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224情蛊:只言片语

0224情蛊:只言片语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月惜心有余悸的长吁一口气,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瞅着白云景,嘟着小嘴,抱怨,“都怪二少,躲在我身后故意吓我。”

    白云景一个爆粟落在她的额头上,深感无奈,“你可是鬼精灵。鬼见你,都怕三分,你还怕被吓?”

    说着,他俊美的脸庞,逼到古月惜的面前,鼻子碰到古月惜的鼻子,眯着幽黑的眼睛,勾唇邪笑,“再说,背后不说鬼,又岂会怕鬼?”

    “我我我……我可没说你,没有,没有……”

    古月惜连心摇头又摆头,的朝向白云景澄清。

    见白云景逼近自己,眼神含笑,她不用的打了个寒颤,伸手抓住我的胳膊,跟白云景说:“不信你问梵儿,我们在说他和帝君,没有说你,真的……”

    说着,还扭头来,朝我投来求助的眼神,示意我帮她。

    我无奈一笑,看着白云景,“二少,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这丫头少根筋,你不点破,她永远都不会懂得。”

    白云景听到我的话后,神情一怔,看着一脸恐慌的古月惜,又扭头来看我,勾唇轻笑,“你应该是在九居山,却还是回来了。可想过,回来后,即将面临着什么?”

    我看着越来越近的那辆马车,眼底闪过一丝笑道:“不管是逃避,还是面对。都改变不了我爱他的事实。就算我不承认,欺骗自己,也欺骗不了自己的心。所以,我不打算再隐藏自己的感情,也不想在互相伤害。”

    白云景深深的叹了口气,眉心紧蹙,神色凝重的跟我说:“言梵,你能够放下家仇族恨,让我很意外。或许这是爱的力量。但有一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任何事情,都有因有果,不能只看表面。”

    他伸出手指,点了点我心口的位置,认真而严肃的说:“凡事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就算整个天下都负了你。在这个世上,也有一个人,宁可负尽天下,也终不会负你。”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那一定是他。

    我把眸光落城楼外。

    马车已经到了城楼下,城门大开,守卫总兵,出城迎接,两排成两条长龙。

    先从马车上面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焱,一袭绣云团龙纹的玄袍加身,发束高冠,刀刻般的五官,俊脸风华,还是那秀的俊美绝伦,无论出现在哪里,都能够夺了日月光华。

    我的心,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乱了固有的旋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有一种,万里奔拥他的冲动。

    然而,就在下一瞬,我的心,仿佛被刺骨的寒冰寸寸冰封。

    眸光与所有的注意力,都聚在随后云焱身后出现的一位女子身上。

    那女子眉眼风情无限,面带桃色,唇似点樱,身姿玲珑,一笑倾城,宛如仙子。不是素有东瀚第一美人之称的夏臧月,还能是谁?

    云焱把夏臧月从马车上面抱了下来,像是抱着一件珍贵的宝物一般温柔小心。

    夏臧月乖巧的在他怀中,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一脸的娇羞与幸福。

    俊男美女,金色的晨光下,相拥而来,美的,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就连我看了,都觉得他们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球。

    我是什么样的感觉?

    或者说,我的心是什么感觉,我已经不知道。

    除了疼,我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曾经我以为,我可以很淡然的面对,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承诺和感情。

    可这一刻,我的心,明明确确的告诉我。

    我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城楼下的那个男人,是我的男人。他爱我,这一辈子,也只能爱我,吻我,抱我。

    别的女人,休想。

    更何况,还是残害我和腹中孩子的凶手。

    “那女人是谁?”古月惜扯着我的胳膊,盯着云焱怀中的夏臧月,恍然大悟的说:“哦,我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夏臧月吧。”

    我没有说话,拂开她的手,转身朝下城楼。

    “你去哪?”白云景一个闪身,来到我的面前,“回宫吧。”

    我答非所问,“巫恒是不是也在?”

    白云景没有立即回答我,只是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城楼外。

    我顺着他的眸光看去,就看到巫恒从后面一辆马车里面走了出来。

    我感觉到胸口压抑的火瞬间爆炸,心疼和理智都在这一瞬间崩塌。

    “噗……”

    蓦地,一口气血从我的喉咙里喷了出来,肚子里猛的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眼前的视线越来黑,身子陡然一颤,倒在了城楼上。

    “梵儿,你怎么了?”古月惜的惊叫声,刹那打破了城楼的寂静。所有的人,都抬头朝城楼上看来。

    云焱抱着夏臧月,也停下脚步,抬头看来。

    我已撤除身上的隐身术,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到我。

    许是我的出现,太过突然,也许是因为,没有几个人,真正的见过我。

    忽然看到城楼上有人出现,立刻有人喊,保护皇上,捉拿刺客。

    古月惜也随之撤去隐身咒,急声朝涌上城楼上的官兵怒道:“都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这是梵妃娘娘。你们谁敢抓她。”

    我抓住古月惜的手,支撑着身子,咬牙不让自己倒下,眸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城楼下的两个人。

    云焱抱着夏臧月正在看我。夏臧月看到我时,眼里流出嫉妒愤怒的眼光,可很快,便流露出一副女儿家的姿态,倚在云焱的怀中,颤抖着身子,似惊吓了般喊道:“妖,妖孽……”

    云焱垂下头,看着怀中受到惊吓的夏臧月,不知道跟夏臧月说了什么。

    抬头再次看来时,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水,眼底一片冰冷,毫无温度的声音,我情的下令,“来人,将城楼上的两个刺客拿下。”

    刺客?

    仅仅只是两个字,就像一把刮骨的刀子,狠狠的刺在我的心上,疼的我快无法呼吸。

    我紧紧的攥着古月惜的手,借着她的力量站了起来,迎视着城楼下云焱的冰冷的眸光,“云焱,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云焱眉心紧蹙,脸色更加阴沉,看我的眸光也愈加的冷冽犀利,“犯孤的名讳,罪加一等。”

    “罪加一等?”等到他的话,我忽而笑了起来,“不知道,皇上准备如何处置?”

    “打入天牢。”他嘴里毫不留情的吐出一句带刀子的话,甩的我一身血。

    “帝君,帝君……”眼见云焱抱着夏臧月进了城门,古月惜连心喊道:“帝君,她是梵妃娘娘……你怎么……”

    我抓紧古月惜的手,拉了她几把,示意她不要喊了。

    她不解我此举,迷惑的看着我,“梵儿,他许是没有认出你,你为何不告诉他你是言梵?”

    “告诉了,又能怎样?”我说放开她的手,转而看向白云景,“你应该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不对?”

    白云景皱起的眉头,又深了几分,“他原是想要把你送走。可你最终,还是回来了……”

    “是不是情蛊?”

    除了情蛊,我想不到其他。也无解释。

    只有情蛊才会让他彻底的忘记我。

    才会让他,爱上另一个女人。

    原本我以为,他是因为我,和巫恒和夏臧月之间有了协议,才会在夏臧月的面前故意对我冷淡。

    可他刚才看我的眼神,那么的陌生而冷漠,那么的无情而残酷。

    那不是装,不是演戏,能演的出来的。

    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他怀中的那个女人。再也看不到我的存在。

    就算我在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我是谁,他的记忆中,再也不会有关于我的所有。

    哪怕是只言片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