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着天庭打玄幻 > 第八十五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欠冀沫的

第八十五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欠冀沫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冰封的王座之上,一抹红色的身影极速掠过,卷动的狂风带动满天的风雪,寒风凛冽,在这片大地似乎失去了生命的气息,红色身影停留在王座之上,看着地面被百仞冰川覆盖的王座。眼中露出一抹追忆,又似乎是冷漠。

    这是阳光不能触及之地,是胜利者遗弃之地,可这是曾经那千军万马折服之地,万国朝圣之地,这是那无上的皇者的所在之地。

    不凡的红衣,在这诅咒之地化为一抹剑光,凌厉的剑光划破了苍穹,似乎没有了任何阻碍,直接劈在这百仞冰川之上,开天辟地的剑光,却对着这冰川没有任何破坏。

    “还是破不开吗?”红色身影喃喃自语,红衣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可声音却像一名知天命后的老者。红衣白如玉的手握住剑刷了一个剑花,剑气环绕,不凡的剑者,一朵朵剑气莲花凭空出现,化作剑气洪流,千古的冰川被这毁天灭地的剑气洪流肆意纵横。

    “咔嚓”

    天地之间风声如啸,可这细小的声音却透过了风声,越过了剑气,传入到红衣的耳朵里。

    片刻,冰封的王座之上的千古冰川。犹如破碎的镜子一样散落这大地,很快这千古不化的冰川,就化为碎片被风雪掩盖。

    “红衣想要骂人了,什么狗屁的王座,居然只是一个障眼法”苍老的声音和一稚嫩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他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来到这,却是个障眼法。也对,毕竟好东西都不会让人这么轻易的找到。

    “小浩子,我们走吧,听说最近天云宗有一个化身大典,你可以去参礼,去看看这东域大地的人杰。看看未来和你竞争的各大天骄,了解敌人。才能更好的虐杀他们。”

    红衣突破天际,颇为不凡,极速掠过苍穹,以九天之上的罡风洗礼肉身,看气势已经不低于金丹。

    心中泛起滔天巨浪的陈小陌从皇宫离开后,浑浑噩噩的陈小陌先去了一趟集市。时间不早了,赶集的人早早的就去赶走了,商贩也去山上查看今天日下的商品和赚了多少去了,陈小陌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要来集市,中心朱雀大街不是就算一个不关门的集市么?看到陈小陌从外面回来了,简单问了两句,当得知陈小陌就因为这样就被“出嫁了”,青黎平复下心情。给陈小陌倒了一碗水后。

    看到陈小陌脸色有些不好看。青黎忙又岔开话题,才抚平了陈小陌的皱眉。陈小陌拿出一些金银饰品,当做给青黎的礼物,青黎高兴的给陈小陌波了一口。

    和青黎聊了一会后,陈小陌回到房间将自己之前从安逸府买好的一盒茶叶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又去了集市提了两只兔子,和青黎说了一句要去自己烤东西安慰自己,青黎抿嘴轻笑,只是身旁白沫听后取了一个篮子将厨房外晾干的山菌蘑菇装了一篮让陈小陌一并带过去。“现在新鲜蔬菜还没下来,这个也一块带过去给你们加菜。”白沫将装好的篮子递给陈小陌,让他一块带过去。“嗯。”陈小陌用力的点了点头,还是白沫想的周到,不能光吃肉,要吃菜还得有酒,这时候的白沫暖男气息爆满啊。

    从落尘到朱雀大街的路,陈小陌走了几次了,虽然他是个路痴,可是这点路还是会走的,买了几坛上好的梨花白,他还真没喝过这儿的酒,不知道和地球的五粮液等酒有什么区别。

    白沫目瞪口呆,“堂堂仙家弟子成为驸马爷是什么鬼?你说得不是真的吧?你确定没弄错?”。

    不是白沫瞧不起陈小陌,而是陈小陌这一脸苦逼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啊。

    还是天下闻名的剑修青云子的徒儿被逼婚……你TM在逗我。

    就算陈小陌天性风流,从现在开始泡妞,但三天内成为楚国的驸马……感情坐火箭也没那么快啊。

    白沫一脸不信,陈小陌则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理会这家伙的反应,自顾自的说道,“我和那什么公主根本不熟,只不过见过一两次,和她不小心的接触,也仅仅是误会,可为什么我却这么悲剧。”

    “而且我陈小陌也不是那种花心的人,我可是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心爱的姑娘的。

    真不知道青云子这人怎么想的,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这么小心眼,怎么为人师表。”

    白沫一脸嫌弃,“那是你的福分啊,作为新生代的天骄,现在居然都还处于暗恋中?”

