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天庭打玄幻 > 第二百一十七章:屠魔(二)

第二百一十七章:屠魔(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蝼蚁般的存在,居然伤了吾,尔等实在让吾生气,给吾去死吧”

    话语间,魏皇攻势再起,狂暴的能量汇聚而来,风云为之变色,黑暗突如其来,遮蔽了天日,整个东垣平原仿佛人间地狱,躲藏在深林,洞穴,残存的人,兽都在悲鸣,世界怎么了,要毁灭了么,我还没活够啊!

    魏都上空,乌云滚滚,雷霆密布,归云千年以来最天才的二人联手战魏皇,激烈的战斗已至巅峰,两人联手,血剑极招贯穿天地,嗜血杀气,惊动天地。剑上最强的两人,以剑开天,以剑动世,血剑,魔剑,汇敛归云气运,在这一瞬间,超越陈小陌和林尘的极限,直达古今未有的剑道境界。天际之上,被洞穿的乌云之中,雷霆搅动,一股股湃然紫气震荡开来,蔓延千里之外。

    魏皇眼中多出了一抹错愕,剑心通冥居然如此让人震撼,再等待,魏皇之手抬起,隆隆震颤中,漫天九幽冥火被牵引而下,汇聚魏皇周身,旋即,魏皇掌一翻,魔招再出。轰然一声,平原之上,虚空迅速塌陷,怒雷咆哮而出,袭向前方两人。就在这一刻,血剑剑斩落,耀眼的血光斩开天地,崩碎冥火,降临魏皇之身。“还算过得去了?”一声轻蔑的轻叹,魏皇左手一转,翻掌挡剑,砰然一声,剑光崩碎,惊涛怒浪无尽激荡,千丈方圆尽化虚无。

    “炎阳衍生,化阴阳百气,抱元归一,玄黄诛魔”魏皇挡招刹那,陈小陌眸子一凝,脚步一踏,天地之力勾勒出一个阵法,在之上,玄黄开阵,双阵呼应,光华大盛,四面八方压下,诛神灭魔。“妄逆魔颜,勇气可嘉,但,愚不可及”话声间,魏皇周身气息涌出,魔吞天下再现人世,攻守同步,挡下法阵、玄黄之威。

    挡招之后,魏皇再度抬手,魔气聚敛,瞬息工夫,魔气化海洋,搅动万丈巨浪,轰然荡出。恐怖的一招,威势惊骇天下,林尘神色凝重异常,周围法力极尽升腾,他要诛魔,磅礴无匹的冤魂怨力再度缭绕而出,魔剑化入白芒,盘旋急转,力挡魏皇之招。砰然巨响,双剑飞出,陈小陌周身剑罡寸寸断裂,连退数步,嘴角染红。

    陈小陌现败象,同一时间,林尘近魔身,一剑破向魏皇胸前紫府。魔招方出,回气不及,然而,另一处魔吞紫府瞬间弥补破绽,护身罡气挡下林尘之剑。“滚开”魏皇开口,魔气荡开,顿时,人与剑皆被震飞出去。十丈之后,林尘止步,勉强稳住身影,整条右臂,鲜血淋漓,伤势更重三分。陈小陌见状,忍下体内伤势,左手挥过未出鞘的青木,以血祭琴,以心御剑,法阵再开。“炎阳衍生,化阴阳百气,抱元归一,一剑破灭”青木古剑急转,青色阵纹自战局中心扩散而开,一片又一片虚空塌陷下来,绞杀天地万象,将周围数十里化为黑暗冷寂的死亡世界。

    下一刻,双剑疾驰而过,一前一后,一者势沉如山,一者快如白虹,凌厉剑光,再度破向神明胸前气海。“无谓挣扎”魏皇抬手挡下白虹剑光,随之,黑色剑锋临身,撞上白虹剑末。砰然一声,白虹突破护身罡气,近前一寸。无声无息中,一滴鲜血自魏皇掌心滑落,随后,伤口复原,消失不见。

    魏皇挥手,满天魔气冲天,卷动双剑飞落,光华黯淡下来。抗不了的魔么,逆不了的天,魏皇的强大,超出理解,举手投足之间,魔威不可挡。局势渐渐不利,强行提升修为,可是局面还是无法逆转,就给他们的时间都已不多,神族还是最大的隐患,在魏皇强大的攻势下,法力亦消耗的极为剧烈。

