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天庭打玄幻 > 第一百八十七章:三皇子林尘?

第一百八十七章:三皇子林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祖龙血脉的变化,下一刻,陈小陌脑中多了许多虚幻影像,定神去看,竟是祖龙血脉内的一种招数的修炼方法。“这是?”陈小陌神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如此功法,太过严苛,甚至没有修行的必要。大半符文,记载的文字仅仅只是一招,用完之后,修为尽废,十死无生。

    “这果然只是一步强身健体的功法”陈小陌无奈苦笑,前边小半部文字记载的只有龙体修炼之法,好不容易看懂剩余的文字,竟然还是无法使用之招。想必祖龙给他这血脉之时,也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练还是不练,这是摆在他眼前唯一的问题。其实他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因为除此之外,他也不会其他任何龙体招式的修炼方法。不论任何功法,心法与招式都是相辅相成的,单单修炼肉身,除了能增加肉身的质量外,别无它用。招式需要法力来辅助,修炼之时,对法力的提升亦是不可忽视的,很多时候,体修都会单修肉身,不太注重招数的修炼,因为大多招数的运转之法都会帮助炼体。

    像祖龙血脉上这样近乎纯粹的心法招数,世上已经不多。“练吧”陈小陌轻声一叹,旋即闭上双眼,按照脑中虚幻影像,开始修行这纯粹“玩命”的招式。他很清楚,若真有一天被逼的使用此招,是生是死可能已经不是首要之事。一刻之后,帐篷之内,微弱银色的光芒隐现,陈小陌周身,片片寒霜凝结,从空中飘下,待落在地上后,又悄然消失。

    同一时间,供奉老者和落落都心生感应,睁开双眼看向陈小陌所在帐篷。“看来,我还有什么事情不知道”落落双眸眯起,轻声道。如此真气波动,绝不应该是一位筑基不久的新人所有,虽然对她还造不成威胁,但已经超出了寻常筑基中期甚至筑基后期的承受范围。

    “要突破了”片刻后,老者苍老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芒,沙哑道。果然,话声方落,陈小陌所在的帐篷外,灵气疯狂汇集,如潮般涌入其中。“好大的动静”就在这一刻,修士中不少高手也有了察觉,纷纷望向灵气涌动的方向,观此动静,几乎已相当于筑基突破金丹突破时的波动了。“罢了,我便助他一次”落落神色微凝,纤手一挥,一道浩瀚灵力飞出,直直掠向宁辰所在的帐篷。几乎同一时刻,老者的方向,一道剑气飞出,同样没入了陈小陌的帐篷。两位金丹的强者出手,灵力浩瀚如海,硬是将狂乱的天地灵气化为清流卷入陈小陌体内,片刻后,乱象停止,重归平静。

    幸亏分身把金丹气息变成了筑基,不然可露馅了,陈小陌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渐渐淡去,修为终于稳定到金丹中期。境界稳定,陈小陌正欲平复周身气息,就在这时,大地远方,一道不沉不慢的脚步声缓缓而来。老者、落落神色都是一凝,一步迈出帐篷,定神望向远方缓步而来的身影。在场修士也感受到那无与伦比的强者气息,神色凝重的看着来者。

    夜色中,一袭红衣迎风猎猎,淡漠的气息,沉稳的脚步,面虽年少,却有一股宗师风采,让所有人都是感到那强大的压迫。“魏国之人”老者脸色难看,毫无掩饰的魏国之人特有的气息,他年轻时曾经遇到过一人,与眼前人气息几乎一模一样。来人止步,周身气息荡开,神色淡然。“在下,林尘!”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最让人惊叹的名字,魏国三皇子,魏国年轻一代第一人,元婴之下近乎无敌的存在。话声落,老者神色微变,这是最坏的情况,同是金丹巅峰,他却毫无把握能拦得下眼前之人。