    青黎听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摇头失笑,“小陌你说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哪家的弟子?这次你可以看清楚了,不能和大一时那样,死心塌地的去为一碧池作死?;

    陈小陌……我只是……唔……这么说吧,现在的我还只是单方面的,也就是一厢情愿,和她!还八竿子打不着呢。”

    “也就是说,你和那姑娘没什么关系,那不就行了,我们老陈家也该有后了,我们老陈家的历史中还没有人取过公主,这次就由你开创先河吧!而且我知道伯伯他们也希望有一个孙子?”

    白沫摇头表示对这姐弟的思绪一脸懵逼,刚才还不是担心陈小陌被逼婚,才多久就开始谈论子孙满堂了。

    陈小陌叹了口气,“那我再解释一遍好了……怎么感觉现在和你们说话这么费劲呢?你们的节奏跳转太快了”

    “滋滋滋”

    被无视的白沫把火堆上的兔子烤的金黄,而罐子里的蔬菜也不知道白沫用了什么调味料,醉人的香味扑鼻而来,陈小陌闻到了这股香味,不自觉的流出了晶莹的口水。

    好菜缺不了好酒,陈小陌又提出了早已准备的美酒梨花白,给在座的两人都满上。

    “终于可以摆脱逼婚这个话题了”

    幽州城……

    安陵从睡梦中被一阵摇晃唤醒,嗅到了熟悉的气味,没有睁开双眼,懒懒地嗯了一声。“起床,安陵,咱们要去祝福洛儿公主了。”韩妃的声音缥缈得如同仙乐,安陵强撑着抬起眼皮,在朦胧的灯光中,看到了母亲既兴奋又紧张的脸孔,“母亲你说什么……”“我们终于可以回皇城了,咱们终于能回去了。”母亲重复道,声音激动得有些发颤。“回哪?”安陵慢慢坐起,还是没明白状况。“回宫里,洛儿公主要嫁人了。”安陵揉揉眼睛,终于清醒过来“回皇城?我不是每年都可以回去吗?等等母亲你说的是洛儿公主要嫁人了?哪家的公子?。”韩妃攥住女儿的一条胳膊,“乖女儿啊,你是可以每年去皇城。而母亲和你父王不一样啊,我们可是没有什么要是就是终生不得踏入皇城,不然就是谋反啊?你以后可以嫁给一个尊贵的公子爷也可以因为洛儿公主得到靠近皇城的一块封地,可我和你父王或许也就这一次机会了……”母亲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女儿刚刚十六岁,正处于对人情世故似懂非懂的阶段,很容易误解大人的话。“在皇城下无忧无虑的生活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母亲温柔地说,“楚帝是你的叔叔,他喜欢你,亲自给你起的名字,若不是因为你父王,楚帝会立你当公主也就不再是郡主了。”安陵点点头,母亲经常对她唠叨这些话,可老实说,她根本不记得楚帝的模样,她只记得当时花下洛儿的绝美容颜。她被侍女们迅速穿衣戴帽,与母亲一块走出房间。外面很黑,也很冷,庭院里影影绰绰地站着许多人,没有人点灯,母亲将女儿推到身前,用高傲的语气说:“来人带郡主上马车,前往楚都。”庭院里忽喇喇跪下一片侍女,安陵司空见惯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虽然看到这么多人跪着但是没有退却,作为一名郡主她不想让母亲失望。离得最近的一个身影起身走过来,一股暖风随之而至,韩孺子对这股暖意印象莫名其妙地深刻,直到死的那一刻都无法忘怀。“我是中常侍罗杰,迎请郡主,韩妃回皇城。”韩妃听出了中常侍话中的不敬,于是用更冷淡地语气说:“我女儿可是洛儿公主最好的朋友,居然只是一名中常侍?”罗杰点下头,微微弯腰,对安陵说:“请登车。”