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五章 素服红烛映锋芒(大放送)

第五章 素服红烛映锋芒(大放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章

    朗云呆呆看着他扶着老安人进了屋,才醒悟过来,敢情这位冷大人是不待见她啊。顿时从心里一阵怒火,她从小和倚华文茵一起在做宫女,论模样心机,是不如这两位,可也是尚仪局一二等的,后来熬出了头,跟在倚华身边,明有上下,情同骨肉,也是**奴才里斯抬斯敬的人物。此次若不是舍不得倚华这个姐妹,再加厌了宫里的争斗不断,本是可以安稳留在宫中,做个候补女史的。如今见了这姐妹的“夫君大人”,一句话没说,先遭了白眼。忿忿扯了扯手中帕子,一个转身,回屋去了。

    刚踏入门槛,任倚华的声音就飘了过来,“安人那里怎么样?”.朗云瞥瞥旁边的喜娘,“做小伏低”地答道,“回女史,火势已经平息,安人那里并无大碍”。只见蒙着盖头的头点了两下,朗云蹑步上前,装作给倚华整理盖头的模样,俯在她耳边说:“冷大人可是个十成十的孝子,看见他娘受了惊,立刻就扶着她回去了,还不知道今晚上过不过得来呢。”倚华微微动容,有点犹疑地问:“他说他今晚要侍奉安人?”朗云叹口气,“那倒没有,只是我看他冷冰冰地扶了他母亲回去,似乎是不大待见我们,把这场火算到我们头上了。”倚华一张俏脸挂了冰霜,指甲掐在手心里,说:“安人自己莫名其妙地放鞭炮,与我何干?他关心安人无可厚非,可是新婚的日子,若是他今晚敢就这么把我扔下不管,我定然不与他干休。”

    龙凤花烛静静燃着,柔柔地吞吐着光焰,不久已燃了一小半。,两个喜娘侍立一旁,对着仍盖着盖头的新娘子面色尴尬。倚华亦是等的百无聊赖,索性用指尖挑起盖头一角,偷瞥自己的新房。

    只见一室之中,除去大红的锦缎花烛,玉质的合卺杯,别无新鲜豪华之物,梳妆台上面有几道鲜明的划痕,铜镜上也生了锈。倚华不禁撇嘴,心中默念:“怪不得他心胸狭窄,原来是个穷鬼。”正恼着呢,那边厢却传来了脚步声,倚华忙将盖头放下,朗云与喜娘亦挺了挺身子,都以为是新郎官来揭盖头,没想到来的却是那个刚刚来报告火情的老仆人。

    朗云看见他那身补丁衣服就生气,厉声喝道:“你来干什么?冷大人呢?”

    老仆人吓的一缩头,嗫嚅着说:“大人,大人他说孝义人伦,天……天之道也,夫……夫妻恩情,不在一时。安人受了惊,他要安抚,所以一时半会儿过不来这里,请夫人谅……谅解。”

    朗云那里早气的不行:“什么?让女史在这里等他?今天可是新婚的日子,何况还是皇上的……”正是摆开架势要教训那老仆一番,没想到倚华却发了话:“罢了,罢了,你和他说这些有什么用?然后微微转向老仆方向,道:“你且去吧,告诉冷大人,我是女史,自然明白孝义人伦,可是圣人也曾说过夫妻者,天地之大道也。今晚我自会等他,若他不来,就是他看不起我了,可是夫妻本是一体,不知他这样做,他自己又算什么?“老仆见她词锋凌厉,不敢答言,只是点头唯唯而已。

    老仆一去,朗云立刻又凑上来,“女史刚才为什么不许我说话?他当个四品郎中,还真以为自己成了什么大员了?如果不给他提个醒,咱们是宫里来的,他以后还真把自己当成老爷了。”倚华揉揉头:“这些话你跟那老仆说,他也传不好话,少不得到”“冷郎中”的耳朵里,就是咱们仗势欺人。这毕竟不是宫里,虽少了束缚,也不好胡乱行事。“朗云不甘:“那女史刚才为什么又说那么多话敲打你那夫君,既是要小心行事,索性忍气吞声好了。”倚华淡然一笑:“我不想穷形极恶,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再说进门就让了他,再以后阿猫阿狗都要跑到我头上来了。就算他是我“衣食父母”。也不能这般让他。不过我看他倒不像故意给我下马威,看这摆设,就知道我任倚华,嫁了一个愚孝的呆瓜。”

