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83挑衅:杀到宴会

083挑衅:杀到宴会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前面那些人传来的声音,渡鲨河里的鬼鲨,蠢蠢欲动起来,不到片刻的时间,都游出河面。昂着头,朝我和夜阑看来。

    虽然,那些鬼鲨,并没有眼睛,可我仍然觉得,他们能够看到我们。

    “鬼鲨没有眼睛,但他的鼻子很灵敏。”夜阑说着,脱下身上的衣衫,裹在我的身上,把我整个人都卷入他的胸膛。

    我不喜欢这样的亲密,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他却把我抱的更紧,凑在我耳边,严肃的说:“别动,这些鬼鲨,已经有些察觉。只能用我的气息,掩盖你的气息,你要是想死就挣扎,不想死,就抱紧我。”

    我拧眉,想了想,云焱好不容易,才把我救出来,我要是死在这里,怎么对得起他。

    牙一咬,我展开双臂,环住夜阑的腰身,把头靠在他的胸膛,羞愧的垂下眼眸时,没有发现,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意兴阑珊和唇角微勾起的愉悦弧度。

    “我是夜家大少,不想死的,尽管射箭。”夜阑的声音并不大,可穿透力极强。岸边准备射箭的鬼侍,果真,没有下令射箭。

    我用余光,瞟着岸边,推测距离,又小心心翼翼的看着下面的渡鲨河。看到一群鬼鲨,在我们的下方,随着我们朝岸边靠近。

    我紧紧的抓住夜阑,生怕,岸边的人没有射箭,这些鬼鲨,就会对我们发动攻击。

    察觉到我的不安,夜阑的下巴搭在我肩膀上,凑在我耳边,戏笑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我没好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抿着唇,开不了口。

    很快,君烨飞到了岸边停下来,那些鬼侍自动让出一条道来。走出一名玄家男子,锐利的眸子,扫视着我和夜阑。

    最终,把目光落在夜阑的身上,不确实的问,“你就是夜家大少?可有什么证明?”

    我听到对方的话,也扭头,看着夜阑,听说,他早就离开家,没有多少人见过他。

    他要拿什么证明,他是夜家大少?

    然而,夜阑的证明,出乎我的意料。

    只见他,素手一抬,一把扼住那玄家男子的脖子,眯着魅惑的紫瞳,邪佞一笑,“杀了你。就能证明,我是不是夜家大少。”

    我以为夜阑,只是唬唬对方,却没有想到,夜阑竟然是来真的,手掌猛地用力,就把那玄衣男人的脖子掐断,丢进了渡鲨河里。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也太突然,快到让一边的鬼侍根本来不及阻止,突然到,让他们措手不及,直到那玄衣男子,已经被鬼鲨吞掉,他们才反映过来。

    然而这时,君烨已经带着我和夜阑,大摇大摆的离开渡鲨河的岸边。

    那些原本守着渡鲨河的鬼侍,见他们的头被杀,哪还能淡定,操起兵器,追杀上来。

    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冥界堂而皇之的杀阴司惹事。夜阑这是脑壳坏了,还是抽筋了。

    我从他的怀里出来,不能说话,只能拧着凶的胳膊,警告他,不要惹事生非。不然,难以收场。

    谁知,夜阑根本就不听,一把,把我按到怀里,对追杀上来的鬼侍,完全不在意,几乎是一手掐死一个,那简直像是掐死一只蚂蚁般,那么简单。

    一路走来,我已经记不得,夜阑杀了多少鬼,君烨吃了多少鬼。

    我只听到四周传来鬼哭惨嗥的声音,还有大量鬼侍匆忙赶来的喧嚣声。

    很快,夜阑的所做所为,惊动了整个冥界,因为,他一路杀鬼,直到今夜的宴会现场。

    四方家族,以白家,玄家所有掌事,全部都在,当得知,在冥界大开杀戒的人,是夜家大少的时候,几乎所有掌事,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眸光,自然而然的扫视了眼骑在君烨身上的我和夜阑。

    然后,又阴沉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坐在大殿之上,不怒自威的夜君。

    之前一直听闻有夜君这么一号人,却一直都不知道,夜君是什么人,长的什么样子。

    如今看到,大殿之上,那抹紫金玄袍加身,头戴紫色冠玉的中年男人时,委实被他的气场震住了。

    年约四十出头,五官梭角分明,浓眉大眼,鼻若悬梁,薄唇紧抿, 拥有着一双和夜阑一样的深紫色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半分的情绪,即便是周遭所有人的眸光,都在看他。