安陵回头看向母亲,夜色中,母亲的脸像是笼罩着一层冰霜。“母亲不要生气了,等我们回到皇城,便让这不长眼睛的人好看。”听到安陵她说。罗杰的腰弯得更深一些,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郡主,韩妃,老奴只是奉命行事,而且——宫里的另一批人此刻正在迎接雨涵郡主的路上,不用我多说,郡主也该明白早一刻回皇城有多么重要。”韩妃不解?安陵脸上煞气满布,“好,这就出发。”罗杰没动,他身后的众多人影也没动。“狗奴才你们是想成功惹起我的怒火吗。”安陵的语气盛气凌人。“或许你们还不明白驸马的身份吧。”韩妃神情骤变,安陵煞气更胜,心道“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夺走我的洛儿,不然就像当初炎河底下的沉尸一样。”“他是什么人”韩妃声音虽低,却有股霸气,“青云剑宗弟子,仙家的人。”罗杰怪笑凑到韩妃耳边,然后用更低的声音说:“公主的驸马是仙家,公主最好的朋友你说会不会得到仙家的照顾呢。”韩妃开始感到惊恐了,如果被雨涵郡主先到了,她们和雨涵一家可以说从安庆王与紫阳王那开始就不和了,如果被她们得到仙缘,那么自己这一系绝对会被一系列不公平对待。安陵在韩妃的推动下不由自主地向前挪蹭,另一双手臂将她接了过去,然后人群拥来,像乌云一样将她淹没。安陵看着那双手臂,心中泛起了一丝暖意,眼前这个叫做周云的年轻男子,无论任何时候,都是她的后背,他守护在她马车外面,马车没有封闭车厢,只有一顶华盖,她一遍遍回头张望,发现马车已经开往了楚都,看到母亲的身影,安陵诧异的说“父王呢?”“韩妃没有说话”直到驶出幽州城之后,她才想起自己居然没有做一件事。“仙家么,也不能夺走洛儿”安陵心里这么想,嘴里不知不觉说了出来。野外的夜晚向来平静,官道上的马蹄声因此异常响亮,坐在安陵身边的韩妃听到了低语声,扭头不解地说:“什么夺走洛儿?”。安陵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盯着夜空,她得在最短的时间让洛儿回到她身边,“你要好好让洛儿开心。得到仙家的好感。”“仙家的好感!”罗杰听到后怪笑“那仙家还不算仙家,启灵大圆满,万一碰上先天……可他是仙家的徒儿,而且是爱徒,前途不可限量。如果安陵公主略施小计,让那仙家徒儿拜倒在安陵公主的石榴裙下那不是更好”。“安陵听到这并没有听出罗杰是故意告诉他陈小陌的信息,她只是想周云他不就是先天么,那样如果把那个仙家杀死了,洛儿就是属于我的了。”太阳逐渐落下,天色黯淡下来,晚风带着幽幽凉意。没有用灵力消退酒意的陈小陌喝醉了,此时此刻的他并不知道就在那百里之外,有一个俏丽的妹子,正准备杀死他,完成百合界的美好的结合。

    醉倒了的的陈小陌被白沫扔在火堆旁上的一片柔软的草地上,没呼喊没挣扎,沉默着,仰头,目光专注地盯着空中,仿佛一个思考宇宙奥妙的哲人在沉默吟诗: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呼呼呼——风的声响在夜空下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白沫坐在石头上,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过去。远处,有个人影出现,黑色的斗篷被吹出呼啦呼啦的动静,手上拿着长长的仿佛长剑一般的东西,就像是从黑夜里走出来的死神。

    白沫感受得到那黑色身影带来的杀气,那黑色身影并没有灵力威压,而是一股奇怪的力量,白沫皱了皱眉头,武者?先天武者?