    “交出神龙血脉,我放你们离开”林尘扫了一圈,最终定睛在落落身上,他方才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神龙血脉的气息,若非离得近,他差点就忽略过去。“我身上没有你所谓的神龙血脉,你找错人了”落落眸子一冷,道。“那便得罪了”林尘不再辩驳,脚下一动,身子顿时从原地消失,右手探向眼前女子。“唰”危机之间,一道剑光横于两人身前,老者古剑出鞘,划出一抹惊人的虹光,力挡皇子脚步。

    林尘眉头一皱,身子闪过几个残影,避过剑光,左袖随意一挥,掐印成术掠向老者,同一刻,脚步未停,右手继续探向落落。

    “哼”落落不惧,纤手划动,破空声嘶鸣,同样一掌,迎向君林尘。“嘭”双掌交锋,狂岚怒卷,两人脚下,大地开裂,砂石狂飞,骇人之威,震骇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另一边,老者举剑接过另一道法术,身子退后半步,体内气血翻腾,眼中凝重之色更浓。远处,陈小陌早已收敛了灵力,在场只有他一人知晓林尘口中所说的神龙血脉是何物,不过,他的身份太不显眼,没有人会怀疑到他身上。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祖龙血脉居然透过了分身舍下的遮盖引起他人的注意,更没想到,能有人可以感应到这血脉的气息。“魏国三皇子”宁辰神色凝重,他听过林尘的名字,此人在整个魏国并不算陌生,魏皇之子,千年来最强的皇子,年仅二十有余,却已触碰到元婴的壁垒,被誉为天下年轻一代最先步入元婴之人。为了此行,他向月儿了解过不少天下强者的消息,这林尘便是其中之一。

    月儿当时特意向他叮嘱,除了仙人您外,其他人若遇到林尘,只有一个字,逃,即便明知逃不掉也要逃。元婴下最强之人,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三皇子很少出皇宫,但每一次出现,皆留下让世人震惊的战绩。从未战败过的强者,总是令人尊敬,即便是魏国之人,亦让各大宗门不少年轻人视为一生追逐的目标。战场之中,眨眼已过十数招,掠出数百丈远,林尘以一敌二,依然不落下风,招起招落,浩瀚的法力压制一切。

    落落与老者亦非凡人,尤其是落落,一双纤纤细手,出招狠辣无情,招招逼命,不离要害。三人周围,大地残破,面目疮痍,强大的破坏力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其中。眼见小姐出手,金丹首领担心有失,与七位强者欺身上前,欲要插手三人的战斗。“不可”老者神色一变,出声喝止,然而,已经晚了。“愚蠢”林尘一声冷哼,怒上眉色,手一举,招起天地变,惊雷掩四面,狂风怒岚中,七位金丹强者连同首领数声闷哼,嘭嘭飞了出去。“龙神破”惊世之招,沟动神龙变化,撼世之威打破人类认知极限,但见神之子手上,龙鸣滚滚,撼动天地,威势恐怖的要将空间都撕裂。

    “一雪缥缈,天地一剑”面对毁灭之招,老者全神以对,剑动飘雪,千百剑影化为一招,一剑无情,掠向三皇子。“妙手生花”另一边,落落凝神,周身法力提上巅峰,法力激荡,空气温度顿时为之一降,雪花飘散,如同寒冬降临。“轰”但见三人极招相碰,时空如同炸开,空间疯狂扭曲,狂沙怒卷,狂浪震天,百丈目不能视,骇人的景象如同天地末日。

    远处,陈小陌被他们的战斗吓到了,mad原以为自己天才没想到原来还大有人在,不过自己无所畏惧。“呃”狂沙散去,战场三人,分立一边,片刻后,老者一口逆血呕出,血染荒土。落落体内法力震动,嘴角亦溢出一抹鲜血,显然已受了不轻的伤。两人前方,落落衣衫稍乱,周身的气息却依然强大到让人绝望,三皇子之名,骇人心神。“交出神龙血脉”林尘上前半步,淡淡道。平静的话语依然不带半分威胁,然而,那强大的压迫却如同重锤砸在众人心头,不远处,首领与七位金丹强者倒落血泊中,渐渐散去最后一丝气息。

