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31章

第3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厉净凉说的那句“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夏璇并没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厉净凉的工作性质,他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斐济找她,她已经觉得很难得了。

    不过厉老板好像对遵守自己的诺言非常上心,在得到夏璇想在斐济生完孩子再回国的消息后,他虽然没说什么,却也没离开。

    夏璇躺在卧室,厉先生坐在套房的客厅里飞快打字,她一边看胎教书籍一边偷瞄他,心想着,人家都说认真工作时的男人最迷人,这话可真是一点都没说错,像厉先生这种写两个字几百万的大人物,工作起来简直艳光四射。

    尽管两人隔着不算近的距离,可他在夏璇眼里简直闪闪发光。

    由以上描述可以看出,夏璇盯着厉净凉的眼神得有多饥渴。

    厉净凉打字的速度虽然没有停下来,可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这可让正在跟他视讯的人吓了一跳,担心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了。

    须臾,厉净凉忽然合上电脑朝卧室望了过来,痴汉脸的夏璇被逮了个正着,非但不脸红,还特别妖娆地朝他抛了个媚眼。

    厉净凉抬手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站起身双手抄兜出门去了。

    大门关上之前,他冷静却略显僵硬的声音远远飘来:“我出去走走。”

    夏璇被他的行为逗得笑出声来,躺到床上肆无忌惮地打滚,但也会注意不碰到肚子。

    眼见着怀孕五个月整了,还有五个月就可以见到自己的baby,夏璇心里头非常期待。

    在这个异国他乡,她第一次有机会让厉净凉陪自己一起去做产检,并且是不需要像当特务一样到处躲藏。

    两人并肩坐在长椅上等待,厉先生手上不离手机,夏璇凑过去看了一眼,是她看不懂的大盘。

    厉净凉见她明明不懂还看得津津有味,斜眼问道:“你觉得势头怎么样?”

    夏璇咳了一声,煞有介事道:“长势喜人啊!”

    厉净凉玩味说道:“长势喜人?你还是闭上嘴吧,满眼红叫长势喜人?”

    夏璇不解道:“不是说绿色代表下跌红色代表上升吗?”

    “那是在中国。”虽然这个问题有点白痴,但厉先生还是十分慷慨地做出了解释,“在国外,绿色代表畅通,红色代表停止,与中国人红色代表喜事的风格不一样。”

    “所以现在是在跌咯?”夏璇惊讶道,“你看上股也会跌?”

    厉净凉淡淡一笑,丹凤眼眯成好看的弧度,那抹自信傲岸的风度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

    “几天后再看就不是这样了。”说罢,锁了屏不再看。

    夏璇等的有点无聊,不由扯扯他的衣袖说:“你唱首歌给我听吧。”

    厉净凉想都不想便拒绝:“这里是医院。”

    “我们去一边儿。”她强硬地拉着他站起来朝一边的楼道钻,厉净凉不想去,却又不敢用太大力气,怕她摔倒,于是结果就变成了他半推半就跟着她走了。

    “好了,唱吧。”她搂着他的腰仰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还带着点水汽,任哪个男人看了都无法拒绝,更不要说心里有她的厉老板了。

    “我不会唱歌。”他抿唇说道。

    “没关系,我不嫌弃,我想听你唱歌给我听,唱情歌。”她踮起脚亲了他一下,满脸期待地凝视着他。

    面对这样的眼神,说拒绝的话好像还真的有点难,厉净凉思索半晌,终于妥协了。

    “我不知道该唱什么,你想听什么?”

    “我给你放一遍,你能记住怎么唱吗?”夏璇问道。

    “可以。”他毫不犹豫。

    “这么厉害?”她一边拿出手机找歌曲一边笑道,“难不成是种族天赋?”

    “我们都是黄种人。”

    厉净凉不咸不淡地说着,眼睑下垂睨着她的手机屏幕……这女人,不但微信头像换了,连手机屏幕也换成了他们的合照。

    “对呀,我唱歌也好,所以说是种族天赋。”夏璇得意地笑着,将歌曲找出来播了一遍,等唱完就对厉净凉道,“我要听你唱这首歌给我听。”

    厉净凉有点犹豫,因为歌词。他看她一眼又看看手机,半晌没有继续。夏璇着急地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那娇艳的容颜和温柔的声音让人根本没办法理智思考,他鬼使神差地就点了点头。

    于是,慢慢的,那个梦里梦到她都会笑醒的男人沉声唱起了她想听的歌。

    听前面时,夏璇还能很平静,可当他唱到副歌,她便不得不感慨他的天赋与记忆力,顺便还有点……脸红心跳,如痴如醉。

    “没有我你怎么办,你的泪水谁帮你擦干。”

    星星眼。

    “谁帮你打伞,安慰你心烦。”

    要醉了。

    “失眠的夜你最怕孤单。”

    嗯嗯嗯!

