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206阴蛊:谁都别逃

0206阴蛊:谁都别逃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赶到山谷入口,就看到无数的障尸,个个面色青黑,身体僵硬机械的张牙舞爪,朝山谷里涌去。

    而巫恒,似乎早知道我会带着援兵来,早已经在山谷外等着我,“言梵,好久不见。很庆幸,你还活着。”

    他的眸光,在我的肚子上面游视了一眼,其话,不言而喻。

    自然是指,之前被夏臧月下巫术一事。

    如果,那夜,不是我碰巧也在林子里面。

    我这一条小命,哪能活到现在。

    即便,最终没有被巫恒和夏臧月计划着被云焱杀,也会被他们杀。

    只可惜,他们算准了云焱会出手。却没有算到,我会也在。

    “废话少说。”救人如救火,我可不愿意和巫恒这个仇人,在这个时刻,浪费宝贵的时间,云焱还等着我去救,我手掌一挥,身后大军,立刻搭弓拉箭,对准巫恒和那帮面相可怕的障尸,等待我的命令。

    我说:“巫恒,残害那些无辜的百姓,只会让你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交出解药,放了那些百姓。我们的恩怨,我们了结。”

    巫恒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可遏的大笑起来,“言梵,别傻了。你还不明白,什么下地狱,永远不超生,我根本就不在乎,因为那些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他指着他身后的障尸们,笑的猖狂,“这些无辜的百姓,不是被我害死。而是因你言梵而死。这个罪孽,要你言梵来背,下无间地狱,永不超生的人,也会是你言梵。如果你想救活这些百姓,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跪在我面前,向我磕头认输,自废一身武功和法力,废掉双眼,从此之后,臣服于我,便放了拿出解药,放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他语气说的风轻云淡,可说出的话,却是歹毒阴险,配得他那一张俊儒的书生脸,竟一点也不显得为违和。

    “想象很美好,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梦了。”

    跟巫恒这种疯子,根本无法沟通,我手掌一挥,一声令下“放箭”

    四周传来,一阵阵咻咻咻的谢箭声。

    只见夜幕下火光蹿天,密密麻麻的箭矢,像是下了一场箭雨般,朝巫恒那帮围杀上来障尸射去。

    巫恒大掌一挥,一团强大的黑风,轻易卷走射向他的利箭,身形陡闪间,已朝我袭来。

    我手中的锁魂鞭,在刹那间,如盘龙黑龙,飞快的朝袭来的巫恒腾飞去。

    巫恒轻蔑一笑,身形骤然一闪,轻易躲过锁魂辨的攻击,他的力量又强大了很多。

    “言梵,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能力跟我斗。我劝你,识趣点,乖乖认输,我还能留你一条小命,否则,打斗刀剑无眼。”

    “哼,你未免太小看我言氏一族的实力。”我从马上飞跃而下,挥舞着锁魂鞭再次朝巫恒攻击去,“赌注没结事,鹿死谁手,尚不知。”

    “呵呵……有意思。言梵,我就喜欢你这股狂傲嚣张的劲。”他笑如的和善,带着几分调侃,“如果你能早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说不定,真的会喜欢上你。”

    他说着,掌心朝我甩出一团团冒着黑烟的火球,袭击力虽是凶猛,却未出全力。

    我猜想,他是想要拖住我的时间,不让我第一时间赶去救云焱。

    此时,千人军队箭雨千发,已死大批障尸,朝山谷里面杀去。

    因为提前跟他们普及,这些障尸只是中了毒的人,所以,军队们并不害怕,眼见无数障尸死在箭下,士气大增,呐喊着,撕杀着朝山谷冲。

    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巫恒既然早知道我会来,又岂会坐以待毙,等待我带兵来救云焱。

    想到这里,我在防御云焱攻击的同时,立刻嘲大军喊去,“众军听令,全部撤退。”

    “哎……太迟了。”巫恒这会儿阴冷一笑。

    就在此刻,闯入山谷的军队,被山谷入品喷出来的障雾笼罩。

    来之前,为了防御他们可能会中毒,我给他们每人都喝了符水,这些障尸一时半会儿,入侵不了他们体内。

    可我担心的是,巫恒会在入口出也设下阵法。

    若这些军队,识入阵法,被捆其中,那么,就算他们不会中障雾的毒,也会被阵法里面的障尸群攻。

    是的,我肯定,巫恒设下的阵法里面,绝对有大批的障尸。

    果然,我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山谷的入口,被巫恒摆了一个八卦阵,阵法里面遍满障尸,那些被困入阵法的兵,即便手中握着画了符的刀剑,也没能逃过一劫。

