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90吃人:勾引姐夫

090吃人:勾引姐夫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过你?哈哈……”那鬼物桀桀的阴笑起来,猩红的骷架手指,狠戾的戳进那女人的一只眼球里,血雾喷溅而出,疼的那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出声,抽蓄着身子,双手抓住鬼物的手,悲哭哀求,“啊……姐姐我错了,我喜欢姐夫,勾引姐夫,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害死你。是姐夫逼我的,呜呜 ,我求你放过我,我是你妹妹,爸妈死前,要你照顾我,你不能……啊……”

    她泣声祈求的话,还没有说完,那鬼物戳进她眼睛的手指一转,生生剜出那女人的眼球,递到男人的嘴边,“亲爱的老公,你那么爱这小贱人,来,吃。把她吃掉……”

    那男人一张嘴,就吞下那鬼物递到嘴边的血淋淋眼珠,眼珠里的血噗的一下喷出来。恶腥弥漫……

    “哇……”

    我再也忍受不了,哇的一声就埋头在座位边上狂吐起来。

    夜阑轻拍着我的后背,看笑话似的嘲笑我,“看你这承受力,在无间地狱待上七七四十九天,也没磨合好你的承受力。”

    胃里翻涌的厉害,我吐血的七荤八素,赶忙跟喊道:“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尼玛的,这都叫什么事。

    刚出冥界那鬼地方。现在,又看到这么恶人的一幕,我已经连跟夜阑斗嘴的心都没有了。

    夜阑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凑到我耳边说道:“你以为,上了这车,半路,还能下去?”

    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想到什么。车厢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颈,刚刚那女人的惨叫声,估计十丈外都能听到,怎么公交司机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扭头看向后座, 那风衣男人如之前一样,稳坐泰山,纹丝不动,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个死人。

    “你什么意思?难道这车,是阴车?”我扯着夜阑的袖子擦着嘴。夜阑整张脸都黑了,一把缩回手,瞪了我一眼,又嫌弃的看着自己那被我擦脏的衣袖半响。

    然后,默默仰头望着车顶,又咬牙切齿的冲我怒吼,“白言,你想死么吗?”

    我打了个冷颤,冲夜阑嘿嘿一笑,“大不了,回去给你洗嘛。你老人家,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眼前的事情,关本少屁事。”夜阑伸手在我头上狠狠的蹂躏,把我的头发,揉成鸡窝,看到我气鼓着脸要发飚,他解气的说:“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嘛?那是人家的家务事,瞎搀和什么?”

    而这时,那鬼物,锋利的指甲划过一道森准的血光,割下那女人的耳朵,喂到那男人的嘴边。

    那男人像条狗一样,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后,一张吞下那只耳朵。

    那女人万分痛苦恐惧的哀求着,被剜的眼眶血流不止,嘴巴一张一张,哭求不止,“啊……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

    女人哀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男人嘴里发出一阵野兽的咆哮声,凶狠的咬穿了喉咙。

    只能抽蓄着身子,从喉咙里发出阵阵痛苦的呜咽声,脸上五官狰狞扭曲成团,一只充血恐惧的眼睛,朝我和夜阑看来,语不成声的求助,“救,救命……”

    听那女子向我和夜阑求救,那鬼物猛地扭头朝我和夜阑看来。

    我吓的浑身一颤,这才正面看到她的脸。

    她的脸上被剔了血肉,白森森包着血丝的颧骨凸出,猩红的让人恐惧,那双被剜了眼球的双眼,鲜血淋淋只是两个空洞,那张嘴巴的下颌与上颚,像被生生撕裂了一样,说起话来,森白的牙齿上下打颤,“你们谁敢多管闲事,我就吃了你们。”

    尽管我之前也见戴娜和陈媛的死相,在无间地狱也见过无数的祭魂,可看她那可怖的模样,也禁不住恐惧的身心俱颤。身上的冷汗早已经把衣服打湿.

    我紧捂着嘴巴不敢出声,阻止那一波波的恶臭血腥味灌入我的鼻腔。

    胃,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可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吐。再吐,胃液和胆汁都要吐出来。

    我现下才明白,为什么之前这两个男人和女人上车时,我会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原来,是因为那一对狗男女,把自己的姐姐,老婆给吃了。

    看那鬼物身上被刀子刮掉的肉,就可以想像,她死前,或是死后,受了怎么样的折磨。

    只是,不管是姐夫勾引小姨子,还是小婕子勾引姐夫,这一对狗男女,为了抢夺姐姐的财产,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姐姐“老婆”给杀害。

    到底要怎么样的狠心,才能够让这对狗男女禽兽的把姐姐杀掉,然后,再一刀一刀的割下肉吃掉。

    我实在是难以想象,那割着亲人,爱人的肉,吃下去的场景,有多么的可怕。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埋身在女人胸口的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瘆人的“咯咯”声。