    “你是谁!”大石头上,白沫豁然起身,抬手欲要抗敌。突然,就在这时,前方,一道剑气破空而来,霸道无匹,一剑斩开石头。碎石飞溅割伤了醉倒在地的陈小陌,白沫看着脚下的碎石,无数阵纹浮现,地动树移,景象震撼人心。

    “吾叫剑十二!”这一刻,白沫脑海记忆浮现,陈小陌身子一颤酒意醒了三分,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货特么是谁,还让不让人放松了,整天被追杀好玩吗?”

    白沫:“你是剑堂的人?”剑堂顾名思义,是一群武道用剑高手的江湖门派。堂主剑一乃三花聚顶级别的武者,曾经斩杀过一名自傲的金丹修士。

    “剑堂之人不在江湖,倒来管我修仙界之事了,就算有堪比金丹修士的强者,那也不过是不入眼的实力,谁给你们这么大的勇气,还不快离开。”白沫冷生喝道。

    “受人之托,取一人小命。”远方,迈步而来的男子,随风脱落的黑色斗篷,一股剑意弥漫这片天地,来者看上去三十岁上下,黑色斗篷下是一身紫衣,浑身霸气,一把古朴的黑色长剑寒气逼人。

    站起身来的陈小陌擦拭掉脸颊上的血液,白沫看着眼前走来的男子,犹如星辰的眸子中除了最初的错愕,并没有添加太多惊讶,手一抬,七彩霞光蔓延,稳下震动的大地。

    “陈小陌,吾收人钱财,提人消灾,今日你死怪不得别人,哪怕青云剑宗怪罪”话落间,剑十二一步踏出,瞬至远处之上,一口黑色剑锋出现,轰然斩下。

    “看来,我对你说过话,你都没有记住”白沫脸色阴沉轻语,右手抬起,七彩光华大盛,铿然挡下剑锋。

    “仙家手段也不过如此,除了可以比吾等多活上几十年而已”剑十二眸中戏谑难掩,剑转万钧,黑色剑光纵横,雄浑霸道,开山破岳。

    白沫身影腾出,一身白袍随风猎猎,抬手定风云,七彩贯彻天地。

    剑十二见状,左手凝聚内力,一道道剑虹绕剑而出,剑法,暗劲并融,惊世一剑,破天而出。

    “仙术,天云遮日”白光,黑虹暗劲相撞,恐怖的余波狂啸奔驰而出,惊人的威势,瞬间摧毁周围十丈内的所有植物。一声闷哼,黑虹剑气穿过白色霞光,没入白沫体内,带出一抹刺眼的血花染红了白衣。

    “惊讶吗,修仙者,吾苦修剑术二十年,就是为了证明武者强于修仙者,纳命吧”话声落,剑十二身影闪过,剑锋凝炼八方剑英之气,一剑破天,逼命而至。

    白沫轻笑,自己大意了,对于染红了白衣的伤口视而不见。

    落尘阁中风云战,剑十二全力逼杀白沫,古朴黑剑光芒耀天,逼杀一招,气冲云霄,剑撼虚空。

    危机加身,却见白沫双眸霞光大盛,流光溢彩中,华光蹿体,灵力急剧升腾。天云法现世,虹光护体,一道又一道仙虹盘旋周身,护住每一处要害,绝对的防御,毫无破绽。剑光凛身,砰然剧震,仙虹化消剑意,夺命一剑,竟是毫无作用。

    “风云绞杀”剑者受制一刻,白沫抬手,天空风云疯狂卷动,眼前虚空,一片云化的漩涡,顷刻肆意绞杀,吞噬眼前剑者。

    风云葬生,避无可避,剑十二一声怒喝,剑上剑气澎湃浩荡,纵横这方天地,重开剑域。

    剑气洪流,双招急剧碰撞,筑基级别强者功体直接交锋,浩瀚灵力内力激烈震荡,脚下大地剧烈摇动起来,威势惊骇,神惊鬼哭。

    数息之后,一声震撼皇城的惊爆,余波荡开,湮没整个小院。居住地将毁,这一刻,余波之中,初阳剑气升腾,纯阳光华贯天彻底,定住不断湮灭的小院空地。

    “剑魔,乱世殇”天压地涌止住的刹那,剑十二再次出手,一尊黑色的真气剑影出现人间,黑白交映,圆满中现出残缺。平淡无奇的剑法,却是恐怖弥漫,短暂的静寂后,震骇人心的大恐怖出现,剑气如虹,白沫身体,随着剑影纵横,白衣自左臂开始破碎,逐渐蔓延开来。

