高大的身影朝我压来。

    我来不及闪躲,就被他压倒在床上,双唇被他霸道的掠夺住。

    “唔……混蛋,你,……你放开我。”我心里委屈的不行,拼命的用双手,推他的胸口,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滚落。

    许是察觉到我哭了,他双唇移开我的唇,吻向我的眼角,把我流出来的眼泪尽粒吻尽。

    可他越吻,我眼泪就越多,像洪水出闸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溢,我吸着鼻子,跟他说:“现在男女比较开放,我们就好聚好……”

    最后一个“散”字,还没有溢出唇齿,就感到一股热气袭来。

    两片热唇被已被他衔住,他强势的霸道的带着惩罚性的唇舌,侵入我的口中放肆的撒着野。

    我双手狠劲的推拒着他强健的胸膛,可他根本就不给我一丝一毫的拒绝和反抗。

    反而攫住我的唇舌,纠缠的更加激烈,让我感到空气愈渐稀薄,每每快要窒息时,只能缠上他的舌,依靠他渡到我喉咙的气息呼吸。

    很快,我的抵抗在他激烈的热吻中崩溃瓦解,不由自主的沉溺在他亲吻里。

    我恍然发现,我的自制力,在他的面前 ,越来越薄弱。

    这让我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感情里,谁爱,谁输!

    许久之后,在我几乎以为,他要连我唇舌都吞下的时候,他的双唇,才离开我的唇瓣。

    额头抵着我的额头,鼻尖贴着我的鼻尖,深邃的眼眸,像是无垠夜空中的星子般璀璨。

    他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脸庞,深深的凝着我,邪魅的声音含着笑意,“老婆,你不知道,看到你为我吃醋,我有多高兴。”

    我哼了一声,扭开头,不理他。

    他捧着我的脸庞,让我面对着他,深情的说:“老婆,有些人,天生就是赢家。属于她的男人属于他的爱,都会忠于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

    我红着眼眶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的唇瓣在我的唇瓣上轻柔厮磨,呼吸绵缠,“在你的面前,我永远都是输的那一个。”

    洇在眼底的水泽,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我张嘴狠狠的咬住他的唇,感觉到血流入唇齿,才松开牙齿,哽噎着,“你骗人,你骗人……”

    他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那力度紧的,几乎是要把我融入他的身体里,“老婆,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我回冥界是为和玄臧月订婚。但,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说着,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我曾经历劫人间,和玄臧月,确实因为政事联过姻。

    后来,我爱上一个女子,不顾一切,甚至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得到她,娶了她,可最后,却没能保护好她。

    之后,那女子投胎转世,而我人间历劫走到尽头,玄藏月也是历劫之人,她投胎转世成玄家七小姐。她的婚约,自我有记忆开始就存在。是上任家主订下来的。

    原本在我历劫之后醒来,也就是二十一年前,就该和她解除婚约。可那个时候,父君天人五衰。冥界各大家族局势动荡不安。我一边要处理冥界内部之事,一边着手找你。那个时候玄家独大,为了局势安稳,就没有及时解除婚约。

    之前我回冥界,就是下诏书与玄臧月退婚。也因此害的你被骗至血蝠洞,险些生命垂危。”

    “所以,你已经和玄臧月退婚了?”我瞪大眼睛看着他,“那你这次回冥界,只是为了给她过生辰?”

    “当然不是。我和他除了历劫在人间时有一分牵连,如今,我君她臣,就算再有牵连也只是利益,不会有任何的感情。”他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尖,笑的蛊惑人心,“我已经错过一次,伤害了我最爱的女人。这一次,就算负尽天下人,天下事,我也绝对不会负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