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24章

第2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璇的身材真的没得挑,再加上穿的单薄,离人又近,抱在怀里时很难不想入非非。

    厉净凉看着她自己将他的胳膊抬起来放到身上,又在他胸膛上蹭了蹭,活像只偷腥的小猫,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忽然就少了那些旖旎的心思,他垂下昏昏沉沉的头,下巴抵在她的发心,弧度很小的左右摩挲。

    夏璇感觉到他的回应,忍不住笑着问:“老板,你是因为生病所以才这么缺爱吗?”

    毕竟这样温存主动好似带着很深爱恋的行为,可不像是厉老板会做出来的。

    厉净凉闻言没有言语,只是从喉间发出轻蔑的哼声,因为发烧而变得滚烫的手慢慢攥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威胁般地捏了一下,却根本没有造成任何痛感。

    夏璇只觉得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那她就不必去想那些仇恨,不必去想两人身份的差距,不必去想明天该何去何从。

    那该有多好。

    厉净凉是半夜一点多醒过来的,烧已经退了大半,额头清清爽爽。

    他抬手去触碰,是干净微凉的毛巾。

    侧首去望身边,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白天的一切好像一场梦。

    厉净凉坐起身按了按额角,穿了鞋轻慢优雅地缓缓朝楼下去。

    他在一楼的厨房看到了她,她正系着围裙烹饪美食。听见脚步声,她回过头来,年轻而美丽的脸庞上挂着关心的笑。

    “怎么起来了?饿了吧?”

    “一点了。”他答非所问。

    夏璇并不计较,收回视线认真做饭,一本正经道:“约莫着你该饿醒了,起来给你做点吃的,我是不是很恪守本分?”

    本分?她该有什么本分?无非就是……被包养的女明星应该尽的本分。

    厉净凉总觉得,他自己说的那些话,话迟早会让他尝到恶果。

    因为穿着衬衣睡了不少时间,厉净凉身上的衣服已经很褶了,夏璇盖好锅盖就转身来到了他面前,一边解着他的衬衣纽扣一边说:“去换一件吧,我帮你洗。”

    厉净凉有点不适应这种非常自然的两人生活,就好像他们已经这样一起生活了很久一样,可明明不是那样的。

    “不必了,明天钟点工会过来。”

    他退后一步拒绝着,清贵的容颜带着不易察觉的疲倦,可那双深邃而美丽的丹凤眼却依旧无懈可击,仿佛永远都带着十二分的敏锐。

    夏璇莞尔一笑:“有了我哪里还需要钟点工呢?厉老板真是财大气粗,付了我那么多钱,居然只需要我暖床陪睡?”

    厉净凉斜睨着她不言语,她咳了一声上来拉着他的手朝楼上走,两人一路来到他的衣帽间,看到这里的壮观景象和广阔面积之后,夏璇不由掩面道:“真是惭愧,身为一个女人,我竟然还没有厉老板的衣服多。”

    “……”

    平常也没觉得有什么,怎么今天忽然觉得衣服太多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夏璇。”

    厉净凉开口,仗着身高优势将手按在了她头顶上,让她动弹不得。她不服气地挣扎着要去踢他,可他后撤一步她就很难够着了。

    “……这不公平。”夏璇泄气地说。

    厉净凉扬起嘴角,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知道啊,你刚才说了,一点。”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可纯真了。

    “一点应该干什么?”

    “……睡觉。”

    “你为什么还站在这?”

    “我刚才那不是给你做了点吃的吗,你都没吃晚饭,现在肯定饿了……”

    “我会去吃,你可以去休息了。”

    他把她转了个方向,面朝大门轻轻推了一下。

    夏璇依依不舍地回过头:“你真的不要换衣服吗?”

    “换也是换睡衣。”

    他的声音有点冷淡,俊美的脸上带着催促的表情,因为刚醒来,所以他没戴眼镜,少去了镜片的遮挡,他温润清俊的眉眼愈发如画动人了。

    夏璇没轻没重地来了一句:“我想看你脱衣服……”

    厉净凉直接抓着她的手把她赶出了衣帽间,几分钟之后穿着简简单单的居家服出来了,头也不回地到一楼吃东西。

    真失望啊,不是她期待的长袍睡衣。

    夏璇从楼梯处看着他走进餐厅,想着他吃下她做的东西,美滋滋地回到了卧室,钻进被窝里舒服地闭上了眼。

    厉净凉回来时她已经睡着了,他躺在她身边,打开笔记本电脑,看邮件的时候常常会侧开头又瞧瞧她。

    怎么说呢,有那么一句非常有名的诗可以套用来形容这幅画面——你一会看云,一会看我,看云的时候很近,看我的时候……很远。

    夏璇就这么踏踏实实地住下了。

    许格菲来给她送东西的时候,仍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站在厉净凉的卧室里,看着这奢华内敛的装修,再看看女主人般的夏璇,不得不感慨一句:这个看脸的世界没救了。

    “《岭南红》都要上映了啊,真快。”夏璇看着手里的电影票感慨着。

    许格菲干巴巴道:“呵呵,你都要当妈了,也挺快。”

    “菲姐。”夏璇转着眼珠子看她,“最近公司有什么风吹草动吗?叶铭心和厉净凉的婚约解除了没?”

    许格菲白了她一眼说:“你能不能不要像个狐狸精一样,但凡和我联系就要问一遍这个?”