    撕裂的剧痛传来,白沫脸上有些吃痛,冷汗淌落。“不凡的剑者!”感叹一声,白沫驱逐恐怖剑气,暗劲肆虐,白沫血水喷涌,染红半身。

    “不错的修仙者”局势倾危,再容不得犹豫,白沫神色冷峻,周身白光冲天而起,狂暴的白云狂风,无尽升腾,砰然震散剑影。白光中,变化的身影,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这一招白沫也是超出了负荷。

    “雷破九霄”白云墨色,白沫踏步上前,法印沟通天地直冲九霄,顷刻,天际风云变,怒雷大作,从天而降。天雷助势,风云威能更胜数倍,雷光激荡,破向剑者心口。

    风云至,雷霆万丈,可怕的毁灭之威瞬间摧毁两人之间的一切阻碍,直达剑者心口前。危急至,剑十二周身护体真气绕动,剑气纵横化为天地屏障,力挡杀招。但见,雷霆加助下,仙法撞上剑域外,双招碰撞,毁天灭地之术,纵横天地剑舞,激烈的碰撞,急剧消耗。

    落尘阁的波动让这座古老的城市许许多多的“人”睁开了眼睛,他们感受得到那不凡的剑气,狂暴的剑意让他们许久不见阳光的肌肤隐隐作痛。

    皇宫中!

    青云子看着落尘阁的方向。露出一股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着楚帝和身后一群所谓的臣子。

    “楚帝。你说会是谁这么不长眼的来找我徒儿的麻烦呢?”楚帝睁开眼睛,摇了摇头,然后没有看青云子,而是盯着跪下的大臣们。他想应该就是在这群人里面吧!

    “张庚,你查出来什么东西了没有?”楚帝阴冷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

    “正在追查,还没有确实的证据!”“是查不出来,还是你这奴才不敢说?”

    张庚匆匆的自帷幕后面走出来叩头道:“奴婢无能!”楚帝看着青云子脸色并没有难看似乎松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道:“这就是没有查出来喽?”

    张庚擦一把脸上的汗珠连连道:“奴婢这就加紧追查。”张庚摇摇头道:“算了,这事让仙师们去做吧,你一旦查出来了,朕还要担心你被灭口,不如就让仙师去灭口吧!少死一点人,也是好的。不然朕怕这个朝廷会大换血了。”

    张庚支吾道:“此事尚未有定论,官家不宜大动肝火。保重龙体为要。”

    “他们都要把我的江山扼杀在这深夏里了,你认为为何不能这样做?你以为他们和你一样,都是忠心我,敬我,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朕是皇帝,既然是皇帝,那么,就该知道天下所有的事情,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你们是朕的耳目,作为耳目,就要尽到责任,不论是看到或者听到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朕,不论好坏!“张庚只是拼命地磕头,一言不发。

    跪下的大臣们犹如世界末日一般,不敢动弹,深怕灭顶之灾降临在自己的头上,楚帝的眼角溢出一滴眼泪,叹息一声道:“古人言,君忧臣劳,主辱臣死。你们,朕不要你们死,只要你们将整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朕,一丝一毫都莫要隐瞒!

    或许我可以看在多年来为我大楚付出的份上,不诛尔等九族。

    ps:本来性质满满的想发一万字,可是发现那根本很难,我只是新手,而且还是个学生。并没有太多时间码字,只有用休息时间码字,所以还欠冀沫的三千字会在这个礼拜补上。

    更新说明:双休日双更,其余时间每天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带着天庭打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衣北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衣北陌并收藏带着天庭打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