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37章

第3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夏璇的表情,厉净凉挑了挑眉,扬起唇角道:“见到我不高兴?”

    夏璇白了他一眼说:“你要是真的我就高兴了。”

    一段沉默过后,厉净凉开口说:“我回来了。”

    夏璇眨眨眼,仔仔细细地盯了他好一会,抱着睡眼惺忪的厉夏靠近他,感受着他的温度,终于明白过来他真的回来了。

    “有点意外。”夏璇哄着孩子说,“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厉净凉答非所问:“你常梦到我?”

    夏璇嘴角抽了一下,把厉夏放到床上,柔声道:“宝贝,快睡吧,没事儿,就是个梦。”

    小厉夏望着父亲的方向,似乎有些困惑,指着他咿咿呀呀,像是在问:这是谁?

    夏璇瞧见这一幕表情莫名地回头睨了厉净凉一眼,道:“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厉净凉侧身落座,长腿慵懒地搭在地上,斜肩那个动作威严又优雅。

    “他长大了一些,跟我走的时候也不一样了。”

    这不是废话吗?孩子长得最快了,过几个月回来一看肯定不一样。

    夏璇没说什么,把孩子哄睡了后关了灯低声道:“去外面说吧。”说完便先一步出门了。

    两人一路来到书房,夏璇打开空调,关了窗户拉上窗帘,靠在书桌边远望向站在书架边的丈夫,虽然他们没有举行过婚礼,但已经扯了证,即便别人不知道,可在她心里他们就是夫妻。

    在他回来之前,她心里有千千万万个想法,也想过这么久没见面他们肯定会生分,不过等见到了,她发现自己对他并没有生分,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气质又沉淀了许多。

    “你吃过了吗?”夏璇主动开口说,“要不要我帮你做个宵夜?”

    厉净凉拒绝了,放下手里的书看向书架边靠着的琴盒,忽然说道:“我拉琴给你听?”

    夏璇早就见过这里的小提琴,但她一直以为只是个摆设,因为从来没见他拉过。现在他主动提出这个建议,她当然十分期待。

    “我把门关上。”

    夏璇走过去将门关好,靠在门上温柔地点了点头。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可在她做来却那么风情万种,让人恨不得拿笔画下来。

    生育赋予了她更加成熟与美艳的风韵,当然也赋予了她更加诱人玲珑的身段。

    厉净凉将视线从她傲人的上围上收回,打开琴盒将小提琴拿出来,调了调弦开始拉琴。

    一首世界名曲——《porunacabeza》,除了本身的知名度外,它还在经典电影《闻香识女人》中出现过,是阿尔帕西诺跳探戈时的配乐,同样也在《辛德勒的名单》里出现过,夏璇非常喜欢。

    他拉琴的姿态非常优美,深灰色的西装,黑色立领衬衣,领口的纽扣解开着,表情认真,丹凤眼微微闭着,琴弓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演奏出动听的旋律,这样的他,好像一只内敛优雅的黑天鹅,轻易便可虏获一切女人的芳心。

    夏璇忍不住又想起廖幸儿,一时有点走神,厉净凉拉到一半停止,放下小提琴,抬眼问道:“在想什么?”

    夏璇张张口,欲言又止,厉净凉也不面勉强,把琴装好之后站直身子道:“我想过了。”

    “嗯?”夏璇发出疑问。

    “如果你一定要拍戏就继续拍。”他没有看她,低头用手帕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只是我希望你合理安排好时间,不要耽误照顾孩子。厉夏还小,也许你像我这样出去几个月,回来他都不认识你了。以你的经历来看,应该比我更重视孩子才对。”

    他的话像一把剑,刺入夏璇心里,她失笑道:“那我们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厉净凉这才看向了她,冷俊的脸上没有表情,但眼底却徘徊着很难察觉的思念。

    “我也想过了。”她舒了口气说,“我不拍戏了,如果有可能,我会看看能不能转做幕后工作,写写剧本什么的。又或者……”她转了转眼珠,“自己做点生意也不错,廖幸儿就投资了很多生意,我看是个不错的路线,我也那么干,你觉得怎么样?”

