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119解毒:云焱发怒

0119解毒:云焱发怒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到真是好奇。这个玄臧月,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养得出血煞这种玩意儿出来。”夜阑说着,把看我的眸光,落在云焱的身上,等待云焱的解说。

    云焱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冷漠的看了眼血煞,跟洛宸说:“先把它和森夏麒封印起来,带回月洛城。”

    说罢,他便抱着我,转身离开。

    我想到了安悠然和冷的伤势,扭头朝安悠然看去,就见安悠然被风残接住身子,轻轻的放回地上,断裂的胳膊处,血流不止。风残也受了伤,化为手套躺在安悠然的面前,冒着黑烟。

    我忽然想到,密室里的那个血池,连忙跟安悠然说:“血池,悠然密室里的血池,阴气很重,可能对你的伤有帮助。”

    悠然听了我的话,抬头看我,点头轻笑,便扶着墙壁,朝密室走去。

    我咬着双唇,吃力的昂起头,越过悠然,朝密室门口看去,寻找冷的身影。 他受了严重的伤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他已经被洛篱带走了,洛篱会医好他的伤。你不用担心。”耳畔是云焱晦涩的声音,透着深深的自责与愤怒。

    我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把头靠在她的胸口,无力的软着嗓子说:“怎么,你生气了?”

    他身子一僵,抱着我的身子,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密道,来到一条湖泊前,把我的身子,往湖里狠狠扔去。

    我吓的尖叫一声,想要抓住他的身子,却见他后退一步,躲开我的手,冷眼把我扔入湖里。

    扑通一声后,我炙热的像是着了火似的身子,沉入水底,体内不断攀升的欲念,被这冷水给烧的灭了大半。

    我身上沾染的鲜血,顿时在水里氤氲出血花,在湖泊里四溢化开。

    我也被湖水,呛的连喝几口冰水,那冰冷的湖水一入腹,五脏六腑的剧痛,汹涌的袭上心头,疼的我几乎窒息,腿在冰冷的水里也开始痉挛抽蓄。

    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就在我快要被水呛的窒息,五脏六腑疼的快要死去时。两片冰冷的唇瓣,吻住我的双唇,把口空气渡到我的喉咙。

    肺部灌入空气,终于让我缓了口气。然而,下一瞬,我的双唇,就被他狠狠的吻住,带着惩罚性和难以掩饰的怒火。

    我身上裹着冷的衣服,也被一只大掌,粗爆的扯掉。

    冰冷的水刹那围绕着我的身体,可此时此刻,那水却再也烧不灭我体内攀升的邪火。

    我想要他要我,非常非常的想。

    可他却在这时推开了我,大掌扣住我的肩膀,把我从水里提上了岸。

    然后,拿出一件干净的衣服,裹在我寸缕未着的身子上。

    我双手缠上他的脖颈,送上香吻。他扭开头,躲过我的吻。我顺势吻到他的脖子上。

    学着他以往的在我身上施展的手段,我在他耳根喝着气息,软糯的嘤咛着,“云焱,蛊毒……蛊毒犯了难受……”

    “现在知道难受了?”他幸灾乐祸的语气狠狠的说道:“活该你难受。”

    我心里本来就委屈,听到他冷冷的话,“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在他怀里拼命的挣扎着。

    却不小心挤到了五脏六腑,传来一阵绞疼,随之喉咙气血翻涌。鲜血不可抑止的从嘴里涌了出来,像是涓涓小溪一般止不住涌出。

    “老婆。”看到我嘴角不停的涌出鲜血。他冰冷的语气缓了下来,连忙说道:“再忍一忍。我立马带你去医院。”

    我难受的不行,身体里四处流蹿在血管里叫嚣的欲望像潮水般汹猛让我只想释放出体内这把邪火。

    可可恶的云焱,像是在挑战着我的忍耐力,他就是不碰我。

    我推着他的胸口,埋怨起来,“你走开,我不要看到你,不要你解毒。你放开我……”

    他蓦地停了下来,把我压在一块石壁上,冰冷的石壁贴着我的后背,一阵凉意爬上背脊。

    只是一瞬间,又被体内的欲念吞噬,腐蚀着我的心智。

    他把我压在身下,冰冷的眼眸深沉的盯着我,大掌捏住我的下巴,愤怒道:“不要我解毒?你准备要谁给你解?”

    要谁解毒?

    除了他,我还能要谁解毒?

    可这家伙,摆明就是在惩罚我。

    我已经低声下气的认错了。可他还是这故意冷战我。

    他不知道,我此刻难受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吗?