    “没有我你怎么办,你的心事可有谁明白。”

    你明白!

    “为什么放手,为什么离开。”

    我不离开的!

    “不是说好么,要一辈子……相爱。”

    “我爱你。”夏璇直接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上去,厉净凉托住她的身子弯着眸子回吻着她,她很高兴,他……也在笑。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医生叫了她的名字,她这才依依不舍地跟厉老板一起去产检。

    产检过程很和谐,厉先生一直安静跟随,并不发表建议。作为一个围观群众,他非常合格。

    等所有程序走完,拿到健康的结果时,两人都松了口气,只是厉先生表现得没人看得出来罢了。

    “不过这位小姐。”医生用英文说,“你最近精神起伏比较大,请尽量保持心情愉悦平和,不然对孩子不好。”

    想起自己因为过去那些破事差点影响到肚子里的宝贝儿,夏璇悔不当初,连连应声:“知道了医生,谢谢。”

    “不客气。”

    走出医院,厉净凉去开车,夏璇站在原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忽然,眼前闪过一道光,她皱眉望向,不远处有个戴帽子的华人拿着相机飞快地跑了。

    她一怔,又朝周围看了看,在一片灌木丛后面看到不正常的动静。

    厉净凉的黑色敞篷轿车很快开过来,夏璇这时已经脱了外套围住脸,厉净凉见她这副样子不由皱起眉。

    “怎么这副鬼样子。”

    夏璇低声道:“你先走,我自己回去。”

    厉净凉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有人拍你?”

    “嗯,不过他们还没看见你,你先……”

    “上车。”

    厉净凉直接下了车,毫无顾忌地绕到副驾驶给她拉开了车门。

    见夏璇怔在原地没有反应,厉净凉朝她昂了昂下巴,无声催促。

    夏璇心情复杂地走过去跨上了车,厉净凉回到驾驶座驾车离开,方才没走远的狗仔快速拍下这些画面,皆是一脸兴奋。

    “瞧见了没有,陪夏璇做产检的可是厉净凉啊!”记者某激动地说。

    “大新闻,赶紧传回总部。”记者某某说。

    他们这边非常急切地把大新闻传回了总部,可到了总部却一直压着没发,连这边的记者都搞不明白了。

    等了几天后,他们收到的是总部让他们回去的消息,总部居然说——不用拍了。

    不止记者不明就里,连夏璇都不太理解,她特别关注了近几天国内的互联网,并没看见自己的什么新闻,连旧的都撤下了不少,负面的更是越来越少。

    她隐约猜到是谁的手笔,好几次想问,又觉得不需要问,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呢?

    接下来的一切都非常平顺安逸,厉净凉没有离开,就在斐济度假村陪夏璇待产。因为是自己的酒店,不但服务好,也不用担心钱,夏璇住得也放心,每天过着米虫的生活,除了必要的锻炼,几乎不怎么出门,因为在屋子里就能看见蔚蓝的大海。

    厉净凉不出门是因为有工作要忙,因为不在公司,也无法出差,他就得更加谨慎地处理公事,但夏璇因为懒而不出门这一项让他不太高兴。

    “你必须出去。”

    这是他第三次跟她提要求,上两次都被婉拒,所以这次他加了两个字——“必须”。

    夏璇为难道:“我不太想出去,我都有锻炼啊,你看到了的,不会影响生产。”

    “你必须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她那点锻炼算什么?还不会影响生产,她以为自己是大夫么?