    好好的突然提到廖幸儿,这倒让厉净凉表情变得揶揄了许多。他低头轻笑,眼角的弧度智慧又迷人,干干净净的眼镜片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些反光,她看不太清他的眼神。

    “那些新闻是我让公司放出去的。”

    厉净凉一边说一边走向她,牵着她离开书房,到了二楼的客房,那里距离他们的卧室不算近,但如果孩子哭闹也能听见。

    “怎么到这来了?你累了?回卧室睡觉吧。”

    她作势要出去,厉净凉直接自后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放倒在床上。

    “你……”夏璇咬了咬唇说,“耍流氓?”

    厉净凉俯视着她,一颗一颗地解着衬衣扣子,慢条斯理道:“不,只是想行使丈夫的权力。”

    “丈夫的权利不包括闹绯闻。”夏璇虽然嘴上这么说,手指却已经非常张扬地把睡裙外衫脱掉了,“好看么?”她侧过身单手支头问他。

    厉净凉脱掉衬衣丢到一边,直接压到她身上,咬着她的唇瓣道:“你说呢。”

    “你……”夏璇轻呼一声,“以后还会有绯闻出来么?”

    “会。”他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为什么?这对你的形象百害无一利。”她托住他的下巴蹙眉问道。

    厉净凉的手指勾勒着她的胸线,行使丈夫权利时那下流的动作配上她斯文儒雅的形象还真是……特别的有味道。

    有衣冠禽兽的味道。

    “只有这样,在以后我宣布和你结婚的时候他们才不会那么惊讶。”说着,他解开她的文胸。

    “可我不希望你以抹黑自己的方式来成全我。”夏璇转开头,对此非常抗拒。

    厉净凉看了她一会,忽然笑了笑,道:“好。”

    “嗯?”她惊讶地看过来,像是没料到他会那么好说话。

    “那就改变策略。”

    他将她的睡裙扯下来扔到一边,低头亲吻着她胸前某个地方,惹来她不断喘息。

    “可是你要怎么做……”她断断续续地问。

    “把你的内衣脱了,往上躺一点,其余的明天再说。”

    ——他都这样讲了,今晚自然不会再有除此之外的话题。只不过,第二天他没什么时间来说这件事。夏璇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可算有机会去和《黑雨》剧组一起宣传电影,怎么能放过?

    不过这次出去的时间不会太长,也就一个星期,回来之后她将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下海做生意。她进入娱乐圈虽然时间不长,但也有了点积蓄,拿去做点生意还是足够的。

    宣传电影的第一站是港城,住的酒店是剧组定的,她也没过问,这一行除了造型师、助理和经纪人外也没带其他人,毕竟宣传电影不比拍戏,人太多会被人家指责耍大牌。

    然而,这次没多带人出来却出了点事。

    她住进酒店第一夜,大约凌晨一两点钟,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如果不是她当时还没睡,及时躲进了卫生间锁住了门,那就真出问题了。

    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的人在做什么夏璇也听不见,她拿出手机拨给许格菲,小声说道:“菲姐,你马上带几个人进我房间,有贼进来了。”

    许格菲吓了一跳,急忙挂断电话去前台要了备用房卡,带着剧组几个壮汉闯进了夏璇的房间。

    听见外面挺大的动静,夏璇这才打开洗手间的门出去,一出去就看见蚂蚁和乔牧天压着一个蒙着脸的男人在那,凶神恶煞的。

    “谁让你来的?说!”蚂蚁愤怒道。

    许格菲看见从洗手间出来的夏璇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夏璇点点头,扫了一眼那个蒙脸男,慢慢走到自己的床边,对着笔记本道:“我这有点事,先关了吧。”

    笔记本上显示的是视讯画面,闯进她屋子里的坏人还没来到这,他刚进来没几分钟,正琢磨着怎么屋子里没人,许格菲便带着人来了。

    这一切的经过,全都落在了视讯那头的父子俩耳中。

    “出事了。”厉净凉面无表情道,“我马上过去。”

    “你不用来了,我能解决。”夏璇微笑着说,“我心里有数,你放心,需要你帮忙我不会客气的,你陪孩子早点睡吧,他现在应该不会再闹了。”

    是的,就是因为孩子总是闹,厉净凉才不得不深夜打搅夏璇,开了视讯让孩子看看妈妈。也是因为这样,夏璇才逃过了一劫。否则很难想象熟睡的她,会被这个变态男怎么伤害。

    关闭电脑,夏璇来到众人面前,含笑问那个变态:“是叶铭心叫你来的吧?”

