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125被抓:夜寒威胁

0125被抓:夜寒威胁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因心中过盛的悲痛窒息而昏。昏了多久,我不知道,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云焱的怀里。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脸疲倦的云焱,正在望着我发呆,一双眼眸布满血丝,仿佛死寂了一般。

    我心中一痛,伸出手掌轻抚着憔悴的脸庞,心疼的问:“云焱,你怎么了?看起来憔悴了很多。”

    他不说话,只是怔怔的望着我,眼睛红的似乎能滴下血来,紧抿的唇,被咬的遍满齿痕,渗出的血已经干涸。

    “老公,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我见他久久不语,双唇咬出了那么多的齿痕,连忙从他怀里坐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脸庞,担忧的看着他,“老公,是不是,我又让你……”

    最后三个“担心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浓重的阴影袭来,我的双唇,已经两片血腥的薄唇衔住。

    唇齿间血腥一片,我的唇瓣被他啃噬的火辣辣的痛,身子被他的双臂,紧紧的卷在怀里,那力紧让我全身的骨骼一阵钝痛几乎窒息。

    可我没有推开他,搂上他的脖子,抛开唇齿的疼,回应着他。

    不知是不是我的回应,刺激到了他,他一把撕掉我身上的衣衫,以一种粗爆到疯狂的状态,进入我的身体。

    疼,撕裂般的疼,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许是看到我疼的眼泪直流,他才找回智理,停下动作,捧着我的脸庞,吻去我眼角的泪水,自责心疼的说:“老婆,别哭,别哭……”

    感觉到他吻我眼角泪水的双唇,止不住的颤抖,我吸了吸鼻子,搂着他的脖子,委屈的说:“轻,轻一点。老公要……”

    随之身下的痛意被一股酥麻感代替,在攀升在体内的微妙感,越来越密集,在他的努力下达到了颠峰。

    然而,他却如不餍足的野兽般在我身上,似无休止的掳夺释放。

    我本就失血过多,虚弱的身体,已经难以承受他的凶猛,像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躺在他的身下,任他予取予求。

    这一夜,我不知道我们做了多少回,只知道我是累昏过去的。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睁开疲惫的眼睛,就撞入一双深邃如古潭的眼眸深处,那双眼眸漆黑的像是一个无底洞,暗涌着勾魂的漩涡,只是看上一眼,便能把人的灵魂勾去,让我久久挪不开眸光,痴迷的望着他。

    便见他的唇离我越来越近,最终把我嵌入他的体内。

    这一次,不同于昨夜的凶猛,他的动作很温柔,即便我很累,却也轻易的被他挑起心中的万情丝,渴望他的进入,迎合着他。

    酣畅淋漓的索取,在二个小时候结束,我被他弄的几度昏过去,累的连喘息都困难。

    “你属狼的吧,不把我吃的渣都不剩,你不罢休是么?”我瞪着他,有气无力的说。

    他把我搂在怀里,深情的说:“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你吃的渣都不剩。把囚禁在我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我把身子侧向他,搂住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的颈窝,翁声翁气的道:“那可不行,整天对着你。就算你长的再帅再俊,我也会有审美疲劳的一天。”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吴青的声音响了起来:“帝君,言儿。冷宿醒了。洛宸让你们赶过去。”

    我听闻,顿时喜上眉稍。冷终于醒了,他没事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有了着落。

    昏迷前,我隐隐记得,耳边听到冷的声音。只是冷说的是什么,我也想不起来了。

    好像,昏迷前,我还做过其他的什么事情。只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和云焱一起到达铁链桥的记忆,之后的,全部都不记得了。

    期间的记忆,像是被抹去了一样,又或者说,遗望了一样。

    我连忙爬起来,可却感觉到有东西从身下流出来,臀下不知何地垫着一个软垫。

    我脸颊刷的一烧红起来,睁大眼睛瞪着云焱,云焱却是一脸邪笑的看着我,欣赏着我半起露在被子外的身子。

    我垂头一看,便见脖子和胸前尽是欢爱的痕迹,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尽管我们不是第一次欢爱,也不是他第一次看我的身子,可以这种姿态在他眼前,我还是羞的不要不要的,连忙扯住被子把身子裹住,红着快要滴血的脸不敢看他,“我要洗澡,快去给我准备水。”