    看厉净凉坚持,夏璇只好不情不愿地开始换衣服,时间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怀胎六月的夏小姐身子开始重了,走几步就喘口气,虽然有刻意表演的成分,但还是让人放不下心。

    “等你生完回去拍戏,肯定能拿个影后。”

    厉净凉的调侃让夏璇红了脸,她靠在墙上朝他抛媚眼,他冷眼静看,无动于衷,她只好一脸伤心地转身离开。

    不过,在夏璇慢吞吞地走出门后,另一个人也跟着走了出来,正是忙的脚不沾地的厉老板。

    “你怎么也出来了?今天不用打你那越洋电话了?”夏璇意味深长地问。

    厉净凉没有回答,面无表情地将米色的披肩搭在她身上,弯起了胳膊。

    夏璇自觉地挽上他的手臂,靠在他身上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出去走走可真好啊,前提是有他陪伴。

    两人离开了酒店,步行前往不远处的海滩,在海边散步,欣赏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蔚蓝的天空,这在国内并不常见到。

    夏璇深吸一口气,懒洋洋道:“这边太好了,我都不想回国了。”

    厉净凉看着她,虽然依旧沉默,但眼神却异常温柔。

    其实夏璇不知道的是,虽然厉净凉压下了不少关于她的绯闻,但也有一些传播出去,都是路人拍的,在社交网站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大家都在讨论那个疑似ar集团总裁的男人到底是真是假,在ar集团内部,大家也都见识到了夏璇的本事,她居然能让工作狂老板这么久不回公司,都快成红颜祸水了。

    在夏璇毫不知情的时候,她已经成了那个让厉老板“乐不思蜀”的传奇女人。

    夏璇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厉净凉离开了斐济,承诺十天之内回来,她等得望眼欲穿。

    在他离开第七天的时候,夏璇还是没忍住打了电话过去,问他可不可以早点回来。

    厉净凉虽然没有明确回答,但言语之间也有松动。

    夏璇恹恹地挂断电话,在夜里有些失眠,早上很早就醒了,因为做了噩梦。

    她梦到自己要生了,厉净凉却不在,没一个人帮到她,她自己在酒店把孩子生了出来,然后他们娘俩就被抛弃了,这个梦可真是太恐怖了。

    人家都说孕妇比较敏感,看来此言非虚,夏璇因为这个梦一直心神恍惚,后来几天也没按照厉净凉的吩咐每天出去散步,反而是端起电脑兢兢业业地看起了新闻,观察着厉净凉的一切动态,推算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当你喜欢一个人,却要从别人口中了解他,这简直太可悲了。

    不过,她这样仔细观察的结果并不是看到厉净凉的消息,而是看到了她自己的。

    在国内某知名娱乐网站的头条上,加大加粗地写着一行字:女演员夏璇疑流产,与男友云若舟因此分手。

    夏璇立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见它还是那么挺那么实在才继续看新闻。

    这新闻说得有理有据,还有“知情人士”透露,甚至还放了她黯然神伤的照片,可这不是她老早以前的照片了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人拍的。

    不过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权威媒体说她流产了,那她就真是流产了。

    这就是厉净凉的办法?夏璇有点懵。他承诺过要孩子,现在又放出她流产的消息,那要怎么解释这个孩子?难不成要让孩子一辈子无法成为他光明正大的亲生子?

    夏璇想不懂,厉净凉也料到了,新闻爆出没几天他就回到了斐济,这时夏璇已经怀孕近八个月,因为发愁那些新闻,脸色看上去比他走之前憔悴了许多。

    他回来时,夏璇正侧躺在床边想事情,并没察觉到有人进屋,等发现时他已经快走到她身边了。

    “你回来了?”她想坐直身子,可现在的身子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了,想起来有点难度。

    “腿有点肿。”夏璇慢吞吞地说完,又躺了回去。

    厉净凉的表情有点冷淡,看上去不太高兴。夏璇猜不出他的心思,干脆低下头不看他。

    身边的位置慢慢凹陷下去,修长白皙的手递来一个盒子,凉薄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礼物。”

    夏璇抬眼看他,他虽然是在送礼物,表情却一点都没变,哼,不真诚,拒收。

    看她又低下头,也不接礼物,厉净凉换了副语气说:“为什么不好好睡觉?不是告诉你我很快就回来吗。”

    ……原来他在不高兴这个。

    莫名的,刚才的烦闷一扫而空,夏璇感情泛滥地望向他说:“因为,我想你。”

    厉净凉盯着她看了许久,在她以为他又要语出刻薄时却听见他缓缓开口轻声说——

    “我也想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