    “林尘,开始吧”陈小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尘,眸中闪过决绝之意,凝声道。听到陈小陌提醒,林尘神色沉凝,不再犹豫,点头应下。剑开苍穹,双剑从大地之上腾起,重新飞回二人手中,剑音动间,林尘身体迅速消失,归云无数冤魂气运极尽升腾,林尘散形,消失无踪。“一剑东来,化天下百气,抱元归一,生死劫”最后之招,最后之阵,百里方圆,灵气急剧汇拢,化为一座巨大的阵法,林尘以身化阵,逆转生死之阵,将生机化死路,困住魏皇。

    大阵之中,魏皇看着周围不断卷动的风暴,平静的眸子中升起异彩,最后的这一阵,还不错。风暴内,奇妙玄音响彻九天,压向魏皇,魏皇周身,护身法力汇聚,抵挡临身玄音。然而,玄音不绝,于阵中不断回荡,魏皇体内魔气剧烈耗损,因提前成魔,而有破绽的魔躯现出破绽,护身罡气出现断层,一瞬之间,明灭不定。就在这一刻,林尘显化,化为一抹白光破向魔躯。砰然一声,护身罡气四散,魔剑入体,贯入魏皇胸前气海。这一刹那,无穷无尽的冤魂怨力注入魔体之中,连同冤魂怨力的千年气运,转瞬之后,完全消失。

    冤魂怨力入体,魏皇周身魔气极转抵抗,压制下体内的异力。同一时间,魏皇无情忍下胸口之痛,成魔之招再出,紫色冥火奔腾咆哮,席卷九天十地,至极魔威,轰然荡开。冥火威不可挡,困锁魏皇的阵法再难撑持,砰然四散,奔溃开来。阵法消散,魔剑从天际坠落,临至落地之时,林尘身影显化,模糊不清,已然重伤。

    “珍惜吾留给你的最后时间吧,我儿,等你血脉恢复巅峰。我再给你“荣耀””魏皇之身缓缓落下,没有再理会已失去战力的林尘,一步步走到陈小陌面前,眸子微眯,闪过异色,古老的本源竟会在一个凡人体内,当真奇怪。魔威近前,青木悲鸣,陈小陌身后的将士们颤抖不已,身子直打战,似乎已预知到了自己的命运。不远处,即墨一惊,剑动人随,瞬息凛身,极快的速度,快的惊人,飘叶未落,剑锋夺命而过。魏皇一动未动,眸中光华闪现,但见血雾喷涌,冷光透体,带起大瀑鲜血。

    “不可无谓牺牲,走”陈小陌闪过,一步上前,带过重创的即墨,疾速离去。魏皇没有去追,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神族,魏皇之手抬起,无穷吸力自掌心出现,剥离生命本源。“吼”神族的强者生命受到威胁,一声震天兽吼响起,恶魔奔出,身体长大,快速恢复本相,十丈巨身显化,一足塌下,天摇地动。元婴神族惊恐,急剧低鸣,催促前者快逃,他只不过想要联手却不曾想过死的不明不白。

    恶魔已经突破六翼,不可谓不强大,然而,在对神族滔天恨意的魏皇前,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巨足落,还未接触到神之身,嗯呢身体已开始迅速崩解,魔威反噬,难以承受。砰然一声,血骨漫天,兽猿身陨,自此消逝。神族开不了口只有呜呜悲鸣,意识渐渐散离,生命本源离体,落入魏皇手中。

    下一刻,黑色气息卷动,魏皇离去,消失不见。残破的魏都,满目尽是疮痍,大战散落的余威将这片存在千年的千年古都摧残殆尽,剑者,皇子终究还是失败,难阻魏皇神威,魏皇的强大,让人类难以看到希望。东垣关,看过这一场惊世大战的血衣侯沉默下来,关中,将士沉浮,依旧毫无声息,不见任何变化。人间剑上之剑,璀璨的夺目,即墨心中的迷雾更多,拨不开,便永远见不到天日。青云剑宗,陈小陌带着林尘出现,林尘重伤的身体,更加虚弱。即墨昏迷,虽因极速侥幸避开了要害,但还是身受不轻的重伤。