    “吻我一下,叫我一声夫君,我就去。”他把嘴巴凑到我的嘴边,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唇瓣。我看到他唇瓣上齿痕消失,红唇花瓣,忍不住咬了他一口,唤了句,“夫君。”

    他满意的我你上捏了一下,便下床,穿上衣服,要我在床上等着,他去给我准备水。

    我自然乖顺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等云焱准备水回来。

    没一会儿,房门被推开,我以为云焱回来,正欲爬起来看去,“老公……”

    话才喊出口,我就哽住了喉咙,睁大眼睛,盯着走进房间的人,下意识的去摸枪,才想起来,我身上没有衣服,拿来的枪。

    我抱着被子裹住身体,往床角里退缩,一边在在心里通知的云焱,一边伸手去抓衣服,警惕的瞪着闯进来的人,颤抖着声音:“你,你想……啊……”

    我的话才出口,他身影一晃,已来到我的眼前,一掌劈在我的脖颈上。我眼前顿时一黑。就感觉一股力量,把我裹在被子里的身子扛到了肩膀上,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彻底的陷入了黑暗当中,在心里听到云焱迫切的声音传来。我却已经没有神智再回应他。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个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并且狭小封闭的空间,像是一个棺材。

    而我的身上除了一层被子,便能感觉到,我身上寸缕未着,寒意袭体。

    哐地一声后,头顶上方的棺材盖被一只手掌移开,一张阴冷的脸庞,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嗨,我们又见面了。”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夜寒。他明明被打入火焱域百年,怎么会在这里?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心脏砰砰的跳,声音克制不住的颤抖,“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他俊朗的脸上,露出极为可怖的冷笑,“白言,我有没有警告过你,离我哥远一点?如果以前没有的话,那么现在你给我听着。我是绝对不会让我哥和你这样朝三暮死的女人订婚,娶你这个勾搭别人未婚夫的贱人为妻。”

    经过之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夜寒有恋哥癖,可能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他之前就因为我出现在夜阑的别墅,用夜阑的匕首而要杀我。

    如今知道夜阑当着冥界和夜君的面,宣布我是他的未婚妻,且又跟我带上那白玉镯,必然更加以为我和夜阑订婚,不久便会结婚。

    “夜寒,我和你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生怕他会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情,连忙向他解释。

    可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力度大的几乎捏碎我的手腕骨。我看到他的手背和手臂上,留下狰狞可怖的烧伤,很是吓人。

    他紧捏着我的腕骨,愤恨阴冷的咬牙齿切道:“你带上我哥母亲临死前留给他的手镯。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你是他的未婚妻。现在整个冥界都知道,你是我夜家未来的帝后。”

    他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你有什么资格戴我哥母亲的遗物?你凭什么嫁给我哥?凭什么要我哥,陪你在无间地狱受七七四十九天的罪,却不来火炎域看我一眼?白言,你真该死。我今天,就剁了你的手,莫要脏了我哥的东西。”

    他说着,手里出现一把圆形四叶锏,朝我戴着手镯的手腕砍来。

    我吓的魂不附体,被帮起来,根本就挣扎不提了,眼看那锋利的四叶薄刃,要砍在我的手腕上,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尖叫的喊起来,“夜寒,那些不是真的,我跟你哥只是在作戏,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他那么做,都是因为你,夜寒,他是为了你……”

    千均一刹间,四叶锏的薄刃,停在了我的手腕上,皮开肉绽的疼,让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看到鲜血从我的手腕上涌了出来,顺着我的手腕蜿蜒流下。

    我恐惧的颤抖着双唇,红着眼眶,急促喘息着,“夜寒,我和夜阑,只是在做戏,真的任何没有关系。我喜欢的人,我爱的人是云焱。我和云焱早已经结下冥婚,不信,你可以看我的手指上,戴着冥婚的三魂七魄戒,这是不争的事实。”

    听了我的话,夜阑的脸上有所动容,眯起茶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我,“你说我哥是因为我,才和你做戏?”

    见他停下手来,我知道我求生的机会来了,忙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恐惧,“你杀我,惹怒了云焱,才会打入火炎域。夜阑是为了救你出来,才会帮我,脱离玄家的陷害。陪我在无间地狱为祭魂超渡七七四十九天。也是为了让云焱放你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