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43章

第4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良辰已经没机会和厉净凉见面了,很难理解,那么重要的合作,身为主要人员厉净凉却失踪了,全权交给下属来跟进。

    踌躇了好久,她终于鼓起勇气去问何副总,才得知是因为厉太太刚生完头胎没几个月却又怀孕了,得多加小心和养护,所以回家当二十四孝老公去了。

    宋良辰:“……”

    家里,夏璇躺着,厉净凉站着,手里拿着本书,一本正经地朗诵。

    夏璇听得乐不可支,厉夏在她旁边拍手叫好,一家人其乐融融。

    片刻,厉净凉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扫了一眼号码放下书走出去,夏璇在床上左等右等,足足有十来分钟他才再次上楼,进屋时手里拿着两个娃娃,一个是卡通版的她,一个嘛……是卡通版的厉夏,其实做得并不是太像,可衣服神态却是十成十。

    “你从哪弄的?”夏璇惊喜地接过来。

    “心情好了么。”他没有回答,反而提问。

    夏璇微垂眼睑,脸上带着真切的笑容:“就算再多烦心事,只要一想到有你陪着我,我就很高兴了。”

    “那就好。”厉净凉拍拍娃娃的头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们四个玩。”

    夏璇抱着娃娃道:“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从哪弄的呢?叫什么?不能和我一个名字吧?”她指指自己。

    “真是小孩子,还要给布偶起名字。”

    厉净凉走到门边回眸瞧着他们母子俩,略顿几秒后道:“它叫落入凡间的天使。”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还帮他们关上了门。

    夏璇看着手里的娃娃,回想着自己刚才对他的回答,觉得那句话真的很对。

    尽管梁吟的话让她至今耿耿于怀,可有厉净凉陪伴她左右,她情绪就好了许多。

    原来,人的情绪真的能被爱慕的人左右,而当你特别爱一个人,他甚至可以操控你的一切。

    市郊一家不起眼的餐厅雅间里,李志远拘谨地坐在椅子上,时不时抬眼看对面的男人,心里五味陈杂。

    厉净凉慢条斯理地喝着茶,虽是他主动约李志远过来的,但他却一直保持沉默,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

    李志远实在受不了他这样无声的威压,咽了口口水说:“厉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呢?请您千万别客气,尽管吩咐。”

    对于这种谦卑的语气,厉净凉早已司空见惯。

    他抬眼瞥了瞥他,摇摇头道:“李律师,你猜不到我为什么找你吗?好好想想,用用你身上唯一还算不错的东西。”

    ……脑子吗?

    李志远困惑地思考着,忽然瞪大眼睛压低声音道:“难道是因为……厉太太?”

    厉净凉靠到椅背上露出一个笑容,李志远瞧见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厉先生请放心,虽然梁吟现在跟着我,但我没有帮她做任何威胁到厉太太的事。”李志远惶恐地保证。

    厉净凉冷哼一声不屑道:“我当然放心,就算你想,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那是怎么了?李志远汗如雨下地苦思冥想,头都要炸开了。

    “听说你在想办法替叶铭心减刑?”

    厉净凉稍作提点,李志远便立刻明白过来,赶紧讨好道:“原来是因为这个?厉先生,我现在还在筹备当中,没有具体去做,如果您不喜欢,我马上就放弃。”

    “你不怕梁女士不高兴?”

    梁吟一惊与叶昕离婚,厉净凉已经无需称呼对方为叶太太了。

    “她高不高兴都无所谓,只要厉先生高兴就可以了。”李志远谄媚一笑。

    厉净凉斯斯文文地抿起唇轻笑起来,朗声说道:“梁女士,你可以出来了。”

    李志远一怔,诧异地看着雅间的隔间,里面走出一个满脸苍白的女人,正是梁吟。

    “你怎么在这?”李志远不可思议道。

    梁吟痛恨地指着他说:“你这个骗子!”

    李志远嫌弃地皱皱眉:“骗你怎么了?你现在这副样子,除了那张脸还有什么可以被人骗的?”

    梁吟被气得头昏眼花险些晕倒,李志远立刻道:“厉先生你放心,如果她晕倒在这我有足够的办法证明我们是清白的,随她去就好。”

    梁吟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她捂着胸口满脸忍痛,好像真被气出了病。

    厉净凉笑吟吟地看着梁吟:“梁女士,你现在知道了,你除了不会死之外,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话一出,梁吟再清楚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些是为了谁,她愤恨地瞪着厉净凉:“那又如何?只要我还活着,那就代表我赢了。”

    “是的,你赢了,你的女儿因为你的胜利不但要多坐几年牢,在牢里也不会受到太好的待遇。”厉净凉事不关己地说着,“而且谁说你一定可以活着?李律师,你刚才不是说我让你做什么都可以么?杀了她,然后帮你自己脱罪。”他拉开双臂好整以暇道,“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李志远听见厉净凉让他杀人也愣住了,他犹豫地说:“厉先生,这……”

    梁吟恐惧地看着屋子里的两个男人,瞄准了门把手想跑,但厉净凉直接道:“门口有人守着,梁女士不必想着跑了。”

    梁吟咬唇道:“光天化日,厉先生竟然敢杀人?”.

    “我没有要杀人。”厉净凉耸耸肩无辜地说,“要杀人的是李律师。”他抬抬手,“李律师,想想好处,你肯定愿意这么做的,对吗?”

