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197爆怒:下缉杀令

0197爆怒:下缉杀令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阑定定的将我瞧着。似乎在确认我话中的可性度。

    我面上不动声色,坦言的迎视他的眸光。

    我这话说的,是认真的,并非是敷衍或者是欺骗无阑。

    云焱可以没有孩子,但我言氏一族的血脉,不能断送在我这一代。

    我可以不要我和云焱的孩子。但不会不要我言家的后代。

    至于无阑最终的理解是什么。这与我无关,我只对我说的话负责。

    其他人如何想,如何猜测,却不是我可以左右的。

    许久之后,无阑才悠悠的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喝了我的血滋养,长大之后,他的身体里同样会流着我的血液,他在你肚子里有任何问题和危险,我都会第一时间感应到。所以,你最好不要隐瞒我,你也隐瞒不了我什么。”

    他说着,解开我的穴道,“至于巫族族人的魂魄,收我来处理。”

    解开穴道,我浑身的神经轻了些许,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

    但呕在心里的那口气,却是不上不下,“我跟无阑说,巫族族人的魂魄交给你处理没有问题、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说着,一手扶胸,一手摸着肚子,面色上露出难受的神色。

    无阑见状,以为我肚子不舒服的厉害,连忙用手扶住我,担心的问:“你怎么样?要不要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我摇了摇头,虚弱的说:“不用。你只要让我做一件事情就好。”

    说罢,我捞住他的脖子,把他按下来。抡起拳头就是一顿海扁。

    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明明是契约了个仆,谁知契约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子。

    今儿敢干出点我穴道,掳我走的事情。下一次,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情。

    无阑哪料到我会突然出手,被我打嗷嗷直叫,“美人儿,别别别,我知错了还不成么,你可千万别动怒, 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啊……啊,我英俊潇洒的脸……”

    “小子,你的脸重要,还是我肚子里的孩子重要。”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双眼喷火的瞪着他,唇上却是勾画着极致的弧度,“肚子里的孩子,心中郁结太深,闷了一肚子的气,如不消散此气,恐会伤心伤身又伤神,你说,该怎么办?”

    无阑哭丧着一张脸,双眼委屈的看了看我,又在我肚子上扫了一眼,扁扁着嘴,豁出去似的把脸一捂,那叫舍身为已,“来吧,本少为了你那个小家伙就拼了。你可千万不要打本少的脸,本少就靠这张脸混饭吃的,你要是毁了本少的脸,本少死给你看……”

    我见他双手紧捂着脸,翁声翁气,不免觉得好笑,就说:“你放心,我绝对不打脸,我保证……”

    片刻后,抗议惨叫声,撕破清晨的天空,“啊……说好了不打脸的,你不守信用……”

    “我只说绝对不打脸,可没有说,不打你的脸。”落在无阑脸上的拳头,跟雨点似的,看着他哀叫连连,我撇嘴自得一笑,“我只对我说的话守信用。至于你怎么理解,怎么想,那都是你的事……”

    无阑欲哭无泪,直到我打的无力,拳头发疼,才放过他,让他爬在地上,扁着嘴巴,委屈的盯着我,“算你狠。”

    我拍了拍手,轻蔑的瞥了他一眼,“活该。我不介意,你继续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发泻了一顿火,心里的气也解了不少。

    休息了片刻,就往城门走。

    没走几步,就听到前方传来狂奔的马蹄,紧接着,一批人马闯入我的视线。

    为首的,是骑在一匹棕色骏马背上的云焱。而后,是成子衿与一批羽林军。

    看那气势和扑来的强烈煞气,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云焱身上的杀气。

    云焱的人一直在暗处保护我的安全,我被无阑带走,云焱必然清楚。

    如今杀气腾腾奔来,只怕,免不了要和无阑来一场硬战。

    我本就感觉不舒服,见云焱赶来,索性不往前走,等着云焱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云焱的马停在了我的面前,见我脸色不太好,原本的满面愤怒,豁然间担忧起来,一个漂亮利落的翻身下马,落身到我面前,二话不说,揽腰把我横抱在怀里,就朝后方来的羽林军跑去。

    我这才看见,在成子衿的身后是一辆豪华马车。

    “韩誉,快。”

    抱着我还没进马车,他就冷声焦灼的喊道。

    韩誉是云焱的私人御医。也是暗医,在巫恒当持大国师时,一直未露过面。

    但自从我怀孕之后,一直都是韩誉在暗中调理我的身子。

    “我没事。只是有一点累。”见云焱满面担忧,眼眶有些泛红,我伸出胳膊,揽住他的脖子,昂起下巴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看着他通红的眼睛,“让你担心了。”