    林尘轻叹,看了一眼身前男子,以修为拨动气运,道道玄音中,林尘最后的气运也渐渐散离,化为最纯粹的力量没入即墨体内。“我能做的已只有这些,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林尘气运消逝前,最后的气运在青云剑宗上扩散而开,漫天灵气汇聚,不断贯入即墨身体中。魔剑悲鸣,冤魂怨力散开,魔剑旋即寸寸崩裂,于阵中散形。这一场魔劫,要如何度过,天不知道,地不知道,唯有他们自己去努力,寻找不知是否存在的前路。

    神族之地,神族等人还在疗伤,无意间播下的种子,居然给他们那么大的一个惊喜,魔者降世的余波,依旧在魏皇各地不断扩展,天灾频生,祸乱四起,数以百万计的百姓死在了灾难中,归云末日,已然成为近在眼前的真实。百姓悲哭,祈祷一次次挽救归云的仙人们能再一次带领归云走过难关。然而,面对至高无上的神威,这一次,连传奇林尘也无能为力,沉默地看着悲哭的天下,心生叹息。

    魏都地下,黑暗深渊,魏皇化神族本源入体,修复着魔体的伤。“陛下,是否还需要生灵来补充魔躯,是否需要属下前去带回”黑衣人跪地,问道。“不用,吾亲自去即可,你继续查找上古魔遗迹下落,另外,开始准备重开魔域”魏皇平静道。“是”黑衣人恭敬领命,旋即退了下去。黑衣人离开,冥王静立,看向魏都之外,平静的眸子中冷光闪过,归云不全,魔的力量也无法完全降临,虽说再一次清洗归云已经足够,但是终究太过麻烦。重开魔域势在必行,不过,在此之前,需要先补充的生命本源,修复魔躯降临时出现的破绽。

    归云大地,血月高照,灾祸越来越多,横断的山脉,河川,塌陷的丘陵,喷涌的地火,随处可见,天地悲泣,为这一场神劫流下泪水,大雨倾盆,朦了众生的双目。楚国,魏皇,修士神族甚至西方诸朝,到处都是苍生哭泣的声音,这一刻不再分王公权贵或是平民百姓,人心的污浊,终究让魔得以重现,谁都无法幸免。归云上古的悲剧重现,圣贤难阻,面对强悍无比的归云第一魔,凡人的渺小尽显无疑。楚国皇城,即墨看着天际再不曾落下的血月,眸中沉重异常,归云末日,已然降临,如今却是一点希望都不到。林尘走来,看着身边的楚国皇者,沉声道,“提醒你一句,楚国皇城已经不是安全之地,我父王一旦到来,这里顷刻就会成为化为劫土,希望你有所准备,将该带走的人尽快带走”即墨沉声一叹,目光移向皇宫,轻声道,“不用了,楚国百姓不会走的,而且,这个天下,已没有可去之地”

    如今整个归云大地都陷入了魔劫之中,而神劫却缠住了归云的巅峰力量,归云早已没有安全之地,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一样,唯一的差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这一场神劫,度不过,人间将永陷地狱。林尘不再多劝,转过话题,正色道,“我父王的实力过于强大,除了化神大能没有人能正面抗衡其神威,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的弱点,我准备走一趟魏都,想办法夺回我魏国底蕴”闻言,即墨神色一怔,微微变色,道,“皇子三思,此举风险实在太大,一旦遇到魏皇,便是十死无生的死局”“这是如今唯一的办法,我会小心,待他离开之后,再进去”林尘认真道。林康想了想,沉声道,“我和皇子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不用”林尘摇了摇头,道,“多一个人,便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况且,万一真的遇到哟父皇,去再多的人,也都是无用,即墨沉默下来,片刻之后,沉沉一叹,叮嘱道,“多加小心,若不可为,不要勉强,大不了背水一战!”

    “恩,我心中有数”林尘点头,旋即不再多拖,迈步离去。楚国东方,某个修真世家驻地外,黑色气息聚拢,魏皇降临,一步迈入空间通道中,消失无踪。即墨看着林尘,说实话他真没想过他们会有这样的关系!

    ps:皮肤过敏还没好,又肠胃不适,这是要我修仙的节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带着天庭打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衣北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衣北陌并收藏带着天庭打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