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47章

第4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次怀孕可把夏璇折腾惨了。

    从国外回来后夏璇便在认真保养身体,免得生完了这一胎自己老得太快。不过肚子里这位小祖宗就好像故意要跟母亲抗争一样,三四个月的时候把夏璇弄得孕期反应很严重。

    有点虚脱,夏璇干脆躺在床上不动了,摸着肚子想,这么折腾不像个乖女儿啊,难不成又是个小混世魔王?要是真再生出个儿子夏璇真要泪奔了,儿子打扮起来不如女儿过瘾啊。

    为了能让夏璇舒服点,厉净凉打算带她和厉夏一起去港城度个假,那边靠海,空气好点,虽然有点冷,但环境要比江城强许多。江城虽然发达,却有着发达城市都有的弊端。

    对于到港城去度假的事,夏璇表示十分赞成,很快收拾好了东西出发了。

    他们这次离开,是夏璇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安安心心地在港城住了一个月,在她怀孕五个月时,发生了一件让人沮丧的事。

    夏璇的服饰品牌最近的销量一直不错,她暗地里打击叶昕公司的计划也一直很顺利,本来计划三个月就可以把对方挤垮,对方也一直保持着消极态度,但近一个月不知为何,对方的销量忽然急速上升,甚至有好几次都比夏璇的公司先一步推出新款,推出的款式还都和夏璇这边即将发布的新品款式完全相同!

    看着下属发来的那些图片,夏璇气得手都在发抖,好像面对叶昕的事时,她总是会很容易激动,也可能是因为怀孕导致她情绪比平时敏感,反正她就是……很不高兴。

    其实,之前一段时间,看到叶昕被她逼的一步步败退,她不是没产生过手下留情的想法,她本想着如果叶昕肯知难而退,离开她的眼前,那她就当做他已经死了,过去的事一笔勾销。

    可对方却给她来了个苦肉计,在装出弱势形象的同时在暗地里进行反击,真不愧是叶总。

    厉净凉这两天不在,出国有个项目要亲自看,回来还遥遥无期,已经快一岁的厉夏看着发呆的妈妈,将自己手里的玩具塞进妈妈的手中,嘤嘤嘤地招呼妈妈一起玩。

    夏璇哪里有心情?可回头看见漂亮可爱的儿子,又觉得不陪儿子玩真是狠毒的行为。

    “宝贝。”夏璇坐过去抱住儿子,求关爱般在儿子身上蹭啊蹭,厉夏被蹭懵了,似乎觉得双方角色有点反,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就那么被妈妈抱着。

    须臾,夏璇放开厉夏,拿着玩具和儿子一起玩,玩着玩着就说:“宝贝,你说他都那样对妈妈了,妈妈也不该再留情了吧。”

    厉夏哪里明白妈妈的意思,流着口水朝妈妈挥舞小拳头,那仿佛要大干一场的样子逗笑了夏璇。

    “你这是在给我鼓劲?”夏璇猜测道。

    厉夏继续挥舞拳头,笑得更甜了,他充分继承了厉老板和厉太太的美貌,虽然才不到一岁,却玉雪可爱初见风采,这要是带出去,得让多少人急着回家造人啊。

    这样可爱的宝宝,谁不想要一个?

    再次瞥了一眼电脑上的图片,夏璇心里有了决定,他不仁,就不要怪她不义了。

    公司里,蚂蚁本来正在发愁新品发布会要开天窗的事,但夏璇很快打来电话,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发消息说新品发布会延后,就说这次的新品会由我亲自设计,但因为我怀着二胎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没赶上时间,跟大家道个歉。”

    这个理由可真是太充分了,顺便丢出了一个爆炸性消息。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夏璇怀二胎的事,这要是公诸于众,不但可以缓解公司时间上的紧张,还能够吸引走大众的注意力,把大家的目光重新转移到她的公司上面。

    事情果然不出她所料,消息发出后,夏璇和厉老板两年抱倆有望三年抱仨的新闻很快占据头条,叶昕的公司虽然拿到了订单,但因为前期亏损严重,并不能补救多少,还需要继续维持下一季的销售量,否则一样得垮。

    看着新闻上的消息,叶昕琢磨着夏璇估计正在怀孕期间,设计图被盗还被先一步发布,这事她应该挺生气,该不会影响到身体吧。

    有那么一瞬间,叶昕是有点犹豫了,可后来想想,他的成败全在此,夏璇就算输了损失也没多大,相比起来,还是他这边比较重要,于是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叶昕这个人,这辈子好像也没真正在乎过什么人,他最爱的大概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

    身在国外的厉老板是最后一个知道新闻的,看着报纸上的内容,再想想前几天夏璇不高的兴致,他差不多已经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了。但是,他还是不赞同她宣布这个消息,本身就已经脱离了娱乐圈,他的意愿是他们一家安安静静地生活,不要被外界知道任何事。