    他面上没有表情,平静冷淡的让人无法探索他的内心,此刻压抑着怎样的情绪。

    他就那样定定的将我瞧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动也不动,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我,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情绪,即便他极力克制隐藏,可还是让我捕捉到了,他心底的恐惧和害怕以及那随时都会溃不成军的崩溃感。

    我心脏猛地一揪,丝丝扯扯的痛了起来,那痛,像是被便一只大掌,不紧不慢的撕裂着心脏,血随着,不断的往外溢,蔓延到四肢百骇,几乎让我难以呼吸。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贴耳听着他的心跳声,才发现,他的心脏微弱的几乎听不到,如不摒弃一切杂声,用心去听,根本无法听到他的心跳。

    他的身体很冷,很冰,浑身的血液,好像都结成了冰,抱在怀里,都冒着彻骨的寒气像个死人。

    我神色大惊,连忙抬头看他,只见他眉宇间渗出丝丝黑色的戾气,把他整张脸,都笼罩起来,可怕至极,“云焱你……”

    我的话才出口,就见眼前阴影袭来,双唇已被他堵住。

    痛意,瞬间从双唇蔓延全身。

    他像是疯了般,疯狂的啃噬着我的唇瓣,鲜血迅速在唇齿间蔓延,我疼的想要推开他,却感受到他颤抖着身子和唇齿,边狠戾的啃噬着我的嘴唇,边狠狠的说:“想和那个人双宿双飞,你做梦。我不会放你走,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除非我死……”

    我眼皮一跳,莫非,云焱知道冷已经被洛宸和洛篱救走了,以为无阑带我走是为了和冷远走高飞?

    算算时辰,他确实也应该收到冷被人劫走的事情。所以,现在带着羽林军来追我,是为了阻止我跟冷私奔,还是为了杀冷。

    想到冷的所受的痛苦,我心里忽而漫出深恶的痛恨,一把推开云焱,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冷冷的瞪他,“我已经答应过你,和你重新开始。忘记过去,你为什么还要折磨冷?我和他之间,错的人是我,是我要嫁他,是我要他娶我。我已经害得他成为一个废人,已经背叛了他嫁给了你,你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

    他被我这一巴掌打的怔住了,猩红的眼睛冰冷的看着我,咬牙切齿的说:“他果真是你救走的。”

    “是我救走的,那又如何。”我毫不畏惧的迎视他的眸光,冷声道:“他的命,是我救的。这世上,除了我,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即便是你,云焱。”

    我的话,像一把火豁地的一下就点燃云焱这即将喷发的火山。

    他猛的扣住我的双肩,我肩膀上传来钻心的疼,知道挣扎不了,索性不挣扎,面不改色的盯着他。

    我的倔强和维护冷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他。

    只见他嘴唇咬出了血,眉宇渗着杀气,爆怒的吼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我不免觉得他的话可笑,若这世上,只有一个值得我全然信任,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我的人。

    那么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云焱。

    “他是唯一值得我信任的人。”

    我知道,这话听在他的耳朵里,比拿着一把匕首桶他的心脏,还让他心痛难受。

    可他会心痛,会难受,会因为,我对冷的信任,而愤怒的发疯。

    那么冷同样,也会有他的所有情绪。

    只要看到他有多痛,就让我想到,冷会有多痛。

    我对他的恨,就更深一分。

    “好,好好好。他是你唯一值得信任的人,那我的呢?在你心里,我是什么地位?”他颤抖着手和身子,根本不敢听我给他的答案,不等我回答,就无法控制的咆哮起来,“你和他这辈子都休想在一起。哪怕是下地狱,付出永不超生的代价,我也不会你们在一起,他必需死,必需……”

    狠狠的撂下这句话,他愤恨的甩袖下了马车。

    我听到马车外传来韩誉唯唯诺诺的声音。以及云焱杀气冲天的狠戾声,“成子衿,孤命令你带领羽林军全力缉杀冷宿,洛城,洛篱三人先杀后奏。来人,把他抓起来,关押天牢。”

    前面的话,是要成子衿缉杀冷和洛城,洛篱三个人。后面,则是命令人,拿下无阑。

    以无阑的实力,只要他自己不想被抓,那些羽林军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我并没有出现阻止。

    我越是阻止,云焱只会越愤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