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121辞行:远离尘嚣

0121辞行:远离尘嚣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阴阳鬼探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我醒来后,手掌细细摩挲着我的脸庞,一双深邃如夜空星辰的眼眸遍满血丝。我心中一疼,一头扎入他的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胸膛。抱着他的腰身,“云焱,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一个人冒然行动了,再也不要你担心了。”

    他下巴搁在我的头发上,双臂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低沉着嗓音幽怨的说:“你这小祸害,总有一天会把我折磨死。”

    “不折磨你,莫非你是想让我去折磨别人?”我抽着鼻子,微微颤抖着肩膀,有些不满的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只要你说是,嗯,我就去折磨别人。”

    云焱脸色一黑,放开紧抱住我的身子,修长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板着一张俊脸,微微眯起的星眸深处,透着危险的气息,字,一字一句的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乖,再说一遍。”

    听到他隐忍着怒气的声音,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搂住他的脖子,昂起头,吻住他的双唇,一脸讨好的笑道:“我说,我白言这辈子,就认定你了,不祸害你到死。绝不罢休。”

    他冷峻的脸庞傲娇的一昂,眸子深沉的睨了我一眼。便起身,往外走去,压根不吃我这一套。

    我难得抛开羞耻心,向他表白,订下终生之约,他居然不鸟我。

    我心中大为不爽,眼见他要走,倏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朝他的后背就飞扑过去。

    他似乎知道我在他背后的举动,在我飞扑过去的时候,蓦地转身,一把抱住我飞扑过去的身子,把我压在床上,如古潭般的双眸凝着我,忿忿道:“你想干什么?”

    我冲着飞快的眨巴着几下眼睛,故意露出一副难受疼痛的表情,“老公,我疼……”

    他剑眉微蹙,见我不像是在作戏,眼眸深处划过一丝担心,从我身上起来,大掌捞起我的身子一翻,把我翻个背朝天,掀开我背上的衣服,“背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你还有哪里疼,哪里不舒服?”

    我看到他一脸的担心,心里闪过一丝小窃喜,却不让他发现,翻过身子坐起来,抓住他的手掌,放在我的胸口,可怜兮兮的望他,“老公,我疼,这里疼。”

    我说着,冲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把他按在我胸口的手掌,力重了一份力度。

    他身子明显一僵,眸色暗沉中燃着簇簇火苗,紧紧的盯着我,声音嘶哑,“这里很疼?”

    他说着,大掌在揉了揉。我脸颊刷的一下烧了起来。若有镜子,我一定能看到,我现在的脸定然红的能够滴下血来。

    我轻咬着唇,望着含羞的点了点头,糯糯的说:“嗯,很……”

    最后一个“疼”字,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欺身而下。

    只见他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揉动着手,附唇在我耳畔,邪肆蛊惑的说道:“疼的话,老公给你揉揉。保证手到病除。”

    他说着,邪恶的含住我的耳垂,反手掌探入我的衣衫里。我脸烧的快要着起火来。轻咬着下嘴唇,从唇齿间溢出一声娇羞。

    他再次出声,“把你之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眨着眼睛看他,以为他问的是我说胸口疼的话,红着脸颊,瞟了眼他游走在衣服下的大掌,耳根烧红,“你的手,不是已经,已经在给我治病了吗?唔……”

    他的手猛地加重力度,我情不自禁的嘤咛出声,就听他说:“之前的话。”

    我愣了愣,旋即,搂着他的脖子,双眸深凝着他,抿唇轻笑着说:“我说。我白言这辈子,不和云焱那个混蛋白发蒹葭誓死不休,我要祸害他一辈子,祸害到,他下辈子见了我就逃。再也不敢让我……。”

    最后“祸害”两字,我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吻在喉咙里。

    他截住我接下来的话,狠狠的瞪我,“谁要敢在生命尽头前独自离开。那么下辈子,下下辈子,换我来祸害他缠着她。生生世世都 不手。”

    我眼眶一热,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眼角,紧抿着双唇,重重的点头,“一言为定。”

    他说,“这是承诺。也是约定。”

    这是承诺,也是约定。

    我喜欢这个约定。搂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勾唇笑了。

    “喂,我说你们俩,恶心完了没有?”