    李志远蹙眉思索了一下,见厉净凉一脸诚恳,下定决心般迈着大步朝梁吟走去,将她堵在角落里,使劲掐住了她的脖子。

    梁吟想尖叫,可完全发不出声,身体不受控制的蜷缩在一起,眼睛因为缺氧而开始翻白,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李志远力量的加大,梁吟的身体开始抽搐,她一点点失去活力,就在快要没气的时候,李志远忽然被人从后面拉开,直接摔倒在地上。

    梁吟艰难地喘息着,咳嗽了几声虚弱地看着救了她的人,居然是厉净凉。

    “梁吟,你看清楚。”厉净凉慢条斯理道,“如果我要你死,你马上就会死,你的女儿也是如此。”他站直身子,轻蔑地俯视着她,“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掉,你很快就会明白,死并不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说罢,他转身离开,留下屋子里两个呆滞的男女。

    晚上,叶昕开车回家,从车库出来想开门,却见到了蹲在那里的梁吟。

    见到叶昕,梁吟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跑过来想抱住他,看叶昕朝左一闪,她扑倒在地。

    借着路灯的光线,叶昕看见了她脖子上的勒痕,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又去招惹是非了。

    他厌恶地睨了她一眼,打开铁门走进去,在梁吟哀求地注视下,毫不留情地锁上了门。

    “老公……”梁吟痛苦地唤着他,期盼他能停下脚步。

    叶昕回眸望着她说:“麻烦梁女士换个称呼,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再见。”说罢,他抬脚离开,梁吟一天之内被男人抛弃两次,精神已经崩溃了。

    她站起来,恍恍惚惚地朝前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夜已经很深了,一个女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很引人瞩目,夜里的巡警见到她便下车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白天的事,梁吟两眼放光道:“有人要杀我!”

    警察立刻盘问了她具体事宜,将她带回了派出所。很快,李志远接到了派出所的传唤电话,拿起公文包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与李志远一样,厉净凉也收到了电话,只不过这电话没打到他这,而是打去了他的律师那。

    “你去。”厉净凉正在给夏璇吹头发,这边杂音很大,“我有事,先挂了。”

    能当厉净凉的律师,自然是个狠角色,他与李志远几乎前后脚到达派出所,两人对视一眼心里便有了对策。

    他们走进屋里,见到了狼狈的梁吟,她一脸得意,像是已经看见了厉净凉和李志远被拘役。

    然而,事情却不像她想的那样发展,反而朝着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

    “警察同志,太冤枉了!这个女人简直胡言乱语,下午的时候只有我和她在那里,厉先生根本不在,她这不是污蔑吗?”李志远高声道。

    厉净凉的律师笑着说:“的确是这样,如果警察同志不信,我这里有证据,”

    他拿出u盘递给警察,警察放在电脑上一看,是会议录像,屏幕显示的时间正好是梁吟所说的被害时间。

    “如果录像作为证据还不充足的话,参加录像里那次会议的客户也可以来做证。”

    到此,警察们其实已经相信律师了,因为他们实在不认为厉净凉那样的人会害这么一个落魄的中年女人,更不要说那个李志远是律师,不会知法犯法了。

    “这怎么可能?”梁吟惊呼道,“那一定是伪造的!是伪造的!”

    李志远哀叹着说:“其实是这样的警察同志,当时我们本来正在商量事,这位女士希望我帮她在坐牢的女儿辩护,让她少判点,但我不同意,因为证据确凿嘛,我得维护正义不是吗?这位女士见我不愿意就开始□□我,脱光了衣服要我和她做那种事,我怎么会愿意呢?我不愿意,她又开始跟我动手,你们看看,这是我身上的伤口。”

    李志远脱了衬衣,露出身上的伤口给警察看,梁吟完全傻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只会说这三个字了。

    “警察同志,你们看,她现在恶人先告状也是有预谋的,当时她被我正当防卫给弄伤了,就威胁我一定要帮她,不然就去报警,说我要杀她——你们看这不是胡闹嘛?”李志远一脸哭笑不得。

    厉净凉的律师看看表,与警察说了几句便走了,这代表梁吟已经完全被当成了一个威胁不成反诬告的人。

    “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说,我……”她想反驳,可李志远怎么会容她说话?三言两语就把她绕的无话可说,最后的结果是,梁吟被拘留,李志远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

    出了派出所,李志远在门口遇见了等在那的律师,他将一个信封交给他,含笑说道:“今天可是见识到李律师的口才了,颠倒黑白的功夫真是到家。”

    “哪里哪里,跟兄台比还差点。”李志远收下信封说,“那我就先告辞了,时间太晚了。”

    律师抬抬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等李志远走了,他才不屑地擦了擦与对方握过的手,打电话向厉净凉汇报情况。

    接完律师的电话,厉净凉从洗手间出来,一边走向大床一边想,虽说李志远的手段很下流,但用在梁吟身上,也算妥当。

    “你好像很高兴?”夏璇疑惑地问,“有什么好事吗?”

    厉净凉靠到她身边,咬着她的耳垂将那些事全都告诉了她,夏璇听着听着眼眶就开始发红,厉净凉揉揉她的脸蛋亲昵地问:“怎么,你不高兴?”

    夏璇:“我高兴。”

    “那为什么还哭。”

    “因为我终于也有人可以依靠了。”

    厉净凉抱住她,吻了吻她的脸:“你早就有了。”

    “你说你,搞得我都煽情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夏璇撅着嘴摩挲了一下手臂。

    厉净凉转开话题:“后天你到公司去一趟,我会让人来接你。”

    “有事吗?”她吸吸鼻子仰起脸。

    “没。”他的语气相当随意,“就是得换个礼服,参加一个宴会,最好穿得隆重一点。”

    “我最近没买什么新款礼服。”夏璇有点苦恼,这正中厉老板下怀。

    “没关系,我帮你准备了。”厉净凉柔声蛊惑道,“那天早上,你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车来接你就可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