    就像他对厉夏的保护,媒体根本无从了解厉夏的任何消息,就算将来厉夏长大读书,他也会送他去国外,免除他遭受到任何骚扰。夏璇的做法,与他的想法大相径庭。

    然而,厉净凉也没办法怪她,发生那种事,她会选择这种方式回击也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越想越烦躁,他丢下文件点了根烟,靠到椅背上仰起头,看着欧式装修的屋顶,心情压抑焦躁。

    厉净凉会是何种反应,夏璇心里多多少少有数。两人在一起这些年,她也算比较了解他。

    也不是没想过他会不高兴,可如果叫她就那么放弃,又或者把事情全部推给他帮忙,她又很不甘心和不好意思。

    哎,总之就是,两个人都可以理解对方,却又都不太能互相接受。

    厉净凉回来的时候,夏璇已经找人赶上了设计图,重新开了新品发布会,渡过了危机。

    这个时候,她的孩子也快要六个月了,她很瘦,但肚子很明显,穿着裙子坐在那可以清楚地看到隆起。

    见到丈夫放下行李脱掉外套,夏璇笑着说:“欢迎回家。”

    厉净凉淡淡点头,给自己倒了杯水,漫不经心道:“有定期做检查吗。”

    夏璇点头说:“有的,医生会定期过来,我感觉也很好。”

    “那就好。”

    他话不多,有点沉默,夏璇清楚,他到底还是介意外面的喧嚣。

    其实夏璇也很自责,她不是没想过什么也不做,呆在家专心待产,一切等孩子出生在说。可她努力了那么久,如果真的放弃这几个月,被叶昕东山再起,那不是白忙活了?蚂蚁年纪还小,根本玩不过叶昕,她不考虑这些根本不可能。

    总之,她还是内疚的,所以跟他说话都带了讨好的意思:“饿不饿?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说着,便要起身去楼下做饭给他吃。

    厉净凉皱着眉道:“我不饿,你肚子那么大了还做什么饭?这种事让佣人去做就行了,你什么时候能替这个家替我着想一下?”

    夏璇噎住,抿了抿唇,放低姿态道:“对不起……我以后……”

    “是我的错。”厉净凉忽然打断她说话,摘掉眼镜道,“是我不该出去那么久,放你一个人在家。我累了,去洗个澡。”说罢,他抬脚离开,没理会她不自然的表情。

    虽然他说是他的错了,却让夏璇心里更难受了。她躺到床上看着屋顶,放空自己的脑子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可孕妇敏感的心还是受到了伤害,她矫情地有点想哭,但又怕被厉净凉看见自己这副样子担心,于是拉起被子盖住自己,装作已经睡着了。

    厉净凉洗完澡回来,见她躺在那一动不动,还背对着他,以为她在生他的气,想掀开被子上床,又怕她不愿意,气坏了身子,还怀着孕,于是他拿了东西转身走了,去客房睡。

    夏璇听到身后的动静,等他离开后就拉开被子看了看,见他把东西拿走了,忍了半天的眼泪全都涌了出来,天知道他本来是因为担心她才走的!

    这大概就是很多相爱的人之间误会产生的缘由。

    半夜,夏璇辗转反侧睡不着,想了好久,还是拖着沉重的身子下了床溜到了客厅。

    她发现,厉夏和厉净凉在一起睡,不在他自己的房间,那特制的婴儿床和随时可以关注宝宝消息的监控都没让她发觉孩子被抱走了,真是太不称职了。

    既然厉夏在,夏璇就有了进去的理由,于是她咳了一声,敲敲门说:“孩子在你这么?”

    厉净凉的声音很快响起:“进来吧。”

    夏璇推门进去,见厉夏趴在爸爸胸口睡觉,厉净凉举着一份文件在看,眼镜架在鼻子上,无论是薄薄的嘴唇,还是高低起伏的胸部肌肉线条,都性感得无可救药。

    “你怎么还不睡?”夏璇干巴巴地问。

    厉净凉放下文件看过来,见她眼睛红红的便张开手臂说:“这个问题该我问你才对。”略顿,压低声音道,“过来吧。”

    见他朝自己张开手臂,夏璇立马不害臊地扑了过去,但是小心翼翼地扑,注意着自己的肚子。

    “我快六个月了。”夏璇目不转睛地看着丈夫。

    厉净凉“嗯”了一声没反应,夏璇不死心地用手抓住他身下某个敏感的位置,惹来他蹙眉注视。

    “做什么?”

    “没什么,玩玩。”

    “玩?”

    “不行吗?”她逞强地捏了捏。

    厉净凉古怪地看了她一会,随后关了灯说:“你慢慢玩,我睡了。”

    夏璇稀奇地睨着他的侧脸,他好像真的睡着了,不但人没反应,下面也没什么反应。

    一时之间,夏璇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厉净凉,你不会是出去了二十多天变弯了吧!”