    这时,一个极为不满的声音传到我们耳畔。我从云焱怀里伸出脑袋看去,就见夜阑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在房间的门眶上,眯着紫色的眼眸,不爽的睨着我的我和云焱。

    而洛宸和安悠然,则是站在一旁,神色各异的盯着我和云焱。

    我想到云焱的手,还在我的衣服里,而这群人也不知什么出现在门口,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什么。

    我心里顿时涌出一股强烈的羞耻心,连忙把头埋到云焱怀里,戳着他的胸口,示意他把手撤出去。

    云焱不动声色的垂眸看着我羞愧的样子,淡定,并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掌。扯来被子,把我裹进去。

    然后,才转身看着夜阑几人问,“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夜阑瞟了眼躲在被子里的我,一脸戏谑的说:“白白可是我当着冥界和四方家族宣布的未婚妻。你当着我的面,公然占我未婚妻的便宜,你说,能有什么事情?”

    夜阑这话一落,云焱一个冷刀眼,甩向夜阑,“看来,你是不想让我放了夜寒。”

    夜阑神色一怔,有一瞬间的吃憋,而后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白白也承认了,还戴了定情信物。”

    “夜阑,你闭嘴。”听到夜阑挑战云焱的话,再看到我手腕上的镯子,我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瞪着夜阑,一脸气恼,“那是情势所逼。你快把我手上的镯子取下来。”

    夜阑脸上露出深深的无奈感,摇了摇头,为难说:“那镯子认主。一旦戴上,就取不下来了。”

    我气的快要吐血,拿起枕头,就朝夜阑砸去。

    夜阑身子一闪,躺到洛宸的身子,枕头不妨砸入安悠然的身上。

    安悠然一手抓住枕头,多到左手边上,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冲到安悠然身边,把他怀里的枕头夺下来。

    安悠然连忙侧身,看着我问,“你的伤势好了吗?感觉怎么样?”

    “看她的样子。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洛宸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像是泼了盆冷水在我身上。我正要同他说话,就见他转身离开,抛下一句话,“这个时间,有人比她更需要关心和帮助。”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酸,涌出一股愧疚感。我知道洛宸口中说的那个人是谁。

    也想起,在我昏迷中,听到云焱和洛篱的话。

    冷他现在,很危险。

    “你不用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本来就那样子。”见我愧疚之色溢于言表。安悠然安慰我说道。

    我抿着苦笑一下,看着他说:“你的胳膊……”

    安悠然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就打断我的话,说道:“有风残在。就算少一只胳膊对我来说,并不影响什么。”

    听到他这话,我还想说些什么,可在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却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只是能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悠然,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风轻云淡,我宁可你怨我怪我恨我,也不想看到你每次受伤后,故作无事的对我笑。

    以前,我很欢他的笑容。

    可现在,我却很害怕他这么笑。

    因为每一笑,看到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时。都是他再度受伤。

    “你呀。别想太多了。”许是察觉出,我心里的自责,他揉了下我的头,跟我说:“我是来向你辞行的。我小的时候,就与圣贤大师曾经有一面之缘,他说过,我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只因曾欠一个女子一份情缘。待时机到,便要去了解这份情缘。风残与我是七世怨侣,这一世,我想给他一个份没有牵绊,携手一生的承诺。我想,我是该到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安悠然这话,震的我差点下巴着地。眼睁睁的看着他单手把我抱在怀里,轻拍着我的背说:“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傻呼呼的去相信。这世上能给你最大信任的人,就是最爱你的人。言儿,我曾爱过你。从你阻止我上公车,牵着我的手逃离时,我就知道,我安悠然这辈子输了。但是,我并不后悔。”

    他放开了我。在我一度的震惊中,微笑着离开。

    等我反映过来时,他的身影,已经在我的视线里远离。

    我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悠然他……”

    云焱走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肩膀说道:“那密室的血池不仅阴气重,里面还被下了媚药。安悠然那日在血池泡身子养伤时,中了那血池的烈性媚药,险些因此丧命。风残不忍见爱人受苦,于是化魂为形,替安悠然解去了体内的毒。如今,安悠然只想带着风残,远离尘嚣,去过属于他们两的生活。这或许,是他们前世想求之不得的情缘。这一世才会再续。悠然不死,那便是永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