    即便是,是夜阑的所做所为,令整个冥界动怒,也不见他的眼底,有丝毫的波澜,那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的冷静,让整个喧嚣的大殿,刹那间都安静下来。几乎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

    于夜君的冷静和淡然大径相同的夜阑,却是无视周造的阴兵鬼侍,在我还没有反映过来之时,抱着我从君烨的身上下来,牵着我的手,一脸的邪笑走向大殿之上的夜君。

    夜君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冰冷的眸子,看着夜阑牵我朝他走来。最终把,眸光落在我的身上时,眸色深沉下来,视线,锁在我的手上,久久没有挪开。

    我有些好奇,垂下眼眸看去,这才发现,夜君在看什么。

    是之前夜阑戴在我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我猛地停下脚步,从夜阑的手里抽回我的手。

    可夜阑紧握我不放,一把,把我拉到他面前,在我完全搞不清楚,他想要干什么的情况下,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顿时睁大眼睛,凶狠的瞪他,甩他的手,猛地把我搂到怀里,在我挣扎时,在我耳边压低声间说:“你不是想要保住云焱的帝君之位?如果想,就按照我的话去做。”

    原本拼命挣扎的举动,在听到夜阑这话,不由的停了下来,不解的盯着他,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办法可能帮助云焱。

    他魅惑一笑,伸出舌头在我耳垂上轻佻的舔了一下,引的我身子一颤,脸颊和耳根一阵烧红,下意识的想要远离他。

    而这时,周遭传来阵阵密密咂咂的议论声,无非都是在谈论,我和夜阑两人,大众广庭之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不知羞耻一类的骂声。

    我说不了话,恨恨的咬牙,狠狠的瞪夜阑,不知道,他想要搞什么鬼。

    “夜大少,不亏为夜君的继承人,行事作风不同于一般人。”大殿之上,终有一个声音传来。只是,那声音中,并未含丝毫的责怪,“看来,夜大少今儿个,是借着月儿的生辰,喜上加喜,带着女朋友前来见夜君。只是,这姑娘的身上……”

    听到那人的话,我脸颊更加的烧热,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怒气和羞愧感。

    我的身上,因为在无间地狱里,被那些恶鬼咬伤,浑身都是鲜血,破烂不堪,虽然有夜阑的衣服裹住身子,也不难看到,我身上的血迹。

    我紧紧的握着夜阑的手,指甲深陷入夜阑的掌心,怨夜阑,不让我换一身衣裳,却要我这么狼狈的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我真恨不得,把夜阑给掐死。

    可夜阑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看向大殿上,那位白袍男子,淡然的笑道:“白家主所言极是。她是晚辈的未婚妻,原本,晚辈的未婚妻,受了伤,拜托帝君代为照顾。今儿来参加玄家小姐的生辰。因为时间还早,就去找帝君聊聊,我家言儿,便想来宴会大殿逛逛,却不想,被一批鬼侍带入了无间地狱,差点被无间地狱的恶鬼撕裂吞噬。”

    夜阑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明显透着冷戾和不满,“若不是我与她心灵相通,早一点找到她,她这会儿,早已经死在那群没有人性的恶鬼嘴里。”

    听了夜阑的话,我脸色垮了下来,在心里,恶狠狠的把夜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我特么,什么时候,成了他的未婚妻?

    “哦,竟有这事?”那白袍男人,沉着一张脸,把眸光落在我的身上,蹙眉道:“夜大少,话可不能乱说,这无间地狱,可不是什么人,想闯就能闯进去的。那一个人类丫头,怎么可能进得了无间地狱,再说,什么鬼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将活人带去无间地狱?莫不是,夜大少弄错了。”

    夜阑紫眸顿敛,赤红如血,语气冷戾下来,“白家主说的是。晚辈也想知道,晚辈的未婚妻,究竟是得罪了谁,才会让人这般记恨,要将她一介弱质人类,引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所以,才会前来询问白家主,无间地狱,由白家和玄家执掌,我未婚妻一介人类,是如何进得去的,是何人放行的?”

    夜阑说着,冷冽的眸光,落在一位年约六十,须发白胡子,但看起来,还是很干练的男人身上,蹙眉道:“想必,这位就是得高望重的玄老爷子。晚辈,带着未婚妻,给老爷子请安。”

    话虽这么说,可夜阑却没有半分敬畏的意思,只是拉着我,向那老爷子,微微点头。

    我知道夜阑这会儿是首先,堵住这些人的嘴,先大张挞伐,反将白家和玄家一军,就顺从的随他向那老爷子点头行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