    朗云嘀咕道:“万一那呆瓜当真犯了牛脾气,不来可怎样是好?”倚华斜瞥朗云一眼:“他不来我就不睡觉不成?若是到了二更还不来,我自己掀了盖头,熄了烛火,休养一晚,明日起来再找他算账。”朗云哑口无言。

    花烛的光焰逐渐缩小成几个手环,盖头里的倚华耐不住等,一更里就索性打起了瞌睡。头一下一下点如啄米,朗云看着想笑又不敢。渐渐月光暗了下来,倚华也从啄米转到了老僧入定。

    说时迟那时快,任倚华刚静了下来,一阵疾风似的脚步就传了过来,想也不又想就是冷郎中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媳妇,照顾完娘要来看娘子了。朗云急忙上前要去叫醒倚华,不想帘子已被来人翻了起来,她不及走动,只好对冷澄扯出一个尴尬的笑脸。冷澄对她这份热情,倒是颇感意外,只是狐疑地看她一眼,就朝着“喜秤”走了过去。

    眼看他就重新拿起喜秤,去掀盖头了,朗云只得捂嘴,开始拼命咳嗽,“咳……咳……咳咳咳”

    冷澄正是疑惑宫里为什么选派个病人做陪嫁的时候,盖头微微一颤,倚华那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

    “朗云,你在那里瞎咳什么?难不成那连新镜子都换不起的穷鬼,总算想起来今天是他新婚了?”

    朗云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急忙低下头去。冷澄不知倚华初醒,一时神志不清,直接将心中之气表露出来,反而以为是朗云倚华串通起来,故意摆谱拿架子,羞辱于他。登时大怒,又不好咆哮怒骂,只是手越发颤起来,根本拿不住喜秤,一气之下,竟然将喜秤摔回了盘子。

    喜秤落盘,啪的一声响。倚华听得这声,便明了发生什么事,脸上不免有点讪讪的,可是又觉得冷澄有错在先,故而不肯先服了软,索性来个缄默以对。

    此时洞房气氛有如战场,两不相让,剑拔弩张,连旁边的喜娘背后都沁出冷汗,后悔不该图一时风光接了这单生意。

    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这时候那个被冷澄诘问,被朗云呼喝,被倚华威胁的老仆人又进来了,只不过这回他是满面春风进来的。

    “大人,夫人,今儿个有不少那个官。不,有不少大人都送来了贺礼,安人教老奴来请教您二位的示下,这贺礼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全都退回去!”

    “就放后院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可怜的老仆人惊异的睁大了眼睛,好像,这示下不是这么个南辕北辙的示法。

    冷澄冷笑:“难怪嫌我穷,像女史这样收惯了别人好处的人,自然是看不惯我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不过冷某穷是穷,从来没贪过别人一针一线,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百姓,不知道女史你穿金戴银的,花的是内库的多少银两?”

    任倚华轻笑:“夫君大人言重了,倚华之所以衣服饰物还看得过去,全是各位娘娘的怜惜帮衬。就是别人给我好处,也是看我在宫里有些地位,给我的几分薄面。内库的银子,我也不晓得我花了多少,不过赏赐什么的都算上,应该也不少吧。倒是夫君大人你,虽是高风亮节,洁身自好,可是现今个各位大人,出于同殿为臣的情分,给您送了些贺礼,您要是退了回去,不光他们面上不好看,就是传到了四九城,传到了皇上耳朵里,也是您不通人情。”

    冷澄听的这话,不怒反笑:“女史不愧是宫里出来的,说话倒是滴水不漏,可是我冷澄不吃这一套。说什么情分礼节,恐怕是女史想趁着这个机会,再好好捞一笔吧。毕竟嫁了我这个穷鬼,再不多拿点,以后日子过不惯,就麻烦了。”