    “让谁解毒,也不要你管。”我无力而又倔强的推着他的胸膛,咬着双唇,以痛感刺激,让自己保持一分清醒,推开他,再入湖水。

    不然,我真担心,我会失控的扯掉身上的衣服,做出一些令我一辈子,都觉得羞耻难忘的事情。

    “不要我管?”他声音里隐忍着滔天怒意,捏住我下巴的手不由的加重,俊美的脸庞,逼近我眼前,赤红如荼的深凝着我,“白言,说,我是你什么人?”

    他的声音更加的阴冷了,身上的气场也降为零点,触到他冰冷的肌肤,糯糯的泣声,“老公难受……”

    男人也需要哄的。这个时候,若不哄着他顺着他,吃苦头人就是我。

    我准备没下限一次,给人来个霸王硬上弓。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公?”他气的不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我,“我不是告诉过你。一步都不要离开结界。不要相信任何人。你都做了什么?我早已告诉你,洛篱已回冥界找云景,你居然把我的话当做放屁。离开结界便也罢了,竟还了跟着玄臧月走。我知不知道,我要是再晚一点,晚一点点到,你现在会有什么下场?老婆,还是说,你是为了救冷宿,才会跟着玄臧月走?他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吗?”

    我大脑一阵昏沉,昏迷的越发的厉害,已然听不清他在咆哮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跟着玄臧月走救冷宿的字眼。

    我浑浊的大脑想着他一定是误会,我是因为去救冷,才跟着玄臧月离开,我摇头辩解,“云焱,不是的。我只是想要找出玄臧月养鬼煞的洞穴。我没有想到,冷他……冷他也被玄臧月……”

    “不准叫他冷,不准……”我断断续续一波三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的怒吼声打断,“答不答应?”

    我根本就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直觉只觉得他的声音软了下来好有蛊惑的魅力,我搂着他含糊不清的呢喃着,“老公,我爱你,嗯,只爱你一个人。”

    “再说一遍。”他厮哑的嗓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沉痛与几近哀求,“老婆,再说一遍,让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只爱我,只属于我……”

    我虽神智不清,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他心里的颤抖和恐惧。

    他怕我不再爱他,怕我会离开他。可我怎么会不爱他,怎么会离开他呢?

    我一无所有,这辈子最珍贵的就是他。我可以抛弃一切。就是无法抛弃他离开他。

    他是我一辈子唯一爱的男人,我又怎么舍得,不爱他?

    我环住他的脖子,眯着迷离的眼晴望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我爱的人是他,也只爱他,只要他不离开我,我便不会离开他。

    “你知道,我有多怕你看到他,会想起从前吗?会怨恨我离开我吗?老婆,如果有那么一天,你想起所有。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可就是不要离开我好吗?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捧着我的脸庞,眼神沉痛,语气几近哀求。我的心,忍不住狠狠一痛,连连点头,“我答应你,答应你。”

    听了我的话,他阴沉的脸庞上这才有了一丝暖色,在我的额头上烙下一吻,把我从石头上抱起来,“你受了严重的内伤。不能做剧烈运动。先忍着,我带你去医院。”

    “九爷,把这个给她服。可让压抑她体内的蛊毒。还能起到止痛的效果。”白云景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我和云焱的身后,拿出一个小白瓶递给云焱。看了我一眼后,又跟云焱说:“其他的事情,我去处理,你先快带她去医院医治。”

    云焱把瓶子里的药丸,给我服下,又向白云景交代了几句,就抱着我离开。

    我吃了那药之后,感觉体内的疼痛确实轻了,可大脑越发的昏了。没过多久,就昏了过去。

    我是在一阵刀子剖肉的剧痛中醒,感觉整个后背,好像被斧头劈开,那疼痛深入骨髓,我疼五官都扭曲起来,身子不受控制的抽蓄着,惨叫出声。

    “老婆,你怎么了?”守在我身边的云焱,见我从昏学中疼的醒来,连忙把我颤抖的身子揽进怀里。我感觉后背的肉炸开了,疼的我痛不欲生,一把推开云焱趴在床房上,把剧疼的后背朝上,十指扣住被褥,哭喊着:“疼,好疼。云焱,我的后背好疼。”

    云焱连忙掀开我后背的衣服,脸色豁然大变。我不知道他在我的后背上看到了什么。可从他凝重的脸色和神情中能够看得出来,我的后背上,一定出现了什么东西。

    我疼的死去活来,伸手去摸我的后背,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别乱动。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