    车外暴雨倾盆,闪电雷鸣,让人害怕,车子里面是女人恐惧救助的祈求声,和男人咬肉吞咽的惨异声。以及,那鬼物怨恨阴森的冷笑声。

    蓦地,那埋头在女人的胸口的男人,兽吼了一声,在那物鬼的迷惑控制下,一口咬住女人挺傲的雪峰,惹得那女人惨叫连连。

    那男人狠劲的撕咬下女人胸口的肉,满脸满嘴都是鲜血,竟回过头,朝我和夜阑看来,咯咯的诡笑,并从女人的胸口撕下一声肉,递上来,声调怪异,“美味,你们也吃……”

    他说着,津津有味的嚼着嘴里的生肉,血顺着他的嘴角,脖子直往下流。胸口的衣衫血红一片,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整个车厢里,都是他撕嚼烂吞咽的声音,我强制的,努力的,抑扯住自己再次反胃。

    可在他接近,那鬼物从女人胸口掏出来,还砰砰砰跳动的心脏啃吃起来时,终于忍不住,又是一阵狂吐。

    车厢里弥漫着恶臭的血腥味,和男人啃食心脏的声音,那声音一下一下的敲在我心上,恐惧神精和反围的折磨,让我几乎连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身上的力气,也像是抽离一般。

    我抓住夜阑的胳膊,使劲摇晃,“夜阑,你现在,要么想办法让我们下车,要么,就让它们下车,爱咋整咋整。”

    “淡定,淡定,看在你是我未婚妻的份上,本少也就不吝啬的动动金口。”见我又狂吐起来,夜阑拍着我的后背,戏谑道。我吐的浑身哪哪都不舒服,听他这么一说,扬起拳头就给了他一拳,忿忿的吼道:“放是你未婚妻,再瞎说,老娘弄死你。”

    夜阑吃疼的揉着鼻子,眨巴着紫色靡丽的眼瞳幽怨的看着我,“是谁一个小时前,还在大殿里,当众宣布,本少是你的未婚夫,是谁说的,有情人天天在一起都是新婚日,一转眼,你就翻脸不认人,你个没良心的女人……”

    看到夜阑那逼无赖欠抽的样子,我实在是恨不得揍他一顿。可现在的我,真没力气。

    最后,咬了咬牙,指着夜阑,跟那鬼物说,“你那老公,不是喜欢吃人肉么,来,老娘把他赏给你男人了……”

    那鬼物瞪了我一眼,明明没有眼球,可那一眼,仍是让我头皮发麻,感觉到,她能够看到我。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一根手指,再次戳入那女人的眼睛里,剜下那女人的眼睛,按到自己的眼眶里,又剜了那男人的一只眼晴,也放进自己的眼眶。

    我一见她此举,浑身直打寒颤。

    她按并不属于她的眼睛,才朝我和夜阑看来。

    最终,阴冷怨恨的眼神落在夜阑的身上,身上的怨气愈加的大,似乎很痛恨男人。

    当然,他也很痛恨女人。因为,转而她就盯着我看,阴冷诡异的笑了一声,“小姑娘,只要你杀了你身边的男人,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被一双,挂在眼眶外的眼球盯着,我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往下掉,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夜阑说:“夜阑,她要我杀了你。”

    “那就杀呗。”夜阑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把枪递给我。我一见是乌风,顿时大喜,接过乌风,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把枪对准夜阑的脑袋,看着那鬼物:“我杀了他,你真的会放我一条生路?”

    鬼物诡异一笑,毫无悬念的点头。

    “夜阑,对不住了。”我扣动板机,对准夜阑的太阳穴,就是砰的一枪,夜阑闷哼一声,轰的一下倒在了我的腿上。玄烨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打着哈欠,跳到我的肩膀上,我看了眼那鬼物,“他已经死了,你现在,可以履行承诺,放我下车?”

    她蠕动鼻子,似在吸什么气息,而且,就昂头哈哈大笑起来,怨恨的瞪我,阴狠的骂道:“贱人个个都够狠,我这妹妹伙同我老公,以旅游开发项目为由,把我骗至这深山老林来。活活折磨死我,最后为了不被警察发现,竟然把我给吃了。哈哈,你这小贱人,为了活命,杀你的未妻夫,手都不软一下。可就算我现在放了你,还有目击证人,你日后你也会做牢。”

    她说着,又指向车后的黑衣人,“把他也杀了。像这对狗男女一样,把人吃了。就算是警察,也查不到证据。只要你吃了她们,我不仅可以放了你。你还可以,把我的公司和所有的财产,全部都给你,怎么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