    厉净凉忍无可忍地拿开她的手翻过身来一字一顿道:“孩子在这,不要胡闹。”

    “……你真的没问题?”她还是不能确定。

    厉净凉吐了口气,平复心情后说:“你再试试。”

    夏璇半信半疑地伸手,再摸到时迅速收回了手,俏脸通红。

    “满意了?”

    “……额。”

    “可以睡了?”

    “睡、睡。。”

    “可是我不想睡了。”厉净凉将熟睡的厉夏抱起来放到一边的摇篮里,随后回到床上一边解着睡袍一边说,“夏璇,你真是自讨苦吃,就算这个月份可以做,但你想过会多憋屈么?”

    “……没、没想过。”夏璇有点被吓到,忍不住后撤了撤身子。

    厉净凉勾勾嘴角,似笑非笑道:“没事儿,我让你感受一下。”

    “……”

    这一夜,夏璇可真是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憋屈。

    然而,比她更憋屈的另有人在,那就是受到严重打击的叶昕。

    夏璇还算是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至少会在商场上和他竞争,但厉净凉却不是。

    这个男人习惯走捷径,并善于运用权势,拿捏人心,好几家本来本欲与叶昕公司签订合同的客户都取消了合作,还有已经签了合同的客户甚至就算赔付违约金也要解约,但违约金又迟迟不肯打过来,叶昕的公司周转面临着巨大问题。

    时间又过了几天后,他又碰上一件烂事,在一间餐厅门口,他同时遇见了出狱后落魄无比的梁吟以及以前有过竞争行为的同行夫妇。他们还不知道他与梁吟离婚的事,所以见到梁吟那副样子,还与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争论在一起,顿时看笑话一样朝他看了过来。

    叶昕也不欲纠缠,他很清楚越是纠缠就越会丢人,他快步离开,回到车上,本打算驱车回家,谁知那边的李志远竟然朝梁吟动起了手,梁吟被打倒在地上,似乎还吐了血。

    叶昕眯了眯眼,接下来的动作自然不是英雄救美,而是调转方向盘离开。当他的车子从梁吟身边经过时,梁吟瞄见了车牌号,顿时面如死灰。

    “告诉你臭娘们,不要再想着来找我,不然你女儿多坐几年牢都有可能。”李志远整理了一下衣服,快速离开门口。

    梁吟想起上次去看叶铭心时她祈求的眼神,她还不知道叶昕已经跟她离了婚,还期待着爸爸能快点把她救出去,她除了娇蛮了一点,到底做错了什么?

    说到底错的都是她,如果她当初没有选择叶昕,是不是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看着眼前马路上飞快驶过的车里,梁吟一步步朝前走着,她心神恍惚,并没注意到前面有什么车开过来,但在车子快要撞到她时,她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后退过来,无视司机的谩骂,乘坐地铁去了ar集团大厦楼下。

    她在这里守了一整天,想等厉净凉的车子出来,可等了许久都没发现,于是她只好先行离开。

    然而,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她依旧没见到厉净凉,第五天的时候她已经绝望了,在晚上时还是没遇见他。

    她告诉自己,明天再等一天,如果再见不到,那她就另作打算。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晚上五点多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厉净凉的车。昂贵的黑色车子慢慢离开集团大厦,一点点驶入马路,慢慢朝前行驶。

    梁吟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在他的车即将经过这边时,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好像没看到身后有车子一样直直往前面走。身后的车子因为距离原因减速不及时,就那么挨到了她的身子,但力道绝对不大,顶多就是把人撞到,造成个擦伤什么的。

    不过梁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她故意装作被撞得很厉害,往外滚了好几米,躺在地上压着胳膊用小刀划破身子,造成了流血的假相,躺在那一动不动。

    厉净凉坐在车后座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擦眼镜,在听见司机说好像撞到人了时,他才朝车窗外看了一眼。

    等看清那人是谁,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下去看看。”他吩咐完毕,关上车窗,假装自己不存在。

    能当厉净凉的司机,自然也受过这些事情的训练,更不要说他们还安装了行车记录仪。

    司机听从吩咐下车查看,水修齐坐在副驾驶笑着说:“我没看错吧,这是梁吟?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还跑来找我们碰瓷儿?”

    厉净凉单手托腮看着前方道:“璇璇看见会很高兴的。”

    水修齐:“……”真是什么事都想着他们家璇璇。“不过老板,虽说是碰瓷儿,但到底还是撞到了,机动车怎么都占责任的。”

    厉净凉面不改色道:“不是有司机么,关我什么事?”

    是的,司机的事的确不关大老板的事,但关他的事……水修齐默默下了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