    “我现在可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夏璇拍拍自己的肚子。

    许格菲还没说话,一阵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两个傻妞转头朝门口看,厉净凉面无表情地站在那,手里提着一个纸袋,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厉先生。”许格菲倏地站起来,眼观鼻鼻观心。

    夏璇尴尬地拉好被子,讨好道:“你回来了啊。”

    厉净凉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她的肚子,毫不留恋地转身去了书房,走的时候那模样好像在说:还天子?

    许格菲见他走了,擦了擦子惊出的冷汗,跟夏璇说:“我没听到他们要解除婚约的消息,不过叶铭心最近不怎么来公司了,可能是找不到你没意思了吧。你好好休息,我得走了。”

    夏璇拦住她说:“你别急着走啊,我可能要出国几天,先跟你说一声,有事给我发邮件。”

    “你要出国?厉净凉带你出去?”

    “不是,我自己出去。”

    “别闹了大小姐,你挺着个大肚子要去哪?”许格菲满脸不赞同。

    “还不到五个月呢,我出去转转没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把自己累着?以前资助我念书的叔叔家里最近有喜事,我去参加。”夏璇捂着肚子说。

    许格菲顿了一下点头道:“我是没问题,你还是问好你老板吧。”

    “我老板?”夏璇瞄了一眼门口,“对哦,还有他呢。”

    许格菲无奈地拍拍她的肩膀,起身离开了。这地方虽然华贵,可不是好呆的,就这么一会她就出了一身冷汗,以后还是少来比较好。

    许格菲离开后,夏璇下床去了书房,在那找到了正在忙的厉净凉。

    他从电脑里抬起眼望了望她,又扫了一眼桌上的纸袋,然后继续盯着电脑。

    夏璇似有所悟,走到桌子边摸着纸袋问:“给我的?”

    厉净凉点头。

    “你居然送我礼物?真难得。”夏璇惊讶地说。

    厉净凉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道:“你看看再说吧。”

    夏璇不明所以地打开袋子,这么一看……什么礼物啊,居然是几本书,除了菜谱,就是一些怀孕注意事项,或者关于胎教的书,这人……

    “我要出国。”夏璇拎起纸袋语气不太友善地说。

    厉净凉正在打字的手停都不停,张口便道:“不行。”

    “为什么?”夏璇不明白,“我出去一趟怎么了,在国内我想去哪都不方便,就怕被拍到,我都快要闷死了。”

    “你只是为了这个出国?”

    “呃……”

    急促的门铃响起,厉净凉也没心思回答她,合上电脑说了句“不要下楼”就离开了。

    虽然他不让她下楼,不过她可以在二楼偷看嘛。夏璇悄悄跑到楼梯转角处,扒着栏杆往下看,见到了厉净凉这次的客人。

    叶铭心和叶昕,还有……梁吟。

    思绪似乎回到了许多年前,她第一次见到梁吟时就觉得很害怕,那是小孩子敏锐的自我保护意识。那时的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抢走她的爸爸,毁掉她原本美满的家庭。

    “叶总?”

    他们来之前似乎没跟厉净凉打招呼,厉净凉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眼神有着故作的意外和显而易见的戏谑。

    叶昕温和地笑道:“心心这丫头说你今天生日,非要来给你过生日,我想着咱们也好久没聚了,所以一起来了。”

    原来今天是厉净凉的生日?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透?这么大一腕儿,过生日居然回家来找她?

    “我今天有公事要忙。”厉净凉露出非常遗憾的表情,连进屋都不邀请他们三人,“所以抱歉了叶总,请回吧。”

    叶铭心一直在忍,她觉得自己都带着父母来低声下气地“示好”了,厉净凉怎么都该见好就收,可他居然连门都不让他们进,分明就是有鬼!

    “我看你不是有公事要忙,是藏了女人在这吧!”叶铭心大声说着,想要闯进去。

    厉净凉抬起胳膊挡在她面前,任凭她怎么耍赖,都无法前进一步。

    叶昕蹙眉瞥了一眼身边的梁吟,梁吟立刻上前抓住了叶铭心,不好意思地朝厉净凉笑了笑。

    厉净凉放下手臂,如玉的眉目间带着客客气气的笑容,雪白的衬衣领子衬得他肤色越发白皙莹润,他迈开长腿,做出“请”的姿势。

    “再会。”他再次下逐客令,当真是不给叶昕一家半分面子。

    不大不小一个闭门羹,叶昕倒是可以吃得下,旁边母子俩却吃不下去。

    叶铭心早就怀疑厉净凉把夏璇藏起来了,因为自从那天他和夏璇前后脚离开后她就再也找不到那个女人了,现在他还不让她进去,分明就是把她藏在了家里。

    叶铭心朝母亲使了个眼色,梁吟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摆出长辈的架势说:“净凉,怎么说我们也来了,就算你有事要忙,也不在乎让我们坐一会吧?虽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是寿星也不能对长辈无礼哦。”她温和地眨眨眼,看似在开玩笑,其实根本就是拿礼节来堵他。

    夏璇心里不免有点打鼓,梁吟他们要是真进来的,保不齐叶铭心会上楼看看,如果真的发现她该怎么办?她当然很乐意让他们受刺激,不过眼下她这个情况,她根本没心思处理和条件处理那些糟糕事,厉净凉估计也不会太高兴。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厉净凉不要答应他们进来。

    不过,厉老板显然没有听到她内心的祷告。

    他长身玉立在门口,听完梁吟的话,唇畔噙着的笑愈发内敛,带着一点很难察觉到嘲讽和沉郁,怎么看都有点危险。

    “既如此,三位就请进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