    我从赶紧阻止那些,还没有闯入阵法的兵入山谷,要他们马上后退。

    阵法不破。不能入谷。

    奈何,巫恒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猛,让我无法脱身。

    而此时,夏臧月也不知从何冒了出来,朝我甩来无数的毒虫。

    我尽管躲的快,可还是被突然偷袭的夏臧月甩来的毒虫爬到了脖子上,咬了我脖子一口。

    尖锐的蛰痛感,瞬间袭满全身,大脑一阵抽疼。

    我心下不好,这毒虫不仅满剧毒,更重要的是,它是夏臧月养的蛊虫,中了蛊,除了下蛊之人可解,任何人都解不了。

    我连忙抬手去抓脖子上面的虫子,可我显然低估了夏臧月专门为我养的阴蛊。

    我的手,还没碰到阴蛊虫,它已经从我的脖子,钻进我的体内。

    彻骨的寒意,瞬刻间席卷我全身,整个人就好像坠入了冰窟窿里一样,冷的骨子里的血液都凝结成冰。小腹传来的剧痛,几乎让我疼的昏厥过去。

    可我此刻,顾及不得小腹的痛疼,也没有时间顾及,除非,我想死。

    因为,夏玄月手中的利剑,已朝我握着锁魂鞭的手斩来,恶狠狠的说:“言梵,你的命还真大,中了巫术,还能活下来。既然你命大,我也不介意让你再多活些时日。我今儿就要看看,一个言咒师没了手,还能怎么画符,斩妖除魔。”

    剑气劈来,凌厉冷冽,我已感手臂传来刀割般的疼,竟然在阴蛊的发作下,动弹不得。

    眼看夏臧月手中的剑,就要砍下我的胳膊,我心跳几乎停止,身上出了层冷汗,衣服都浸透了,夜风吹来,寒意入骨,浑身的毛孔,在这一刻,似乎都张开了。

    也在这一瞬间,我大脑豁然冷静异常,猛地抬起左手,朝夏臧月砍来的剑,猛的弹出手指尖。

    细如发丝的冰蚕丝,如一条令人防不可防的灵蛇,飞射出去,缠住了只差几公分就砍到我胳膊上的剑。

    夏臧月显然没有料到,在她阴蛊毒的控制下,我还能够动弹身子,做得了反击,当即一愣。

    旋即,恨意爆发,怒火冲天,挥掌击我胸口打来。

    我已在她愣神之际,猛地拉紧手中的冰蚕丝。并在同时,以冰蚕丝借着夏臧月手中剑的力量,吃力的侧身躲开夏臧月的攻击。

    与此同时,收紧手中的冰蚕丝。冰蚕丝细如发丝,却是坚韧到无坚不摧,割断刀剑,如同削泥割发。

    毫无意外,夏臧月手中的剑,被我手中的冰蚕丝割成了两半。

    夏臧月哪想到,我手中的冰蚕丝,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看到自己的爱剑,被冰蚕丝割,怒意滔天。

    我既得了手,又哪会让她再占上风,对我先一步发动攻击。

    冰蚕丝割断剑身的瞬间,我已经注入内力入冰蚕丝,朝夏臧月的脖子缠去。

    这一次,我不会再对夏臧月手下留情。

    不为别的,也要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要夏臧月陪命。

    “月儿,小心。”

    见冰蚕丝朝夏臧月的脖子缠去。夏臧月一时间无力还击,一旁的巫恒担心的惊呼出声,飞扑向夏臧月,试图推开夏臧月。

    我心中冷冷一笑,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冰蚕丝的另一头朝巫恒的脖子缠去。

    巫恒大惊失色,情及之下,以掌力推开夏臧月,另一掌力,朝我发来。

    我扯着冰蚕丝的手一抽,原本缠向夏臧月的冰蚕丝,迅速的缠上巫恒的挥来的大掌,纵身一跃,堪堪躲过他挥来的掌力,丝毫没有犹豫的扯紧手上的冰蚕丝。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声响,空中血雾弥漫,一只断掌飞了出去,落在地面上。

    巫恒痛苦握着失了手掌,喷血不止的手腕,满脸痛苦的哀叫出声。

    “恒哥哥。”夏臧月被巫恒推开后,才反应过来。看到巫恒的手掌被割断,手腕处血流不止,当即吓的脸色惨白,从地上爬起来,飞奔到巫恒面前扶着他,“恒哥哥,你怎么样?”

    我收回冰蚕丝,趁胜追击,再次朝夏臧月的胸口甩去冰蚕丝,我知道,巫恒是不会让夏臧月受伤,一定会救夏臧月。

    果然,巫恒苍白着脸,咬牙痛苦的推开夏臧月,迅速旋身闪开,朝夏臧月喊道:“月儿,快走。”

    “走?”我冷笑,一手朝巫恒弹射冰蚕丝,另一手朝夏臧月甩去锁魂鞭,“今天,谁也别想走。”

    夏臧月快速躲开我的攻击,阴笑道:“言梵,你已经中了我的阴蛊,那是我特意为你养的,不仅喜欢食五六个月大,还在母体腹中的胎儿,还喜欢吃食人肉饮人血。它会一点点的蚕噬你肚子里的贱种,吃了你的五脏六腑,直到你整个人被活活的蚕食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