    “办不到”落落也被激起了火气,冷声道。“可惜”林尘一声轻叹,不知在感慨什么,旋即催动真力,欲要结束这一场无谓的战斗。就在这一刻,极远之处,一股尊贵霸气的气息闪过,林尘神色一变,真气收敛,身子化为流光,眨眼掠向远方。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落落和老者都是一怔,下一刻,落落回过神,沉声道,“拔营,立刻出发”“是”众人反应过来,立刻动手收拾行装,行帐之间,一位极其不显眼的修士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却也不敢表现在脸上,低头收拾东西。太可惜了,若是落落小姐死在三皇子的手中,对太子而言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如此以来,不仅可以让太子登上皇位机会更大,还可以给那些大家族一个打击。

    那一位算到了三皇子会来,却没想到到了最后的关头,三皇子会无故离去。

    队伍趁夜继续寻找传承,车轮吱吱作响,修士对于暂时由副首领代职,五百修士如今剩余仅仅四百人,普通人死伤过半,谁都没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竟会发生如此多事。最难众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至今还不知道暗中出手的究竟是何人。甚至,为何魏国的三皇子会出现在这里,都是让人难以明白之事。

    就在陈小陌把林尘引开后,他在不远处等待,远处,一位红衣男子斜面走来。红衣衣男子看到眼前的一人明显也是一愣,在这茫茫大地中,那人身上澎湃的神龙血脉气息。有一句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小陌从林尘身上感受到了杀机,眉头轻皱,还未来得及细想,便见一道冷冽的剑光掩面而来。“嘭”剑指相接,荡起一瀑雪花,三皇子出剑,快至转瞬沦亡,一剑至身前,剑风逼面。陈小陌轻笑左手双指定住剑身,顺势一转,剑锋转向一边,卸力于无形。同一时间,青木出鞘,半挽寒光,炎阳激荡,一剑破空。男子神色不变,左手伸出,一把抓住青木,火星四溅,竟是一双奇异金属锻造的手套。

    陈小陌双眼一眯,手中墨剑再添三分力道,嘭地一声,硬是坚硬的手套斩出一个半指深的口子。丝丝鲜血顺着墨剑剑锋流出,三皇子首度见红,握剑的手一转,剑身分解,剑中取剑,刺向陈小陌心口。“无耻”陈小陌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声,却不曾检讨自己曾经是否更加不要脸。

    剑中藏剑,令人防不胜防,然而,陈小陌却遇到过比这更凶险的情况,所以,他动了。身形不退反进,转身的刹那,青木回斩,如死神的镰刀,划过一道青色的光华。青木剑很快,招式也很刁钻,但陈小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感觉到了力不从心,这一剑,慢了。最起码,比他在面对神族时慢上许多。“哗”衣帛裂开,划出一瀑血花,三皇子连退三步,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剑。陈小陌心情烦躁,很不满意,他的身体较之当时变慢了,速度也跟不上。这其实不难理解,陈小陌很久没动手了。

    三皇子不退反进,以伤换伤,陈小陌手臂破口。

    陈小陌法力激荡,笑道:“再见,下次没事定当把你斩于剑下”。三皇子想追,发现力不从心。

    老者,闭目疗伤,旁边,陈小陌靠在坐骑上,静静地消化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他必须得装作很震惊的样子。“怎么样”老者睁开眼,看着一直沉默的陈小陌,道。“匪夷所思”陈小陌笑着道。他往日太小看归云界了,是他孤陋寡闻也好,还是坐井观天也好,他从未想到归云界有人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冲击力。林尘,年轻第一人,无愧他之名。

    老者点了点头,在他看来陈小陌表现的已经足够好了,他第一次接触真正的感受时,表现的远不如后者这么平静。“他是三皇子,值得任何称赞”老者说了一句,旋即闭上眼睛,继续运转法力疗伤。修炼之路,需要自己去走,他可以提点一句,却没必要说的太明。

    不过陈小陌并没有在意老者潜在的话,三皇子还不是被子里击伤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带着天庭打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衣北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衣北陌并收藏带着天庭打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