    倚华自以为刚才那番话说的面面俱到,给足了冷澄台阶下,不想冷澄竟是径直揭露她的用心,还语带讥讽,这下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也顾不得什么含蓄婉曲了:“冷大人也是好计算,一下就知道妾身想什么。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只是在这京城里生活,光吸吸正气,喝喝西北风是过不下去的。白送上来门的,没半点受贿嫌疑的东西不要,也亏您直言敢谏,得了皇上的赏识,要不然您还不知道在哪个清水衙门当不入流的书办呢。”

    冷澄回击:“书办又怎么了?我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不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一分一毫也不要,再说高官厚禄又怎么样?还不是有不少拿着民脂民膏点自己家的炉子,这种黑心人的礼物,收了它还脏了我的手,污了我的地。倒是女史你,随波逐流,来者不拒啊。“

    任倚华听的这番在她心里既迂腐之极又皮里阳秋的话,差点没气昏过去,当时就自己扯下了盖头,露出一张蹙眉的俏脸,“阴阳怪气”地反唇相讥:“好,好,好,您是圣人,我是俗人,不过您可别忘了,这屋子的一桌一椅,可不是您自己伐木做的,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也不是您亲手栽的,这些东西,还不是您拿朝廷的俸禄买来的。说不定明天有什么风浪,这些东西就不是您的了。按照您的说法,您干脆搬出这个地儿,自己躬耕田亩,再找个洗衣织布的上古贤女,好好过您干干净净的日子。别在朝廷上跟那些“黑心人”并列,也别在这里跟我这随波逐流,来者不拒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成亲啊!”

    冷澄哂然:“难怪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君子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若不在朝中,怎样为民做主,怎样助圣君亲贤臣,远小人,上效三代之治,下启盛世繁荣。至于娶你,可不是我的意思,若不是圣命难违,任女史这样的“奇女子”,我还真消受不起。“

    任倚华已是被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偏偏冷澄满口家国天下,若是与他撕破脸,再刻毒讽刺一番,保不定就犯了谮君之过,只得改换口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些迎来送往的内宅之事,您身为忠臣良臣,做大事的人,无端插手这些妇人女子的事情怕是不对吧?”

    冷澄摆出副热心的管家样:“这种事我不管怎么行呢?我才是一家之主,大事都是我来决定,再说这些礼物都是冠带男子送来的,跟内宅有什么关系?若是各位夫人看在任女史面子上送来的,我铁定不过问,可惜它们不是,那就只好我来处理了。三爷,把这些礼物全都给我对着单子,一家一家退回去。别多说什么,要是有人问,你就说冷澄惯于清贫,不配接受各位大人的好意。”

    倚华已是忍无可忍,冷澄这么一来,明日必沦为京城笑柄,他倒是无所谓,作为他妻子的她还要这张脸呢。可是又不知如何说服这榆木疙瘩,一肚怨气无处排解,竟语出刻薄:“我让冷大人消受不起,冷大人还不对我的意呢。我在宫里确是穿金戴银,呼奴斥婢的,可那又怎样?我是正三品女史,虽说是在内闱,论官位比您还高一品呢。说什么大丈夫贫贱不能移,您都贫贱到这个份上,养家都不易,就算您“移”了,有谁愿意看您一眼。别以为您一时讪主卖直,得了上头青睐就了不起,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等您把所有人得罪光了,后悔药都来不及吃,还要连累我陪您一起倒霉,再说什么夫妻结发,我也没办法顾念什么情分了——何况,“倚华故意停顿一下,缓缓说:”我们两个,到那时还有情分吗?“

    冷澄听了这一番夹**带棒的话,本来布满阴霾的脸更是难看不已,旁边的喜娘吓得直哆嗦,心想做了几年这个行当,新婚夫妻里见过浓情蜜意的,见过满心欢喜的,见过失望而归的,见过互不理睬的,就是没见过这样两不相让,还相看两厌的。本以为这次差事风光至极,没想到要受这种惊吓。

    冷澄沉默片刻,放声说道:“好,好,好,既然女史看不上在下,又不预备与在下有何情分,在下就不留在这里讨人嫌。任大人,下官告退。“说罢竟拂袖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