    那男的一凛,抬头诧异地看着她,那双眼睛特别熟悉,夏璇低声道:“蚂蚁,摘了他的头套。”

    蚂蚁按照吩咐摘掉了他的头套,随后见到的是个大家都很熟的面孔。

    “是你。”蚂蚁咬着牙道,“你居然还不知道悔改?”

    陈权此刻已经闻讯赶来,见到有人偷袭女演员房间非常生气,压低声音问:“这次是谁订的房间?”

    副导演说:“是小吴,咦?这么大的动作他怎么没出现?”

    .

    这下全清楚了,剧组的小吴和这个蒙脸的变态男估计是一伙的,提前准备了房卡给变态。这个变态也不陌生,就是当初在夏璇保姆车里放针孔摄像头的司机。他和叶铭心是老合作伙伴了,这次让他来的应该也不会是别人。

    “送去公安局吧。”夏璇打了个哈欠道,“菲姐,今晚我和你睡。”

    许格菲点点头带着夏璇离开,乔牧天看看那个变态男,又看看十分淡定的夏璇,觉得这个女人愈发难懂了。

    次日,夏璇刚醒就发现许格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位先生。

    他坐在床尾,拿着玩具正在逗孩子。厉夏朝爸爸伸手挠了半天,咯咯咯地笑着。

    “你怎么来了?”夏璇无奈道,“我可以解决的。”

    厉净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的问题你可以自己解决。”

    这肯定还是有后话的,夏璇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但你的晚上,由我和他负责保护。”

    他点了点厉夏的额头,厉夏立刻看向妈妈,挥舞小拳头。

    夏璇只觉心窝一热,还要问什么情不情爱不爱呢?这不就是爱吗?

    夜里有了孩子和厉净凉,夏璇是彻彻底底安全了。不过她也没放松,在宣传电影期间已经让人拟好了关于叶铭心设计陷害她的通稿,发到了每一家媒体手中,只等警方确定了那个司机和剧组小吴的罪,新闻就会全部发出去。

    叶铭心此刻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结果,港城警方和江城警方正在交接犯罪嫌疑人和犯罪事实,马上就要派人拘捕她。

    在拘捕她之前,她还有几个小时的好日子过。

    这几天她虽然有点忐忑,却一直得意地在想,这次之后夏璇就是个破鞋了,厉净凉那种男人怎么会要一个被别人玷污过的女人?到那时候夏璇就会尝到她受过的苦。

    而且,厉净凉哪里有那么喜欢她?他还不是瞒着大众与她的关系,找了一个又一个的新欢?

    看着手里报纸上关于厉净凉和廖幸儿的绯闻,叶铭心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起身去洗澡。

    但是,她还没走几步,家里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冲了进来,看见她厉声说道:“叶铭心,我们是公安局的,请跟我们走一趟。”

    叶铭心怔在原地,满脸的不可置信与恐慌。

    不!怎么会这样!难道他没得手?不对啊,那么晚了,夏璇也不知道会有人偷偷潜入房间,怎么可能会躲过?难不成是她被侮辱了之后报的警?这倒是可以说得通,可以她的身份,怎么可能将这种事说出去?报了警不等于明摆着告诉厉净凉让他抛弃她?不是明摆着告诉全天下的人她被人玷污了吗?

    叶铭心想不明白,是因为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粗鲁肮脏的计划会失算。她大概怎么都不会料到,那一晚厉夏会闹着要见妈妈,厉净凉会叫醒已经熟睡的夏璇起来视频。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俗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不走!”

    叶铭心无法接受这些,飞快地朝二楼跑,警察朝上追去,梁吟和叶昕已经听到动静下来了。

    “怎么回事?”梁吟呵斥道,“你们怎么私闯民宅!”

    叶昕看到警察和叶铭心的反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淡淡一笑,注视着警察将叶铭心逮捕,又扫了一眼他们朝梁吟出示的相关批文,一丁点要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